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作品
音乐
舞蹈
 
 
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戏剧>>作品
秋天的思念
作者: 陈明    文章来源: 盐都区戏剧家协会    更新时间:2012/4/18  阅读次数:


·大型现代纪实淮剧·

[前 记]    本剧除汤稚鸣一家人用真实姓名外,其余人物一概采用化名。某些细节不免虚构,敬请相关当事人体谅。

时  间    当代
 
人  物     汤稚鸣   老  陆   婆  婆   戴金星   戴尔文   周  凌   徐  昕   黄  毛   田巧云   
           于先生    工人和医生若干

 

           [幕内深情的歌声起。

             生在大运河,扎根黄海滩,  
             春华秋实,沃土育英才。                
             情牵伯乐达,梦与歌同在,               
             氖灯闪闪,点亮了生命的情怀。
                
      [飞机呼啸的轰鸣声,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幕启。
            
           [画外音:“2004年4月26日,在德国法兰克福国际电子照明博览会上。江苏伯乐达集团送展的新产品--无铅管氖灯吸引了众多客商。突然,正与客商洽谈的伯乐达集团副总经理汤稚鸣眼前一黑,晕倒在展厅......”

           [随着画外音,天幕上连续出现照片:汤稚鸣和外商一起洽谈业务;汤稚鸣在伯乐达展览摊位上向客商介绍产品;汤稚鸣突然晕倒在展厅里......

           [火车轮轨的撞击声传来。黑暗中闪烁着车灯的光亮。

           [画外音:汤稚鸣病倒的消息传到国内。盐城市领导和伯乐达集团董事会,立即和国际红十字会紧急磋商,通过国际航空绿色通道,将汤稚鸣接回国内。她被确诊为'亚克病毒性脑炎'--这是世界上罕见的病例。此刻,汤稚鸣处于'植物人'状态......

           [随着画外音,天幕上又出现另一组照片:医生抢救汤稚鸣;汤稚鸣躺在病床上;众人围在汤稚鸣的床头......

           [字幕:2004年夏。伯乐达厂区。

           [光渐亮。

           [一群女工手捧鲜花和营养品匆匆过场。

           [幕后喊声:喂,你们快上车呀!马上就要开车啦--

           [汽车喇叭声渐远渐隐。

           [田巧云撑拐仗上。

田巧云    等一等!等一等!(跌倒在地。哭喊)姐妹们,你们等一等,求求你们带我一起去吧!我的腿伤已经好了呀。我是多么想看一眼汤总呀......

         (唱)自从汤总重病患,     
               我每日神魂颠倒心不安。
               常常是下班回家忘煮饭,
               常常是半夜惊醒泪不干。
               那一日,骑车上班急转弯,
               摔断了腿骨行路难。       
               多少人北京上海去探看,        
               我只有烧香保佑她渡难关。
               早也盼,晚也盼,
               就盼着搭上自发探视这一班。
               只要能看到汤总人一眼,
               纵然是远在天边我一步一爬也心甘。

          [幕内声:"董事长回来啦!"

       [老陆和徐昕上。
   
田巧云    董事长,你让我去看一看汤总吧。

老  陆    田巧云同志,你自己的腿伤还没好呢......

田巧云    谁说我的腿伤还没有好?我早就能走了!(挣扎站起,又跌倒)哎呀......

老  陆   (急扶田)你别急。徐昕,你就用我的车送她去吧。

田巧云    多谢董事长。

老  陆    不要谢,要说谢,那要感谢全厂工人同志们的一片真情哪。         

          [徐昕扶田巧云下。

          [老陆感慨地目送着他们。

          [老陆走进汤稚鸣的办公室。

          [汤稚鸣的办公桌上,陈设着像片、台历等。

          [老陆环顾左右,慢慢捧起汤稚鸣的像片框。

老  陆   (喃喃地)汤总啊,你看到了吗?你听到了吗?

         (唱)工人们就是一杆秤,
               称出了你的份量是重还是轻?

          [天幕上映出了汤稚鸣的生活照。

女声伴唱 (唱)我累了,想睁眼无法苏醒。
               我累了,想站立无法起身。

老  陆   (唱)工人们就是一面镜,
               照出了你的心灵究竟是浊还是清。

          [天幕上映出汤稚鸣的工作照。

女声伴唱 (唱)看到了氖灯线上热浪喷,
               听到了工人上班脚步声。

老  陆   (唱)工人们就是试金石,
               测出了你的人格究竟是铜还是金。

          [老陆将像框挂回原处,伫立沉思。

     [另一表演区光亮。汤稚鸣在记日记。
            
          [汤稚鸣画外音:2004年3月29日,晴。董事长大清早来到我办公室。他联系了上海一家医院,并要亲自陪我去检查身体。这些日子,我时常感到头晕、视力模糊。可明天,我要去德国参加国际照明博览会。这对伯乐达集团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再咬牙挺一挺吧,等从德国回来,彻底查一查身体。

伴  唱         手抚像框泪难禁,
               往事历历涌上心。
               实难忘十二年前那情景,
               秋雨漫漫扬州城。
        
          [光渐暗。

 

 

 

 

[NextPage]
 

 

          [字幕:1993年中秋节。

          [扬州汤稚鸣家。

          [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老  陆   (内唱)中秋佳节暴雨降......

          [老陆撑雨伞上。一阵狂风吹来,老陆翻滚滑跌。

老  陆    呀!

         (唱)摔得我衣裤尽湿沾泥浆。
               雨打伞布砰砰响,
               似乱锤声声砸在我心房!
               新产品技术难关把路挡,
               终日里废寝忘食心内慌。
               那一日听得业内人士讲,
               有一位汤稚鸣就在维扬。
               因此我三番五次暗寻访,
               汤稚鸣人才难得非寻常。
               求贤若渴把门上,
               几遭拒绝心未凉。
               今日里三次登门再拜访......

          [一阵风吹来,雨伞折翻。

          [徐昕内喊:“陆厂长......”踉跄跑上。

徐  昕   (唱)追厂长浑身湿透如同鸡落汤。

老  陆    徐昕,你打听到汤稚鸣的情况了吗??

徐  昕    厂里找过了,实验室也找过了,都不在。今天是中秋节,恐怕她在家里。

老  陆    到时候,你就看我的眼色行事。

徐  昕    知道。

          [戴金星手持菜刀,追鸡上。

          [三人捉鸡。徐昕终将鸡扑住。

戴金星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

徐  昕    这个杀鸡的任务就交给我吧。(徐昕取鸡下)

戴金星    原来是陆厂长。陆厂长,中秋节也不回去和家人团聚......

老  陆    老戴,请不回稚鸣同志,你说我们回去还过什么节啊,老戴啊,这件事情无论如何请你多做工作,多帮忙。

戴金星    老陆,你不知道,稚鸣她不在家。

老  陆    今天是中秋节,她也不在家?

戴金星    你不知道她这个人......

          [汤稚呜上。

汤稚呜    金星......陆厂长,你怎么又来了?来,快请坐。你们的资料我已看过了。快坐吧。

老  陆    稚鸣同志,我们已经第三次登门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

汤稚鸣    陆厂长,我真不明白,你们究竟对我了解多少?

老  陆    我们知道你当过幼儿教师;进了扬州灯泡厂不到半年就成了技术骨干和业务能手;你们车间主任曾经用马表记录过你的操作速度,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知道,你是安丰中学的高材生,全校百米短跑冠军;十三岁那年在运河里游泳,还救过你三姐......我们更知道,你在家里还有一个绰号:三亩田里打出来的一颗能豆子......

戴金星    乖乖,把你了解的透透彻彻,明明白白。

汤稚呜    (震惊)你......倒象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来的特工了。

老  陆    (掏出信函递过去)稚鸣同志,这是我们伯乐达董事会的邀请函......这是伯乐达全体员工盖有手印的求救信......

