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曲艺杂坛
音乐
舞蹈
 
 
曲艺杂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曲艺 >>曲艺杂坛
洒向人间都是笑
——记夫妻笑星倪明夏文兰
作者: 凌大    文章来源: 《中国文化报》2009年2月9日    更新时间:2012/3/20  阅读次数:


    细心的南京观众会发现,过去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夫妻相声笑星倪明夏文兰的表演,现在经常在金陵舞台与基层演出中看到他俩的演出。原来他俩早已从老家盐城调入了江苏省文化馆。倪明虽说担任起了戏剧活动中心的导演。但他们夫妇最热爱的还是群众喜闻乐见的相声。由倪明与江苏相声名家吕少明、李国先等发起组织的南京相声俱乐部,现在也经常在金陵名胜夫子庙、白下郑和公园一代演出内容丰富多彩的相声,深受观众的欢迎与好评。因此,南京观众将有更多机会“面对面”的欣赏倪明夏文兰的精彩表演。他俩表示竭诚为六朝古都增添更多的欢声笑语。为此,笔者特地专访了这对珠联璧合的夫妻笑星,以飨读者。

侯宝林的正宗徒孙

    现在倪明面前充满鲜花掌声,可他的成长道路却并非一帆风顺。1963年,倪明出生在镇江的一个小镇上。上学后,一次学校组织演讲比赛,他积极参赛,经过抽签,他排在最后,前几位选手得分都比较高,他想自己必须出奇才能制胜,但如何制胜呢?这时他想起了自己喜爱听的侯宝林的相声是那么吸引人,于是他一改原来拟定的讲稿中激情迸放但严肃有余的腔调,转而学上了相声中的调侃说法,增加了不少幽默性的语言和夸张性的动作,果然师生们个个看得捧腹大笑,都戏称他是“小侯宝林”,结果那次比赛获得第一名。以后一有空闲时间,他就练习绕口令,经过一番苦练,渐渐地说话越来越流利,朗读起课文来更加抑扬顿挫,曾代表学校参加全市的故事大赛,荣获一等奖。

    1979年高中毕业前夕,由于他热爱相声,决定放弃高考,拜师学相声当演员。找谁呢?当时他只知道中国相声界中的侯宝林。对,就找他。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与虔诚,现在看来十分可笑的他,给侯宝林写了一封血书。他拿银针戳破手指,用火柴蘸着鲜血写信,请求侯大师推荐自己去当相声演员,并说如果不见回音将以死相报云云。侯老接信后甚为惊讶,唯恐出人命,当即想写信与当地有关部门联系,可当时江苏没有曲艺团,无奈侯老只好写信给靠近江苏的安徽合肥市曲艺团,请他们与倪明联系。该团团长缴月舒受侯老之托,马上写信与倪明联系,一了解,原来小倪是个“生胚子”的学生,根本不懂相声为何物。于是对方写信给他鼓励一番,结果不了了之。

    此路不通,怎么办?他想,参军可能有机会学习和表演相声,因为部队有战士文艺演出队。于是,当年征兵时,17岁的他积极应征。结果如愿以偿,被分派到北京某部当汽车兵。到了部队,他一面学习军事技能,一面学习有关相声理论知识,并进行创作,业余时间经常为战士们“来一段”,被大伙誉为“军营笑星”。不久,师部将其调入战士文艺演出队,成了“专业演员”,他如鱼得水,说唱弹拉均能“露一手”,受到官兵们的青睐。

    1983年,倪明退伍来到盐城江淮动力机械厂当了一名翻砂工。他一面搞好生产,一面钻研相声。业余时间疯狂“充电”,每天下班就跑市图书馆,随身带着笔记本,看到精彩文章或段子就抄下来,短短几年工夫,他就记了几十本,摞起来足有半人高。同时规定自己每天创作一个相声段子,学习三段相声。

    为了增加肺活量,不论炎夏还是寒冬,他每天早晨4点钟起床,练习长跑8000至10000米。因为相声的“贯口”或绕口令,一口气要说许多内容,若“中气”不足则难以达到,这是说相声的基本功。因此,他每天清晨不仅练长跑,还要练嘴皮。在市人民公园,人们总会看到一位精神抖擞的青年在念念有词,他就是倪明在练“口功”。

    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终于参赛的机会多多。1992年,全国首届相声大赛在合肥举行,倪明夏文兰夫妇参赛并获奖。当年受侯宝林委托给倪明写信的合肥市曲艺团老团长缴月舒见到倪明喜出望外,对倪明夸奖道:“真没想到,强龙就是强龙。”当初,倪明想跟侯宝林学相声未能如愿,可现在却成了侯宝林的正宗徒孙。因为侯宝林是马季的师父,马季是姜昆的师父,而姜昆又是倪明的师父。如此循环传承绵延,原来大家师从一个师祖,这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巧合,但对倪明却是“梦想成真”——九九归一,终入侯门。面对这位全国“德艺双馨”艺术家中唯一的一位业余佼佼者,倘若侯老大师地下有知,当会含笑九泉!

