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曲艺杂坛
音乐
舞蹈
 
 
曲艺杂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曲艺 >>曲艺杂坛
注重民间艺术挖掘,加强文化遗产保护
——关于盐城曲艺音乐的调查报告
作者: 周维华 徐志玉    文章来源: 盐都区文化馆    更新时间:2012/2/25  阅读次数:


    一、盐城曲艺音乐的沿革与发展

    盐城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民间流传的曲艺音乐也较为丰富。由于盐城地处江淮之间,南北遭遇必经之地,所以,又是“南腔北调”的集散地,“中转站”。源于我地的曲艺音乐受其它剧种。曲种的影响很大。从调查的情况看,民间艺人对北方“鼓词”、“琴书”;扬州的“清曲”、“俚调”以及“昆腔”、“官曲”都很熟悉。都能从中吸收精华,融入到盐阜曲调,自成一体。另外,流传在我地的曲艺音乐,不仅从民间曲调的基础上得以发展,同时还从道教、佛教等宗教音乐中吸取营养加以丰富。因而,我地的曲艺曲种杂、曲目多、曲牌丰富,民间艺人分布面广,常常是自成一家,自成流派。

    流行我地并有较大影响的曲种为“大唱”,民间称之为“环弯儿的”或“拉羊子”。

    从“大唱”的表现形式、艺术手法分析,此曲种出之于元代散曲。它的单调和套曲类似于元代散曲的小令和套数,不过,“大唱”的曲牌均来源于流传在盐阜地区一带民间的俗曲小调。

    “大唱”,俗称“环弯儿的”。这原是艺人行话,后流传于民间。“环”系唱,“弯儿的”系曲折。其意为唱有曲折情节的故事,也就是说,“大唱”这个形式就是唱中带有情节的曲种。从“大唱”保留下来的曲目来看,洽洽显示了这个特征。如果我们从唱本进行分析,大体可把他分为三类:一类是从民间传说中或戏剧剧本中移植而来。如《金山斗法》、《英台吊孝》等;二类是唱民间的风俗人情、趣闻笑话,如《二姑娘倒贴》、《十不全招亲》、《大烟自叹》、《打找郎》等;三类是喝道德礼仪、劝人为善带有情节的曲目。如《百寿图》、《竹木相争》等,从这三类的“大唱”唱本中可以看出,“大唱”的最基本特点表现在一下几个方面:首先是讲究故事的“俗”。通俗易懂、明白如话、有情有意、老少替皆宜,不求高雅,只求雅俗共赏,因此在脚本中方言土语,俗词秽句常常出现。其次是追求音乐的“土”。曲目中所唱的曲牌大部分是土生土长的民间俗曲小调,带有浓厚的乡土气息,一唱即懂,和者甚多,俗说土腔土调。第三方面是行腔讲究一个“真”。情真意切,委婉动听,板眼分明,这是大唱行腔的最大特点。由于“大唱”多是唱有情节的故事,因而艺人要常常进入角色,所以要求演唱艺人唱“大唱”时要“真”,要像真的那么回事去打动观众、吸引观众。

    “大唱”民间又称为“拉羊子”。实际指表演形式。唱“大唱”的艺人凡到一处,往往皆由领唱的或班主率同伴或全班人马,在街上边拉边唱边走,一是作为沿街宣传,二是沿途拉生意。愿听者,呼之即唱,不同于其它行乞卖艺或唱门叹词的。它是不呼不停,每到一处都是如此,故把这种沿街唱曲的“大唱”艺人称为“拉羊子”。当然.他们演唱的场所主要在茶馆、庄舍、大户人家,或为饭后酒余者助兴,或为喜庆佳日庆贺。有时还与佛僧为伴,在做佛事间隙由他们演唱一些劝人为善、行善行德的唱本。

    大唱班多至六到八人,少则一到四人,演唱时住往是每人都要操一件弦器、或拉或拨。“大唱”在演唱时采用一个曲牌,反复吟唱陈述故事的叫“单调儿”,用多种曲牌组合吟唱的叫“套曲”,有的曲目,一唱到底,有的曲目说唱结合,连表带唱,一人演唱时,可担任几个角色,化进化出。多人演唱时各自担任唱本中的角色,有时也可由一两个演员打场子徒手表演,但不穿戏服,不化妆。大户人家邀请大唱班,先搭戏棚,通常说的戏台子。不过这个戏棚很小,民间称为“六条凳子三块板”。唱前先呈上“戏目”折子,由听家点唱,唱完后由听家定赏。“大唱”艺人倒讲究气度,他们住往不讨价还价,不愿做“戏花子”。

    “大唱”故事完整,地方性强,行腔委婉,情感真切,字正味足,板眼有错,因而拥有较多观众。同时在我地分布流传的面很广,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我地大部分村镇,都流传着“大唱”的许多曲目,许多艺人至今还在演唱。在我地较有影响的大唱艺人有城中艺人李步瀛、尚庄艺人许爱学、永丰艺人倪文波、步凤艺人唐兰勋等,其中李步瀛较为突出,此人通晓京、昆、淮、扬等多种剧种,精通江淮、维扬一带的民间俗曲俚调,操得多种乐器,演过大戏唱过小曲,在“大唱”演出上尤为突出,曾自组“大唱班子”,走街串乡,漂泊江湖,常去无锡一带演出,颇有名气,后因与“大唱班子”里的沙子头艺人发生内讧,解班回归,定居郊区大冈镇至死,李步瀛曾传艺多人,大冈的陶玉玲、郭仁美、郭中喜、冈中的王成玉,城中的郭汉全等老艺人先后从他那里学得不少“大唱”曲目。可惜后来大量曲目失传。

