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作品
音乐
舞蹈
 
 
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曲艺 >>作品
有客临门
作者: 陈明    文章来源: 盐都区戏剧家协会    更新时间:2012/4/20  阅读次数:

                            
人   物    老  汉   某建筑施工队队长。

           小  雪   某劳保局维权处干部的妻子。

时  间     元霄节的一个晚上。

地  点     苏北某一个城市。

 

           [幕启:室内陈设简朴,干净利落;电视机里正播出元宵晚会:《卖汤圆》的乐曲传出来。小雪在茶几上摆弄扑克“闯关”,显得心神不宁……

小  雪    (甩下扑克)今儿是怎么了?连闯三关,关关不通,恐怕是我那口子今天又回不来了。(关掉电视)我家那口子,原本在县政府机关做秘书,后来提拔到县劳动保障局职工维权处当科长,括号副的;家里成了招待所,他在外面苦奔波,老人孩子全不顾,我当保姆兼伙夫。(苦笑)这菜还得再去热热,女人哪,天生的劳碌命……(下)

           [老汉上,前胸后背吊着两只蛇皮口袋,风尘仆仆的样子。

老  汉     走街串巷摸到黑,晕头转向眼发直。城里楼房太奇特,活象麻将清一色。(细看)这回肯定不会再摸错了,802室。(按门铃)

小  雪    (惊喜地)是他回来了……他回来了……(欲开门又顿住)自己有钥匙还同我玩游戏,看我今天怎么修理你!

           [老汉继续按门铃。小雪悄悄将门锁打开,拿起扫帚扫地。  老汉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屋。小雪用扫帚猛击茶几,扑克落了一地。

老  汉    (吓得跌倒)亲妈妈,还把人痧子吓出来呢!城里人全用扫帚同人打招呼呀?

小  雪    (惊愕)你……你是什么人?

老  汉     我姓刘,人家都叫我刘编。

小  雪     什么?刘编?(笑)怎么起了这么个名字……

老  汉     噢,这么说吧,我家住刘村刘家洼,外出务工把施工队队长的头衔挂,儿子媳妇有文化,办了份外出务工人员法律咨询信息报,非要我把关当家。就是让我当总编,一块外出打工的乡亲们都叫我刘编。这是我的名片……(递上名片)

小  雪     刘家洼建筑施工队队长。《外出务工人员法律咨询报》总编辑。刘总,刘编,干脆叫刘总编顺耳。

老  汉    (讪笑)名片是我家儿媳妇设计的。

小  雪    (轻蔑地)名片,名片,明目张胆地骗……请问你找谁?有什么事?

老  汉     你这里是花园新村南区4幢802室吗?

小  雪     是啊!

老  汉     真的?

小  雪     这还有假?

老  汉     亲妈妈……这回没弄错。姑娘啊,不不……夫人哪,我今天整整找了一个下午,敲错了四家门,挨了五次训,打了六趟的,花了七十块,爬了八层楼,姑娘……(猛然顿住)不,夫人……不,太太,你是这家的……

小  雪    (没好气地)我是这家的保姆!

老  汉     你不是夫人哪,是保姆……亲妈妈,保姆……看把我紧张的,脚后跟直抽筋。(解衣宽带,坐到沙发上)给我倒杯茶……(长嘘一口气)你家主人什么时候回来呀?

小  雪     一时半时恐怕回不来。

老  汉     不要紧,我在这儿等,我就在这里等……宝宝,我和他们是老朋友了!早就想来看看了,腊月里刚要来,施工队接到活计上苏南,没来成;这回元宵节,刚爬上汽车,老婆娘追到车站,说是媳妇“搁”了,就是要生了,我牙一咬,脚一跺,管他媳妇搁不搁,进城不能再耽搁,就来了。

小  雪     大爷……

老  汉     叫刘编,叫我刘编。我儿媳妇说了,这样显得有文化,也是从乡下来的吧?进城几年啦?不但要学文化,还要学法律,没文化、不懂法,就像个傻乎乎的呆头鹅,干什么都不行,就说外出打工吧,去年,我拉起了一支施工队,去广东搞建筑,接了两个工程,大家伙日晒风吹拼命干,辛辛苦苦为老板干了十八个月,要过年了,大家满心指望等老板结了账拿到工钱好回家过年,哪晓到黑心的包工头结了工程款卷起铺盖溜之大吉,几十口子连回家的路费都没得,村里的家属们就认着我说话,婆娘们把我家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我一家老小急得呀,心窝里像刀剐,眼晴里冒金花,老婆娘眼泪巴沙,儿子媳妇说我是榆木脑瓜,没有文化不懂法做事情尽出岔。奈,我家隔壁邻居二叫驴家还叫人伤心哪,一家子就等着这个钱过年呢,老母亲生病等钱开刀,没有钱老母亲硬着头皮回到村里,结果进了门就断了气。二叫驴领着老婆孩子麻绳一根,闹到我家里寻死上吊。

