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文艺人才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工艺人才
 
 
文艺人才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化人物>>文艺人才
淮剧王子 王书龙
作者: 徐建东 王教军    文章来源: 盐城市特色文化和民间艺术    更新时间:2012/2/18  阅读次数: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春的一天,阜宁县艺训班大院内人头攒动,一个男孩清亮的唱腔“朝霞映在阳澄湖上”震惊了考场内外,这孩子身材匀称,长相俊秀,他就是后来被誉为“淮剧王子”,并荣获第二十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国家一级演员,原江苏省盐城市淮剧团团长王书龙。

    王书龙1958年出生于阜宁,自幼喜爱文艺,13岁那年,考进了阜宁县淮剧团。刚进团,他开始先学武戏,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历尽体力之乏、筋骨之苦,终于练出就了过硬的本领。他后工小生,兼演须生、老生。他演罗成,观众拍手;演吴汉,观众叫好;演王金龙,观众喝彩。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现代戏《一字值千金》的演出中,王书龙在戏中扮演气象员,凭着运气得法,字正腔圆的甜润唱腔,干净洒脱,“包袱”巧妙的精彩演技,吸引并征服了盐阜观众。1981年,阜宁县淮剧团《一字值千金》,赴京演出,引起轰动。作为剧中人的扮演者,王书龙首次尝到了成功的喜悦。从此,他被淮剧界誉为“风流俊逸一小生”。

    1985年,江苏省淮剧团现代淮剧《奇婚记》进京前,急需调换一个角色,以便录相送文化部。按照剧本的要求,这个人物不但要形体动作美,而且特别强调要把人物内在的那种深沉细腻的感情表达出来。这样的条件谁合适呢?当时团里的导演和编剧首先想到了阜宁县淮剧团的当家小生——王书龙。当他接到扮演田雨春的任务时,巳凌晨一点钟。他接到《奇婚记》剧本,连读两遍,毫无倦意;又翻看小说《太阳》通读一遍,苦苦寻找剧中人的思想基点,探索剧中人的心灵。终于,他胸有成竹,满怀信心地走上排练场。当剧中的老田埂逼着回雨春喊自己的心上人为“憨婶”时,书龙先是一怔,接着将眉峰愤愤地一挑,继而眼底飘起一丝乌云,愤把目光向意中人秋萍一闪,迅即收回,然后嗫嚅着喊出:“憨……婶”,把雨春此时此地的复杂感情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出来。第二场雨春测水和秋萍浣衣时的舞蹈化身段,可以看到程式的痕迹,王书龙娴熟的三个测水舞蹈化身段表演,是规范性很强的戏曲化手法,但又决不给人以生搬硬套、格格不入的陈旧之感。王书龙坚持从生活出发,把程式溶化于现代人的思想、感情、生活习惯和生活节奏之中,同时,又从现代生活中提炼了新的表演程式,使整个表演风格既是生活的,又是艺术的;既是戏曲的,又是现代的。王书龙第二次晋京利用同台演出的机会,他广承师教,向名家学习,拜名家为师,在刘少峰老师的言传身教下,书龙的舞台表演技艺日益成熟,产生了质的飞跃。

    王书龙选择了盐城市淮剧团,盐城市淮剧团选择了王书龙,是既偶然又必然。自从1992年调入盐城市淮剧团工作以来,王书龙如鱼得水,找到了施展才华的平台,找到了一个释放激情的燃烧点,找到了一个催人奋进、宽松和谐的人文环境。1994年,王书龙在现代戏《鸡毛蒜皮》的演出中,扮演青年大学生孔瑜,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沉稳而不做作,朴实而不浅薄,热情而不轻浮的有志气、有文化、有抱负、有理想的当代大学生形象。1996年1月7日晚,北京工人俱乐部内观众笑声震耳,掌声雷动,盐城市淮剧团《鸡毛蒜皮》代表江苏省晋京参加′95全国戏曲现代戏交流演出获得成功,享誉京城。

