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羊子和朋妹
作者: 张伯林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2/13  阅读次数:

邻居郭建龙,因为他属羊,家里人和邻居一直叫他羊子。

羊子长得端端正正,不仅为人和善,更是心灵手巧。劈毛竹削篾片编篮子,剥柳条盘匾做簸箕,都像模像样。砌两间厨房、装潢个浴室间、支个太阳能从不请人,都是自己动手搞定。邻居家自来水不通,电灯不亮,鞋要修,衣服拉链不灵,经过羊子的手,三两下子就解决了。

因为羊子的父母也属本分老实人,一辈子守着田地,面朝黄土背朝天,收入很少。加之羊子兄妹六七个,全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羊子快三十岁时,还没能娶上老婆成个家。

经过亲戚介绍,邻乡有个“老”姑娘,也就是家中排行最小的姑娘。羊子妈妈和哥哥带羊子去相亲,羊子看了看,就听妈妈的话认了。这个姑娘名叫吴朋妹。

不几日,羊子家张灯结彩,穿红着绿,亲友临门,按农村风俗,婚事办得喜气洋洋。

像模像样的婚礼后,一看新娘的模样大家都傻眼了。

这朋妹身高也就一米多一点吧!一双腿拐来拐去走不稳,蟹壳型的小凹脸上,深嵌着一对布满血丝的小眼睛;斜拉着没有牙齿的嘴唇,舌头不停地里来外出。面目丑罢了,更糟的是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嘴巴不会说话,既聋又哑还痴呆。这女人不能生育,也不能做事,吃喝拉撒还要人伺候。

人们当面不说,背后都在替羊子懊悔惋惜。这么个不麻不癞、尖灵百巧、能说会道的男子汉,怎么就娶回这个“剩女”呢?

而羊子面对这面目丑陋、又聋又哑还痴呆的老婆,不但不嫌不弃,从无怨言,还一直百倍呵护着。

羊子很尊重朋妹在家中的位置,从不鄙视她、欺凌她,开口总称:“我家朋妹”。该称谓朋妹二妈、老姑、二舅妈、老姨娘的,她听不见,但你要喊。领养的闺女已出嫁生了外孙,从“妈妈”到“外婆”的称呼连续着。亲友往来吃饭,朋妹该坐的席位不能弄错,不能贬低。大家心知肚明,得罪了朋妹,羊子心里会难过的。对朋妹的娘家人,羊子更是十分敬重,礼遇有加。朋妹娘来了,羊子给岳母零花钱,买好吃的招待,说什么岳母不容易来,既然来了,就多住些日子,多陪陪朋妹。逢到朋妹娘家婚丧大事,羊子总是将朋妹从头到脚穿戴整齐,扶上电瓶车,双双前往参加。也怪呢?每当这时,朋妹总是笑个不停。

羊子十分关照朋妹的饮食起居。朋妹眼睛睁着看不见,耳朵又听不见。每到吃饭时,羊子和家人总是将饭菜盛好,顺好筷子,将朋妹搀扶到桌边坐稳,将饭碗递给朋妹,将菜搛到嘴边。

因要照应朋妹,羊子只能选择附近打散工,一年到头从不在外过夜。逢到某天中午家中无人,羊子就请就近的哥嫂将现成的饭菜端给朋妹,从不让她饿着。有时中午吃得马虎点,晚上回来还特地烧些有营养的汤菜给补上,从来不含糊。

对于朋妹的穿戴,羊子也很讲究。冬天羽绒服,春夏的单衣,一年四季赶潮流。

羊子自己爱干净,更是将朋妹收拾得清清爽爽。夏天每日替朋妹洗澡换衣,冷天隔几日双双在浴室间洗澡。先将朋妹洗净穿好,然后自己再洗。洗澡后换下的衣服都是当天洗汰,很少隔夜,因为第二天羊子还要上工。每当人们看到羊子端着成桶的衣服到河码头去,总是钦佩羊子,悄悄说也是该因。

数九寒冬,气温低。羊子说朋妹体单,身上少火气,容易着凉,羊子总是先焐暖被窝才让朋妹睡下。怕她夜间蹬被子,总是用两条腿夹着朋妹睡。

由于朋妹不知饿还是饱,不知冷还是热,常因吃多了,吃冷了,消化不良拉肚子。有几天,从东房的床头到屋西山头的茅坑,一路屎脚印。她又不晓得脏。两手摸头摸脸,从头到脚成了屎人人。羊子从不狠她,也不打她。总是先用热水、香皂将屎人从上到下清洗干净,穿好衣服坐稳当;然后从房里到堂屋、田井、茅坑边,用水洗干净;最后端着一大桶脏被单、臭衣服到河边汰洗。看到羊子家满天井晾的衣物,邻居就知道又是朋妹作的,有什么办法?

朋妹有个头疼脑热,更是将羊子急死了。今年春天,羊子发现朋妹腿脚浮肿,小肚子鼓鼓的,吃得少了。先将朋妹带到就近的乡镇医院检查治疗,医生说是由糖尿病引起的肾功能紊乱,尿蛋白了。这下羊子可慌了。一连几天,羊子也无心出去上工,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宁。羊子为朋妹而焦愁、而痛苦。常常用一种颤动的,似乎带泪的声音念叨:“朋妹可怜啊!她身上哪里难过、不舒服,也不晓得说啊!”后来又和女儿专门包车,将朋妹带到城里医院进一步检查,医生的结论还是原样。羊子请求将朋妹住院治疗。医生看看朋妹,又望望羊子,感慨得无话可说。世上还有这样好心的丈夫,如此真情实意对待这样的妻子!医生宽慰他,配了些药,叫回家吃吧!羊子按医生的嘱咐,和家人按时将药配送到朋妹手中,望着她咽下。听说糖尿病人吃粗粮好,特地购回大麦片之类的杂粮,单独煮饭给朋妹吃。又怕朋妹营养差,特地买回猪蹄、鸭蛋等给朋妹补身子。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羊子精心调理下,朋妹的肿也消了,脸上有血色了,羊子才安心去上工。

每当我看到羊子挨着朋妹坐在一起吃饭,羊子不时将菜夹到朋妹嘴边,朋妹吞咽得顺顺当当,一副小两口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的模样,真是羡慕煞人。

羊子告诉我,朋妹今年54岁,他长朋妹10岁,结婚那年羊子29岁,朋妹19岁,结婚已三十五年了。

我说:“羊子,像您这样能说会道的男人,如此对待朋妹这样的妻子,世上少有啊!”羊子不会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朋妹也不晓得一日夫妻百日恩。他总是说:“朋妹也是个人,也是一条命,更何况是我的妻子。既然娶回来了,就要认命!我不照应她,不呵护她,我能推给谁呀!我不能让她饿死、冻死、病死呀!只有一天一天往前过,她能活多久是她的命啦!”

人们都说世上好人多!像羊子这样终身不离不弃、无微不至善待一个肢残、智残、无自我生存能力的残妻,可是罕见啦!我从内心祝愿他们白头偕老!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羊子和朋妹的故事,让羊子几十年如一日善待残妻的好人精神口口相传!

羊子和我都住在盐都区学富镇三永村东汉张庄上,他家紧挨着我家门前。我每天都看到羊子和朋妹,每时每刻都想让羊子和朋妹的故事口口相传!羊子说:“我们是哥儿们,老哥最了解我!”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