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查看盐都中国盐都网文化频道作家邵玉田专栏!   中国盐都 文化频道 个人专栏首页
 
  邵玉田
 
 
  邵玉田,男,盐都秦南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下半月》签约作家。退休后开始文学创作,已有600多篇纯文学作品发表在国内海外报刊文学专栏。2006年《遗言四句》获首届“真情人生”全国纪实散文征文二等奖,2010年《践行誓言的人生之秋》获中国散文年度二等奖,2013年《大河之舞》、《连心水》获中国散文年度二等奖。 详细介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个人专栏 >> 作家 >> 邵玉田 >> 作品欣赏 >> 散文
岁月无法摇撼青春怒放
作者: 邵玉田     文章来源: 中国作家网     更新时间: 2017/3/20 8:55:46

  青春,是一个明媚的词。每个人迟早会迈进暮色的余晖里。当时光在我们的身后一寸一寸断裂,碎成一地苍茫时,最让人欣慰的莫过于自己不悔的青春。 笑着在过去和现在之间奔跑。


  写作,是姜桦的另一个生命。写姜桦,不可能避开他的写作。孙昕晨在《灰椋鸟之歌》的序言中这样指证,说姜桦“是一个血液容易升温的年轻人”。大抵不错。但俗话说:“拙人”自有“拙”法。我寻思,可以直接坦言经常驻足我心目中的姜桦;他的写作,他的为人,他的梦想和未来,以浅易的方式涉入,可能会顺妥一些。

故乡·滩涂

  姜桦在废黄河岸边的乡村长大,家乡童年的意趣、包括那些跌打滚爬的事儿,以“年”为时间刻度,慢慢地向前推进,同时也在他的脑子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然而,人生毕竟又是“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直到无数的‘另一个’抵达的过程”。20世纪90年代末,当他第一次踏上了滩涂,那片从未去过的陌生地,那些野葵花林、芦苇小路、蜿蜒溪流、黄昏中的灌树林以及密匝如雾一样飞来的小鸟,像是一个个无法言说的秘密,突然将他留住。由此,在三十年漫长的岁月里,故乡和滩涂,铸成了一个游走于现代城市却啜饮着乡土精血的写作者的血肉灵魂。在人生内在的运动中,他不停地捕捉身边闪光的碎片,让那些碎片的思想语言,通过诗歌和文字释放出来。无论是多年前的《大地在远方》、《老吉他》、《男朋友》(江苏青年诗人七家),还是我后来读到的《灰椋鸟之歌》、《纪念日》,以及近期即将出版的《黑夜教我守口如瓶》、《靠近》……在他所创作的海量的文字中,就没有再脱离泥土去种植那些诗歌之树,没有脱离阳光而去进行书写的光合作用。他以充满情感的文字找回了那些被世俗成功菜单遗忘了许久的东西。

  翻开他的作品集,从中找到如《春天,一只小鸟的幸福》、《奔跑的野菊花》、《丹顶鹤背着草和雪飞走了》,等等,那种含蓄、深沉,那种千秋不厌的乡愁、自然风物的意趣,令你情思澎湃,心灵像春水一样丰盈、润泽,有一种心灵的回归。《庄子》中说:“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置身于这样的诗境,让我们看见了他生命的本真。三十年写作,“故乡·滩涂”是姜桦始终不变的主题,这样的写作将一个人的“精神和自然融为一体”,也延缓了诗人心灵的青春。

诗歌·美文

  姜桦的作品,有股独特的“静”气。他的作品最适合在书房静静地阅读,甚或点上一支香(一句笑言),濡染出一种气氛,慢读,则更好。当然,如果邀上几人,在喝茶的地方,比如“听淮阁”;或者一群知己,清风明月时,来到湖畔,也是相宜的。甚至于,像学府的礼堂,即便几百、几千人,即便有提琴这样的音乐,顿挫之间,能够听到“银针落地”,读他的作品效果会更佳。

  因为,他的诗或文里的“一花一叶、一丘一壑,原本是安静的风景。”景物与人心,一静一动,互相映衬,互相呼应,乃至融合,主观情意和客观物境形成了流动的空间,这种艺术境界(意境),让人品味,让人沉湎。

