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其它作品
音乐
舞蹈
 
 
其它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其它作品
雪的美丽邂逅
——为逸凡先生《晴雪大纵湖》摄影作品而写
作者: 邵玉田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7/2/23  阅读次数:

雪无言

  夜,是静的,大地在酣睡,可是此刻空气很活跃,大雪像羽毛似的,尾随着空气的流动而漫天飞舞……舞姿优美,幅度却不大,温温柔柔的,像北方的一位女神,把一粒粒银色的种子撒向平静的湖面。

  自然界的万物,进入了梦乡,唯有雪在无声地挥洒。

  雪是寒凉的,但它很纯,很细腻,容不得污浊。而此时此刻,雪与湖在作无言的对话,所有的冷默都充满了激情。

  因为,火热,总是在冷默之后醒来。

  雪,选择在夜深人静,在独自诉说。

  你问为什么?

  也许,这雪与湖,暌违已久。也许,悄悄话在静夜才能说得出口。也许,春天临近了,争分夺秒,为了抢占先机。

  不明白的事情别问。不明白的时候,不问,就有可能想明白了。

  当人们醒来,喷涌的文字已成诗篇。

  雪说,它只明白寒冷。其实,在它与湖的缠绵中,暗地里透露出一条信息,湖与雪,美丽的邂逅——更多的雪变成了丰收。

雪也鞭长莫及

  大纵湖的芦荡迷宫,人称世界第一。白皑皑的雪,素有覆盖大地一切的本领,而这一次,却要喟叹其鞭长莫及了。

  镜头对准了前方,白雪浮现在浩瀚的芦荡。

  这样的画面里,雪只是一种点缀,芦荡才是主色调;雪是匆匆的过客,是为了衬托而来。

  洁白的雪,把金色的芦荡装饰得格外妖娆,暖意滋生。

  堆积在一杆芦花上的雪,用它的重量压弯了芦苇的躯干,任冷风吹透心脾,吹彻周身,槁枯心绪,而芦苇却依然挺立。

  微观世界,生命在奔腾,狂舞,不管本性之善之恶,作为生命的运动,都震撼人心。于是,我作出了这样的结论:美,诞生于生命之拓展。

  手握相机的人也说,我终于在眼花缭乱的抽象中抓住了一个哲学命题,所谓的一切万能,都不存在——雪,也有鞭长莫及!

白了大地,红了樱桃

  生命无涯,美无涯。

  白雪点燃什么,什么就发出光芒。大湖冬天的盛装,因为有雪而显得内敛深沉和厚重。

  穿越了整个冬天,穿越了纯粹的寒冷,在冰凌纷乱、霜花挂枝的小径上,我们又有了新的发现……

  远方,房屋、长廊、曲桥等等,渐渐丰满起来了。屋檐下,灯笼像颗樱桃,幸福的色彩凝固成一点艳红。

  雪将许多物体都变成了柔曼的线条。

  雪,简约成诗,将一切都简单化了。

  看到了雪的存在,又不只是雪的结果。

  雪,仅仅的表象。而很多东西都不会甘心。

  包括风,包括太阳,包括雪覆盖了的草本,以及树的枝丫那双明媚的目光,还有水上嬉戏的鸟儿。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