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洗礼
作者: 李晓雯    文章来源: 盐渎创刊号    更新时间:2012/2/25  阅读次数:


    从没想过强壮的父亲会生病动手术,看到他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脸色苍白,我的心微微一颤,问他:爸,你好点了吗?父亲看着我,欣慰地露出了微笑。印象中的父亲高大有力,他总能抱着我来回地转圈,直到我求饶喊停。然而,此时他瘦了。我背过身去,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我们出去散散步吧,好久都没有呼吸新鲜空气了。”看到我迟疑的神情,父亲又急切地说,“没关系的,医生还鼓励我适量运动运动。”我搀扶着父亲,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父亲突然停下脚步,说:“你懂事了,以前你就算我生病,也要拉着我跑,现在不是了。”是的,以前我不懂得照顾父亲,经常在冬天叫父亲冒着严寒,给我买吃的,还时常让他生气,想到这些心里又是一阵痛。

    “我们回去吧,别受凉。”在楼下广场逗留了一会儿,我搀着父亲向病房走去。上楼梯时,我明显感觉到父亲的吃力,可他仍装作没病没痛似地走着。看到父亲紧咬着嘴唇,时不时地皱皱眉头,我的心阵阵刺痛,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要背父亲走。他摇了摇头说:“我很重的。”“爸,我长大了,让我试试嘛!”经不住我的再三请求,父亲最终妥协了。父亲不重,父亲瘦了,我的眼泪又禁不住地流了下来。父亲说:“累了吧,我可以走的。”父亲重复了很多遍,可我始终没有放下他。一股说不出的力量支撑着我,一口气将父亲背上了楼。

    看到我背着父亲回到病房,母亲微微一怔,待安顿好了父亲,母亲拉我到一旁手指了指墙壁,那里挂着一年前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母亲幽幽地说:“你父亲做手术那会儿,一直躺在床上,你学业繁忙不能经常来看他。他执意要将我们的合影挂在那儿,这样就可以天天看见你了。”我泣不成声,紧紧抱住了父亲,又一次感受到父亲那炽热的爱。

    或许生活会让我们遍体鳞伤,但会使我们变得坚强起来。有了这次不平常的经历,我不再对父母发脾气,不再惹他们生气了,我的心底最柔软处,生长出对他们的无尽的爱。
                                         

                                               (盐城市第一中学高三26 班)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