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老屋情思
作者: 颜玉华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1/26  阅读次数:

说起改革开放以来百姓的好日子,人们难免要谈到“衣食住行”这四个方面的巨大变化。而我对“住”字的感慨最深,这与我家的老屋有关。

改革开放前,射阳河两岸的老百姓住房,多为泥墙草盖的“丁头”和“旁门”两种样式。人口多且经济稍宽裕点的人家便砌三间旁门房子,人口少经济又拮据的多是两间丁头屋,最多加个小披厦子。砖墙瓦盖的民房是找不到的。如果见到一两个“砖包门”“砖包窗”人家,那就等于今天住上别墅一样令人羡慕。

我家的老屋坐落在射阳河边的大包圩西侧,泥土墙,毛竹桁条,芦柴笆上苫茅草,两根木棍当窗条。门朝西,南北两个房间,中间是堂屋。由于人口多,父亲又在主屋南山头加了个“石刀柄”当厨房。矮而小的附属房是射阳河两岸典型的比较上档次的传统民居。就是这座记忆中的老屋,最是让人怀念和记忆,它承载着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村庄和一个地区的历史和故事。

别小看这种泥草房,建筑和维护都很难。先说建房难。砌墙难处不大,买不起砖头,就用土“干打垒”,可以不用石灰水泥。最难的是房顶和门窗材料。首先,难在支撑屋顶的大梁和桁条上。这是房屋的骨架,必须用木材。桁条可以用毛竹代替,大梁则非实木不可。钢材根本谈不上。计划经济时期,连木材毛竹都难买到,百姓家前屋后长的树木,在大炼钢铁时又大多被砍光了。连做大梁、桁条的木材都难买,有的人家索性就不开窗,但不能没有门。买不到木材就用芦柴做笆门。盖房顶的材料也难备。瓦是买不起的,有条件的买茅草盖,大多数人家用稻草盖房顶。稻草容易腐烂,民房漏雨是常事。每逢阴雨天,外头大雨,屋内小雨,外面雨停,家里滴答是常态,脚桶脸盆接雨水成了头等大事。泥草房是“上不漏下不倒”,可是“上不漏”谈何容易。每年夏秋两季,是百姓最提心吊胆的季节,也是地方政府最操心的时段,因为这两个季节台风多、暴雨多。泥墙草房经不住风吹雨泡,每次大风雨到来前,地方政府总得组织力量深入村组和农户,帮助百姓加固房屋。尽管各方努力,还是经常有民房倒塌伤人的事情发生。

再说维护住房难。“泥墙”是维护的基本功。每年稻子和麦子脱粒后留下的碎草糠是泥墙的宝贝,用这些草糠作为和泥的添加料,可防止墙壁裂缝。每家每户一年至少要泥一次墙,讲究的人家要泥两到三次。

“披墙”是个技术活。用料仍然是就地取材。小麦脱粒后的小麦秸是披墙的好材料,没有一家舍得当柴火烧的。小麦秸一把一把地捆整齐,用泥巴一层层地披到墙上、前后檐加上两个屋山头,宛如为房屋穿了一件风雨衣,又像是古代将军们上阵时穿的铠甲。再配合使用筑圩排水、加柱抵墙等方法,泥草房的安全系数便大为提高。尽管这样,如果遇到特大暴风雨,或者连日风雨天,房子也照样可能倒塌。

现如今,千百年来百姓盼望有一所“风雨不动安如山”住房的梦想,已经随着改革开放的稳步推进变成了现实!射阳河两岸的泥草房已经成为历史,代之而起的是一幢幢小洋楼和别墅,我家的泥草老屋只能留在记忆中。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