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曲艺杂坛
音乐
舞蹈
 
 
曲艺杂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曲艺 >>曲艺杂坛
笑坛并蒂莲
──《倪明夏文兰相声作品集》代序
作者: 刘梓钰    文章来源: 天津艺术研究所    更新时间:2012/3/20  阅读次数:


    古人云:“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晏子春秋•内篇杂下》)。今日看来,这话值得推敲。不过,其中所蕴含的哲理,却有相当的普遍性。既然是“相当的普遍性”,那就意味着有例外的情形存。比如:相声这一地地道道的北方曲种,在南方的江苏,却绽放了一朵娇艳的鲜花。这就是倪明、夏文兰的男女的相声。在我的见闻中,男女同台说相声的不多, 夫妻同台说相声的更少,而出相声作品专集的伉俪,那就少而又少堪称凤毛麟角了。   

    我第一次欣赏他们的演出,是1990年,在湖南益阳举行的全国青年业余相声邀请赛上,他们的《五彩缤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赛后,组委会组织评委及参赛演员游览张家界。在如画的风景中,在崎岖的山路上,倪明与我攀谈起来。他个儿不太高,结实,匀称,留着寸头,虎虎有生气。两眼乌黑有神,嘴角微微上翘,显得坚毅而有主见。他说听过我的课,我有点儿茫然,经他解释才恍然:1984年,《天津演唱》等单位举办全国曲艺创作学习班,我应邀搞了半天讲座,他呢,请假自费赶到天津学习。   

    “自费?”我问。    

    他点点头。他当过兵,1982年复员,进工厂当工人。他酷爱相声,希望以勤奋的钥匙打开成功的大门。但盐城无法给他提供学习这一特殊艺术的优良条件,他不得不千里迢迢赶去求师问艺,后来,他调到文化馆,与妻子夏文兰一道儿继续自己的追求。 为此, 他们付出了很多,1989年,去煤矿慰问,家中被小偷光顾,被偷去不少钱物;1990,去部队演出,三岁的儿子在家由四楼滚到三楼,跌折了鼻梁骨……   

    听着他的叙述,我仿佛看见一粒相声艺术的种子,在冬天的怀抱里做着夏天的梦。它拼命从贫瘠的土壤时汲取营养,慢慢地钻出嫩芽,伸出根茎,舒展开碧绿的叶片……呵,理想,五采缤纷的理想,给了他们多少追求的力量啊!   

    通过倪明,我结识了夏文兰。她细眉俊眼,走路时,身体的重心放在足尖上,总象要蹦、要飞。细语浅笑之间,透出一股柔情似情水的韵致。   

    他们诚心诚意地向我请教他们以后路该怎么走。我好象说了这么句话:在相声艺术的座标中,找准你们的位置,把自己认为正确的、属天自己的东西坚持下去。他们颔首微笑,表示赞同。这时,峰回路转,一座更加雄伟的山峰矗立眼前,乳白色的雾环绕着山尖。他们笑着,相互搀扶着,向上爬去。   

    他们爬的只是这座山吗?   

    他们继在“益阳杯”全国青年业余相声邀请赛上获逗哏、捧哏二等奖之后, 1991 年在北京举办的全国首届男女相声比赛中又获第二名,1992年在天津中国“马三立杯”相声邀请中再获表演二等奖,1995年在北京举办的首届“侯宝林金像奖”相声大赛中荣获“荧屏笑星”称号,特别是近几年他们频频活跃在各个电视荧屏上……结合表演,潜心创作,于是有了这本《倪明夏文兰相声作品专集》。   

    经过不断艺术实践,他们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不管表演什么样的作品,都始终注意保持女性的形象美。这也已然成为男女相声成功与否的一个关键。    应当说,夏文兰的分寸把握得是比较准确的。她活泼而不泼辣,文雅而不沉闷,诙诣而不滑稽,机智而不狡猾,即使自嘲,也注意不损害自己年轻柔美的形象。有损自己形象的包袱儿,即便再响,也不去抖,而将他们交给倪明,这是他们相声的包袱多出于捧哏身上的重要原因之一。   

    夏文兰的成功得益于倪明的反衬。他们的表演,往往上来就进入人物,以夫妻或恋人的身份出现,特别注意刻画彼时彼地的人物形象。表演时,倪明粗犷,夏文兰细腻;倪明狡黠,夏文兰机敏;倪明滑稽,夏文兰幽默;倪明不怕出乖露丑,夏文兰始终文质彬彬……反差极大的性格相互碰撞,不仅撞出了喜剧冲突,而且撞出了包袱,撞出了笑声。正是这些相对对立的表演物质的统一,造就了他们这档男女相声活泼文雅机智诙谐的表演风格,使他们在群星璀璨的相声舞台上独树一帜。这种风格自然也影响到他们的创作,时间越是靠后的作品,这种影响越明显。   

    都说目前相声不是很景气,但倪明、夏文兰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们不满足于拿别人现成的“段子”来演出,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注意广泛收集相声的素材,创作出了《五彩缤纷》、《家乡美》、《永远是朋友》等近百个段子,以相声所特有的艺术手法,放歌改革开放主旋律,弘扬爱国爱民的正确思想和价值观,鞭笞落后思想行为,讽刺不正之风,给人以警策、启迪和娱悦。在相声创作相对滞后的今天,他们的相声作品显示出相当的艺术功力。这些节目有的已在中央电视台《曲苑杂坛》、《艺苑风景线》栏目中播出,有的在一些省市电视台的晚会当中亮相。    显而易见,同一些青年演员相比,他们并不具备从事相声艺术的充分条件,无论先天,还是后天。然而他们竟脱颖而出了。这不禁令我感慨:从不充分的前提中,他们推出了充分的结论,这不也是一种艺术吗?   

    这种艺术的即是人生。  

                       (注:刘梓钰先生为我国著名曲艺理论家、天津艺术研究所所长)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