    盐城市淮剧团创作演出的大型现代淮剧《十品村官》,作为向党的十六大献礼演出剧目,已于2002年11月初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大剧院演出。它以浓郁的生活气息,鲜活的人物形象,清新的喜剧色彩,感人的艺术魅力,再一次征服了首都观众,赢得了戏剧专家的广泛好评。王书龙在剧中主演来顺组长,这是他付出最大、收获最多、感悟最深、塑造最成功的一个艺术典型。王书龙之所以成功,首先是他吃透剧作家的创作意图。淮剧《十品村官》是剧作家陈明继《鸡毛蒜皮》之后的又一力作,作品浓墨重彩地刻画了农村青年田来顺立足本地、带领妇女养狐致富的这一艺术形象,主人公始终面临着徐干娘的权威不可动,李彩珠的竞争不可让,刘六妈的利益不可触,小月的爱情不可丢的种种尴尬境地,经过一系列矛盾纠葛和情感撞击,一个鲜活传神、妙趣横生的田来顺脱颖而出。对剧本的反复理解,使王书龙为演好来顺这个角色创造了条件。其次是他熟透剧中人的性格特征,木讷内向、憨厚诚实是来顺性格的重要特征,头脑灵活、事业心强则是他最本质特征。第二场,与三年未见的同窗好友李彩珠突然相遇,一种惊诧,一种惊喜,一种惊慌油然而生,来顺失措地抓起茶杯自饮,又慌张地端起这茶杯敬人,自觉失礼,又重新倒茶。王书龙根据导演的要求,艺术地处理这一细节,深刻地揭示了人物的性格特征,收到了强烈的喜剧效果。为了找出母狐流产的原因,李彩珠的救狐加盟行动,更为刘六妈这样的人津津乐道,说三道四,加深了小月的猜疑,引起了徐干娘的大动肝火,致使来顺被停职反省,一气出走。书龙在表演中紧紧抓住来顺此时此地的性格特点,母狐流产的忧虑焦灼,被人误解的缠绵徘恻,停职反省的百感交集,出走又回的毅然举动,有心灵撞击,有矛盾爆发,有情感抒发,层次分明,又唱又舞,综合运用“四功五法”,充分表现人物形象。其三是他想透剧中人的内心世界。王书龙在扮演来顺角色过程中,能够做到先有“心象”,找出自己同人物的差距,然后去接近人物,研究人物的内心愿望。来顺原打算南下打工,后因讨债讨回狐狸这一偶然事件,把他推上了村民组长的位置。一开始,他毫无思想准备。当他第一次召开“留守女士”村民会议、宣传约法三章的时候,看到刘六妈外出接生不参加会议,就喊她站住,谁知刘六妈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指手画脚地数落他:“你小时候喝过六妈的奶,难道你就忘记了吗?”会场上响起一阵妇女们的哄笑声。此时的书龙从人物的内心体验出发,既气恼,又羞愧;既好笑,又尴尬。当刘六妈第二次重提“你小时候……”,顺毫不相让、面无羞色地大声喊道:“喝过你的奶呗!”这时候的来顺木讷中见内秀,质朴中见机灵。再如月夜请彩珠一场,母狐流产,来顺与彩珠双方惦念。一路上,共同的心愿,共同的目的,共同的向往,碰撞出心灵的火花。彩珠的搂腰动作,来顺的骑车摇摆,彩珠的谈笑风生,来顺的惊慌失措,人物之间形成鲜明的对照和性格的反差。此刻,来顺的胸中涌动着一股想见又怕见、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暖流。王书龙抓住人物的心态,运用紧张的眼神、夸张的形体动作,使人忍俊不禁,笑声不断。可见,对人物的内心世界想得越清楚,越细密,越深透,越精确,联想就会越丰富,语言就会越光彩,性格就会越鲜明,形象就会越感人。这第四次晋京演出对王书龙来说,真是登山望远,风光无限!

    他第五次晋京时,是他以自己独有的艺术魅力和艺术创造,被评为第20届梅花奖,在人民大会堂他和众多的艺术家同台颁奖、同台表演,不仅成为他人生的光辉亮点,更是我们淮剧界的骄傲。1981年,在淮剧《一字值千金》中饰小叶发章,该剧晋京参加1981年全国戏曲现代戏汇报演出,获优秀演出奖。1985年,在淮剧《奇婚记》中饰田雨春,该剧晋京参加1985年全国戏曲现代戏交流演出,获优秀演出奖、优秀配演奖。1991年一一1996年,在淮剧《鸡毛蒜皮》中饰孔瑜,该剧代表江苏晋京参加1995年全国戏曲现代戏交流演出,获优秀演出奖、文化部第6届“文华”新剧目奖、中宣部第5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江苏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荣誉作品奖,因演出满500场受到文化部通报嘉奖。1993年,在淮剧《是是非非》中饰田根,该剧参加江苏省首届戏剧节,获优秀剧目奖、优秀表演奖;又获江苏省精神文明建设首届“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江苏省文化厅优秀现代戏百场奖。1997年,在淮剧《心的承诺》中饰韦臣鸿,获第二届江苏省戏剧节新剧目奖、优秀表演奖;1998年——2002年,在淮剧《十品村宫》中饰田来顺,获第三届江苏省淮剧节优秀剧目奖、优秀表演奖;1999年获第三届江苏省戏剧节优秀剧目奖、优秀表演奖;2002年7月,获江苏省第四届“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江苏省委宣传部演出超200场奖;2000年10月,参加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展演,获“六艺节”贡献奖;2002年1月,该剧演满500场,受到江苏省文化厅通报嘉奖;2002年11月,该剧晋京参加文化部庆“十六大”全国优秀剧目调演,受到首都各界观众的欢迎和好评。2003年4月获第2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2004年《十品村官》参加中国戏曲现代戏优秀保留剧目展演,获优秀主演奖。

