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天涯若比邻
作者: 夏丹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1/8  阅读次数:

大清早,在阳台喷花浇水。

忙碌间,手机来了微信,昵称为三亚老K。

“嗬,你的盆景好漂亮哦。”附带一个笑脸。

这老K,我刚刚发给他微信,他便迅即有了回信,出手够快的。

“哈,你的三角梅盆花也不错啊!”我还给他一个笑脸。

对方又是一个得意的笑脸:“还是你的盆景长得好。”

“我这盆景啊,还多亏了你给快递的海鸟磷钾肥呢!”

……

这是盐城的我和远在海南三亚的老同学之间的微信对话。千里之外,近在咫尺。

聊着聊着,不禁想到过去,想到童年,想到那时童话般的歌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车代木船,行走天下……

那时夏夜的星空下,听母亲从夜校扫盲班上学来的四字令识字歌谣,觉得新奇,也觉得遥远,像童仔看头上星星一样美好。那时的我们,住的茅草屋,睡的土坯床,点的煤油灯,出门靠双脚,若去再远的地方,则撑着木船走水路。谁会想到遥远的未来能够住楼房、坐小车、用电话,更没想到还会有手机微信。

那时的父母,手里没钱。我们开学要书杂费,或是过年要添件新衣裳,总是从课堂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纸,写上三句半,寄给上海的大舅舅。那发出去的信,从邮局到轮船,轮船接着转轮船,大概得转上三朝五日或一周。终于在十天半月后,那绿衣邮差送来一封信,同时签上一张汇款单:十元、十五元或是二十元。这在今天看来,简直微不足道,但在那时的农村,却是一个普通教师的半月工资,或是相当于一只老母鸡半年产蛋卖的钱。

转眼间,我高中毕业,进入公社党委办公室。除了写些通讯报道和文字材料,便是上传下达,打电话发通知。文字通知是钢板刻字,伏案一刻就是小半天,油印完毕满手的蓝油迹。而打电话更是急得要命,手摇台式机,先接通邮局总机,等总机接通对方方可讲话。并不是所有电话一接就通,常常要等上十多分钟,甚至个把小时也是常有的事。一个通知发下来,常常是手心出汗,如释重负。

转眼到了改革开放时代。电信很快从国外引进了先进的同步式拨号机,10个阿拉伯数字,手持号码用手拨。我第一次拨打这玩意,果然比总机接转快多了。但对方也时有信号占机,有时依然得等上十多分钟。尽管如此,这效率已比中间环节接转快了好多倍。

那年春风荡漾,我乘春风进了城。其后不久,有了摩托罗拉“大哥大”。那年头,“大哥大”虽然信号还不是太正常,但毕竟随身携带很方便。不过,这“大哥大”开始只是老板的专用机,几年后才逐步普及。这时候,许多人包括我,家里装上了电话机,腰间还别上了BP机,虽然不如手机快捷,但总算到哪联系哪,方便多了。

1997年的初春,我从区委办公室调至乡镇工作,第一次拥有了摩托罗拉的“掌中宝”。它比那“大哥大”小了许多,还好看,同时信号也强多了。那一刻,我激动地一下子狂打了十多个电话。此后的手机品种,已从单一的国外品牌发展到国产的“熊猫”“中兴”和“华为”。其后的几年中,我改换了国产“熊猫”翻盖机,而年轻的后生们却用上了直板平面机。不知多少次,我的孩子要为我换个平板机,但我认为平板机要两只手操作,不太方便。想来好笑,转眼间年近花甲,居然和年轻的孩子们有了这代沟。

终于有一天,我从女儿的手机上一眼瞥见那清晰的图片和丰富的信息帖子,知道了拍照也不再用相机,手机一按,即景即照,那叫快啊,还可互传发送,彼此交流。终于眼馋了,忍不住玩起了平板的国产机。拍照片发视频,点红歌看新闻,发微博聊家常,可视互通还上网。即使远在天涯海角,也似近在咫尺。回首往事,仅仅四十年,不仅实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而且远比那童年的愿景还要美妙。就连发稿也不再用繁琐的纸质文稿,而是邮箱或微信来往,方便省事还快捷。

正当我沉醉于往事,手机响起,又来微信:“干嘛呢,这么久不见回复啊?”是老K携小孙子晨逛小区转游园的图片和视频。老K是退休教师,我们是同行。他退休后,常和我谈天说地聊家常,但他那在海南落脚的儿子媳妇一呼即去,放假才回来。老两口总是盐城海南两头跑。这候鸟般的生活,幸福的天伦之乐,撩拨清风也多情。

看着图片,我遥望南方,耳畔响起王勃的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的,远在天涯,却近在咫尺。不知不觉间,我竟狗尾续貂吟上了:儿时听童谣,梦想如观星。转眼四十年,通讯如风行。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