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农家岁月
 
 
农家岁月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民间文化>>民俗风情>>农家岁月
水上的人家——渔家的艰辛生活
作者: 倪尧    文章来源: 盐城农家岁月    更新时间:2012/2/14  阅读次数:


    历史上的盐城县,素称“鱼米之乡”。境内水源丰富,沟渠纵横,沟塘密布。共有水面318540亩,占总面积12.3%。水域面积广阔,天然饵料丰富,适宜多种鱼类生长,因此,历史上就有渔民从事专业捕捞,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县就有1000多条渔船,4000多人以捕鱼为生。到了七十年代中期,专业渔户发展到2637个11208人,2000多条渔船,副业渔民2200多户,渔船1500多条,年捕捞量836万公斤。除青墩和张庄外,其余23个公社都有水产大队。由于沿海港口建闸,洄游鱼类基本绝迹,加之逐步兴起的水产养殖业,60%的水面被开发利用搞鱼蟹养殖,专业捕捞区域逐年缩小,大部分渔民只得到兴化、宝应等外地捕捞,部分水产大队还组织渔民出海捕捞,捕鱼产量逐年下降,渔民生活难以为继。七十年代中期,政府统筹安排渔民陆上定居,一部分渔民搞水产养殖,一部分从事农业生产,从此,渔民基本结束了水上的漂泊生活,传统的捕鱼方式也基本绝迹。

传统的捕鱼方法

    当地渔民世世代代赖以捕鱼为主,积累了丰富的捕捞经验,拥有许多独特的捕鱼方法,他们以船为家,以船作业。常以专业捕捞工具划分渔船类别,除板罾的、打簖的为水陆两栖以外,其它皆称为××船,如拖网船、旋网船、罟网船、捣网船、张钩船、张卡船、张  船、张丫船、张网船、笓篈船、笼罩船、放老鸦船、捣麻叉船,等等。由此可见,用网捕鱼是首选。旧时的鱼网主要用麻线、棉线和丝线手工织成,渔家妇女堪称为织网能手,在捕鱼淡季,她们的任务就是织网,飞梭走线,速度惊人。有的鱼网如过河罾,可达到上千平方米,罟网长达200米,经常是数人合作织成。新网织成后必定用猪血蒸煮,称为燎网,使鱼网结实耐用。直到七十年代,鱼网改用聚乙烯、涤纶、尼龙等化纤线,并使用上了现成的机织网,渔家才告别了手工织网的历史。传统的捕鱼方法也很独特,除了看天气、识水性以外,就是各种工具的使用。如竹簖,是用竹子做成的鱼  ,通常用数个竹  在流水中摆成迷魂阵,诱鱼进入。一种叫“乡团”的捕鱼方法,是在一段河的两端摆上竹  ,几条船则围在水面成一团,拍打舱板,使鱼受惊跳到船上或钻进  中。渔民总结为“小网张,大网拖,竹  拦水流,诱鱼入鱼篓。”打蟹簖的也很有趣。在沿海港口造闸之前,当地螃蟹特多,每到洄游入海季节,渔家便打蟹簖捕蟹。将一根碗口粗、长达数丈的稻草绳,用烟火薰蒸,使其充满焦糊味,叫薰蟹缆。然后将绳缆横沉河底,在河边一侧留有缺口,挖成深坑,张一提网。据说蟹怕焦糊味,不会从绳缆上越过,使顺着绳缆找出路,以致掉进深水坑里被网上来;那时一夜捕蟹几百斤是常事。最有观赏价值的就是水老鸦捕鱼。渔民在捕鱼前,在每只水老鸦的颈项上系上一根细绳,使捕的鱼无法吞下肚子,保持水老鸦的饥饿感。通常捕鱼时,几条船、几十只水老鸦一齐行动。渔民边拍打舱板边吆喝,并不时地把抓着了鱼的水老鸦钩上船,取下鱼后再扔进水里。有时,几只水老鸦合作,将几十斤的大鱼抬出水面。那场景真使人兴奋。后来,人们意识到鱼网、笓篈、水老鸦等捕鱼是大小一篮兜,属于酷鱼滥捕,不利于渔业资源的保护。于是,鱼网采取放大网目的办法,捕大鱼留小鱼,限制笓篈、水老鸦等捕鱼工具,逐步淘汰了水老鸦,现在,只有旅游场所才偶见,当作特色旅游项目供游客欣赏。

