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电话情怀
作者: 王加月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1/29  阅读次数:

小时候最初见到的电话是村委会的手摇式电话。放学后我们趴在窗户边,充满好奇地看着里面的干部打电话,一会儿大喊、一会儿大笑,仅凭一根线就能通话,真是神奇。后来,电话逐步改进,直拨电话诞生了。我经常想,我们家如果有部电话该多好。

那一年春天,父亲做小生意赚了点钱,就在家里装了部电话,这是我们村里私人安装的第一部电话。那个时候在农村,对于乡亲们来说,电话绝对是个稀罕物,见都很少见过,更不用说打过电话了。前来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纷纷争抢着目睹那部红色电话的“芳容”,小心翼翼地摸摸,羡慕不已。母亲说,大家以后有什么事就打这个电话吧,方便!于是,我家的电话便成了村里的“公话”。

其实,前来打电话的人几乎没有,接电话的占多数。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村里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挣钱补贴家用、改善生活。我家的电话号码也因此以书信的方式,传遍了全国各地。叫人接电话、等电话成了我家小院的一道风景。接到通知的人在等,没接到通知的也在等,因为他们都迫切想知道家人在外的情况。乡亲们围坐在院里,有说有笑地谈论着。谈论的话题很多,而最多的是各家的子女。有充满骄傲的眼神,有布满沮丧的脸庞,大家总会随之奉承或者安慰几句。这样大家的心里会好受一点,气氛更融洽。

放假回家的我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通讯员,一有电话来,母亲就会吩咐我跑西跑东地叫人来接听。前来接电话的人,往往会带点家里种的韭菜、南瓜之类的东西,当作谢礼。而母亲也并非贪图小便宜之人,往往会拿家里的东西一一回赠。看着他们相互推让的情景,让我感慨万千:一部电话不仅给乡亲们带来了方便,还能增进邻里的友好关系。

一天下午我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书,接了个电话的母亲让我叫刘大爷来等电话,说是他远在兰州打工的三儿子打来的。我很不乐意,坚决不肯,正看着书呢!天又那么炎热。母亲迟疑了片刻,最后只好自己去了。不一会儿工夫,刘大爷跟着母亲后面来了。在等电话的工夫,母亲给刘大爷端了把椅子坐下,然后跑进屋里找来香烟敬给刘大爷。刘大爷满脸的疑虑,似乎还有点不太自在,他犹豫着接过香烟,手明显有点颤抖。我想,他老人家应该是对我母亲的热情不知所措吧?

接完电话的刘大爷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母亲忙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接个电话吗?您不必放在心上,以后尽管叫你家老三打来,我保证及时将您喊到。”刘大爷走后,母亲开心了好一阵子,还哼唱起了黄梅戏,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问母亲为什么如此高兴?母亲乐呵呵地道出了其中的原委:去年秋天播种时,刘大爷跟我家为了田间灌溉的事大吵了一架,后来他见着我们也不理睬,当然,父母对刘大爷一家人也是视而不见。今天多亏了他儿子的电话,刘大爷才硬着头皮来我家的。母亲又说:“刘大爷肯来接听电话、肯抽我家的香烟,说明他心中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大家都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弄得老死不相往来,也没这个必要。”

一部小小的电话,传播的不仅仅是意味深长的乡音,还有亲人之间的无限牵挂,它更能筑起坚实的和谐之基,让所有的情感拉得更近,走得更远。

改革开放40年来,每一个中国人都沐浴着改革的春风、享受着开放的果实。如今,城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等电话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电话、手机已经不再是什么稀罕物。相信在党的领导下,在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我们的生活会更加美好、更加幸福,但那段情感交融的等待,将永远留存在我的记忆中。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