          (唱)我家乡徒有富名不富有,
                水网纵横一个"穷"字盖满沟。
                我也曾贩过鱼虾长过藕,
                我也曾炼过橡胶运过油。
                我也曾丢下村官离家走,
                到盐城三间茅棚组装台灯重开头。
                天天跟着日头走,
                勃勃雄心梦中游。
                当地的党委政府扶持我,
                伯乐达落户城西竖厂楼。
                老区穷小伙,
                赶上好时候。
                恨不能白手起家拿优秀,
                恨不能伯乐达氖灯亮九洲。
                恨不能创出品牌名列榜首,
                恨不能早成大业造福千秋。
                又谁知虽有壮志路难走,
                伯乐达技术薄弱陷深沟。
                合格产品没买主,
                次品成堆没奈何。
                山穷水尽我脑筋伤透,
                愧对组织愧对工友眼泪未流心泪流。
                自从我了解你的情况后,
                知道你开发氖灯第一流。
                因此我铁心登门来求救,
                还望你谅解我们
                三次登门、礼仪不周,
                盼你加盟、伸出援手,
                共同创业展鸿猷。

汤稚鸣    (唱)老陆他言语恳切不遮丑,
                倒叫我左右为难犯了愁。
                想应允思前又顾后,
                怎舍得孩子年幼婆婆年迈夫妻恩爱情意稠。
                想推辞机遇面前怕错过,
                怎舍得实现理想施展才能人生平台一边丢?
                手捧书信心颤抖......
                一字字一句句如同钢针扎心头。

老  陆    (唱)还望你念在我厂亏损眼看难养众工友,
                还望你念在老区人民不脱贫困不甘休。
      
汤稚鸣    (唱)老区人脱贫致富苦奋斗,
        心不忍让他失望离扬州。                 
        细思忖,解心扣,                    
        一腔热血涌心头。                  
        支援老区当为首,                    
        携手共进填穷沟。                    
        不恋安逸思奋斗,                   
        老区创业壮志酬!
         有志者不必计较小九九,   
        作奉献坛坛罐罐舍得丢!  
        又担心金星是否能接受......
                老戴啊!
                这件事还要请你细谋筹。

戴金星    (唱)稚鸣她要我解疑窦,

老  陆    (唱)但愿他能与我意气相投。

汤稚鸣    (唱)老戴他迟疑不定未松口,

老  陆    (唱)我这里好似骨梗在咽喉。

戴金星    (唱)稚鸣啊,我知你理想与抱负,
                心不甘平平淡淡度春秋。
                家里有我来守候,
                不必牵挂多烦忧。
                老陆他锐意进取不保守,
                是良禽理当择枝投。

老  陆    汤稚鸣同志,这件事情你看......

汤稚鸣    陆厂长,我想先到你们那里去看看。

老  陆    这么说,你同意到我们盐城去了?稚鸣同志,只要你同意加盟伯乐达,我情愿做你的副手。

汤稚鸣    就是去,我还是干我的老本行--搞技术。

          [婆婆突然出现在房门口。她手里捧着托盘。

婆  婆    金星、稚鸣哪,今天是中秋节,今年我准备敬月亮的东西特别全,你们看--菱角、石榴、鸡头米、花香藕,还有,我这特地做的大寿桃......

汤稚鸣    妈,我们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

婆  婆   (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这几天的事,我全看到了,也全听到了。盐城人三番五次上门请你,说明我家儿媳妇为奇、精贵、能干!是我戴家的光荣!稚鸣哪......我知道你,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山也挡不住的!到了盐城,可不是在家里呀,你要处处当心哪......特别要当心身体,我知道你,做起事情来不要命!你的身子骨单孱呀......

汤稚鸣    妈,你说的话,我全记在心里了。

老  陆    老人家,我代表盐城伯乐达全体员工谢谢你!

婆  婆    哎呀,我老太婆可受用不起。我虽然人老了,可不是老霉桩子......当年,日本鬼子打到徐州,我们一家逃到盐城,那里是新四军的天下。有一天,一个骑着大白马的长官在向老百姓讲话,他说,盐城是老区,对中国革命有贡献,等全国解放后,一定要让老区人民装起电灯、住进高楼,过上好日子......你们晓得这个人是哪个?是陈老总啊!现在老区人有难处,需要稚鸣,我老太婆支持她!俗话说,换个码头如投胎。从今往后,稚鸣就算交给你们了。我老太婆拜托你们了!

老  陆    老人家,你放心......你一百个放心......

婆  婆    咦,大家都站着干什么?上菜、摆酒!今天是个中秋节,大家一起吃个团圆饭。

          [徐昕拎着光鸡上。

老  陆    对对,今天是个中秋节,我......我们先告辞......

婆  婆    哎,稚鸣马上到盐城去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来来来,我们一起过个团圆节!

          [切光。

 

 

 

 

[NextPage]

 

          [字幕:2002年春。

          [伯乐达氖灯车间。

合  唱           伯乐达请来汤稚鸣,
                 氖灯质量日日升。      
                 十载光阴匆匆过,
                 企业腾飞面貌新。

          [合唱声中,天幕上出现汤稚鸣的数张工作照片......

          [众女工组合成氖灯"枯化"生产线方阵。

          [闪闪烁烁的光亮,不断变化的方阵。

          [汤稚鸣行走在方阵里......

          [汤稚鸣发现一只次品灯泡。

汤稚鸣    姑娘们,姑娘们!一只氖灯要经过十二道工序才能产出成品。可你们"枯化"这道工序经常出现质量问题!我反复研究过,不是设备问题,而是你们操作不当。我为你们编的操作口诀还能背得出吗?

众女工    能......

汤稚鸣    那好!我们现在就一边背口诀,一边练习。

女工甲    汤总,现在快要下班了呀。能不能明天再练?

汤稚鸣    不行!日事日毕,今天的工作,必须今天做完。

女工乙    哎哟......汤总,我们肚子有点饿了......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

汤稚鸣   (被逗笑了)鬼丫头......(掏手机)喂--食堂吗?我是汤稚鸣。今天枯化班组加班一个小时......给她们每人加一道荤菜......对。记在我个人的账上!好,就这样。

          [众女工面面相觑。

汤稚鸣    姑娘们,请吧......

          [众女工组合成方阵,边舞边背口诀:

               瞄插孔,眼要准,
               手到心到要凝神。
               进要快,退要稳,
               腰板挺直气要均。
               看光亮,心要静,
               手眼配合一气呵成。

          [口诀由强渐弱。汤稚鸣和众女工隐去......

          [周凌上。黄毛跟上。

周  凌    哎,我说黄毛,你是五十几个人当中,唯一能进入最后面试的,不要紧张。

黄  毛    紧张,我紧张什么?

周  凌    我们汤总马上要和你面谈......

黄  毛    你等等。汤总?你们汤总叫什么名字?

周  凌    汤稚鸣呀。

黄  毛   (一愣)汤稚鸣......汤总......汤、稚、鸣?(僵立)

周  凌    你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下。(下)

黄  毛    汤稚鸣!我想起来了,我曾经下过她的货......不得了啦,我这是老母鸡给黄鼠狼当秘书,要钱不要命了!(逃下)

周  凌   (上)黄毛......咦,人呢?(追下)

          [田巧云气匆匆上。徐昕追上。

徐  昕    田嫂!这件事情,我看就算了。不要给汤总添麻烦好不好?

田巧云    算了,凭什么算了?昨天的事,是她汤总错了!我不找她找谁?为了两个不相干的香烟头,她竟然罚我二十块钱!董事长不是说过吗--伯乐达集团,不是靠罚工人口袋里几张钞票而发财的!汤总!汤总......

徐  昕    田嫂!

          [汤稚鸣上。

田巧云    汤总,我找你有事。

汤稚鸣    你是不是为昨天罚你20元的事情?

田巧云    是的。我不服!

汤稚鸣    不服?那你可以到集团职工维权处去申请复议。

田巧云    我申请了。可董事长不让我去找他们......他说要同你协商。

汤稚鸣   (一愣)怎么......董事长不让你申请复议?

田巧云    是呀!但这是我的权利,谁也拦不住!(递上复议申请单)呶,这是复议申请。请你在这上面签个字,我马上送到职工维权处去......

