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剧评
音乐
舞蹈
 
 
剧评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戏剧>>剧评
李庆成·浓郁而深情的苏北水乡民歌
扬剧《丹凤湖畔》观后
作者: 李庆成    文章来源: 《中国戏剧》2012年10期    更新时间:2012/12/5  阅读次数:


     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被邀请到剧场看戏。什么戏?谁写的?谁导的?谁演的?一概不知。坐在剧场里只是静等着戏的开演。
  
    大幕一拉开,很快我就被吸引住了:这哥哥、弟弟和妹妹是一母所养却并非一母所生。从画外音中得知母亲临终嘱托有三:(一)她对二河说:“娘不行了,你和长河、菜花三个人要永远一条心”;(二)对长河说,“二河念书少,你要用心疼他,疼他不能护短,亲兄弟不能护短,护短不是亲兄弟。”并且要求他“为人要敢作敢当”。(三)对菜花说,“娘死后,你和长河成个家,有他护着你一辈子,娘就不用担心了。”
  
    听着母亲的话音,想着老母亲病在床上“闭不上双眼”的神态,有一种虽凄苦却庄严而又神圣之感,心中产生了很想细看下去的悬念。
  
    母亲过世后,菜花尊母命成了哥哥长河的妻子和昔日的恋人二河的嫂子。平平常常的生活,很快就到32年后的“21世纪初”,可他们三个人都没有做到“一条心”;丹凤湖村应当要怎么“发展”?要走什么“路”才能“富”起来;这兄妹三人的做法和想法并不一致,并且产生了尖锐的矛盾,引发了激烈的冲突,以至于发展到长河要坚决与二河竞选村主任,才有可能解决。
  
    戏,我是看明白了,而且很受感动,很受教育,引起了我的共鸣,得到了一次艺术享受,从而使我对这出戏的创造者们产生了好感。我认为,这是一出优秀的戏曲现代戏,是一首优美而又深沉的戏剧诗,是一出名符其实的优秀剧目。
  
    什么样的戏,才算是优秀剧目?根据自己多年看戏的经验和感受,我曾写过一篇《关于优秀剧目的思考》的文章。
  
    我认为,一出优秀剧目从思想内容上总要给人一点有意义的东西,或是呼出人民的心声,或是发人深思给人以启迪,或是开阔人的视野,增长人的见识,或是沟通人的心灵,促进人们之间的友情。总之,作品的内容要有新意,要能使人产生共鸣和快感,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我觉得《丹凤湖畔》就是这样一出“发人深思给人以启迪”的戏。这是一出很有“分量”,而且是“柔中有刚”的戏。改革开放以来,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广大农村究竟怎样发展,走什么样的路才能很快地富起来。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必须要坚持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践行科学发展观。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损害长远的利益,不能为了局部的利益而损害全局的利益,更不能为了某些人乃至小集团的私利而破坏自然环境和生态平衡从而砸了子孙后代的饭碗。
  
    戏中出现的两种人是很值得我们警惕的,一种就是如高老包那样的不法投资商,他们口里喊的是为了发展农村经济,实质上搞的是一些破坏农村建设的“鬼八道”。高老包与村主任秦二河签约大办“特种养殖场”,又阴谋制造“死鱼事件”,搞什么“取土增氧”,实质上是要办破坏农田的“烧制彩砖”的窑场,从而追求“奇货可居,一本万利”。另一种人就是如秦二河那样已经当了村主任的这类人,他们开始自然也是想早点富起来,但是由于种种私心作怪,他们就上了不法投资商的“船”,被拉下了“水”,这是一些很危险的人物,他们口里喊的是“为民造福”,实际上却在投资商那里入了“干股”,拿了“红利”。这样的人我们要尽力挽救他们,但绝不能再让他们再掌权。
  
    再者,优秀剧目总要塑造出一些新的舞台艺术典型,给戏曲画廊增添一些新的人物。可以说《丹凤湖畔》中的人物,秦长河、秦二河、尤菜花、高老包以及大菊、小梅、跟顺等几个人物都是鲜活生动的,有血有肉的。特别是秦长河这个人物,应该说,他是一个在新的历史时期,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和平发展年代里,出现的一个新的共产党人的艺术典型。他把作为老党员的“娘的骨气、胆气、正气”全继承下来了,而且在新的历史时期有所发扬,他终于悟出了娘要他“敢作敢当”的真正含意,那就是对自己的家乡和人民要有“一份责任、一分担当”。
  
    另外,我以为优秀剧目就是要有自己的风格特点,因循守旧人云亦云的“雷同”之作,即使“完美无缺”也是与“优秀”沾不上边的。《丹凤湖畔》的内容是丰富的,风格是独特的,优美的,两者又是相互和谐的,诗情画意、载歌载舞,让人爱着。
  
    我对《丹凤湖畔》的编剧、导演、主要演员以及全体舞台工作者是赞赏的,是充满敬意的,他们同心协力为我们演唱的是一首“浓郁而深情的苏北水乡民歌”(导演的话),演绎的却是一出发自编剧内心的“新《夺印》”。张庚先生在谈到导演与剧作及演员之间的关系时曾说过,“首先,我们有剧作,剧作家自然有一份责任,那就是他所给予的形式和内容应当是被社会理解的。也就是说不是脱离实际生活的”,“其次是导演,他的责任是去理解并在舞台上实现。但这并不是说除了导演之外演员用不着理解,诚然有人主张演员应当绝对接受导演的支配,不必有自己的意见,但这是没有好结果的。演员在开始排演之前,一定要和导演去共同理解剧作,如何认识、如何去导演,双方取得同意之后,才把意见交给导演去执行。”张庚先生的话,是他在上个世纪30年代说的,我认为这是真理,而真理是不会过时的,关键是要理解。剧作家要理解人生,才能写出好剧本。导演要理解剧本才能将文学本变成演出本“立”在舞台上;导演与演员和音乐舞美灯光等各位艺术家要共同理解人生,理解剧本,互相理解,互相合作,要互相保证剧目的统一性和艺术的完整性,共同为广大观众完成戏剧演出的任务。
  
    观看《丹凤湖畔》的演出,加深了我对剧作家陈明的认识,我看过他的《鸡毛蒜皮》、《十品村官》和《半车老师》(我称之为“盐都淮剧三部曲”),他是一位有“忧患意识”的作家,在写作上,他追求视觉、听觉上的文学化,同时又兼顾剧作的舞台性,他写作是诗意的写作。通过观看演出,我结识了导演李利宏和演员徐秀芳、缪勇、侯长荣等,我觉得这出戏的编导演都是相当成熟的戏剧艺术家。
  
    陈明说:“我长期生活在基层,看到的、听到的、体会到的农村生活,常常激起有话要说的冲动”。我很欣赏他这种“有感而发”和“有话要说”的创作态度,我觉得这正是他能创作出这么多好戏的根本原因。现在人们常常用“接地气”来称赞一些戏,这自然不错。但我觉得像陈明这样长期生活在基层的剧作家,他们的作品本身就充满浓郁的地气、人气和生气,这是更加可贵的。作为编剧,他很感谢导演对他的理解,他很被“李利宏的舞台氛围和戏剧场面深深地感动”,同时他也很感谢“扬剧团的艺术家们,在舞台上对剧中人物性格的精准把握,真谓张驰适度,把三个主要人物的复杂心理彰显得淋漓尽致”。
  
    我要说的是,编剧陈明对导演和演员的称赞,也正说出了我看戏后的感受。优秀剧目《丹凤湖畔》的出现,正是编导演及整个舞台工作者艺术修养的自然体现和他们互相理解精诚合作的成果。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