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小说
音乐
舞蹈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小说
墨镜
(八)
作者: 未知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4/3  阅读次数:

我将从建喜那获取线索作为抓获荣忠的一根救命稻草,也不问建喜是否嫌烦,一下子就将电话骚扰变成了常态,希望荣忠能够与他联系,从而让我们获取新的线索。期间,也没少去荣忠和纯芬家中,希望能够获取有价值的线索。

建喜终于打电话过来了。

建喜告诉我,有个固定电话,私下认为还是可以做一点工作的,但如果没有成效,千万不要对他有意见。他为我们提供了好几条线索,但均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不知道我们是否对他有意见?这次,不论我们是否能找到荣忠,也同样不要有意见,因为他是真心实意为我们提供线索的。在电话中,建喜不提能否抓获荣忠,只是表示愿意继续帮助我们去寻找荣忠,并直接报出了一个固定电话号码。这个号码,半个月前,荣忠曾经打到他的手机上,当时也没当一回事,以为是荣忠路过时随便找的电话打的,没想到,几分钟前,这个号码又打到他手机上了,这不像是巧合。

这部电话是什么样的电话?我请人去调出这部电话机近一个月的通话记录。

2005年7月28日,下午。

谁上午用这个电话拨打我的手机的?同事找个借口,回拨了这个电话号码,对方说是公用电话,并十分爽快地报出了具体位置,但不知道是谁拨打的了。

手持荣忠的照片,来到开设公用电话的商店,这里是盐城的城郊结合部,每户人家都有着出租房屋的第二职业收入。

女店主看了照片后,说得比较直接,这个人喜欢戴着墨镜,经常来这打电话。

一个小时后,正戴着一副墨镜的荣忠,与纯芬一起准备外出时,被我们抓获。

抓获荣忠的时候,调阅这部公用电话记录的同事也赶来了。

突然,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手机号码,那是建喜的,一共有两条通话记录,早的一条是半个月前的,与建喜所说相符。

直接给荣忠戴上手铐,准备有气无力地走向车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沮丧?

你们能不能解开我的手铐,让我有尊严地走出这房子?

行,我们一人一只手搭在双方肩上,像朋友一样走出去。我犹豫了一下,算是答应了荣忠的请求。

经过一垃圾桶旁,荣忠突然摘下自己戴着的墨镜,又粗鲁地摘下我戴着的墨镜,随手扔进垃圾桶内。他做得如此迅速,让人猝不及防,仿佛他是警察,我是贼。

警官同志,你们现在抓住了我,任务算完成了,应该是十分轻松的,也就没有必要再戴着墨镜了,我也没必要再戴着墨镜了,我们以后都不应该再戴墨镜了。

荣忠说,他纠结了好长时间,到底该不该戴着墨镜?现在终于如释重负了。

纯芬也说,她也十分憎恨犯罪,但一时也不知所措。

坐在警车上,我竭力思考着讯问荣忠的方案,可事与愿违,脑海中却不时重复着这一个月来的追捕经历。

举报信为什么会直接寄给路警官?

在网吧内,我为何会被要求戴上墨镜?

我不会要你们钱的,我对不起你了,建喜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也就在此时,荣忠突然莫名其妙反询问起我们来了。

是建喜提供的线索,他不希望你整天在外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你们怎么知道我与建喜交往的呢?

有人举报的。

怎么举报的?

有人直接寄信到派出所的。

是寄给所长还是其他民警的?

寄给派出所路警官的。

像一个月前遇到建喜那样,荣忠问了同样的问题。

一阵恐惧袭上心头,假如同事路警官来找建喜,不知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这场追捕大戏,仿佛早就开始预演……

我不想多说什么了,那封寄给路警官的举报信是我写的,我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得到公正的待遇、能否被公正地处理?现在,一个月时间下来了,我已经没有任何顾虑了。突然,荣忠又冒出一个新答案来。我有心理准备了,你们迟早会抓到我的,而且就在这出租屋内。

一下子会冒出这么多的话,我突然感觉到,我的手脚有问题,我的嘴巴有问题,我的大脑更有问题:抓获荣忠,不知道该是感谢建喜还是憎恨建喜?扔掉墨镜,不知道该是感谢荣忠还是憎恨荣忠?

抓获荣忠,本来是不需要这么长时间的。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或许是建喜,或许是荣忠,或许是建喜和荣忠,用延长下来的时间,似乎在告诉我什么……

其实,答案并不模糊!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