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小说
音乐
舞蹈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小说
清溪镇(五)
作者: 曹文芳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7/2/10  阅读次数:

  丁丁很厌烦丁冬,听丁冬在讲他的坏话,他真恨不能揪起丁冬一把头发,把她摔倒在地上。可此时,裴嫒媛已亲热地唤林草儿、丁丁、丁冬吃晚饭了。

  桌上,裴媛媛、丁冬和林草儿又说又笑,丁丁闷声不响地低头吃饭,心里光窝火。平时,他这种乱糟糟的心情,肯定要拿下墙上的二胡拉给裴媛媛和丁冬听。有林草儿在,丁丁只朝墙上看了二胡几眼,终于耐住了性子。

  丁冬带林草儿在河边看夕阳,在大稻折间捉迷藏,看照片,又送林草儿回家,真是疯过了头。等她一个人独自沿着清溪镇的小街往回走时,才知道这是一个亮堂堂的夜晚。丁冬第一次感到月光下的粮管所是那么的气派,大稻折在月光照抚下,变成了银色的城堡,一片银茫茫的。

  丁冬不沿着路直直地走,而沿着大稻折左绕右转地走着玩。忽然看见挨在河边的大稻折下有两个人相依相偎在一起。丁冬的脚步声似乎吓着了他们,两个相偎的人分开了,背着脸面向河边。丁冬从背影已看出是彩云和李景松。丁冬浑身瘫软了,好似从月亮上被摔下来,不相信月光下的事实,还多此一举地走过去,跟彩云和李景松站了个对面。

  彩云打了个哆嗦,故作轻松地喊:“丁冬。”

  李景松也跟着喊一声:“丁冬。”

  丁冬一句话没说,掉头跑了。只感到鼻子又辣又酸,泪水从眼眶里急吼吼地往下流,回屋扑到床上,背着裴媛媛嘤嘤地哭了。

  晨光又洒在了清溪镇,丁冬依然一早挺在大榆树下,对着街道梳那黄毛辫子。她把昨晚在月光下看到彩云和李景松相偎的一幕,只当作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她仍那么天真地守着李景松沿着街道跑过。

  这梦做得丁冬气鼓鼓的。上体育课时,丁冬突然想在别人身上出出气。平时,最不入眼的就是徐瘸子的女儿徐桢桢,丁冬故意找碴,说她站歪了身子,抬腿就是一脚。徐桢桢也是个辣椒,不屈不挠地抓住丁冬的衣襟,扭打起来。李景松明眼里看出是丁冬无理取闹,滥用体育班委的职权欺负同学。当丁冬把徐桢桢摁在地上捶时,李景松粗暴地拎起丁冬,丁冬一转身,甩起李景松一记耳光。

  丁冬被裴媛媛惯坏了,养成了想怎样就怎样的个性,她耍泼,竟殴打老师。

  丁丁有点幸灾乐祸。讨厌的李景松被丁冬揍了,解恨;丁冬闯祸了,这下又可以狠狠地杀杀她的嚣张气焰。

  李景松僵住了,脸像涂了青漆似的,嘴张了半天,才气急败坏地指着丁冬骂:“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学生,明天就不要来上学了。”

  “学校又不是你开的,我想上就上,谁也别想开除我。”丁冬一梗脖子,撒开腿绕着操场跑了起来,跑得又快又凶蛮,这样跑下去,非累死不可。李景松心软了,让几个女生追上去拉住丁冬,可丁冬像支离弦的箭,谁也拦不住她。丁冬跑了一圈又一圈,力气耗尽了,也顾不上美了,竟四仰八叉地仰躺在地上。

  丁冬一直想在李景松心目中留下无可挑剔的美,根本不想自己出丑,可她暴躁任性的脾气让她丑出大了。

  丁冬不上学了。

  裴媛媛又打扮得很鲜亮,去找林一鹏。

  裴媛媛见到林一鹏,泪潸然而下,好似一个柔弱贞洁的女人,男人突然离去,给女人留下两个孩子,女人千辛万苦地拉扯着,可孩子不争气,闯了大祸,女人在伤心地流泪。

  裴媛媛的泪引起了林一鹏深深的怜悯。

  裴媛媛从林一鹏那儿讨来主张,压一压丁冬倔强的脾气,一定要她主动给李景松认错。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