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小说
音乐
舞蹈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小说
墨镜
(五)
作者: 宋孝林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3/19  阅读次数:

建喜说,不能保证是否能够获取荣忠的信息,他也好长时间没与荣忠联系了,前几天还打过荣忠手机,发现已停机了,现在也不知道他的新号码是多少?荣忠也知道,公安机关到处找他,如果有事,就在网上留言。

晚十时,建喜驾驶着电动自行车,将我带到了一家网吧。

网吧内,人还真不少。有津津乐道玩游戏的,有悄无声息看小说的,也有肆无忌惮看电影的,更有甚者,已经将网吧视为宾馆了。将椅子整体放倒,人仰着,似睡,又似陶醉。

我能看看你与荣忠聊天的记录吗?

老哥,你墨镜现在可以拿出来了,不妨戴上。光线不算好,建喜这个时候却提醒我戴上墨镜,与先前的询问大相径庭。

戴上墨镜,就更看不清楚了,假如荣忠在网吧内怎么办?我有点不解,也十分希望此时就能看到荣忠。

荣忠如果在苏州,几乎每天找我玩的,我已与他有一个多月时间没联系了,肯定不会在网吧的。

那为何叫我戴上墨镜?

我是这网吧内的常客,认识我的人不少,我不想被人看出与一名警察在一起。

谁还认得我?

不是的,我就是担心有人调一下摄像头,结果无意之中将你摄入镜头。

没人认识没事的。

不是的,不排除也有人认识荣忠。有人既认识我,又认识荣忠,将摄到的镜头传给荣忠,一下子就被荣忠认出来,这可怎么办?

你这小子考虑还真周到,行,我戴上墨镜。

这就对了,你坐在我的身边,假如荣忠上线了,还可以打一下掩护。

我能看一下你与荣忠的聊天记录吗?我再一次提出了自己的请求。或许,建喜与荣忠的聊天记录中,就隐藏着我需要的线索,但我也知道,此时自己根本不能与建喜硬碰硬。

行,但属于我俩的隐私,不涉及案件的,请你也要帮我们保密。建喜眼睛朝上,快速回忆了十几秒,然后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置身在昏暗的灯光下、浑浊的空气中,戴着墨镜,仿佛自己就是贼。

一夜的守候,没在网上遇到荣忠。我顿时感觉到,荣忠是不是在搪哄我呢。

聊天记录的时间定格在一个多月前,看样子,也是建喜与荣忠刚分手的那段时间。字里行间,流露出建喜与荣忠的感情非同一般。

我与荣忠说的话最多,有好长时间,就是我与荣忠住在一起的,也曾经劝荣忠回去自首的,但荣忠总感觉有难言之隐,总是说,等等再说吧。建喜一点也不隐讳与荣忠的交往,但真假,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细品着建喜与荣忠的交流,再听到这些话,我的心顿时透凉到底。或许,这次从盐城来到苏州,即使找着了建喜,也只能是白费功夫了,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在网吧,建喜就是将自己的QQ号登录着,直接给荣忠留了几句话,然后隐身,静悄悄地等待着。一个多月时间,建喜与荣忠的交流是空白的,这难道是建喜有先见之明,或者白天抽空直接将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我无法分析清楚其中的缘由,一阵惆怅袭上心头。

离开网吧、坐上回宾馆的出租车,摘下墨镜,总感觉在网吧内是那么别扭,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昏暗的网吧内,还要被戴上墨镜,自己也到底该不该相信建喜所说的。或许,建喜就演了一场大戏给我看,或者说是戏耍了我一下。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