    “大唱”除用盐阜地区的民间曲调为曲牌外,还大量引进维扬一带的俗曲小调,许多“大唱“中互为掺拌,有的”大唱”本还与戏剧雷同,这都是“大唱”艺人在自己艺术生涯中自创流派、自成风格而形成。

    在盐城民间曲艺中,较有影响的曲牌是号称“大曲”的《满江红》。艺谚中常说到“大曲难唱满江红”,就是说《满江红》曲牌演唱难度大、技巧高、变化多。能唱《满江红》的老艺人常常引为自傲,主视为“家珍”。

    《满江红》演唱的特点是:运腔吐字讲究字眼,句与句、字与字似断又连连面不断,既缠绵情切又洒脱开放,在这方面较有影响的艺人有楼王的艺人马少山、仇玉凤、冈中的艺人王成玉等。《满江红》被老艺人视为大曲的上品,在我区流传分布很广。从搜集中可看出,许多艺人演唱这首曲牌时无论演唱方法和演唱风格都较为统一。可见此曲源于一宗。

    “盐城花鼓”、“荡湖船”是我地常见的曲艺形式,相传已有几百年的历史,这种演唱形式多在逢年过节和重大喜庆时进行演出。

    追朔“荡湖船”,这种演唱形式的渊源与我地的风土乡情有着密切联系。因我地地处水乡,河道纵横,港汊交错,有出门“船当路”的说法。所以旱船表演除反映劳动人民的生活外,还美化了人们的生活。演出时,载歌载舞,歌舞并茂。阵势多,唱曲多,故事动人,表演诙谐,有艺人为显示自已的技艺高超和富足,常扎出鲜艳夺目,五彩缤纷的湖船来。有时会赛比的场面,往往数十条湖船集中在一起表演,围观者成千成万,场面蔚为壮观。“荡湖船”表演在我地北龙港、北蒋、青墩、楼王尤为突出。

    “荡湖船”演唱的特点是:曲调欢快,节奏鲜明,感情热烈、表演诙谐。

    “盐城花鼓”是盐阜地区较为古老的艺术形式,相传有数百年的历史,据老艺人回忆,许多地区的“花鼓”都是沿袭我地。“盐城花鼓”由三人表演,二男一女,一旦一生一丑,三人各执不同道具(旦执花,丑执扇。生执小锣),边唱边舞,有时唱述故事,有时抒发爱愉之情,有时嘲弄恶人丑事,“盐城花鼓”在演唱时可用弦乐、打击乐伴奏。其演唱特点是:风趣诙谐,活泼轻快、情感饱满、热情奔放。一九五八年,“盐城花鼓”曾参加省群众文艺会演并获奖。

    二、盐城曲艺音乐现状

    盐城曲艺音乐作为根植于盐阜地区优秀文化土壤中的民间音乐艺术,它所蕴含的浓重的文化底蕴的独特的艺术审美价值,曾深刻地影响了平民生活规范和行为方式。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因为许多有影响的老艺人早已去世,我地曲艺音乐大部分已经失传,现存的曲调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从这部分曲目中,我们应当看到,由于目前传承人的缺失,加之我们的政府部门重视程度不够,保护措施不力,其前景堪忧,每况愈下,甚至部分音乐种类频临灭绝的危险境地。

    因而,从保护民间文化的角度出发,我们应当重视盐城曲艺音乐的传承与发展,加强盐城曲艺音乐的搜集整理工作,培养一批盐城曲艺表演人才,使得盐城这一民间传统艺术进一步发扬光大。

    三、价值趋向

    盐城曲艺音乐作为一种民间艺术而存在,具有极大的价值,其价值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社会价值。盐城曲艺音乐的社会价值集中表现为讴歌真善美,扬弃假丑恶。在这方面,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突出了地域人物的性格特点。二是传承了盐阜大众的传统美德。

    2、民俗价值。探讨民俗价值,也就是他纯正的乡土风味。盐城曲艺音乐来自民间,长期流传在民间,蕴含着浓郁的醉人的乡土风味。乡土风味是盐城曲艺音乐的重要特征之一。探讨曲艺艺术的乡土风味,方言是把钥匙,应当重视它的作用。但乡土风味并不限于语言,还应包括乡土风物、乡土感情和乡土人物,后者也许更为重要。

    3、娱乐价值。盐城曲艺音乐的美学价值涉及内容和形式我们无需深入探讨。但就其艺术的形式和效果来看,值得注意的应该是他的娱乐价值。提到娱乐价值,有人把它与美学价值、教育价值对立起来,甚至投以轻蔑的目光,其实这是误解。娱乐价值是美学价值的重要构成成分,给人以赏心悦目、有益身心健康的艺术享受。

    盐城曲艺音乐作为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在本地拥有一定市场和观众群,而作为一个地方传统艺术形式,能够在我地扎根并形成地域特色,这本身就是不易之事,这就需要我们更加去珍惜和呵护,当然,我们还应当看到盐城曲艺音乐的关键问题所在。因此,传承盐城曲艺音乐已成为一个不可忽视问题,我们应当知道,没有传承,盐城曲艺音乐也就无从说其发展。我们只有加以重视和保护,并不断传承与发展,使其更加发扬光大。才能把这一特色民间艺术推向更高层次。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