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文学论坛
音乐
舞蹈
 
 
文学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文学论坛
暗处不胜寒
——读巴金长篇小说《寒夜》有感
作者: 孙成栋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8  阅读次数:

万籁俱寂的冬夜,读完文学泰斗巴金的长篇小说《寒夜》,心田上宛若覆盖上一层厚重的坚冰,感受到一种比死亡、比毁灭、比埋葬更严酷的冷。可我又知道,这冰层的下面,埋藏着一个迟到的春天。

小说的主人公汪文宣和曾树生是一对大学教育系毕业的夫妇。年轻时曾编织过许多绚烂的理想,希望能用自己的知识和力量办一所“乡村化、家庭化”的学堂,为国家为人民做些有益的事情。但抗战爆发后,他们拖家带口逃难到重庆,汪文宣在一家半官半商的图书文具公司当校对,曾树生供职于一家银行。汪文宣的母亲为了减轻儿子的生活负担,赶来操持家务,但汪母与曾树生婆媳关系不和,汪文宣夹在中间两头受气,且又患上严重的肺病,从而经受着经济、身体、心理上的多重折磨。最后曾树生跟随年轻的银行经理乘飞机去了兰州,汪文宣在抗战胜利的鞭炮声中死去,汪母带着孙子小宣凄凉远走。几个月后,曾树生从兰州回到重庆,但已物是人非,留给她的只有无边的伤感、怅惘、痛悔与迷茫……

在笔者看来,《寒夜》作为巴金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作之一,既是其创作上的里程碑,又是其走向新境界的突破口。和“激流三部曲”“爱情三部曲”等作品相比,《寒夜》在思想主题上更加深沉,情感表达上更加理性,生活视角上更加深广。它所描绘的不再是大家庭里天翻地覆、变幻莫测的重大变故,而只是“聚焦”般地反映了几个普通“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和生老病死,整个故事情节并不复杂,情感纠葛也不扑朔迷离,既无重大事件的惊险曲折、繁复离奇,又无浩繁的人物、壮阔的场面。可就是这样看似“波澜不惊”的铺陈下,作家却以炉火纯青的艺术造诣,采取入木三分、力透纸背的“白描+工笔”式表现手法,将主人公的个人命运与时代的嬗变轨迹有机交织,淋漓尽致地衬托出在“国之不国”背景下的厄运之频、人生之痛、家庭之忿、社会之殇、时代之悲、群情之戾、生活之涩,使作品呈现出超越时空的丰沛吸引力、感染力、穿透力、震撼力和辐射力。

作为小说“一号主角”的汪文宣,原本也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负、有激情、有胆识的热血青年,到头来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笔者以为,究其原因,首先是时代的动荡和社会的黑暗。在国民党反动派的昏庸统治下,“垄断”权力和资本者对普通大众在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压迫,使得千家万户笼罩在饥寒交迫的阴影下,对于斯文、懦弱、谋生能力相对较差的底层知识分子来说,就更是雪上加霜;其次是家庭矛盾的难以调和。汪文宣的母亲和妻子的水火不容,实质上是新思想与旧思想、新道德与旧道德、新价值观与旧价值观的剧烈碰撞和冲突。年轻美丽、思想开放、富有活力的曾树生,与勤劳本分、朴实内敛、谨小慎微的汪母之间隔着的,是岁月的藩篱、时代的鸿沟、心灵的天堑、命运的飞瀑,在家庭生活捉襟见肘、日趋困窘的境况下,这样的矛盾更是被变本加厉地催化、发酵、放大,这样的矛盾也常年煎熬着、摧残着汪文宣的身心;再次是自身性格的扭曲。汪文宣这个曾经追求个性解放、蔑视传统礼俗的热情勇敢的青年,被残酷的现实生活彻底地改变、打败,成为一个唯唯诺诺、畏首畏尾的“庸人”,其性格和心理已经呈现严重的病态,不时产生被歧视、被抛弃、被伤害的孤独感和绝望感。

“寒夜”,既是这部作品的篇名,更是这部作品的“情感地标”。整个小说紧扣“寒夜”这个鲜明的象征体而铺开,开篇是汪文宣在寒夜中苦苦寻找因家庭矛盾赌气出走的曾树生,结尾是曾树生在寒夜里回到物是人非的旧居,凄凄寻找汪文宣的音容笑貌,寻找不知去向的汪母和小宣。而小说的中间部分,人物的活动、事件的发生、情节的展开、矛盾的交织也大都在寒夜“呈现”,首尾贯串,意境悲凉,以点染烘托、情景交融、滴水映海的手法,使平淡的故事波澜起伏,引人入胜,富有韵味,张力充沛。余味无穷的结局更是加深了读者的悬念,强化了作品的悲剧气氛,从而产生更为丰盈的艺术效果。

暗处不胜寒。沐浴着新时代的阳光,徜徉在明媚的新春天里,咀嚼《寒夜》透溢出的万千悲凉况味,在感受到作品强烈的时代“保鲜力”的同时,更在心头涌起对新生活、新里程、新步伐的浓浓自信……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