汤稚鸣    董事长要找我协商......我明白了。田巧云同志,如果复议结果还是你的责任,就是董事长出面也保不了你。

田巧云    站住,姓汤的,要是这事是你错了呢?

汤稚鸣    那就看结果吧!

田巧云    要是我姓田的错了,别说罚我二十块钱,你就是罚我两千、两万我都认!

汤稚鸣    田巧云,到时候恐怕就不是罚款了,而是集团要解除你的劳务合同。

田巧云   (咕哝)我不服,她简直就是个母老虎......

         [徐昕拽田巧云下。

汤稚鸣   (唱)田嫂气不愤,
               出言太伤人。
               难道我为人竟然如此狠?
               难道说办事不该太认真?
               厂纪厂规早制定,
               还是有人不尽心。
               可见得管理层必须严抓紧,
               治厂犹如治军营。
               严谨才能创大业,
               松懈必然弊端生。
               我行我素不变更,
               哪怕日后留骂名。

          [老陆匆匆上。

老  陆    汤总。

汤稚鸣    老陆。

老  陆    我正要找你......

汤稚鸣    我也要找你......

老  陆    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关于这个田巧云......

汤稚鸣    真没有想到,董事长成天忙得连自己打盹的时间都没有,居然还会亲自过问田巧云的事情。

老  陆    汤总......

汤稚鸣    (打断话头)你听我说,董事长。我了解到,田巧云的父亲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你,有恩于你......可你不能凭一时义气,而把伯乐达多年来树立起来的正风正气丢失了呀!

老  陆    你看,你看......

汤稚鸣    老陆,我就问你一句话:田巧云的事情你到底什么态度?

老  陆    汤总啊,这件事权当我替她向你求个情。仅此一回,下不为例!

汤稚鸣    老陆......我万万没想到你董事长会这样!

          [周凌上。

周  凌    董事长,这个文件请你签阅一下。

          [老陆签阅文件。

周  凌    汤总!(轻声)你对田巧云的处理肯定错了--昨天是她调休,不当班......我核实过了,职工维权处也调查了,情况属实。

汤稚鸣   (一愣)董事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田巧云的事情是我搞错了?

老  陆   (笑)我这个董事长可不能说打就上墙唦。周凌,你去叫田巧云来见我。

汤稚鸣    不,董事长。既然是我错了,就该有错必纠!这件事我自己解决。

老  陆    哎,汤总,田巧云的事是不是再放一放嘛,冷处理。

汤稚鸣   今天的事情就今天解决。(朝幕内)徐昕,班前会我要讲两句!(急下)

周  凌    董事长,这......

老  陆    这就叫汤稚鸣!

          [切光。

 

 

 

 

 

[NextPage]


          [音乐声中传来工人们背诵条律的声音:

               生产再忙,安全不忘。
               勤俭节约,抓好质量。
               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

          [汤稚鸣从观众席走上舞台。

          [讲坛前。汤稚鸣默默环顾着眼前的工人。

汤稚鸣    同志们,今天的班前会,我一不谈产品质量,二不讲生产安全,只想谈谈我汤稚鸣自己,说说我和伯乐达,讲讲我和伯乐达的兄弟姐妹们。我从扬州来到盐城已有十年了,记得当初为了解决氖灯技术问题,我带领大家将生产线拆了又装、装了又拆,可以说我们的生产线都拆过装过,终于将技术难关攻克了。细细想来,要没有各部门的配合,没有大家冒着高温苦熬苦干,靠我汤稚鸣一个人能行吗?大家知道,我们厂区对面,是盐城最大最宽的新洋港河,它是成千上万的人一锹锹挖出来、一担一担挑出来的!我只不过是大河里的一滴水。一滴水,风能吹干它,太阳能晒干它,一指头能抹干它,可水滴多了,聚在一起就能汇成河、汇成江、汇成海!是大家、是伯乐达才使我这滴水能够汇进这条大河,才使我不至于被晒干、吹干、抹干。我从心底里感谢你们,感谢伯乐达,为我提供了一个实现理想、抱负和施展才能的平台!我更感谢伯乐达将我培养成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昨天,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保洁工田巧云因为没有将地上的两个香烟头扫干净,被我罚款20元。事实上,是我调查不够,处置不当,冤枉了她。这样一件不公平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一个管理者和保洁工的身上。我的心被震憾了!我在新四军纪念馆看到了当年陈毅军长的一句话:苏北没有山,人民是靠山!这句话看似通俗易懂,但意味深长。伯乐达没有山,你们才是真正的靠山!象田巧云这样一名不惹人注目的保洁工,她应该和我一样--大家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而我却冤枉了她,伤害了她......我和她同为女人,女人最不能丢失的就是人格和自尊!田巧云同志,我真诚地向你道歉......(深深鞠躬)

          [田巧云从观众席中冲上舞台。

田巧云    汤总!汤总......

          [汤稚鸣和田巧云拥抱在一起。

          [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伴  唱          这一拜是山的气概,
                这一拜是海的情怀。
                这掌声,真情永在,
                这一拥抱啊,
                春从心上来!

          [切光。

 

 

 

 

[NextPage]
      

          [字幕:2002年冬。

          [董事长办公室。

老  陆   (打电话)老戴呀,我是老陆,给你拜个早年,祝你身体健康。老戴呀,汤总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按时回家过年了。今年,我们让她提前回家。老人家在吧?喂,老人家......我是老陆。我给您老人家拜年啦!祝您老身体健康,万寿无疆......哈哈哈......老人家,汤总今年能早点回去过年,您放心,汤总今年......不不,今天一定到家,我向你保证!节前事情太多,年后我一定去看望您老,

          [周凌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上。

周  凌    董事长,按照你的吩咐,给汤总带回去的东西办齐了。请你过目。

老  陆   (查点年货)嗯,这是给老戴的,这是给汤总的婆婆的......咦,怎么没有给她儿子尔文办件礼物?

周  凌   (从包里取出"好记星")这是学英语的"好记星"学习机,是最新上市的。

老  陆    好,式样不错,蛮好。

          [汤稚鸣和徐昕上。

汤稚鸣    董事长,我正在走访几户退休老职工。徐昕说你找我有重要事情?

老  陆    对!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汤稚鸣    什么重要事情?

老  陆    马上动身回扬州,提前回家过年。东西都为你预备好了。你放心,没有用集团一分钱,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

汤稚鸣    老陆,你,你太客气了......

老  陆    不必见外嘛。

          [徐昕上。

徐  昕    汤总,发给东北一家客户三十万只氖灯的货,他们已收到。这是传真。

汤稚鸣    (看传真件)什么...有次品?

徐  昕    两只次品。

老  陆    怎么会有次品?汤总,这样吧,年前没有时间了,这件事情年后再说吧。徐昕,帮汤总把东西拿上车。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我们年后见。(下)

          [汤稚鸣手捧传真件沉思。

徐  昕   (拉周凌至一边耳语)看汤总这个样子......恐怕这个年还过不安稳哩。

周  凌    你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汤总,我们送你上车......

汤稚鸣    小周,徐昕,我们三个人马上出发,今天就赶到东北龙江去。

周  凌    汤总,按照产品的合格率,我们大大超出了指标!

徐  昕    三十万只氖灯,两只次品--十五万分之一嘛!

汤稚鸣    伯乐达的产品,合格率一定要达到百分之百!

徐  昕    汤总,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董事长说了,这件事放到年后处理,能不能......

汤稚鸣    今年的事情就今年解决!

周  凌    汤总......

汤稚鸣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们现在立即赶到南京禄口机场,直飞龙江。

徐  昕    还要坐飞机啊?

汤稚鸣    要不......你们留在家过年,我一个人去。

徐  昕    不不不,汤总,我们陪你一同去!

汤稚鸣    那好,我们现在各自给家里打个电话。我算了一下,办完事情赶回来过年还来得及。

徐  昕   (对周凌)我没有胡说八道吧?

          [切光。

 

 

 

[NextPage]

 

          [东北龙江郊区一个小火车站候车室。

          [徐昕扛着纸箱上。汤稚鸣和周凌随上。

周  凌    汤总......汤总,你看看丢了什么东西没有?

汤稚鸣    哎呀,我的小包呢?

