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陪母亲摘豆
作者: 戴永瑞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5/14  阅读次数:

一场大雨过后,田间的蚕豆就呼啦啦地伸开了腿脚,乡间的小路上到处弥漫着蚕豆生长着的植物清香。小路两边,前几天蚕豆还开着白色的花,白色里有着淡淡的紫,花蕊中央有着黑色的花斑。一溜子远看下去,就像是无数淡紫色的粉蝶在安静地吻着绿叶。经过几天雨水的滋润和阳光的照耀,豆荚就神秘地在叶间探头探脑,之后就渐渐地饱满得大大咧咧起来。

还没等到双休日,母亲就打来电话,让我趁早到乡下摘豆。她在另一头唠叨着,这蚕豆一天一个“颜色”,摘迟了豆仁就“老”了。我一边喏喏地答应着,一边回想蚕豆地的来历。今年春节期间,老母亲对我说,她老了,想跟我协商,菜地分给我一块,让我来帮忙管理。看到老人期盼的眼神,我一口答应了下来。并高兴地说,“我正要找机会锻炼身体,巴不得到农村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呢。”其实我知道老人这样做,无非是要我多回家陪伴着她,和她多说说话聊聊家常。母亲见我应承了下来,高兴得就像孩子一样,咧着嘴笑个不停。看着母亲快活满足的样子,我的心一阵阵酸楚,这么多年,我总借口工作忙,很少回家陪陪老人家。很难想象,母亲是如何面对着无边的寂寥,打发那么多冗长而琐碎的时光的。

星期六一大早,我就匆匆地赶到乡下。老人家已经站在路边等着我了。她看我来了,拉着我的手,笑得合不拢嘴。每次我回家,她的话就多了起来,说我小时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跟我提村里稀奇古怪的事情,反正话是越来越多。这次的话题就是蚕豆,当我们来到豆地,她笑着说起我小时候如何偷吃生产队里的蚕豆,如何躺在豆地里呼呼大睡。好像这些故事对她来说永远是新鲜的。我也被逗得笑出了眼泪,一幕幕的往事不由得浮上脑海:年轻的母亲像牛一样在水田里,弯着腰吃力地拉犁;顶着炎炎夏日,母亲独自在田埂里挥汗锄草;像壮年男人一样,母亲挑着筐在田里咬牙疾走……在那艰苦的年代里,好强的母亲不知吃了多少苦,仅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们填饱肚子,在人面前能抬起头做人。想到这,我的喉头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是母亲用无私的爱,呵护着我们这些儿女长大成人、成家立业。

我的那块豆地里,蚕豆长得很壮实,这些都是母亲平时悉心管理的功劳。你看,蚕豆荚真的像粗壮的老蚕一样,厚厚的身子,显得暗绿,里面包裹着几粒翡翠般晶莹的豆粒。我一手拽着蚕豆苗的头,一手握住豆荚,用力往上一提,豆荚就脱离了母体。有时也会听到一声脆响,我就像看到了豆荚里汁液四散的情景,豆荚随即分成了两半。母亲看着我红红的眼圈,眯着眼笑着说,哪个做儿女的长大了,不离开他的妈妈呀?好在不管到了哪里,都有妈妈身上的味道。我细细掂量着母亲的话,竟有几分哲理。是啊,母爱是伟大的,母爱的气息永远缠绕着我们一生。

看着地里呈现丰收景象的蚕豆,我慌乱得无从下手,只得东一头,西一头地去摘。母亲就笑我长大了做事还毛躁,不能定下心来,她连忙转过身帮我。太阳火辣辣地照着我,脸上的汗水不断地滚下来,身上还有针刺一般的痒。母亲见了,心疼地一个劲催我歇下。她还不停地小声责备着自己,意思是不该让我到乡下受罪。

我已年过五十,可在母亲的身边,却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我轻轻抚摸着蚕豆荚,柔润温暖的感觉立即涌满全身,豆地里的阳光在清香里氤氲开来,映照着母亲苍苍白发和她幸福的脸膛……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