漂泊的水上人家

    渔民常年生产生活在一条小木船上,他们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四处漂泊,居无定所,是个名副其实的水上人家。长期的水上生活,炼成了一副行船的特殊本领,妇女小孩都会使双棹,一根竹篙撑船,俗称“滴水篙子”,能使小船行走如飞。旧时,捕鱼区域主要在县境内的大纵湖及众多的河道。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新洋港、斗龙港、黄沙港等沿海港口建闸,蟹苗、鳗鱼苗等因洄游通道受阻,基本绝迹,境内鱼类也逐年减少,加之部分水面被开发利用,捕捞水域也逐年递减。至70年代后,大部分渔民不得不到外地寻找捕捞水域,近则到兴化、宝应、射阳、大丰、东台等地,远则去安徽、山东一带。往返上千里,就靠一双棹、一根竹篙,饱受了颠沛流离之苦。“破船烂网旧篙棹,撑一篙子刮三瓢”,就是当年渔民水上生活的真实写照。一部分渔民将目光转向沿海滩涂,捉小蟹、拾泥螺,加工腌制后回来兜售,以维持生计。那时候,农村河道里,经常见到卖小蟹、泥螺的渔船,传来“卖黄蟹子、大泥螺”的叫卖声。有的渔民专门淌蚬子,将蚬子通过蒸煮,加工成蚬肉子卖。有的下河摸螺蛳、河蚌;有的捉青蛙,拿长鱼,以弥补专业捕捞的不足。在自然资源逐步减少,捕捞水域逐年缩小,捕捞量不断递减的情况下,一部分渔民转向了水产养殖业,一部分渔民实行陆上定居,由渔民变成了农民,从此,渔民岸上有了家,结束了漂泊的水上生活。

艰辛的渔家生活

    旧时,人们把渔民称为“渔花子”,把蓬头垢面、衣衫破烂的人比作小渔船上的,说明渔民生活的贫困和艰辛。渔民居家于一条小木船上,一般的木船只有一丈多长,常常全家五、六口挤住在一起。渔船既小又破,难遮风雨,难以想象,数九寒冬,酷暑盛夏,他们是怎样熬过来的。渔民还有个特殊现象,就是子孙多,即生孩子多,而且男孩多,有人认为是鱼虾吃得多的缘故。常有渔家生七、八个男孩的。那时候普遍缺吃少穿,渔民更加贫困。在捕捞季节里,捕鱼所得只能养家糊口,勉强度日,到了数九寒冬的淡季里,许多渔民难以为继,甚至以乞讨为生。在四处漂泊、衣食不周的境况下,渔家的孩子不能入学读书,他们的祖辈都是文盲。长期的船上生活,盘坐的习惯,使他们都成了罗圈腿,丧失了重体力劳动的能力。那时渔家还有一个独特现象,就是孩子一年四季基本都不穿衣服,有的十来岁的孩子都是赤条条的光着屁股。冬天钻在被窝里,如果上岸来,就穿一件父母的大棉袄。走在路上不是走而是跑,跑一段路就蹲下来,用棉袄暖一暖腿子。不是不喜欢穿衣服,而是穷得穿不上衣服。听人说过这样一件事,深秋季节,一客商在货船上过宿,凌晨起来方便时,看到邻边渔船上的舱板上,睡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小男孩,舱板上已盖上了一层霜。客商心存怜悯,便把披在身上的夹袄盖到孩子的身上。谁知凌晨听到了渔民的叫骂声:“是谁做绝事,这时候就给孩子盖衣服,那冬天怎么过啊?”说完后,就把孩子拎起来放到冰冷的河水浸一下。渔民长期在水上生活,风里来,雨里去,日晒夜露,尤其是寒冬酷暑,倍受煎熬,野外生活难以想象。新中国成立后,县政府将渔民组织起来,成立水上乡,下辖10个渔业生产合作社,并按月定量供应粮油,使渔民的生活有了基本保障。在计划经济时期,政府每年都安排木材、桐油等计划物资给渔民修船补网。七十年代中期,政府推行渔民陆上定居,统一建房供渔民居住,使他们彻底告别了水上生活。同时,还帮助和指导渔民转向水产养殖业。如今,不少养殖大户的户主、垦殖公司的老板,就是当年的“渔花子”。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