周  凌    呶,(递包)你呀,就是丢三拉四的。你还记得那次你的包被人偷去了?当时看你急得那个样子 ......

汤稚鸣    当时,包里钱倒是没有多少。可是笔记本里都是平时收集的资料。你说,我能不急吗?

徐  昕   (从汤手里接过包)汤总,这个包我先代你拿着,他就是神偷下凡都摸不走!汤总,一天一夜马不停蹄,从人家厂里出来,我这个腰快要断了。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住下来......

汤稚鸣    小徐,你先在椅子上靠靠,我帮你捶捶腰......

徐  昕    汤总啊,你还把我折死了喃。

汤稚鸣   (笑)小周,你过来。来......你来帮徐昕捶捶腰。

周  凌   (调侃地)徐昕......你看这样好不好--看看附近有没有敲背房,给你找个按摩小姐,怎么样?

徐  昕    你拿我开什么心啦。这个小站四处不靠,离县城还有几十里,上哪去找小姐?嘿嘿,汤总说了,就你蛮好......

周  凌    什么,你拿我当按摩小姐?我捶不死你......(追打)

汤稚鸣   (拦)好了,好了。周凌,你去帮我找点开水来。

          [周凌下。

汤稚鸣    小徐呀,你和小周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徐  昕    哎呀,汤总啊......怎么说喃。我们俩呀一到关键时刻......她就拉闸。

汤稚鸣   (笑)你是男子汉,放主动一点嘛。比如说,给她送束花,写点什么东西呀......

徐  昕    汤总,当初老戴就是这样追你的?

汤稚鸣    怎么岔到我头上来了?我是说你。追求追求嘛,你不追,就能求到爱吗?

徐  昕    汤总,想不到你在这方面......一点也不外行!

汤稚鸣   (嗔笑)没大没小的,难怪周凌要揍你!

          [周凌上。

周  凌    汤总,这小站上的人都回家过年了,炉子熄了,暖气也关了,没有开水。

徐  昕    汤总,我们赶快打的进城,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汤稚鸣    小徐,小周,我想跟你们协商一件事情:你们看,现在已经十一点,我们进城的那班车三点钟就进站了......我们是不是打扑克......

徐  昕    汤总啊,你是不是让我们也等到三点啊?

汤稚鸣    只要等一等,就能省下一天的住宿费嘛。

徐  昕    汤总,我的大姐呀!

          (唱)我随你出苦差跑遍各地,
                从国内到国外走东奔西。
                住宿你选最便宜,
                吃饭你挑价格低。
                曾记得当年同去阿联酋,
                就住在首都阿布扎比。
                同行们都去高档中餐店,
                你却要自己开伙不转移。
                买来了电饭煲和一袋米,
                天天是米粥榨菜来充饥。
                归国时未带一件小玩意,
                拎着那炊具剩米上飞机。
                现如今集团有句流行语:
                跟着你蚀膘掉肉还要脱层皮。
                      
汤稚鸣    哈哈......小徐呀小徐,你这是向我提意见吧?

周  凌   (唱)徐昕的意见我同意,
               两只灯泡是个小问题。          
               三人奔波上千里,          
               实在是得不偿失走错棋。
          
徐  昕   (唱)并非我俩埋怨你,
               你如此算账太离奇        
               两只氖灯六分几,   
               怎及得又挤火车又飞机?
          
汤稚鸣   (唱)候车室里有靠椅,
               欢迎二位把意见提。         
               我一五一十听仔细,        
               上车请你们吃烤鸡。
          
徐  昕    好!说就说,我早就憋了一肚子话了......汤总呀......小周,你先说......

周  凌    我......好,提就提......徐昕,还是你先说吧。

徐  昕    这......刚才还一肚子话的,突然,一句话也想不起来了。

周  凌    哎,我也是的,不知从何说起了......

汤稚鸣    那我先说说吧。这两只次品,只有六分钱,可我们这次机票、车票、差旅费,却要花去六千几......为什么要这样?难道这个账我不会算?因为这里是我们刚刚开辟的市场,如果失去了客户的信誉,失去了这个市场,那是多大的损失?当省的一分钱不能花;该花的钱,成千上万也不要省!再说,要回这两只次品,我们可以查出是哪条生产线,哪台设备,哪个班组出了问题。要让顾客明白,这就是我们伯乐达的风格!(突然感到视力模糊)

周  凌    汤总,你的老毛病又犯吧?快坐下。(扶汤坐下,帮拿药瓶)

徐  昕    你看,你看......我说的吧,在火车上买几瓶矿泉水带着,你偏不让,说车站有什么免费供应的开水......这下好了,你连吃药的茶水都没得了。

汤稚鸣   (拿出茶杯)徐昕,你替我到外面弄点雪,放到杯子里化化。

徐  昕    汤总,这个雪能吃吗?

汤稚鸣    对付对付嘛。去吧......

          [徐昕下,复上。汤稚鸣就着冰雪吞下药片。

周  凌    汤总,这漫天大雪......这时候,该是家家团圆的时候了吧?

汤稚鸣    是啊......本打算办完事可以赶回去过年的,没想到,被困在这小站上。这除夕之夜让你们不能和家人团聚,实在是对不起你们啊。

徐  昕    我们两个都是单身......可你有一个家呀!婆婆、丈夫、孩子......他们都等着你回家团圆哪!

          [远处传来电视里春节晚会新年钟声。一阵鞭炮声传来。

汤稚鸣    我得赶快给家里打个电话!(掏出手机拨打)啊呀,我的手机没电了......

徐   军   (急忙递上自己的手机)用我的,用我的!

          [汤稚鸣摆弄手机,犹豫不决。

          [周凌拉徐昕悄悄下。

          [雪愈下愈大。

伴  唱         望飞雪,恍如入梦境,
               真情难隐,难言真情。
               拨手机心儿忐忑手又停,
               难住我除夕之夜不归人。

     [另一表演区,婆婆、戴金星、戴尔文映显出来。
            
婆  婆   (唱)厨房里饭菜热了又回冷,

戴金星   (唱)侧耳听有无稚鸣脚步声。

戴尔文   (唱)就等着一年一次妈妈见,

汤稚鸣   (唱)似看到扬州家中灯火明。

婆  婆   (唱)稚鸣哪,不见你想得泪滚滚,
               见了你血压正常有精神。

戴金星   (唱)稚鸣哪,除夕团圆已说定,
               又为何手机不通无回音?

汤稚鸣   (唱)耳闻鞭炮声阵阵,
               漫天飞雪落纷纷。
               鞭炮声牵着我魂魄飞回扬州去,
               漫天雪掩不住我缕缕愧疚情。

戴尔文   (唱)掰着日历将妈等,

戴金星   (唱)盼着除夕归来人。

婆  婆   (唱)翻着菜谱盘算定,

汤稚鸣   (唱)含着泪水道心声。

          [汤稚鸣拨通家里电话。

          [另一表演区。电话铃声响起。

          [婆婆、戴金星、戴尔文同时扑向电话机,又相互推让。

汤稚鸣    喂--喂--妈......金星......我是稚鸣。

戴金星   (摁下电话免提键)妈,你先说吧......

婆  婆   (将戴尔文搂在怀里)你们说,快说......

戴金星    稚鸣......你现在哪里啊?

汤稚鸣    我在东北龙江的一个小站......

戴金星    啊!你还在龙江啊?稚鸣哪,不是我说你,你也太不象话了!本来你这次出差我就不同意,可你说好了能赶得上回来过年,一家人眼巴巴的等你......盼你......可你连个电话也没有......

汤稚鸣    我手机没电了,真对不起......

戴金星    对不起,对不起......你想想,你身体不好,东北那边这时零下三十几度,你当真是不要命了!干事业要有个好身体呀,像你这样玩命,到时候把自己累垮了、拖垮了,就什么事情都干不成了!

汤稚鸣    金星......我真的对不起你,对不起全家......

          [婆婆捅了戴金星一下,暗示他不要发火。

戴金星   (冷静下来)稚鸣,我......请你原谅,我刚才说话话太冲了。可我实在不放心你呀,上次我给你带去的那几种药,你可千万别弄错了......

