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曲艺杂坛
音乐
舞蹈
 
 
曲艺杂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曲艺 >>曲艺杂坛
小戏艺术的本位回归
作者: 徐志玉    文章来源: 盐都区文化馆    更新时间:2012/2/24  阅读次数:


    近年来,在小品热和所谓大制作、大投入、豪华版的重点剧目冲击下,曾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红火一时的现代小戏似乎已越来越远离我们的舞台。事实上,小戏本是与老百姓十分贴近的艺术。相对于小品,小戏更富于生活气息和田野情趣,在朴素的歌舞和逗笑中寓教于乐;相对于传统折子戏,小戏独立创作,独立编演,贴近生活,贴近观众,贴近时代,更富于原创性。当年的现代小戏《打铜锣》、《双推磨》、《打猪草》等曾唱红大江南北,家喻户晓。然而,令人叹息的是,近年来,在我国的戏曲舞台上,类似《打铜锣》、《双推磨》、《打猪草》这样的精品却是凤毛麟角,寥若晨星。尤其在当前以赚笑方式把小品从通俗推向低俗的不良倾向影响下,小戏更是受到了不应有的冷落。

    日前,有幸观摩了江苏省盐都文化馆排演的小淮剧《小雨天》(第二届中国戏剧奖•小戏小品奖入选剧目),仿佛又看到了小戏的一条生路,又闻到了它那久违的幽默的芬芳。

    可以说,目前表现打工题材的小品不算少,但真正好看、给人以震撼力量的作品却为数不多,而《小雨天》却有一种特殊的美的魅力,使人观后得到一种与众不同的美的享受,它字里行间充满了忠贞的美、真情的美和悲壮的美,令人掩卷寻味,不胜遐想。我认为《小雨天》美的魅力有三:

    一是这个戏的人物美。

    这个戏的情节很简单:写妻子期盼打工即将归来的丈夫,憧憬丈夫回来同享小雨天像其它年轻夫妇在小红伞下的浪漫柔情,左等右等,最终等回了丈夫……《小雨天》是一出独角戏,除梦境中出现片刻虚幻的“他”以外,从戏开头阿芳手抚红伞盼着“他”回家,到想象中陶醉于花前月下的悄悄话;从风吹门窗声引发的与邻居老婆婆的对话,到梦境中“罚他陪我伞中度时光”;从几次电话,到对丈夫同打一把红伞、互相依偎在雨雾之中对爱情生活的种种遐想,写出了阿芳对丈夫的脉脉真情,这里没有矫揉做作,没有怨和恨,只有刻骨铭心的爱和忠贞纯洁的情。

    二是这个戏的语言美。

    戏曲剧本语言文学性的最重要的特征就是“诗化”。《小雨天》的语言美就美在道白的精炼和谐,唱词的节奏鲜明。那一段段喜嗔哀叹、魂牵梦萦的情寄于声,声赋于形,载歌载舞,形声相衬的内心独白,无不蕴含着丰富的想象与激情。直至丈夫出现在门口,她打开红伞,愉快地冲向雨中的意境,把一个陶醉于对爱情追忆的普通妻子烘托得栩栩如生,从而把崇高的美推向了高潮。

    三是这个戏的道具美。

    《小雨天》的作者匠心独运,开头就让主人公阿芳手拿红伞,边唱边表达盼望丈夫回家的眷恋之情,并为戏的中场和结尾几度事态的陡变和情绪的跌岩起伏,交代阿芳对小红伞为何“情有独钟”埋下了伏线。三次浓墨重彩借一把小红伞贯串着全剧的开展,无疑也增添了这个小戏在舞台画面上的美。

    应当说,作者非常熟悉戏曲舞台,剧本实在是为演员的表演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当然,这个戏的目的并没有放在表演呈现的功能上,关注生活、干预生活在戏中得到了充分体现。试想,我们要创造一个完美和谐的社会,又怎么能忽视农民工的情感和家庭生活呢?在农民工潮水般涌入城市谋求生活得更好一些的今天,这个小戏让我们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现象的另一个侧面。诚然,我们不能祈望一个小戏来解决问题,但至少通过这一段凡人小事,让我们产生对“白天修路砌高楼,到夜晚空对明月长翘首”的打工农民的极大同情。而这,恰恰就是这个小戏对生活的一种积极干预,也是小戏的一种本位回归。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