小  雪    克扣民工的血汗钱,真是缺了八辈子的德。

老  汉    那阵子我们刘家洼,全村五十多户,一百多口子,家家都  像做丧一样,一大早,三里路远就听到哭声了,就象一首诗里说的那样: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小  雪    这首诗用在这里,叫比喻不当。

老  汉    不对,不对。(思忖)肚里存的诗太多了,弄两岔了。噢,是这首诗,你听着: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小  雪    后来呢?

老  汉    后来遇到救星了。(夸张地)春风杨柳……(考对方)多少条?

小  雪    春风杨柳……多少条?

老  汉    万千条!没文化。六亿神州怎么摇?

小  雪    六亿神州怎么摇?

老  汉    顺着摇。

小  雪    哈哈哈……应该是六亿神州尽舜尧。大爷,你真麻木……不不,是真幽默。

老  汉    咦,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说了你不懂。

小  雪    对对对,我是弄不大懂。

老  汉    所以要学文化,你一个女孩子家出来打工,更要学法律。要学会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你看你,这扑克一地收拾收拾……屋里乱糟糟的,一看就没有档次,今天我几次摸错门,一看那几户人家,才叫城里人的档次,奈,墙纸不长又不短,红地毯就像一团火,干净利落像厕所……不不不,干净利落像宾馆。

小  雪    俗话说,鱼比鱼,虾比虾,赖蛤蟆只能比青蛙,人家是人家,我家是我家,心不动,眼不花,这叫安贫乐道。

老  汉    还一套一套的哪!不是大爷我批评你,丫头呀,你这是没有尽心尽力;同样是住高楼,同样是组合柜,人家摆的是古玩洋酒古字画,帆船风铃加绢花,你看你这里面,书刊报夹子,棉衣布褂子,纸箱纸盒子,牙膏还是空壳子……怎么看都是低档次。

小  雪    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我看这样就蛮好。

老  汉    你懂个屁!

小  雪    大爷,五讲四美第一条,语言要美。

老  汉    宝宝,你晓得人家是什么人?人家是公家人!

小  雪    这我知道。在劳动保障局职工维权处当个科长,还是个副的。成天东奔西颠,比市长、书记、国务院总理还要忙!

老  汉    对了,你说对了。老百姓碰到难处,找不到市长书记,见不到国务院总理,但能见到他们呀!找到他们就能解决问题!他能不忙吗?你们当保姆的,不把他家里弄弄好,外面忙,家来还要忙,不把他们累死呀!

小  雪    这家里的事他从来不管嘛。一年到头从来没有星期天,人称出差专业户。去年他儿子要过生日,他却要出差到外地,说是帮一个建筑工程队的民工打官司讨要被拖欠了多年的工资,老婆劝,儿子留,说什么都没用,小包一提,拔腿就走了。春节一过,初八上班人就不见了。今天是元宵节,饭菜热了三遍了,还是不见他的人影子。你说,他爱人容易吗?上有老人,下有孩子,家里家外一人忙,再说人家也有人家的工作嘛!

老  汉    是不容易。(神秘地)听说他老婆,蛮厉害的。

小  雪    你不了解情况。人家……温柔贤惠,相夫教子。

老  汉    我全晓得。她叫夏小雪,是个大学生,还是个大干部的闺女,动不动就来个小性子,弄的气把他作作,我估计八成是个母老虎。

小  雪    胡说八道!

老  汉    奈,不错呐,去年中秋节,他没赶上回家团聚,被他老婆关在门外整整一夜。

小  雪    不对,是关到半夜十二点一刻。这是他告诉你的?

老  汉    是跟他一起工作的小李告诉我的。

小  雪    这个小李,夸大其辞。

老  汉    你要多担待些,难怪,人家干部子女,娇气。她一个人在家也冷清,你多陪她谈谈心。再不然,让我来开导开导她。

小  雪    大爷,你今天来,再不是找他投诉什么的吧?

