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农家岁月
 
 
农家岁月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民间文化>>民俗风情>>农家岁月
拆屋没商量
——农家的纯朴品格
作者: 倪尧    文章来源: 盐城农家岁月    更新时间:2012/2/14  阅读次数:


    “手一挥,脚一得,拆!拆!拆”。这是发生在大跃进年代的一幕。为了开河治水,平田整地,干部一声令下,不谈任何补偿,成百上千的民房就顷刻之间拆除了。在拆迁难的今天,简直不可思议。然而,当年的农民,为大家、舍小家,默默地承受着失去家园的苦痛,没有人闹事,没有人上访,这就是当地农家可贵的纯朴品格。盐城是革命老区,新四军重建军部的地方,生长在这片红色土地上的农民,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他们都真诚的拥护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面对前进道路上的艰险、曲折、困难,他们百折不挠,无怨无悔,传承了老区的光荣传统,发扬了老区的革命精神。

踊跃支前  历尽艰险不言苦

    在革命战争年代里,当地人民积极支援人民子弟兵,为夺取革命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据有关史料记载,在当地战勤服务上,为配合解放军发动的盐城战役、叶挺城战役,以及盐南战斗,先后出动支前民工30590人,担架3187副,船只2052条。在远征支前方面,为支援苏中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先后出动支前民工46096人次,出勤担架1451副,挑子3172副,运输船只6278条。同时,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军需供应,先后募集大米100多万斤,伙草60万斤,广大妇女为解放军做了大批军鞋、米袋,渡江战役期间,动用船只2278条,投入民工8855人,将850万斤大米,运往泰州、靖江等前线。支前民工们,顶风冒雪,餐风宿露,运送军需物资,英勇顽强,奋不顾身,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伤员。许多人员负伤仍不离战地,有的甚至牺牲了生命。当然,也涌现出一批支前功臣,仅淮海战役,全县立功受奖的民工就有2153人。支前民工都是农家子弟,许多是刚刚在土改中分得了土地和房屋的贫苦农民,他们切身感受到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是为穷人打天下的军队,支援解放军打胜仗,就是保卫胜利果实。因此,他们踊跃支前,不顾身家性命,不怕艰难困苦,不计任何报酬。有的摇着自家的木船,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为部队运送军火弹药,一次往返数十天,从不叫一声苦;有的一次支前几个月,跟随部队辗转数千里,历尽艰验,吃辛受苦,从不叫一声苦。有的在支前中被严重冻伤了,或在战地上负伤了,使身体留下了伤残,造成了终身的痛苦,从不叫一声苦。充分体现了当地农民任劳任怨的朴实品格,和无私奉献的老区精神。