    王书龙在舞台上演出,留给观众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嗓音亮高,唱功精到,扮相俊美,表演精湛。在大型古装淮剧《春月奇情》中,整个戏的唱腔初步形成“南北派”音乐设计的精彩组合。王书龙在戏中扮演刘仲平一角,由于嗓音得天独厚,演唱起来高、中、低音结合使用,任其发挥,走高腔时声遏行云又履险为夷,他时加小生花腔,微加旦角柔腔,使高腔轻轻一点而过,轻松自如,优美动听。走低腔时如涌如吟又字清音实,听起来低而不温,圆润悦耳。高低腔贯穿始终,加上王书龙的精心处理,把剧中刘仲平的所有唱腔,特别是第四场当中,散板转马派自由调一段表现得淋漓尽致。行内人评价著名淮剧演员陈德林与王书龙之间的高腔区分时说,陈德林行高腔常用脑音,粗犷如山海,王书龙行高腔时巧用喉音,柔美如诗画。

    由于王书龙对声音的高低、轻重、虚实,收放都能把握准确,控制自如,加上他掌握正确的发声,科学的运气,演唱起来游刃有余,几十句上百句的唱段一气呵成,在现代戏《十品村官》中,王书龙担任主演田来顺一角,戏中最后一场,田来顺出走是唱功繁重的重头戏,幕内[导板]“踏月色追彩珠汗流浃背”,王书龙行腔委婉,运气舒缓、情绪平和,出场后打击乐敲回龙加大悲调转五字叠句,王书龙用轻放、柔细的行腔特点,把田来顺对村庄深深的留恋,自己所承受的委屈,追寻剧中人彩珠的迫切心情烘托得尽善尽美,继而在下半段1/4的拉腔延续时,王书龙演唱由轻到重,由柔至刚,结合王书龙在追赶中使用的跌跪、滑跪、滑叉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充分表现了剧中人一往无前、拼搏不已的艺术境界,在收尾时,叠句高潮中的“掼板”垛字处理,王书龙行腔先收后放,先抑后扬,快而不混,快而不乱,越唱越投入、越唱越激昂,待声音放开后,宛如江河奔泻,让人痛快淋漓,听起来字字珠玑,到嘴到肚,最终把田来顺扎根农村,立足本土,铁心建设家乡的青年形象表现得有血有肉。整段唱腔时而委婉、优雅,时而平易、直朴,前连后带,错落有致,粗犷中有纤巧,含蓄中见奔放。充分显示了王书龙唱声唱情,以声见人的艺术功力,这段唱腔已作为精彩唱腔和名家名段被保留借鉴。

    王书龙随着舞台经验的日积月累和自身修养的逐渐加深,他的舞台实践已经从一字一腔的继承,开始努力树立自己的风格,走自己的路了。他一面刻苦学戏,借鉴从黄梅戏、梆子、越剧等姐妹艺术中的精华,一面见缝插针,强化文化知识和艺术理论方面的学习,在排练大型历史剧《天子出巡》时,他找来历史书籍阅读,从中了解剧中人刘秀所处的年代背景和所处人物之间的关系,加深了他对历史人物的理性认识,这对于他在舞台上创造刘秀的艺术形象有了可靠的依据,从而让刘秀在面对贪官污吏时,王书龙用了别具一格的强有力的舞台笑声,听起来穿透力极强,犹如排山倒海,冲入云霄之势,石破天惊,响彻连壁,这种笑声是王书龙舞台艺术中的看家本领,是同行人无以伦比,无人能及的淮坛一绝,是王书龙舞台艺术中的看家本领,凡看过王书龙演出的,专家说王书龙还是王书龙,同行说王书龙就是王书龙,老百姓说王书龙真是王书龙。

    如今,唱出韵味情感,唱出形象人物,唱出特色风格的王书龙没有重复别人,更没有重复自己,他长期遵循刻意求新,不落俗套的艺术宗旨,他所在的盐城市淮剧团上演剧目年年更新,他的唱腔也随之不断创造发展,王书龙与专业作曲家及团内艺术骨干一道潜心研究,务求突破,从他主演的《野生甲鱼》、《特殊来客》、《皇室遗恨》和《局长帮工》等多部戏中,做到一出戏一个风格,不同的人物运用不同的唱腔,既保持了浓厚的剧种特色,又在音乐创作的道路上开拓前进。多年来,王书龙以脆、绵、柔、圆、甜的唱腔特色,加上他对戏曲的独特悟性和驾驭旋律的高超能力,多年来,在舞台实践中,已将自己的演唱模式与唱腔特点,充分融通于传统淮剧的悲腔悲调向喜剧优势自然过渡,从而为淮剧表现当代生活气息拓展了创新空间,在淮坛生角唱腔体系中做出了成功的尝试,已经形成了属于王书龙自己的演唱模式。

    王书龙从艺已经30个年头,三十年光阴,不过弹指一瞬间,但对于一个戏曲演员的艺术生命,却几近半生、王书龙这么多年来艰苦磨励,孜孜不倦,他不因淮坛清冷而消沉,不因鲜花、掌声所停步,他深信淮剧艺术定会振作兴盛,发扬光大,我们企盼着“淮剧王子”王书龙百尺竿头,更上一层!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