老  汉    不是不是。

小  雪    那你是……

老  汉    (恍然醒悟)去去去,替我把门外的两个蛇皮口袋扛进来。愣着干什么,快去……

小  雪    (迟疑地)你这是要干什么?(尖叫)蛇……蛇……

老  汉    (笑)那是长鱼,又叫黄蟮,自己养的,这是野生甲鱼,儿子钓的……这是我媳妇的……

小  雪    等等,大爷,就这些?

老  汉    还有……(从胸前口袋里摸摸)这个我要亲手交给他本人。

小  雪    (冷笑)还有红包。大爷,你这礼倒是送给谁的呀?

老  汉     朱科长呀!

小  雪     你弄错了,这家不姓朱。

老  汉    (一震)我儿子媳妇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朱科长住在花园新村南区四幢802室。

小  雪    对不起,姓朱的住楼下。出门右拐上电梯,按负一……就是一字前面加一横,那里地方大,你有多少东西都放得下。

老  汉    没得命,又摸错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下)。   

小  雪    你要送礼,……请你送到一楼地下室的停车场去。[电话铃声,小雪拿起话筒]喂……好你一个诸葛东升,我说你成天飘在外面,是什么东西在吸引你?原来你腐败了!我不听你解释……送礼的上门了,又是黄蟮,又是甲鱼,还有红包!民工挣的血汗钱你也敢要?我问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养小蜜?包二奶?你不就是副科级嘛!你……是呀,是刘家洼的,姓刘,叫刘编,还有名片……什么……我……我把他支走了,把他支到地下停车场去了,说不定连门都找不着……我这就去找(急下)。

老  汉    (上)乖乖,小保姆同我老头子玩起滑头来了。要不是下面保安指点,我怕是连门都摸不到。(进门)细丫头妞子,出来!告诉你,爹爹今天不走了!这家就是姓朱的!不是猪八戒的猪,是诸葛亮的诸!

小  雪    (急上)大爷……真对不起……刚才……

老  汉    细丫头妞子,有你这样待人的吗?常言说得好,有理不打上门客,你倒好,今年是猴年,你也把我当猴子玩了。等朱科长回来,不,等诸葛科长回来,炒你的鱿鱼!(电话铃声,老汉拿起话筒)喂,你是……是朱科……不不,诸葛科……长,我是刘编……好,好……刘家洼的乡亲们想你呀……怎么,今天元霄节赶不回来了……哦,刚才是你家小保姆同我开玩笑的,不要紧,不要紧……什么……你家没雇保姆……是你太太……(不知所措,进退两难)

小  雪    (接过电话)是我……你放心……我一定接待好,你一个人在外要当心身体……你放心……照你说的去做。

老  汉    (尴尬地)刚才……老头子胡说八道,姑娘啊,不不,夫人,太太……。

小  雪    大爷你请坐。

老  汉    你坐,夫人你坐,我站。

小  雪    刚才东升在电话里说了,心意领了,东西不能收。

老  汉    姑娘啊,不,夫人哪,我们全村的建筑施工队被黑心的建筑商坑苦了,几十口子18个月的血汗钱,要不是劳保局维权处出面,不是你家先生南上北下行程几万里,前后四个月,帮我们讨债打官司,为我们民工讨回一个公道,才拿到这笔钱。要不,二叫驴上了吊,恐怕我这把老骨头也打鼓了。是他救了我们一家,也救了全村百姓哪。后来,他又常去我们刘家洼,让我们学文化,学法律,还帮我们办起了报纸,要不,我老头子肚里还能存几句诗?成了刘编了呢?你其它东西都可以不要,但这份礼一定要收下 (从怀里掏出一面锦旗)这上面四个字,是我老太婆一针一线绣的,这是我们民工的一片心哪(展开锦旗,四个大字:维权卫士)有他们为民工办实事,讨公道,我们出来务工的民工还愁没奔头吗?来,请受我老头子一拜(深深一躬)。

小  雪     (激动地)大爷……

老  汉     夫人哪……

小  雪     大爷,叫我闺女吧。

老  汉     闺……女……

小  雪     看到这四个字,我觉得一个人在家再苦、再累也值了。

老  汉     闺女……今天是元霄节,家家都在团圆,你一个人在家冷清,如果你不嫌弃,大爷陪你过个团圆节。

           [两人举杯,《公仆心》歌声响起

老  汉     让我们把这杯酒献给那些常年为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而奋战在一线的维权卫士们。

小  雪     祝他们平平安安,一生平安。

老  汉     他们平平安安,企业职工就能平平安安,我们民工兄弟就能永远平安。

           [《公仆心》歌声愈来愈响。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