“救火”“救”出女笑星

    夏文兰成为相声演员,纯属偶然。1984年6月,盐城市组织庆“七一”文艺晚会,特邀倪明表演相声。但就在即将登台表演他创作的《颂歌献给党》之际,不料在这节骨眼上,与他搭档的同伴因故无法参加演出,这下可急坏了倪明。俗话说“救场如救火”。找谁呢?时间紧,任务重。这时,有人提出让夏文兰顶替。18岁的小夏是盐城工艺品总厂的绣花女工,因为她的歌唱得特别好,故是出了名的“金嗓子”。听说邀请小夏说相声,不但她父母坚决反对,就连小夏也把头摇得像货郎鼓,他们一致认为,一个大姑娘说相声,像啥?!

    小倪经过多次软泡硬磨,小夏就是无动于衷。见此情形,头脑活络的倪明灵机一动,对着夏文兰唱起了当时流行的歌曲《十八的姑娘一枝花》,不过是改了歌词:“十八的文兰一枝花,一枝花,高挑的身材秀丽的嘴巴,俊俏的脸蛋似红霞……” 小倪的声情并茂逗乐了小夏,她也不甘示弱地回敬起来:“姑娘十八人人夸,你这个小伙乱点将可像个大傻瓜……”小倪看小夏的那股生动表情和良好唱功,认为真是个难得的人才,他一拍大腿道:“就是你了,这不是配合得挺好吗?”见小夏还在犹豫,他就趁热打铁:“《颂歌献给党》这段相声是以唱为主,只要求你按内容唱就行了。”凭着小倪的真诚,小夏终于答应上台试一试,但是认定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出乎意料,这“一试”的合作却非常成功。一男一女配合的表演,由于形式新,表演正,“笑果”佳,立刻引起轰动,受到观众的欢迎与好评。那时全国的相声演员中要找个女的还真难,而夏文兰在相声界可谓是开了先河。打这以后,电视台、各式各样晚会,特别点他俩的相声。形势“逼迫”他们不但经常在一起演出,还经常在一起研究相声创作及表演技巧。小夏也从观众的掌声和鲜花中受到了鼓舞与褒奖,与她父母一样改变了大姑娘不说相声的偏见,开始迷上了相声,从此一发不可收。

    在共同的艺术生涯中,小夏感到倪明虽不是高大魁梧的美男子,可一双笑眯眯的小眼睛却透着聪明机灵,特别是他对相声艺术的执着追求深深感动了小夏。而小夏在倪明的眼中那就更甭说了,性格温柔,形象妩媚,又是事业上的好帮手。观众的掌声、欢笑,把他们连结在一起,他俩的心田中也渐渐萌发了爱情的种子,而这种子终于在1984年国庆佳节开花结果,彼此幸福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俩的姻缘,可谓“相声为媒”。就在他们收获爱情的时候,盐城市文化馆的领导珍惜人才,遂将他们分别从工厂调入文化馆。从此,二人由业余走上了专业之路。

    男女相声本来就少,夫妻相声则更是罕见。夫唱妇随——不,妇唱夫随。因为他们是女逗男捧。观众评论:“丈夫是绿叶,妻子是红花。绿叶配红花,彼此相得益彰。”从1984年起,夏文兰与倪明合作在舞台上表演相声,至今已有20余年。她俩不仅把笑声送给国内观众,还把欢乐送给美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外观众,每次演完都是掌声雷鸣鲜花簇拥。她深有感慨:“甜美的爱情,促进了事业;事业的成功,爱情更甜美。二者相辅相成。”著名评书艺术家刘兰芳在祝贺夏文兰从艺20年之际夸奖她说:“我一直以为夏文兰坚持不了几年,没想到她居然坚持到了现在,她真是女相声演员学习的榜样。”

姜昆慧眼识珠收高徒

    1990年“九九”重阳节之际,姜昆随中国广播艺术团来到苏北盐城演出。为了表示欢迎,盐城市特地挑选两个节目参加演出。前者是国家顶尖水平,后者是苏北地区档次。后者要和前者共同表演,似有“关公面前耍大刀”之嫌。但倪明他们不管这些,而是抱着学习的态度与艺术大腕一起登台献艺。

