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农家岁月
 
 
农家岁月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民间文化>>民俗风情>>农家岁月
生病站水碗
——农家的祛病避邪
作者: 倪尧    文章来源: 盐城农家岁月    更新时间:2012/2/14  阅读次数:


    民间有俗语云:“穷人无灾就是福”。这个“灾”,就是指病魔。有人将一个幸福家庭诠释为:“牢房里没有犯人,病房里没有病人”。可见家中有个病人,家庭就无幸福可言。所以有人说,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病。远离疾病,有一个健康的好身体,是每一个人的企求。旧时农村医疗卫生事业极端落后,缺医少药的状况使农家饱受疾病的煎熬,不知多少人生病后,因无钱看病、无处治病,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而撒手人间,不知多少人家,因病致贫,雪上加霜,陷入极端贫困的境地而不能自拔。那时,许多人生病后,只能无助地求神灵保佑,搞迷信,做关目,以祛灾避邪,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贻误了救治时机,加重了患者病情。直至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村医疗卫生条件不断改善,人们的健康水平不断提高。

    缺医少药看病难。据有关资料统计,上世纪20年代,县境内有教会医院1所,私立医院5所,个体小诊所300多个,个体医生约400人。那时县域较大,包括建湖、射阳两县及兴化县部分,按当时的人口计算,约500人才有一名医生。在个体医生中,绝大多数是中医,西医很少。中医历来沿用个人挂牌或坐堂就诊等传统形式,以针炙、草药为人治病,收费十分昂贵,城里的私立医院当属贵族医院,收费更高,贫苦农民患病根本无力求医。不少人患病因无钱就医,以至小病拖成大病;一些常见病会因未及时救治而送掉了性命。比如,患了急性阑尾炎,在如今只要动个外科小手术切除就平安无事了,而那时却要死人的。在农村的个体医生中,基本上没有牙医。乡下人得了牙病,也不会看医生,因为他们认为“牙疼不是病”,疼得受不了,就自己动手拔掉。所以那时的人三、四十岁,嘴里的牙就七零八落,五、六十岁的人,嘴里牙齿就掉光了。那时农村不光医生少,而且药物稀缺。那时农村每到夏天,都是疟疾流行季节,几乎无人幸免,得了疟疾后,因买不到特效西药奎宁,就采取各种各样“躲”的办法,民间称“躲大老爷”,有的在日光下暴晒,有的画个符戴身上,有剁个蛇头挂身上等,其实无济于事。过去,医生治病开出的药方,主要是中药汤、中药丸子。一般是医生开个药方,到药店打药,回家熬药汤喝。所以,当地把经常生病的人称为“药罐子”,就是这个缘故。那时,农家常备的药,就是仁丹、十滴水、万金油等,其实这些东西算不上药,它解表不解里,根本治不了病。不过,它用得非常广泛,不管什么,都先用这些东西试一试,因此,几乎是家家必备,人人都用。现在,仍然有人把样样都能干,却又干不出名堂的干部,戏称为“万金油”。不过,民间有许多治病的土偏方值得一提。应当承认,有的土偏方对某一病症,有其特殊的功效,是经民间数代人验证得以流传的。那时候许多农家都掌握一些治病的土偏方,有病自己治,既省去了寻医求药的麻烦,又避开了无钱就医的窘境。当然,土偏方也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也得对症下药,也得分清病症,决不能胡吃乱用。现在仍有一些农家常用土偏方,在医药医疗水平高度发达的今天,用土偏方治病应当慎之有慎了。

