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曲艺杂坛
音乐
舞蹈
 
 
曲艺杂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曲艺 >>曲艺杂坛
给相声松绑
作者: 倪明 夏文兰    文章来源: 江苏文化馆    更新时间:2012/3/20  阅读次数:


    不久前,中央电视台的全国相声比赛在褒贬不一声中降下帷幕,比较巧合的是,盐城市首届“圣酒杯”曲艺小品大赛也同期在盐举行,其中相声形式就占到了一半以上,参赛的演员既有喜好相声多年的票友,也有不少初出茅庐的中小学生,他们的表演纯正质朴,风格清新,虽不及北方演员那么老道,倒也表现出不少苏北人特有的幽默机趣,更为令人可喜的是,本次大赛中,有几段相声作品确实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这在曲艺基础相对薄弱的盐阜地区已是很不容易了。象杨峰、张志刚表演的《我爱生活》、城区实小的《戏说广东话》以及滨海县的《我想有个家》等。无论是评委专家,还是现场的观众都觉得这几个作品基础不错,现场效果也是出乎意料的好。比较凑巧的是,就在“圣酒杯”曲艺大赛举办之前,笔者应邀参加了由相声界当红演员,在北京联袂献演的相声欣赏会,8场的演出,场场爆满,演员们上演的既有传统段子,又有现代作品,剧场气氛同样热烈火爆。这跟有关人士认为的相声不景气现象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一方面是业余演员们的正常参赛,一方面是明星大腕们的精彩表演,可效果同样强烈。而其中让笔者感到最为相同的就是:以娱乐为主的相声节目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带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听相声就是为了图个“乐”字。这其中包括许多在校大学生和高知教授。一个“乐”字,使我们对相声的功能和作用产生了质疑。众所周知,相声最大的特点就是通过语言使人发笑,当然,健康的语言必须放在第一位。无论是相声大师侯宝林的《戏剧与方言》、《杂学唱》,还是相声泰斗马三立的《逗你玩》、《爬楼梯》等,都是把“乐”字放在了第一位,观众无不为演员们精彩独道的语言和表演拍案叫绝。

    也许有人提出,相声的最大功能不是讽刺吗?问题恰恰就出在这,因为旧社会的相声多半是讽刺小市民、小人物、小角色为主,而那时的相声表演只能是给最底层的老百姓看。演员本身也是最底层的,离开这帮老百姓,相声就很难引起大众的共鸣,那时候,有权有势的人是不听相声的,他们拿相声“当玩意儿”,这跟相声当时的生存环境和语言表现的格调有着极大的关系。谁都不希望让相声骂着自己说话。让人感到相声以讽刺为主,则是打倒“四人邦”以后的事,当时的中国舞台百艺凋零,相声以它最快最直接的方式,揭露讽刺了“四人邦”的种种丑恶嘴脸,那真是大快人心,空前绝后,令人难忘。像:《帽子工厂》、《如此照相》中的精典语言,有些观众竟能脱口而出,相声居然成了流行歌曲,那能不火吗?也就是从那时起,人们自然把相声归到了讽刺这一类,当改革的春风一夜之间吹遍祖国大地的时候,相声似乎一下子变得不适应了,眼看着一个个的讽刺对象“转眼即逝”,而其它艺术品种又猛然崛起,相声慢慢就成了可有可无的“鸡肋”,加上表现手段的单一,作品的溃泛,演员的断层,都让人觉得相声气数已尽。令人想不到的是,藏族小伙“洛桑”的出现和新疆妹“买买提”的走红,使得很多人都觉得眼前一亮,原来相声还可以这么演,既不需要帮政府解决什么困难,也无需板着面孔指桑骂槐,既然相声可以不承载任何负担,何不轻轻松松给老百姓带来些愉快健康的欢笑呢?更何况,惩治腐败绝不是一两段相声所能解决的。同样,国民经济的发展和计划生育的指标也不是相声所能做到的,相声只不过是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小花,既不要拿自己当牡丹,也不要拿自己只当“仙人球”,如果抛开说教和胡说八道,相声还是很受老百姓欢迎的。不信,走着瞧!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