   孰料,姜昆看了倪明夏文兰的表演,好像发现赵本山而发现了“新大陆”。他惊叹,没有想到在这贫乡僻壤之地,还有这样的优秀人才,大加赞赏,觉得两人的表演与他心目中的男女相声全然不同,特别是小夏潇洒的台风,俊美的形象,悦耳的声音,更使他感到男女相声前途无量,可喜可贺。

    演出一结束,姜昆主动与他们夫妇二人交流情况。谁知一交流,姜昆不仅对夏文兰有全新的认识,而且对倪明也有了全新的了解。原来倪明把姜昆当作心中的偶像,故在这之前三五年间,倪明对相声大家姜昆作了大量而深入的研究:一是有关他的从艺之路,二是有关他的相声作品,三是有关他的新闻报道。倪明搜集这三方面的资料有100多篇约数十万字,对姜昆的一切了如指掌。姜昆闻之极为惊讶,觉得这对夫妇对相声艺术的执着与追求,令人钦佩。同时,他对倪夏夫妇二人进行了“零距离”的考核与答辩,认为功底扎实,甚为满意,可圈可点。于是,当下决定收他们为徒。结果在“九九”重阳节正式举行拜师仪式,倪明夏文兰成了姜昆目前所收的唯一的一对夫妻弟子。在隆重而热烈的拜师仪式上,姜昆“现挂”:“你们想不想当明星?”倪明“戏说”:“不想当明星的演员不是好演员。”名师高徒的问答获得满堂彩。姜昆是国内目前第一位收夫妻为徒的相声艺术家。姜昆收徒要求极为严格,至今已收20多位弟子,其中夏文兰是唯一的一位女弟子。

   姜昆自豪地说:“我有两个比较特别的徒弟,一个是大山,一个是文兰,大山成了国际相声的传播者,而文兰则成了国内女相声演员的代表人物之一。”此话不虚。因为现在全国有100多位女相声演员,但有影响的实为凤毛麟角。至于有影响的夫妻相声演员更是“独一有二”。所谓“独一”,就是在地方只有倪明夏文兰这对夫妻相声演员;所谓“有二”,就是在部队广州军区文工团还有一对夫妻相声演员。由此可见,获得成功的夫妻相声演员难能可贵。难怪相声艺术家侯耀文在评价夏文兰时称道:“南方人说北方人的相声不容易,南方的女人说北方男人说的相声更不容易。”

精彩亮相《明春曲》

    1994年9月,姜昆从北京打电话给倪明,让他火速赶到北京,说有重要的演出任务。到了北京,倪明才得知原来姜昆领衔排演了一出《明春曲》大型相声剧,当时决定在全国较有影响的小品演员刘亚津扮演剧中男二号“小饺子”一角,倪明此去就是给刘亚津当替补。结果倪明实为“A角”而非“替补”。因为刘亚津因故没有参加演出。

    倪明到北京后,该剧3天后就要到深圳上演,留给倪明的时间十分紧张,3天时间就要“克隆”出一个全新的“小饺子”,其难度可想而知,那3天他废寝忘食,每天晚上都要排到凌晨两三点钟才能入睡。经过几天的磨合,他从“小饺子”身上得到了启发,精神内涵上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正式参加演出10多场下来,获得空前的成功。随着“小饺子”一角的窜红,倪明在相声圈子里渐渐地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影响越来越大,知名度越来越高。

    2004年,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55周年,决定《明春曲》开始复排,“十一”国庆节在人民大会堂隆重演出。这次《明春曲》表现手法更加独特,其中男二号“小饺子”一角当时有3个人选,分别是巩汉林、刘亚津和倪明。但一些行内人士认为倪明的知名度不及前两位,觉得让他当替补更为合适,主演姜昆与导演娄乃鸣力排众议,还是将这个二号角色给了倪明。借调到了中国广播说唱团的倪明也不负众望,他的演技日臻成熟,在北京演出获得成功后,从11月初开始,《明春曲》先后到上海、武汉、南京等全国各地巡回演出100多场,每次演出都取得空前轰动。后来,该剧去美国演出,同样受到外国观众的热烈欢迎与高度赞扬。

    在美国旧金山演出时,一位来自台湾名叫王小群的观众,特地到后台找到倪明,请他转告向他太太夏文兰问好,并说特别喜欢倪明和夏文兰表演的男女相声。原来,这位观众经常上网欣赏相声节目,难怪王先生对倪夏夫妇这么熟悉和爱戴。看到王先生这么热忱,倪明连忙掏出身上唯一的一张他和夏文兰的演出照,赠送给了这位热心的台湾同胞。在场的其他美国观众见了羡慕不已。

