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文学论坛
音乐
舞蹈
 
 
文学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文学论坛
一蓑烟雨慰平生
——刘庆宝《童年渔趣》赏析
作者: 马雪华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6/28  阅读次数:

去年文坛聚会的时候有幸见到刘庆宝老师。刘老师低调内敛,话不多。近日,刘老师的一组《童年渔趣》却彻底背叛了他,让我们看看其童心未泯的另一面。

《张鳅鱼》:“张”是口语,张口捕捉的意思。一个“张”字道出先生朴素情怀,也道出先生与大纵湖的亲密关系。张鱼得先做渔具。先生手巧,“把蚯蚓剪成约两公分长的小段,先把卡芒子套入鸡毛管,然后将截断的蚯蚓身段套在鸡毛管上,很快脱下毛管,两手在卡芒两头捏一捏,蚯蚓包在卡芒上,卡芒的尖子也看不见,如看到卡芒尖子,鳅鱼就不敢吞饵了。”不但善做渔具,还得与鳅鱼斗智斗勇。制作认真,文笔轻松有趣,读者一下子被带进文中,欲罢不能。

“钩上有鱼没鱼是不同的,很远就发现了,没鱼的钩悄然不动,有鱼的钩被搅得抖动不停,或被拽弯了,或被拔浮在水面拖离原地了,赶紧上去拎起钓竿,抓着鱼头,倒出钩针,然后再‘请君入桶’。有时,也能碰上一两条黄鳝来凑热闹,这倒也可以算得上是打破‘品种单纯’了。”是啊,吃鱼没有取鱼乐。读的是《张鳅鱼》,回味的却是碧水蓝天和那一段快乐的童年。虽然童年离我们远去,心里却时常泛起童年顽皮的影子,快乐的往事;虽然童年离我们远去,静谧的大纵湖水花儿、青草儿、微风儿却提醒童年与我们形影未离;虽然童年离我们远去,古老的大纵湖又容纳进儿孙辈欢乐的笑声,让我们总是忘不了昨天。掩卷之余不觉有一种向往和怅惘。是什么让我们魄牵梦扰?那就是大纵湖的智者无言和它繁衍子民的生生不息。而这,就是故乡!

《挑提罾》,同样捕鱼,《挑提罾》写得却与《张鳅鱼》有所不同。因为提罾捕捉的是鳑鲏和罗汉狗子等细鱼,所以制作渔具不同,鱼饵换成河蚌肉片,捕鱼方式也不相同。挑罾时“两腿要一前一后分开,前腿成弓45度,形成力点,手与腿的方向一致,伸在前的手握住挑杆的前部向上挑,伸在后边的手向下压,腰一挺,身子向后仰,用尽全身的力量,挑起水中的罾。”尤其“腰一挺”3个字,非常形象传神。

另外,《挑提罾》还详细介绍到美丽的大纵湖。“故乡傍湖而居,湖水是那么清澈、幽静,站在水码头上,可以清楚地看见水里的水草和游动的小鱼。水码头是村人淘米洗菜、扛稻卸麦的平台,劳作中,人们无意间丢落水中的米粒或谷物,就会成为鱼儿的美食。久而久之,水码头便成了那些性情率真或生性胆小的鳑鲏、罗汉狗子等细鱼们常常寻找美味、追逐嬉戏的地方……细雨淋过的湖泊,清澈见底,成群的水鸭呱呱地叫着,用最快乐的歌声迎接春天的到来。岸边,柳树吐出轻绿,芦苇也顶破了泥土,正茁壮成长,桃花正红,春意更浓。一望无垠的大纵湖畔,丝丝点点的绿意在暖风中招摇,描摹出水乡泽国恬淡秀美的轮廓。”大纵湖之美,在作者笔下美成一首诗,美得让人心醉。这个周末,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大纵湖,领略近在咫尺的故乡名胜。

2016年6月2日,刘庆宝老师一口气发了15篇《童年渔趣》的文章,组成《渔趣》系列。有张鳅鱼的,有罾罗汉狗的,还有钓穇子鱼的。每篇文章一个主题,看似相同,却情趣各异。场景温馨和谐,如同生态画卷;人物憨厚纯朴,湖与人相伴相生,相辅相成。

与刘老见面不多,却总有一见如故之感。倘若哪一天路过平湖小镇,想起刘老师这么一位长者。遂着心情摸过去。朱门开启,不喜不惊。相视而笑,促膝甚欢。乡下的资源不够丰富,电停了,煤油灯亦可;煤油灯隐了,粗蜡烛亦可;粗蜡烛没了,淡月光亦可。并不算明亮的月光下,两个交往极少却一见如故的朋友交流着大纵湖的各种见闻趣事。窗外,微风尚好,徐徐吹过麦浪,送来秸秆的味道和儿时故乡的芬芳。

即便刘老有事,我也不会若有所失。跃动的大纵湖,早已成为刘老名片。每个渔夫都是刘庆宝,每丛花草都代表大纵湖。徐步在湖边的沙滩上,人随湖走,心随水漾,仿佛赤足远行的孩儿,重新扑进母亲的怀抱。脑中只有童年趣事,碧水蓝天。世俗的一切一切,已与我全不相干。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