共渡难关  忍饥挨饿不言愁

    在大跃进年代,人民公社化初期,全国普遍刮起了“五风”,即“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干部特殊化风和生产瞎指挥风,加之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天灾人祸,严重损害了农村经济,广大农民深受其害,尤其是饱尝了饥饿之苦。那时候虚报浮夸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央大报登载报道了粮食亩产超万斤的典型,著名科学家也证实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有这么多的粮食,人们可以放开肚皮吃饭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农村普遍办起了公共食堂。开始,食堂天天中午供应大米饭,吃饭不计量,不要钱,确实让农民高兴了一阵子。但没多久,仓库里的存粮越来越少,就改为5天吃一顿干饭,后发觉这样仍然难以为继,又改为10天吃一顿干饭,到了后来,连干饭也没了,干脆天天吃稀饭,就这样也难以维持,不得不掺和皮糠、豆饼,而且数量极少,一碗稀饭,喝到碗底才见一口渣子。当时有人做了一首打油诗:“走进食堂门,薄粥照见人,刚刚端起碗,小便涨煞人。”这虽然有点夸张,但基本事实如此。一个种田人,天天喝这样的薄粥,到了田头,是“钉耙当拐棍,田埂当板凳”,根本没力气干活,经常有人饿倒在田头。那时的收获季节,常见这样的现象:如收割小麦的劳动力,先割点麦子,马上脱粒,再磨成面粉,然后做成面饼,个人吃饱了再继续干活。这是收获季节的权宜之计,那除此以外呢?农村公共食堂是短命的,终于在人们的谩骂声中关门了,但以后的情况并不乐观。由于虚报浮夸,加上自然灾害,农业连年减产,许多生产队群众的口粮无法兑现,一天仅吃半斤原粮,就是说一天只有三两多米,吃一顿都不够。那时自留地收回了集体,仅靠这点粮食如何渡日。人们只好吃“瓜菜代”,以山芋、萝卜充饥,“瓜菜代”吃光了,就吃野草、树皮、草根、榆树叶,凡是能吃的,统统用来填肚子,就这样,仍然有许多人家经常断炊,吃了上顿没下顿。在这种日子里,开始饿死人了,一些体弱多病的人未能熬过这一关,可怜的是,家里饿死了人,请人安葬,连一顿斋饭都煮不起来。不少青壮年也由于长期挨饿得了黄肿病,肚子胀得像个鼓,两腿肿得有水桶粗,连走路都很困难。在连续几年间,许多人家未吃过一顿肉,未吃过一顿白米饭。大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常常就是一锅只有少许米粒的萝卜饭。当地政府为了帮助群众渡过难关,千方百计筹集救济粮,指导农户多种山芋、胡萝卜,以公社集中收治重症黄肿病人,一般病人配发皮糠做的“营养糕”。那时候,农村社员群众也很体谅大度,他们不怪政府,只怨天灾,听不到什么怨声载道的牢骚怪话,默默地忍受着饥饿的煎熬,甚至说,现在虽然吃不饱,但总比过去逃兵荒好。比起改革开放后,一些人“一边吃肉,一边骂娘”的现象,不得不信服农村人的纯朴品格。

舍家为公  挨冻受罪不言难

    据有关史料记载,当地在大跃进、刮“五风”期间,有8755户被强行拆除房屋22762间。大部分是为了搞农田基本建设河网化而拆迁的。60年代初,各地统一按照“千亩一个圩,百亩一个框、三亩一块田,一律南北向,截截田有沟渠,块块田吃活水,排灌降三分开”的原则,全面规划,一般相距1000米开一条南北河,相距500米开一条东西河,掀起了河网化建设高潮。河样子放好后,凡在红线内的房屋,不做工作,不谈补偿,一律限日强行拆除,就是人们所说的,干部手一挥,脚一得,拆!拆!拆!房屋素称农家的安身之宝,许多是住了几代人的老屋,竟毁在自己手里,哪能不心痛?有的是多年节衣缩食,省吃俭 用,才砌好的房子,竟要将其拆除,哪能不伤心,因此,许多人一边拆房,一边流泪,心如刀绞。更令人难以忘怀的是,房屋拆除后,都是住的临时搭起来的草棚,草棚低矮狭窄,阴暗潮湿,难遮风雨,夏天似蒸笼,冬天如冰窑,一家人挤在草棚里,饱受了炎热、寒冷之苦,有的因一时无钱砌新房,一住竟是几年。可以想象,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尤其是有几个乡镇,在年根岁底即将过春节,又适逢雨雪交加的寒冷天气里,强行将几百户农家的房屋拆除,将他们赶到了冰天雪地里,在临时搭起的草棚里过年,可以想象,这些拆迁户过年是何等的滋味。值得一提的是,在众多被强行拆迁的农户中,没有人闹事,没有人上访。虽然有的人是在强迫命令面前,敢怒不敢言,打掉门牙吞下肚。但多数人认为,拆迁是为了搞河网化,是大家有益的百年大计,为大家,舍小家,值得。他们对如此野蛮的拆迁行为,竟报以这样的豁达大度胸怀。使人联想到当今社会的拆迁工作,在开出种种优惠的补偿政策后,仍有一些“钉子户”,或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或胡搅蛮缠、驴年拖到马月,甚至有的爬到楼顶上以跳楼相要挟,或拎着农药瓶子以自杀相威吓。一个地段的拆迁,常常数年才能结束,使工程一拖再拖无法上马。我不知道,这些人如果看到当年农村河网化的拆迁场景,将作何评述。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