酸甜苦辣知多少

    相声演员一会儿登舞台,一会儿上荧屏,走到哪儿都是风风光光,不是掌声就是鲜花。其实这是台前的一面,还有幕后的一面——酸甜苦辣,往往不为人们所知。在此不妨略举一二,以便大家了解他们的甘苦。

    1984年初,倪明在厂当工人每月工资为30多元。当他听说《天津说唱》杂志社等单位举办全国曲艺创作学习班,为了参加学习,他不惜扣工资请假,怀揣父母七拼八凑的600元钱去天津“取经”。在当时家境并不好的状况下,不菲的600元钱相当于他近两年的工资,由此可见他是“痛并学习着”。倪明说要感谢父母对他的理解与支持,特别是他性格开朗说话幽默的父亲,见他外出演出非常辛苦,时常用“白天吃头猪,不如晚上‵呼′”来提醒他,演出中要注意休息,生怕他累坏身子,痛爱有加。

    1986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倪明第一次到田头为乡亲们演出,当他和艺术团演出结束后,在回家的路上,由于小路曲折坎坷,他一不小心连人带车摔到路边的河沟里,冻得浑身发抖,第二天就发烧病倒了。可他心里却有一团火,病一好又投入演出的行列。他和夏文兰遇到群众,不时有人称赞:“你们是我们盐城的笑星。”每当他们听到群众的夸奖,深深感到演出虽辛苦但心里甜。因此,20多年来,夏文兰由于长期忙于工作、演出、参赛,累出胃炎、胆囊炎,然而为了酷爱的相声艺术,他们始终无怨无悔。笔者问道,现在相声不景气,你们怎么看?他们说,纵观历史,相声有高潮有低谷,只要我们坚持不懈的努力,相声的春天定会来临。因为观众永远需要欢乐——为衣食父母奉献笑声是我们的追求。

    1989年“八一”建军节前夕,当他们夫妇二人随艺术团到部队慰问演出时,突然传来不幸的消息,3岁的儿子在家从四楼滚到三楼,鼻梁骨跌陷。夏文兰当时就哭了,随即就拽着丈夫要往家赶,部队首长和市领导也劝他们立即回家看望孩子,可倪明看到台下上千名战士都在期盼演出,当兵出身的他就果断地说:“不行!一定等演出完才能回家,不能临阵退却!”于是,他和妻子仍然满怀激情演完了所有节目才赶回家。等他们回家一看满脸是血的儿子,那跌得几乎与脸一样平的鼻子时,倪明再也忍不住泪水,与妻子、儿子抱成一团,哭在一起。面对儿子至今仍有微陷的鼻子,倪明夫妇怀着的永远是愧疚。笔者好奇地问他俩,儿子是否会继承你们说相声?他俩说不会。“为什么?”“因为我们经常外出演出不在家,他幼小缺少父母关爱,有一种失落感,故不喜欢相声。”“儿子想干什么?”“从军——儿子现在已是解放军南京国际关系学院的本科生。”说到这里,夫妇俩的喜悦溢于言表,为已是军人大学生的儿子感到骄傲。

    有播种就有收获。迄今为止,夫妇俩在省市及全国各类相声比赛中获奖30多次,其中仅一等奖就有10多次。例如《怎么了》获2003年北京相声小品邀请赛一等奖;《说和道顺》获“钱江杯”相声比赛一等奖。又如2005年全国首届相声小品汇演,他们创作表演的《永远是朋友》荣获金奖。同时,他们创作了《五彩缤纷》、《悄悄话》、《家乡美》等上百个相声段子,其中许多段子,他俩不仅在中央电视台《曲苑杂坛》、《综艺大观》、《艺苑风景线》等栏目中演播,还在一些省市电视台的晚会中亮相。另外,1996年由江苏文艺出版社推出了我国第一部男女相声专集——《倪明夏文兰相声作品集》。2004年由安徽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了《中国首张男女相声VCD专辑》。中国曲协的《曲艺》杂志2002年8月号,刊登“倪明夏文兰男女相声”专辑,当期的封面封底均为彩照《夫妻笑星五彩缤纷——倪明夏文兰舞台艺术集锦》。倪明还荣幸地被盐城工学院特聘为教授。等等。

    转眼之间,这对夫妻笑星从盐城“移师”南京已有几年了,但为基层服务的宗旨始终没有变,为百姓服务的传统永远不会丢。因此,他俩来宁四年多,已为工厂、农村、部队、学校、社区义务演出几百场,深受群众的喜爱与称道。在此,衷心祝愿这对男女相声艺术家——笑坛并蒂莲,年年盛开怒放,岁岁馥郁芬芳!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