汤稚鸣    我知道......

戴金星    我再说给你听听--那红瓶盖的是保护眼底的,黄瓶盖的是消炎的,蓝瓶盖的是调理气血的......你千万不要弄错了。

汤稚鸣    金星......我记下了。妈呢?孩子呢?

婆  婆    稚鸣哪......

汤稚鸣    妈......我给你拜年了!祝你健康长寿......

婆  婆    妈也祝你健康长寿......稚鸣哪,东北那边天气冷哪,你带衣服没有啊?要当心身体。妈将你欢喜吃的菜都留着哩,等你回来啊......尔文,来来来,跟你妈说说话......

          [戴尔文站在电话机前一时无语。

汤稚鸣    尔文......孩子......尔文,我是妈妈......

戴尔文   (喃喃地)妈......(忽然脱口而出)汤总过年好......

          [汤稚鸣抹泪。

          [戴尔文扭头跑进房间。

婆  婆    这个孩子,尔文......(追下)

戴金星    稚鸣......稚鸣--

         (唱)尔文年幼说气话,
               千万不要计较他。
               亲骨肉,情常在,
               孩子心中有妈妈。

汤稚鸣   (唱)金星莫说宽心话,
               稚鸣内心不怪他。
               尔文话冲理不差,
               汤稚鸣只顾事业不顾家。
               孩子有妈少母爱,
               怎怪尔文不喊妈?
               难为他缺雨的心田少滋润,
               难为他幼嫩的小苗自开花。
               难为你婆母床前多照应,
               难为你独自撑起这个家。
               自古来代价多大情多大,
               汤稚鸣来世仍为你披婚纱。
               做一个称职的好儿媳,
         做一个孩子心中的好妈妈。

戴金星    稚鸣,这大过年的,不要说这些伤感的话吧。你静静心,让我给你拉一段《良霄》。

          [戴金星对着电话机深情地演奏《良宵》。

          [《良霄》的旋律扯动心弦......

          [尔文上。他捧起电话放到二胡跟前,默默地望着父亲。

汤稚鸣   (泪水盈眶)金星,过年了,我没有来得及给你准备什么礼物......我就为你唱首歌吧......

戴金星   (哽咽)稚鸣,我听着呢......

          [汤稚鸣唱歌曲《十五的月亮》。

汤稚鸣   (唱) 十五的月亮,
                照在家乡照在边关,
            宁静的夜晚,
                你也思念我也思念。
                ......

          [汤稚鸣泣不成声。

          [另一表演区,戴金星抹泪。

尔  文   (爆发地)妈......

          [光渐收。

伴  唱          万家团圆日,
                稚鸣人不归。
                谁解其中味?
                飞雪报春晖。 

 

 

 

 

[NextPage]


 

          [字幕:2003年春。

       [汤稚鸣宿舍。周凌正在整理房间。
   
          [徐昕捧鲜花上。他在门口学着猫叫。

周  凌   (故作听不见)是哪里来的宠物?

徐  昕    不是宠物,是......(亮出鲜花)是这个!

周  凌    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情调了?

徐  昕    嘿嘿...... 情调谈不上......(掏出诗稿)噢,我写了一首......诗,请你指教......

周  凌    啊!你还会写诗......(读诗)山上的老虎打了一个喷嚏,石头说它感冒了......另一只老虎默默向它行着注目礼......眼睛里含着泪水......什么乱七八糟的?看不懂。

徐  昕    哎呀,这是朦胧诗。

周  凌   (窃笑)我看是精神病人在胡言乱语。

徐  昕    啊呀,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呀?汤总不是说了嘛,追求追求,不追,就求到这个......这个,唉!你呀,一到关键时刻你就同我兜圈子了。唉!你迟早要把我急出个精神病来哩!

周  凌    你现在一点不朦胧了嘛。

徐  昕    那你懂我的意思?这个......这个......(紧挨上前)

          [于先生上。

于先生    请问小姐,汤总是不是住在这里?

周  凌    汤总就住在这里。

于先生    我没有走错地方吧?堂堂伯乐达的老总,就住这样的房子?有没有搞错啊?

徐  昕    我们汤总就喜欢住集体宿舍。

于先生    啊,汤总......

周  凌    不不不,我叫周凌。汤总和我住在一起。

于先生    哇塞,周小姐好好漂亮哟!今天初次见面,真是三生有幸......(紧紧握手)

周  凌    你是......

于先生   (递名片)噢,这是我的片子......

徐  昕    (夺过名片)片子、骗子......噢,你是于先生?

于先生    是呀!我是港商王老板派来的。周小姐,我想请你喝咖啡。

徐  昕    对不起,她没空。(旁白)没得命了,来了个花邪疯。

周  凌    请问,你找我们汤总到底有什么事?

于先生    有相当相当重要的事情!(欲和周凌耳语)我们老板全权委托我和她面谈的啦。

徐  昕    请你说话离她远些!她呀,耳朵不聋!

于先生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老板久慕汤总是个人才,曾经暗访过她本人。

周  凌    我想起来了,我听汤总说过,这个王老板今年上了二十几条氖灯生产线。他多次来电话、发传真,邀请汤总到他那边去。汤总一直婉言拒绝......

徐  昕    撵他滚蛋!

周  凌   (拦徐昕)于先生,汤总出差还没有回来。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代为传达。

于先生    那更好!我就拜托周小姐--。

          (唱)这是公司的邀聘信,
                一番诚意值千金。
                汤总是氖灯业中一只鼎,
                我们老板早就闻大名。
                特地来请她挂帅去坐阵,
                全面掌管进高层。
                只要汤总能应允,
                送她别墅表寸心。
                年薪百万加股份,  
                高级轿车归私人。
                年终还有红利分,
                全职秘书不离身。
                送上支票五十万,
                汤总随时能启程。
                周凌小姐若有意,
                也不妨一起跳龙门。

徐  昕    (唱)我看你八成是个精神病,
                做梦上天摘星星。
                你就是船载车装万担金,
                汤总决不会动心!

于先生    你这个人一点不文明,OKOK,我不同你讲话啦。周小姐......(拉近椅子)怎么样?这样的待遇,我想周小姐也会动心吧?我想听听周小姐的心里话呀。

徐  昕   (插在两人中间)我来同你说说心里话的啦!

于先生    我想和周小姐交交心嘛!

徐  昕    你晓得我是他什么人吗?

于先生    什么人呀?

徐  昕    我是她......这个......这个......老公!

于先生    老公?老公也没关系的啦。如今是竞争时代,老公也可以竞争的啦!

徐  昕    好!我拳头早就发痒了,我呀,今天同你单挑的啦!(架起于先生下)

周  凌    徐昕......你可别胡来呀......(捧着聘书,焦急徘徊)怎么办?(欲下)

          [汤稚鸣风尘仆仆上。

汤稚鸣    我回来了!

周  凌    汤总......

汤稚鸣   (风风火火地收拾衣物,装箱)小周,今天有没有人找过我?

周  凌    有......有一个港商的委托人来找过你。

汤稚鸣    (点头)哦。一定是王老板派来的代表。

周  凌    汤总......这是他送来的一份聘书,还有五十万元的支票......

汤稚鸣   (接过聘书和支票)他人呢?

周  凌    刚......刚才......刚刚才走。

汤稚鸣   (将聘书和支票放进包里)小周,我马上就动身到王老板那边去......

周  凌    汤总,你答应他们了?真的要走呀?

汤稚鸣    对。你替我到技术科将AB号图纸拿来。

周  凌    噢......我去找董事长。(急下)

          [于先生悄悄上。

于先生   (轻声)周小姐......周小姐......你是......

汤稚鸣    我姓汤。

于先生    哎呀,汤总!我是港商王老板派来办事的,这是我的片子。(递上名片)

汤稚鸣    哦。是于先生。我答应过你们王老板,今天一定赶过去。

于先生    太好了,太好了!我去准备车子的啦!(下)

          [老陆急上。

老  陆    汤总!你回来了......

汤稚鸣    董事长。我还没有来得及向你汇报,我答应港商王老板......

