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文学论坛
音乐
舞蹈
 
 
文学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文学论坛
最浪漫的故事,在这里
——读《浮生六记》有感
作者: 李 猛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9/1/7  阅读次数:

如果不是苏教版语文书中有一篇《幼时记趣》,想必我不会知道沈复其人,自然也不了解他的自传体散文集《浮生六记》。更不会认识他的妻子陈芸,这个被林语堂先生赞为“中国文学及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更不会久久感动于他们的浪漫风雅,伉俪情深,患难与共……

沈复,字三白,苏州人。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文人,更没多大建树,终身以游幕、经商、作画为业,浪迹天涯,但却是个至情至性的男子。陈芸也非貌美如花,然而她却温柔聪慧、多才多艺、浪漫天真。两人一见倾心,后结为连理,实为天作地设之合。他们吟诗、作画、插花、品茶、郊游、聚友、烹肴,兴趣盎然,意兴飞逸。

打开“六记”的首记《闺房记乐》,沈复刻画了一个清丽灵妙的女孩形象:“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这是他年少时初见陈芸的情景。有一回,陈芸给他吃自制的腌菜暖粥,吃得正香时,陈芸堂兄挤身而入,戏谑笑道:“我要吃粥你不给,原来是专门给你夫婿筹备的!”当时沈陈二人还未成亲,自是羞愧难当,此事更为亲友笑料。读此处我亦莞尔,圆满姻缘一粥牵。

随后两人成亲,开始了一段幸福美妙的“神仙”生活——

春天,沈复欲携芸远出远足。陈芸巧扮男装,见人问则以表弟对之。有意思的是,竟无人识辨。

夏日,陈芸头戴茉莉花。沈复戏谑说佛手为香之君子,茉莉为香之小人,何以亲小人而远君子。陈芸亦笑说:“我笑正人爱小人。”夫戏妻谑,笑俗为雅。

陈芸的蕙质兰心为他们的生活添了许多浪漫气息。

沈复和朋友想去外面观花,发愁饭菜冷热。陈芸心生一计,从城中雇来馄饨担子,推来烹茶暖酒热饭。酒肴俱熟,坐地大嚼,各已陶然。众曰:“非夫人之力不及此!”大笑而散。

夏月荷花初开时,晚上含苞拂晓绽放。陈芸用小纱带包上一点茶叶,放到荷花蕊里。等到第二天再取出来,用泉水来烹煮沏泡,荷香四溢。

……

这些温馨的场景全记录在《闺房记乐》与《闲情记趣》之中。正如人生旅途中不全是鲜花遍地,荆棘也常常横亘其中,沈复与陈芸的生活也绝非那么一帆风顺。后来他们又经历诸多坎坷,第三卷《坎坷记愁》中有详细记载。芸虽思维高超,在处置人事方面却有欠缺。封建大家庭也难容这样一对神仙眷侣,更容不下这个多才多艺活泼开放的媳妇。因为种种原因,陈芸被挤出大家庭,不得不拖着病体住到外面某处。好在沈复一直不离不弃,二人相依为命,虽然坎坷,却也不失幸福。然而“恩爱夫妻不到头”,灯油总有耗尽之时,陈芸终在41岁时,永远地离开了心爱的丈夫,离开了一双分别多日的儿女。

回头再看他们年轻时憧憬未来生活的一段文字时,我不禁热泪盈眶。

“乡下七月,与芸于柳荫下垂钓。购菊花植遍,玄月花开,陶然其乐。芸喜曰:‘他年当与君卜筑于此,买绕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他们追求的不是大富大贵,而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平凡幸福。然而,这份幸福终究未能圆满。然而说到底,他们是幸福的,快乐的。这份幸福源于他们在清贫生涯中,始终坚持陶然其乐之心,源于他们在喧嚣尘世中,始终不失开朗安静之心。不去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只提醒自己,把握当下,珍惜眼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要靠两个人努力。

写到这里,仍难以释怀。沈复、陈芸的悲欢离合并非是“前车之鉴”,无需后人总结。他们那么精彩地活过,本身就让人艳羡。我想化用司汤达在自己墓志铭中的一句话送给他们,以表达自己的敬意:“活过,爱过,写过。”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