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查看盐都中国盐都网文化频道作家邵玉田专栏!   中国盐都 文化频道 个人专栏首页
 
  邵玉田
 
 
  邵玉田,男,盐都秦南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下半月》签约作家。退休后开始文学创作,已有600多篇纯文学作品发表在国内海外报刊文学专栏。2006年《遗言四句》获首届“真情人生”全国纪实散文征文二等奖,2010年《践行誓言的人生之秋》获中国散文年度二等奖,2013年《大河之舞》、《连心水》获中国散文年度二等奖。 详细介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个人专栏 >> 作家 >> 邵玉田 >> 作品欣赏 >> 散文
数树深红出浅黄
作者: 邵玉田 孙晓燕     文章来源: 盐城经典咸乐调频     更新时间: 2017/3/14 14:56:47


 
  一位朋友,发来的微信“一叶知秋”。没有打开,猜想是高晓松(词曲)的作品。“不再为梦疯狂”,“海棠消瘦,一叶知秋……”陈楚生的演唱,如读散文一般,娓娓道来,述说其间,有一丝悲凉寂寥的味道。

  然而,在这个季节,我更喜欢唐人刘禹锡《秋词》里的诗句。若是吟诵,犹如深埋的炽热,于瞬间火山般涌流,有一种壮烈和激情。

  古人言:“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短短几十年的光阴,如草木春生到秋枯一样,“弹指一挥间”,就这样过去了。这时候,总结一下人生,觉得自己忙碌的身影,太过于匆匆,完全没有在意,所走过的这一路上,那些高山流水,田园清风,月夜笛音……

  同样,因为我近期的一篇博文《乡间小路》文友发来了感叹,说:“行走在乡间小路的感觉,早已不复存在。存在的只是美好的记忆!”仿佛,人过了生命之秋,审美的热情已经耗费殆尽。

  其实,每个季节都在演绎着各自不同的绚烂……即便是过了白露,诗人杜甫仍然觉得,这才是“渐知秋实美”的最佳时刻。

  我们长期居住在城市,远离了属于童年的那一抹绿。然,身边的秋木声色并不逊于夏花,同样有着勃勃生机,往往会被我们所忽略。刘禹锡说:“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春色以艳丽取悦,秋景却可以风骨见长。关键是我们能否善于发现身边的那些美。

  可能无法赴远山看山野,但我们可以去近郊或是附近园林散步。近距离地去接触天天与我们一起过日子的那些树。

  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我常常被一条条香樟树道所吸引。房子旧了,拆了盖高楼;人换了一拨,又一拨;行道宽敞了,车满为患,经常堵车,香樟树却不管这些。从木柱长成枝干丰富叶冠葱郁的大树,无论贫瘠还是厚土,无论喧嚣还是静谧,安然自得。我们小区楼顶上当初栽插的纤细瘦小的几棵香樟,三到五年的光景,如今已出落得茂密有姿。尤其平台最东边的一棵,树冠像偌大的一把绿伞,覆了大半个园子。墨绿的树冠,上面点缀着一撮撮淡黄的叶片,像春天抽出的嫩芽。下边密密咂咂的叶片,也会有秋枫的那般泛红。等到飘落到地下时,则有了红绿黄褐的斑驳。已是“白露秋风夜”,风里依然染着香,从四月开出来芝麻般细密的花蕊所带来的香,味薄了一点,但薄里透着馥郁,清清淡淡的,恰恰很是沁人心脾。

  每一次出门或回家,路过一所学校,藩篱上缠缠绕绕的木槿,星星朵朵的木槿花,朝开暮落,一路明明灭灭,在我的视线里能够一直持续到十月。《诗经》里的木槿“颜如禹华”,寄托着“光阴荏苒”的紫苏(紫苏又名“苏”、“荏”),在这个城市里,如今已是不再踪影难觅。我曾经遐想着,陶公所言“采菊东篱下”的篱,应该就是用木槿来围成的。因为,木槿花又有“无穷花”的别名,它“坚韧、质朴、永恒、美丽”,深得陶公的赞誉。有他的诗为证:“采采荣木,结根于兹。晨耀其华,夕已丧之。”吟咏的就是朝开暮落的木槿。

  我喜欢搬一把藤椅,泡一杯清茶,坐在阳台上码字。时不时地望远小区西边临河而立的一排柳树,不枉充沛的阳光雨露,依依袅袅,长得高大伟岸。树上有鸟儿,飞来飞去,时而在眼前扑棱棱掠过,时而一足轻立枝桠,时而见它们追随嬉戏,娇俏于柳枝顾盼,之后点枝凝立离去,如赏动态宋元画意。

  去附近公园散步,总要在那些冬青、紫藤、凌霄、枫树、白玉兰、桂花树及雪松前凝神伫立。思考着它们如何珍惜清风云月,把孕育许久的能量,开出灿烂的花朵。等到秋风乍起,漫天飞沙时,再从容坠落,告别枝头,留给我的那种坦然笑语……

 

 

    Copyright 2015 www.yandu.gov.cn 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政府主办 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