老  陆    我知道了。怎么走得这么匆忙?

汤稚鸣    王老板非常着急。一连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听他的声音,嗓子都已经哑了。(翻找东西时,聘书翻落在地,汤重又拾起放在包里)

老  陆   (看在眼里)汤总啊,你能不能过了今天,明天再去?

汤稚鸣    我已答应王老板今天一定赶过去......他们的车已经来了。你稍等一下,我去拿一下工作笔记,马上就来。(急下)

老  陆   (唱)见聘书好似如雷轰顶,
               不由我想起三下扬州城。
               商海竞争手段狠,
               挖人才何惜花重金。
               自古道水往低处流,
               白鸽子都往亮处奔。
               稚鸣她应该有个好前程,
               实难舍十载创业的战友情。
               同甘苦,共患难,
               知冷暧,度晨昏。
               志相同,意相近,
               肩并肩,心贴心。
               十载风雨同前进,
               十载风雨同艰辛。
               十载风雨同发奋,
               十载风雨同创新。
               十年来她为企业苦吃尽,
         心不忍继续拖累汤稚鸣。
               打起精神强镇定,
               我应当心悦诚服、
               为她高兴、为她欢欣、
               义不容辞、宽怀放行、
               全厂工人、夹道欢送、
               敲锣打鼓来为汤总送行。

     [汤稚鸣匆匆上。于先生跟上。
            
     [徐昕、周凌、田巧云及众工人上。
            
汤稚鸣    董事长,这位是于先生,王老板的全权代表。

于先生   (递上名片)这是我的片子啦。

老  陆    于先生,我有两个请求:一是让汤总明天启程。二是你们要照顾好汤总。她身体不太好,这些日子,眼病经常复发......

汤稚鸣    (笑)董事长,你今天怎么了?好象我这一走就不回来了?

老  陆    你还回来?

汤稚鸣    我不回来到哪去呀?

于先生    汤总,你不是答应我们王老板了吗?

汤稚鸣    对呀,我答应王老板是去帮他解决氖灯封口技术问题呀。

于先生    汤总,那聘书和五十万的呢?

汤稚鸣    我要亲自退还给王老板嘛。董事长,这次我答应王老板帮他解决氖灯封口技术问题,也是想通过这次合作,为我们打开南方的市场,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老  陆    错了错了,闹了半天,茄子缠到西瓜藤里去了!(朝周凌)周凌,你情况没有弄清楚,怎么就瞎汇报?(转对汤稚鸣)汤总啊,我......这......

于先生    这......这......

老  陆    汤总,王老板那边就是再忙、再急,你一定要过了今天再去!

汤稚鸣    为什么?

老  陆    汤总,你好好想一想,今天是什么日子?

汤稚鸣   (疑惑地)今天......

老  陆    同志们,今天是汤总的生日!汤总啊,我为你准备了一份你最最喜欢的生日礼物!徐昕哪,准备好了吗......

徐  昕    一切就绪。

老  陆    好!熄灯,奏乐!

          [暗场。"祝你生日快乐"的旋律响起。众女工手捧生日蜡烛上。

          [全场复明。婆婆、戴金星、戴尔文出现在舞台上。

          [汤稚鸣惊喜地抹着眼泪。

婆  婆    稚鸣......

汤稚鸣    妈......

          [一家人拥抱在一起。

          [切光。

 

 

 

 

[NextPage]

 


          [字幕:2003年秋。

          [星月闪烁。

          [乡村湖湾。

合  唱           月儿圆,月儿亮,
                 月色皎洁照四方。
                 又是一年中秋节,
                 汤稚鸣只身奔走在水乡。

          [汤稚鸣上。

汤稚鸣    (唱) 星月交辉映湖荡,
                 秋露无声夜风凉。
                 小虫唧唧唱,
                 曲曲声悠扬。
                 忽听得身边手机彩铃响......

          (接手机)喂,是老陆啊。噢,是这么回事--我在去医院的路上突然听说田巧云家中失火,就赶过去看了一下。五千元住院费先给她留下安置生活......我马上就去医院,马上就去......(看表)咦,我的眼睛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唱)为什么眼前一片黑茫茫......我的眼睛......难道真是医生说的间歇性失明吗?(悚然惊恐)怎么办?赶紧给老陆打电话......

           [汤稚鸣忙乱中拨打手机,脚下绊倒。她"哎呀"一声,滚下堤岸......

           [黄毛上。

黄  毛    (唱)处处为家任漂荡,   
                独来独往不入帮。
                小偷小摸四处闯,
                不吸毒品不为娼。
                大城市处处布法网,
                避避风头回家乡。
                忽听得手机铃声响......
      
          [手机铃声。黄毛循声寻找......在堤岸上捡到一部手机。

黄  毛    咦,有意思。

          (唱)想不到刚想收手又开张。

          这人哪,财运来了挡都挡不住。(手机玲声又响。黄毛迅速关闭手机)哦,这手机......还是前几年的"老古董"。哎呀,算啦算啦,这就叫走路拾到张膏药--"小贴贴"。

          [传来汤稚鸣的呼救声:“岸上有人吗?帮帮我......”

黄  毛    (唱)耳边呼救声声紧,        
                黄毛顿生同情心。
                积点德也许交好运,
                救人危难把手伸!

     [黄毛将手机藏妥,下堤岸扶汤稚鸣复上。
            
黄  毛    我说大姐呀,你怎么跌到河里去的呐?这河水深呢,去年夏天还淹死过人的呢。(机警地打量着汤稚鸣)大姐呀,你查点一下,看看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

汤稚鸣    (四处摸索)哎呀,我的手机好像不见了。

黄  毛    八成是掉进河里了。算了,算了,破财消灾。大姐,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汤稚鸣    我是从盐城到这里来有事的。

黄  毛    (旁白)城里人,碰上大芋头了!

汤稚鸣    小妹妹,今天幸亏遇到你,要不然,我的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黄  毛    (几次欲劫,皆未得手)应该的、应该的,学雷锋嘛、见义勇为、助人为乐嘛。报纸上不是常说吗--这个世道,还是好人多嘛。

汤稚鸣    (感动地)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改日我一定登门感谢!

黄  毛    不用,不用......(突然发现)大姐,你......你是近视眼?是夜盲症?

汤稚鸣    (痛苦地)医生说我这是间歇性失明。今天刚走到这里就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黄  毛    噢......(用手在汤稚鸣眼前摇晃,汤无反映)我说的嘛,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跌到河里去呢?(顺手翻起汤稚鸣的提包)

汤稚鸣    小妹妹,麻烦你帮我往前面大路上送一送,好吗?

黄  毛    没问题,没问题。

          (唱) 幸亏今天遇到你,
                 要不然我白白浪费这一天。

汤稚鸣    (唱) 幸亏今天遇到你,
                 要不然我一命赴黄泉。

黄  毛    (唱) 这包里除了药瓶圆珠笔,
                 总共只有几十元。
 
           [黄毛将钱放进口袋。

汤稚鸣    (唱) 听她言语暗欣慰,
                 真是难得的好青年。
                 生命的意义在奉献,
                 她却说不能浪费每一天。
                 谁说真情已少见?
                 好人就在我身边。

黄  毛    (唱) 大姐呀,潮衣服穿在身上寒气染,
                 再不能伤风感冒把病添。
                 来来来,快换上我的这一件,
                 挡挡寒气披上肩。

           [黄毛换下汤稚鸣的上衣,仔细翻检口袋,掏出身份证。

黄  毛   (脱口而出)汤稚鸣?

汤稚鸣    你怎么知道我叫汤稚鸣的?

黄  毛    嗯......是你的身份证掉在地上了。

     (唱)猛想起数月之前曾相见,
                那是个风雨交加的阴雨天。
                我看她深夜下班身疲倦,
                乘不备偷走提包心里甜。
                回家后再把小包来清点,
                气得七窍都冒烟--
                除了一叠破名片,
                工作日记记得全。
                汤稚鸣三个大字刻心扉,
               到如今仍是寒酸没有钱!
                    