    祛病避邪关目多。人类很早就产生了鬼魂观念,认为人的精神和肉体是可分可合的,人死了,只能躯体死亡,而灵魂出窍,到处游荡,成为“鬼灵”。并依照封建社会的政权结构,虚构出一个鬼的世界,一个秩序井然的冥世国度。基于这些虚幻的想象和无稽的编造,人们又“发明”出形形式式的迷信礼俗,以讨好和协助鬼魂的举动,同时,又幻想出种种制服或约束鬼魂的措施,以图躲避和禳解鬼魂的侵害,许多祛病避邪的做法,听起来都会使人感到可笑,而在旧时,许多人却是诚惶诚恐,毕恭毕敬地去做。生病,本是人的正常生理现象,而过去的人们却认为是鬼魂的侵害。家里有人生病,家中的老人就站水碗,即用一只碗盛上半碗水,拿三支筷子,竖在碗中间,边向筷子浇水,边问是哪个祖先亡灵摸病人的,如正好说这个亡灵时,筷子站起来了,就到该亡灵的坟上烧纸钱请求保佑。其实站水碗是一种物理现象,利用水的浮力和三足鼎立的原理,谁都可以使筷子站起来。另一种是搅筷子,就是将两副筷子的一端系起来,然后两个人对面坐,每人的双手各抓住一只筷子,边搅动筷子,边历数祖先亡灵,如两人觉得手劲大,就是该亡灵作祟。这个道理其实也很简单,如两人动作不协调、用力不一样,就感到手劲大了。最迷信的就是生了病请巫婆、神汉治。巫婆,当地也称“香头奶奶”,在为病人治病时,摆起香案,焚香燃烛,然后端坐,连打哈欠,自称是天上××仙女下凡,说病人遇上了孤魂野鬼,或是被“黄大仙”、“狐狸精”缠身,须于某时某刻,向某个方向,行走多少步,焚烧纸钱,然后抓点香灰给病人吃,这套办法叫“送”,送走孤魂野鬼。而神汉的方法是“捉”。在病人房间的门窗上贴上符咒,然后穿上八卦衣,手执宝剑,披头散发,作法捉鬼,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常常把病人吓得半死。其实巫婆、神汉都是靠装神弄鬼来糊弄人的,目的是骗取钱财。农家也有一些自己作为的禳解方法。例如,有人受了惊吓生了病,他们认为魂吓掉了,便用“叫魂”的方法,在家前屋后喊病人的名字,把魂灵招回来。婴幼儿得了夜啼症,就用一方黄纸,写上“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啼郎,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贴在桥上或路口,现在的农村仍有人家这样做。有的人生病后,找阴阳先生,看是不是风水上有什么问题,是不是挡着了过路神灵,为了禳解,便会在家里悬挑木、挂苇索、贴钟馗,或在门上置镜子、门口埋泰山石,门外洒黑狗血等来驱鬼避邪。其实,鬼魂是人创造出来的,是人们思想对客观世界颠倒的、虚幻的反映。人们虚构出一个“异己”的形象和力量,对其顶礼膜拜,由衷敬畏,这明显属于荒唐,十足的愚昧。但目前还有一些人受传统习俗和人为宗教的影响,在思想意识中,尤其是丧葬祭祀中还有许多鬼魂信仰的残留事象。相信随着时代的进步,这一类迷信思想和行为最终会在人类生活中消失。

    农民医保不是梦。新中国成立后,县内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较快,农村缺医少药的状况得到了改善。1950年,全县仅有卫生院一所,病床16张,卫生技术人员303名。至1970年,形成县、社、队三级医疗保健网。有县、社医疗卫生机构65所,大队卫生室671个,病床754张,卫生技术人员1093名。1982年,全县有县属医疗卫生机构9个,中心卫生院5所,乡镇卫生院22所,厂、校门诊室103个,大队卫生室655个,病床1586张,卫生技术人员1953名,大队赤脚医生1835名。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建国后的30年,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切实改变了缺医少药的状况,基本实现了小病不出队、常见病不出社,大病不出县,方便了广大农民看病就医,极大地提高了人们的健康水平。改革开放后,我区的卫生事业驶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农村卫生保健工作也不断取得新的进展,尤其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取得了新突破。2009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合率达98.97%。人均筹资标准100元,区财政补助近500万元、医药费最高补偿标准可达65%,大病年度补偿最高限额10万元,全区有99.29万人次得到医药费补偿,其中补偿金额5000元以上的1221人,超万元的278人,个人最高补偿5.4万元,较好地缓解了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和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是农村社会保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解决农民病有所医,看得起病的重大改革举措,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这项制度会日臻完善,终有一天,农民会享受到同城里人一样的医保待遇。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