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文学论坛
音乐
舞蹈
 
 
文学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文学论坛
闲云深处有人家
——品读王跃文中篇小说《漫水》
作者: 顾仁洋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1/19  阅读次数:

“漫水是个村子,村子在田野中央,田野四周远远近近围着山。村前有栋精致的木房子,六封五间的平房,两头拖着偏厦……”

像跟着一部行云流水的纪录片慢镜头,这几天,我沉浸在小说中一个“把日子过得像闲云”一般的叫“漫水”的湖南山村。在那里,我走进闲云深处的人家,感受“余公公”和“慧娘娘”之间那份恬静淡远的美好生活。

这部小说是作家王跃文获得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漫水》。王跃文被称为“官场小说作家”,在此之前,我刚刚读过他的两部长篇官场小说《国画》和《亡魂鸟》。手捧王跃文的这部中短篇小说集《漫水》时,我绝不会想到,这部作品与他的官场小说风格截然不同,细腻、舒缓、温情,充满乡愁的乡村风情。其后的阅读紧紧地吸引住我的眼球。我被其独特的人性美、风俗美,以及“余公公”“慧娘娘”之间,那种理想的、恍若闲云深处的人与人的和谐温暖深深感染,久久难以释怀。

小说读完之后,“余公公”和“慧娘娘”两个人物形象便深深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他们都是近乎完美的人。正是他们为我们勾勒出一个恬静安详、田园诗式的世外世界,让人情美、人性美在他们身上变得突出、变得圆满。

余公公是个灵空的人。他“是木匠,也会瓦匠,还是画儿匠”“余公公还是很好的漆匠”“余公公是个要脸面的人,他的事就样样做得好”。他不光是样样在行的匠人,“木屋是余公公自己修的,每根柱子,每块椽木,一钉一瓦,都经过他的手”;农活也是无所不精,“熟悉山上的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漫水这么多人家,只有余公公屋前屋后栽各色花木,芍药、海棠、栀子、茉莉、玉兰、菊花,一年四季,花事不断。他还是漫水唯一一个做菜会在菜里放菊花瓣当香料的人。

虽然漫水的人只把日子过得像闲云,然而“心思细的,只有余公公”。余公公是一个心中有美,能把最平凡的日子过出美感的人。余公公还是个很有才情的人。他爱吹笛子。可又不爱吹现成的歌,自己爱怎么吹就怎么吹。“吹着吹着,眼睛就闭上了。他就像进了对门的山林,很多的鸟叫,风吹得两耳清凉,溪水流过脚背,鱼虾在脚趾上轻轻地舔。”这个境界,一般人听不懂。

余公公更是一个在乎尊严和面子的人,他容不得任何人对自己的名声有丝毫玷污。不但对自己,他还对欣赏的人的尊严极度维护。

虽然慧娘娘是“板堂行领回来的”,但她是“漫水最漂亮的女人,一个“天生漂亮女人”。“她的眼睛很大很亮,眉毛细长细长的像柳叶……她的耳朵粉粉的,像冬瓜上结着薄薄的一层绒毛”“若是夜里,幽暗的灯光下,有慧阿娘就像传说中的夜明珠。若是白天,日头从窗户照进来,她的脸上好像散发着奶白色的光。”

“漫水人最觉稀罕的是有慧阿娘还认得字”“她认得字,人又聪明,又肯帮忙”。她爱学习,通过自学成为村里的赤脚医生。她细致,记得住全漫水四十岁以上人的生辰八字。她非常聪明大胆。她居然会给自己接生,然后就成了漫水的接生女人!接生时的消毒剪脐带,她无师自通,因为“想想都想得到。”在别人看来,接生,她“天生就会”。她还因为给一位临死的老人看病,又成了漫水的妆尸女人,她不怕鬼、不怕脏、不怕邪。“从那天起,漫水人不论来到这世上,还是离开这世上,都从慧娘娘手上过”。甚至在丈夫有慧嫌她给人妆尸“晦气”又没什么好处的时候,她说:“做事都要有好处吗?日头照在地上,日头有什么好处呢?雨落在地上,雨有什么好处呢?余哥你是晓得的……给人家割老屋不收工钱。他得什么好处呢?”

她是他的“老弟母”,他是她的“有余哥”;她说他是她的榜样和镜子,他则会记得“慧老弟把老弟母引进屋,五十年了”的具体日子;有慧觉得余公公的笛声像蛐蛐叫。只有慧娘娘能听懂:“她听得有味道,手不听话就轻轻拍起来了”;他说的话,她都记得。他的事情,她都上心。他正月十三去看灯回来晚了,她打发儿子一夜去看好几回。她为他准备了寿衣寿被,他则为她割了老屋……余公公和慧娘娘之间的情,甚至黑狗黄狗母子两条狗、枞菌、龙门杠等等,都是遗世独立的,似乎不带半丝半毫的逾越,呈现出此情只应天上有的感觉,把我们带入一个淳厚的人情化农耕文明的世界里,让人深深为之感动,为之赞叹,为之深思。

评论家龚旭东说,“《漫水》是一篇值得一字一句细读的小说”。确是这样。在余公公、慧娘娘的故事里,在闲云深处人家的诗意生活里,我们总被真善美的温情熏染得暖暖的,充满了美好和向善的力量。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