          (喃喃自语)汤总......伯乐达的老总,出门没有小车?口袋里没有花花大票子......怪事,真是怪事!我说汤总哪,这深更半夜的,你病歪歪的,跑到这里来,莫非有什么大事情吧?

汤稚鸣    我本来要去住院,途中突然听说田巧云家里失火,我就连忙赶过来了。

黄  毛    这个田巧云,是你什么亲戚啊?

汤稚鸣    非亲非故。

黄  毛    那是什么大干部呀?

汤稚鸣    她也没官没职。

黄  毛    那这个田巧云到底是个什么大不了的人哪?

汤稚鸣    她是我们厂的一名保洁工。

黄  毛    啊?一个打扫卫生的。

汤稚鸣    工种不同,同是工厂的主人。所以我要亲自来探望、慰问一下。没想到,在返回的路上,走到这里,看不见了,我这心里......(抹泪)。我不能没有眼睛!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有三条生产线即将上马,两个新产品要投放上市场,年底还要到德国去参加产品展销会......如果没有眼睛,那就什么都干不成了,我......我跟你说这些,有点失态了吧......可我心里真急死了......(哭出声来)

黄  毛    (掏出手机)大姐,你赶快和家里联系......自己的眼睛都这样了,还想着工作上的事情,你也真太......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汤稚鸣    (接过手机拨打)喂--董事长,董事长......

黄  毛    (夺过手机)喂!她眼睛看不见了,你们快来接她!我们就在湖荡边的桥口等你们。你们要快啊!(将手机交给汤稚鸣)这是你的手机。

汤稚鸣    我的手机被你找到啦?

黄  毛    我本来是想拿走的。

汤稚鸣    真会开玩笑。

黄  毛    我不开玩笑。你还记得以前曾经丢过一个包吗?

汤稚鸣    以前......

黄  毛    那是一个深夜,外面下着大雨......

汤稚鸣    我想起来了,那偷包人是个小女孩!

黄  毛    那就是......

汤稚鸣    她是谁?

黄  毛    是我。

汤稚鸣    你......你怎么会走上这条路呢?

黄  毛    (唱)我知道自己走错路,
                常恨自己太糊涂。
                只因为家贫困受人欺侮,
                在底层无权无势没前途。

汤稚鸣    (唱)世间谁人无坎坷?
                怎能够自伤自毁误前途?
                我盼你就此打开心头锁,
                我盼你痛改前非莫踌躇。
                伯乐达敞开大门欢迎你,
                靠双手创造新生活。

黄  毛    (唱)这些话从未有人对我说,
                就如同春风细雨润心窝。
                黄毛我一直冷眼看世道,
                为什么今夜倍感心暖和?

幕后伴唱        掏心的话感肺腑,
                泪水夺眶似滂沱。
         
汤稚鸣    哎,小妹妹,我的眼睛......又看到了!我看见你啦。

黄  毛    大姐,刚才......我拿了你的钱,还给你。

汤稚鸣    小妹妹,看得出你善良还在,良知尚存。你看着大姐的眼睛,回答我一句话:你愿意痛改前非重走新路吗?

黄  毛    我愿意。

汤稚鸣    真的?

黄  毛    真的。我发誓......

汤稚鸣    你愿意到派出所把过去的事情都讲清楚吗?

黄  毛    这......

汤稚鸣    小妹妹,在人生的道路上要重新迈开一步,那是需要勇气的。大姐我陪你去,好吗?

黄  毛    好!我听你的,大姐......

汤稚鸣    我们这就走。

           [切光。

 

 

 

[NextPage]

 

伴  唱           才尝到事业成功的甘甜,
                 才步入人生金秋的黎明。
                 汤稚鸣陡遇横祸遭厄运,
                 还有多少未尽的责啊,
                 还有多少未了的情。
 
           [场景闪回。汤稚鸣的办公室。老陆在伫立,沉思。

           [画外音:汤稚鸣经多方诊治,病情未得缓解,二00四年四月十六日,住进扬州中医院观察治疗。此刻,她正处于昏迷之中......

           [老陆隐去。

           [字幕:2004年中秋节。

      [扬州中医院。
            
           [众员工的呼唤声:"汤总--汤总......""汤大姐--我们看你来了!""大姐啊,你就答应我们一声吧......"

      [光渐亮。汤稚鸣雕像般地坐在轮椅上。
            
           [戴尔文守护在母亲的身边。他轻声地呼唤着:“妈妈......你醒醒啊......你讲话啊......”

           [戴金星提饭篮上。

戴金星   (扶起戴尔文)尔文......让你妈妈......(哽咽)静静地躺一会吧......孩子,我想来想去,你妈的病,还是不能告诉你奶奶。这是刚煲的鸡汤,你给奶奶送去。

戴尔文    今天是中秋节,奶奶要是还吵着要我妈回来怎么办?

戴金星    还是那句话,就说她......在国外还没有回来。

戴尔文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你说过,我们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挺住!(替戴金星擦泪)爸爸,我们要共渡难关,谁都不能趴下!

戴金星    (紧搂戴尔文)好儿子!对,我们谁都不能趴下!去吧,给奶奶送鸡汤去。

          [戴尔文拎饭篮下。

戴金星    (唱)稚鸣她病倒异域回国后,
                老陆他寻医觅药四处求。
                怎奈是京沪各地虽抢救,
                稚鸣她几番病危难回头。
                老母亲思念儿媳常难受,
                突然间血压升高令人愁。
                婆媳俩同在一个医院住,
                我只得两边照料忙不休。
                难的是稚鸣患病瞒着母亲时已久,
                老人家病榻之上翻着日历细追究。
                十多年苦苦来守候,
                就盼她今年回家过中秋。
                今日里面对母亲怎开口?
                倒叫我满腹酸楚梗咽喉。

          [老陆上。周凌提礼品跟上。

老  陆    老戴!今天是中秋节。汤总在伯乐达十一年,从没有回家过中秋节。今天,我们代表全集团员工,来陪她过一个中秋节。

戴金星    谢谢你,老陆!谢谢伯乐达全体员工。

田巧云    董事长,我先去看看汤总。(下)

老  陆    老人家的病情怎么样?要紧吗?

戴金星    高血压,心脏病......稚鸣的情况,我们又不敢告诉她。

老  陆    这......让你受苦了。

          [戴尔文急上。

戴尔文    爸!不好了!奶奶收拾东西,吵着要回家。

戴金星    老陆,请你帮我一起做做工作。

          [婆婆上。

婆  婆    金星哪,我们回家!回家买菜,杀鸡、煮鱼、炸肉圆。今天是中秋节,稚鸣和我说好的,一定回来过个团圆节。咦!老陆......你也来了?

老  陆    听说你老人家住院了,特地来看看您老的。

婆  婆    (有所警觉)不对,不对......这些日子怎么不断有人来看我?昨天,盐城来了那么多的领导同志,也说是来看我老太婆的......不大对头,不大对头......

戴尔文    奶奶,医生还等着为你挂水呢!

婆  婆    不挂!

戴尔文    那你先把鸡汤喝了吧。

婆  婆    不吃!

戴金星    妈......你还是趁热把鸡汤吃了吧。

婆  婆    金星啊,妈问你: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啦?千万不要瞒我,妈挺得住!

戴金星    妈,你说哪里话?你是高血压,只要安心调养,很快就会好的。

婆  婆    那为什么这么多人来看我?我老太婆就这么精贵呀?

老  陆    老人家,那是因为汤总出差在国外,我们是代表她来尽一份孝心的。汤总在国外实在太忙了。

婆  婆    忙、忙,再忙难道还有你董事长忙吗?忙、忙,再忙连个电话都没空打吗!

戴金星    妈......

婆  婆    金星,你给我打她电话,你快打电话呀!(一阵眩晕)快......打电话呀!

          [老陆向周凌示意。周凌会意地急下。

老  陆    好好好。老人家,你别急,我这就给汤总打电话。         

          (拨手机)喂......我是老陆!你是汤总吗?汤总呀,你等等......你婆母要和你通话。

婆  婆    (接过手机)这么快就接通了?还是人家老陆办事爽快!喂!喂......

