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剧评
音乐
舞蹈
 
 
剧评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戏剧>>剧评
谁人的衣冠?怎生的风流?
——扬剧《衣冠风流》解读
作者: 陈明    文章来源: 双新盐都报    更新时间:2014/7/9  阅读次数:

  《衣冠风流》(编剧:罗周、导演:王友理)是扬州市扬剧团继《真假二十四小时》、《老板与县长》后打造的又一力作。乍看剧名,有点费解,谁人的衣冠?怎生的风流?得知这是一部抒写东晋名士谢安的剧作,方觉开朗。李白《登金陵凤凰台》诗道:“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此剧无疑,是以谢安为切入点,去追索被无数文人墨客记忆、唏嘘、赞叹的魏晋时代。

  有“中古时代的百科全书”之称的《世说新语》,其中谈及谢安,多达114处。其人功业上虽以“淝水之战”闻名,但比功业更令人神往的、在《世说》中着墨更多的,却是他行事、处世之潇洒淡泊。说谢安是魏晋风度的标杆,亦不为过。这般人物,品评甚多,入戏不易。《衣冠风流》避开淝水之战,择取了历史另一个转折点——“新亭会”为中心事件,敷衍跌宕。

  作者有意识借鉴元杂剧体例,以严格的“起承转合”来结构戏剧,全剧仅只“焚诏”、“却旨”、“劝觞”、“亭会”四出,无论情节、文辞、表演……每一出都力求做到丰满扎实。四出戏,围绕“桓温篡位”这个中心事件,推进性地编排了四次“较量”,“较量”的方式与对手各不相同。谢安与皇帝、与同僚、与太后、与篡夺者逐一“斡旋”,每一次都是在刀锋上行走,成败不但关乎他个人生死,亦关乎王朝的兴衰。支撑他、令他不闪不避、坦荡直迎的,是谢安秉持的“道”,所谓:天下应以德居,不以力取。更为独特的是,该剧在满足受众对主人公命运悬念之期待的同时,也非常注意、甚至是着力放大了欣赏的空间。换言之,虽然作品自始至终,都笼罩在极为紧迫的情势下,可全剧之行进、构成,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说,却是块状的、从容的。

  以“劝觞”为例,情节很简单,太后为求自保,意欲毒杀谢安。在简单情节中,表导演等主创们,清晰地分出了情感的层次。一次次被举起的毒酒,一次次被劝下的鸩药,看似等闲的叙谈,隐藏着锐利的杀机,而在杀机之后,又满是不舍、满是温情……温暖的情感与冷酷的利害缠斗着、搏杀着,一次次拷打剧中人的心灵,将它们撕扯开来。

  “亭会”也是一样。桓温驻兵新亭,谢安往赴必死之会。可老道的观众也都能预料,谢安必能从“必死”之中,走出一个“生”。当一身重孝、白衣白袍的谢安出现在舞台上时,本剧中,该人物最高的审美价值也随之出现。一段“哭衣冠”,从衣领哭到衣襟,哭到衣衽、到衣袖、再到衣带……完全是戏曲化的构思与处理,演员表演力度、张力在此处直奔高潮。谢安的泣声,唤回了从前的桓温,唤醒了桓温心中的仁义忠孝。与其说这是智慧的胜利,不如说是“情”的胜利;与其说是王朝的胜利,亦不如说是“人”的胜利。再进一步想,胜利与否,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说,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历史留与的人们的尊严与美好,看到曾经有过如此贵重的生命,泰然地、风流摇曳地面对生死。我们也相信,这种美好与尊严,直至今时,仍然延续不绝。充分欣赏过程带来的愉悦,有时比揭示结果更为紧要。

  《衣冠风流》从文本、到导演、到演员,都竭力坚持戏曲本体、精致审美风格。主演李政成的表演沉着大气、挥洒自如,扬剧的唱腔艺术与个性化的演绎风致,都在本剧中有所彰显,而众多主创人员对戏曲、对观众的敬意与诚意,也都展现无遗。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