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小说
音乐
舞蹈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小说
情债
作者: 刘庆宝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2/13  阅读次数:

风狂雨暴,大纵湖水一个劲地“哧哧”上涨,湖堤终于决口了。

百年未遇的洪水,涌过湖堤缺口向人们头上压来,芦花村一片号丧。

二疤子肩负老人、手抱小孩、趟着齐裆的洪水爬上湖堤,已筋疲力尽。他抱着带出来的唯一财产——一只皮包,倚在大树干上喘息。他想吸根烟提提神,手伸进口袋里,一抬头,一个女人低头站在他的面前。

“又碰上了鬼!”他摸出一包潮湿的香烟,扔到堤边的水里。

“我儿子还在家里。”女人哭了。“找我帮忙?!”二疤子摸摸额头上的伤疤,嘿嘿冷笑。

女人知道这冷笑的内容,这不能怪他。无可奈何地望他一眼,捋捋贴在额头上的头发,转身要走。“回来!”二疤子狠狠地瞪了女人一眼,夹起木桶跳下了湖堤,大水已涨过了肚脐,女人跟着下水,被他一拎,摔上堤边:“找死!”

女人坐在二疤子刚才倚的大树下,望着远去的二疤子,心里稍有踏实。

那年,丈夫病故,她有心把二疤子招进门,二疤子也乐意,后来,年轻英俊而又神气的荣生插进来。到嘴的肥肉被人抢了,二疤子他忍不了这口气,半夜“捉奸”,反被荣生用酒瓶砸伤了额头,成了村里人的笑料。她一直同情他,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事发后,荣生不声不响地到外地打工去了,每月都汇三百元的生活费,六年未间断,她心里只有荣生。刚才把荣生的父母送上湖堤,回头去救她用绳索束在大橱子上的儿子时,通往湖堤的大路已深深淹没在大水底下。儿子是她的命,求谁呢?她想到了他。

远远望去,村里一座座房屋在水中倒下去,时断时续的呼救声隐隐约约传来。她低头发现二疤子留在大树下的皮包,她想,二疤子这么勤俭,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连个老婆也娶不起?她打开他未上锁的皮包,包里没有钱,没有存单,只有一只塑料袋塞满了汇款收据,有六、七十张,每次汇出的金额三百元,她一下子全明白了,泪水掺和着雨水流进嘴里,又流进心田……

“妈妈——”儿子坐在大木桶里,随着几个男女来到了湖堤。

“叔叔呢?”她焦急地问。“我坐在大木桶里,叔叔游水推桶,行到村口大塘边,叔叔就不见了。”儿子指指刚爬上湖堤的人说,“后来,我遇到了他们。”

……湖水在迅猛高涨,整个芦花村在大水里悲哀地挣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人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凌鼎年点评:“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情债这个故事写个短篇绰绰有余,但作者惜墨如金,设计了发大水这个背景来展开故事,截取了救人这个生活横断面来塑造人物。荣生这个人物虽未正式露面,却时时反衬着二疤子这个主人公。如果说二疤子冒死去救女人的儿子,已体现了他真心的爱,完成了他的人格形象的话,那么,他遗物中的六七十张人民币汇款收据,则使他的人物形象得到了一种升华。二疤子的爱情,是一种农村式的爱情,是一种土得掉渣的爱情,但其中蕴涵的真情是最能打动人的精粹。”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