  他的诗和文,表现的是一个真正的自我。他是绝不会因为外在的需要而影响或脱离自我的。当然,他的自我,也是变化的自我,不断拓宽的自我,常常在不改变自我风格之前提下,去努力地丰富艺术的表现。从而,以更为勤勉的耕耘,更为谦和的姿态,更为练达的洞察延续着自己的文学之路。正如他人生一系列的不知所措那样,他的写作永远都是思考的“途中”,从来不会是思考的终点一样。

  三十年来,姜桦一手诗歌,一手美文,他的诗歌属于新诗,以口语入诗,轻快偏向浪漫,凝重又贴近现实。而他的散文,总是以奇特的意象,出人意表的丰富想象和自由联想,真实地表现其文章的主题,且有气有势,有识有度,有情有韵,有趣有味。美文里边的风景,画面感十足,美不胜收。这份美引领着你一直读下去,你的精气神就会渐入佳境。那种扑面而来的真善美,让你陶醉不已。

  诗歌也好,美文也罢,他的文字,有时会像摇滚乐,在生活与理想的冲突中顽强挣扎,有一种对梦想的呐喊与情感的最彻底的宣泄!它看似狂野不羁,实质是一种力与美的融合,有一种源自生命的力量,很真实,可以让人精神焕发,不知疲倦。

  在诗歌与美文之间,互为练手,其结果是:诗歌如一道九曲黄河般地汩汩流淌;而美文,一浪接一浪,跌宕起伏,有音律之美,也成了曲折又割不断的一道长流。

胸怀·情怀

  喜欢他作品中所流露的赤诚情怀和坦率胸襟,更欣赏他为文为人的一致。这么些年来,姜桦还是原来的姜桦,一直就是最初见到的那个样子,几乎没有一点变化。

  我常说,姜桦是一个为了文学而存在的姜桦,姜桦是一个永远会为文学而奔跑的姜桦。人云,姜桦以独具个人特色的诗歌写作峭立诗坛。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夸大其词。三十年,创作诗歌千余首,发表在全国上百种文学刊物上,许多国内外有影响的学者、专家、教授为其作书(诗)的评论,好评如潮,大量的作品多次成集,且有不少作品收入到多种读本,被翻译至国外。那是代表着盐城乃至当代文学水准的一种样本。

  姜桦的写作人生,简单得可以用两个关键词串联在一起。一是“出发”,二是“靠近”。“出发”,是因为他的诗意在远方、在外面的一个未知的世界。“靠近”,是为了更细致地观察,不断地去发现自然世界的美,让自己走向一个更新的高度。有了不一样的心灵震颤,他就会找到新的创作灵感。这样的“靠近”,最终的结果便是为了“抵达”。近几年,姜桦似乎一直处于青春勃发的创作期,白天工作,晚上写作,常常到夜深时分还不停止。确实,这样的性格摆在这里,姜桦注定离不开写作。如他所言:“时间这个东西,磨损了人,也一定丰富、完善着人——包括爱!”既然是磨损,却又丰富与完善,你说,他岂能够轻易就放手?

  姜桦对那些与文学无关的应酬很少,但与文友的聚会却是频频。没有预约,随随便便,简简单单。而且,从来不会无味地浪费这个宝贵的时间,大家聚在一起,或畅谈心得,相互学习;或谋篇布局,规划长远。同坐一桌,相谈甚欢,常常聊至深夜而浑然不觉。同时,除了孤身一人的写作,还经常应邀参加全国各地的诗人(文学)聚会。或者是将朋友们请到身边,看滩涂湿地,风止云起。这使得盐城的更多人能够跟着一起呼吸外面(文学)的新鲜空气。更让我佩服的是,他们奉行“不谈主义”,从来不谈与在场人无关的人和事。这么些年来,凡我参加的,从未见过有人突破这样的底线。这些朋友,看似很随便、浪漫,却如此慎行。这样的品性,在当下粗疏焦躁的文学生态里,真地是弥足珍贵。

 

 

    Copyright 2015 www.yandu.gov.cn 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政府主办 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