          [另一表演区,周凌依偎着汤稚鸣接电话。

周  凌    妈--我......我是稚鸣哪。

婆  婆    乖乖儿......你真把妈想死啦!

周  凌    妈!我也想你呀!

婆  婆    孩子,你的声音怎么不大对呀?

周  凌    呃......在国外时间长了,水土不服,声音有点儿沙。这里事情太多,实在走不开,今年又不能回去过中秋节了。都是稚鸣我不好!你就骂我几句吧。

婆  婆    你在国外为的是工作。俗话说忠孝不能两全。妈懂!只是妈想你,就想跟你说说话......

周  凌    妈,听说你老住院了?我却不能回去照应你老。你是高血压,不能激动。你要听医生的话,要按时挂水、吃药......妈,就算是稚鸣我求你老的了......

婆  婆    (抹泪)听到了,妈全听到了......(猛然感悟过来)哪个说我有病住院的?我很好,妈妈血压一点也不高!稚鸣啊,你在外国要处处当心哪,今天是中秋节,你自己买块月饼吃吃......

周  凌    妈......
[周凌捂嘴,热泪横流,忍痛关闭手机。

[周凌和汤稚鸣隐去。

婆  婆    咦,讲得好好的,怎么断了呢?

老  陆    噢,这是国际长途,线路忙。要不,再打一次?

婆  婆    不用了,不用了。只要听到稚鸣的声音,我就放心了。

老  陆    老人家,吃鸡汤吧......

婆  婆    好,吃鸡汤,吃鸡汤。

          [黄毛抱着保温瓶匆匆上。

黄  毛    汤总!汤总......乖乖,这扬州中医院还真大......

老  陆    黄毛......

          [徐昕追上。

徐  昕   (拉黄毛)黄毛,黄毛,你先走,你先走......

黄  毛   (挣扎)咦!你为什么撵我走?我是来给汤总送偏方的。她不是就住在533病房吗?

婆  婆   (猛然拦住黄毛)姑娘,你找汤稚鸣?

黄  毛    对呀。汤稚鸣是我们江苏伯乐达集团的副总经理。

婆  婆    她得了什么病?你为她找的什么偏方?

戴金星    妈......我们回病房去......

婆  婆    不要打岔!我在问姑娘的话呢!姑娘,是怎么一回事?

黄  毛    哎呀,老太太,你还不知道啊?汤总今年到德国出差,突然发病,倒在产品展览大厅里......

婆  婆    (大惊)什么......

          [婆婆欲倒,众人搀扶。

       [切光。
   
    

 

 

    

[NextPage]


          [时空变幻,物是人非。

          [蓦然间,婆婆心胆俱裂,悲痛欲绝。

婆  婆    稚鸣--稚鸣哪......你在哪里?

          [坐在轮椅上的汤稚鸣出现在追光里。

婆  婆   (轻声地)稚鸣--稚鸣......(爆发地)乖乖儿!你怎么病成这样啦? 你怎么不答应妈妈一声哪......

          (唱)叫一声稚鸣儿为何不答应?
                喊一声稚鸣儿为何不吭声?
                出国前你在电话里笑声阵阵,
                归来时却变成不言不语、不声不响、
                不知不觉、不回不应、
                不哭不笑、不热不冷的陌生人!
                当初你要去盐城,
                我想阻拦未忍心。
                知你有股犟牛劲,
                知你能干爱较真。
                知你历来求上进,
                更知你想做一番大事情!
                自从你到盐城去,
                常常做梦悬住心。
                担心你干起事来如拼命,
                担心你心直口快得罪人。
                担心你吃了上顿忘下顿,
                担心你有病不去看医生。
                果然是奔波劳碌累出病,
                婆婆我心里滴血阵阵疼。
                稚鸣哪,妈妈将你搂搂紧,
                我让你在娘怀中睡安宁。
                再为稚鸣梳梳头,
                再和稚鸣交交心。
                左一梳我泪滚滚,
                右一梳我钻心疼。
                梳得稚鸣人苏醒,
                梳得稚鸣笑出声。
                梳落了日月和星星,
                梳不尽天长地久的母女情。
                从此后婆媳二人常相守,
                白发人伴着黑发人。
                稚鸣哪,为创业你呕心沥血精力耗尽,
                婆婆我,朝夕相依日夜亲近紧紧陪伴你一生。
      
          [天际间隐约传来汤稚鸣的心声——“妈,我回来啦......”

婆  婆   (心灵感应)是稚鸣!是稚鸣的声音!

戴尔文   (兴奋地)妈妈!

          [轮椅中的汤稚鸣隐去......

          [汤稚鸣的呼唤飘若游丝——“妈......尔文......金星......”

          [梦幻般的灯光闪烁,音乐骤起。

          [饰满鲜花绿草的小平台从烟雾中浮升。汤稚鸣宛若仙子,缓缓站起。

汤稚鸣    (唱)看见了婆母眼中泪滚滚,
                听到了尔文呼唤一声声,
        金星呀,多想亲你无法走近,                   
        亲人呀,想叫你们无法启唇。                 
        在异国,望明月便盼团圆景,        
        归来时,泪眼相望难谈心。
        妈妈呀,在国外为你买了血压计,    
        还为你买了一条红丝巾。
        我多想亲手为你量血压,  
        亲手为你系上红丝巾。 
        我多想--  
        三餐饭,热腾腾,   
        四季衣,常换新。 
        侍奉你,度晚景,    
        婆媳间,亲又亲。
        谁想到如今患绝症,
        欲尽孝心已不能。 
        我只能拜托金星把孝敬,
        我只能将你托付小尔文。
        尔文啊! 
        你还是新芽幼笋细又嫩, 
        实不忍千钧重担压你身。
        孩子啊,人生之旅路漫漫,  
        妈妈我化作春风伴你行。  
        依依难舍小尔文,
        最难惜别夫金星。
        金星啊!  
        稚鸣虽然遭不幸,  
        你的不幸比我深。
        别人都能哭出声, 
        你却苦水独自吞。
        病床前飘动瘦身影,
        回家后长夜伴孤灯。 
        金星哪,千叮嘱,万恳请,
        望你能重筑爱巢将伴侣寻。
        替代我的爱,替代我的情,
        抚平你心头阴影、累累伤痕, 
        汤稚鸣才能够默默含笑心安宁!
                    
          [远方传来老陆的心声:汤总啊,你是为我们伯乐达累垮的啊!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你醒过来,让你重新站起来!

汤稚鸣    (唱)老陆啊,一番盛情我心领,
                莫要再为我操心花分文。
                我不能再为集团把责任尽,
                却留下绵绵无期未了情。
                巧云家火灾之后盖新屋,
                拜托你代我道喜送贺金。
                徐昕他已与周凌婚事订,
                还望你能做他俩的证婚人。
                黄毛虽有失足恨,
                要让她枯木再逢春。
        如今我,陷绝境,   
        能豆子,坠深坑,
                灯欲灭,油将尽,   
        蜡成灰,留泪痕。  
        一息尚留,热血不冷,   
        心愿未了,信念永存,
        骨肉欲离,情缘难分,
                面对死神,心系亲人。
                氖灯闪闪似我魂,
                永伴着至亲至爱的众人心。

          [天空飘落片片花瓣,如泪雨纷纷。

          [舞台灯光渐暗。
   
伴  唱         秋天的风,秋天的云,
               诉不尽绵绵思念情。  
        秋天的月,秋天的星,
               期望着稚鸣归来的脚步声。
                    
          [舞台灯光渐亮。

          [汤稚鸣雕塑般地出现在轮椅上。

老  陆    汤总啊,你是为我们伯乐达累跨的呀!如今,伯乐达从一个村办企业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氖灯生产基地,由一株细嫩的幼苗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没有你汤稚鸣,就没有我们伯乐达的今天!汤总啊,你太累了,安心地歇息吧,我们伯乐达人等着你醒来。

合  唱          梦萦伯乐达,
        魂归大运河。
        秋天的思念哟, 
        一曲壮美的歌。
           
     [鲜红的党旗铺天盖地。
       
     [剧终。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