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小说
音乐
舞蹈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小说
墨镜(四)
(四)
作者: 宋孝林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3/13  阅读次数:

这家理发店,每天能挣多少钱?争吵过后,自然也就没有答案了,谁请客也就暂时没有下文了。如果说有答案,就是双方有点僵持的时候,我将同事晾在一边。好说歹说,建喜留给我的一句话,白天,你不要烦我,如果有胆量,就你一个人,晚上过来,但千万别让我看到你的同事。

同事立即上前,欲与建喜再理论几句,但立即被我制止了。我知道,同事想说,白天没多少生意,为什么就不能说清楚呢?为什么非要叫晚上来呢?

走,我输了,请你吃午饭。我右手捏住墨镜的一只架子,低下头朝墨镜看了看,然后斩钉截铁地朝同事说了一句。

同事不惑地跟着我走出理发店,真的是不甘心。

吃过午饭后,就只能躺在宾馆的床上睡大觉。不这样,又能怎样?朝同事看时,我笑了笑,但笑得真的是十分尴尬。

白天,与建喜接触,肯定不行了。晚饭后,同事却与我争吵了起来。

看得出来,建喜江湖义气比较重,他不是糊弄你吗?

晚上约你过去,他是不是别有用心?

晚上,你能遇到建喜吗?说不定他早躲起来了。

你一个人去,我们不放心,还是不要去了。

同事连续几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与建喜仅接触过一次,且那次建喜在派出所吃了亏,他真的会帮助我们吗?

晚上八时半,遇到建喜,将我带到了一家大排档。建喜说,他要请我吃饭。

你开理发店,也赚不了多少钱,还是我来请你。坐下来后,我主动客气起来。

怎么?看不起我?建喜有点生气了。

你还真敢来?还记得我在派出所吃的亏吗?就不怕被报复吗?

记得,怕就不会来了。上午真的不好意思,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不该那么早去遇你的。

我就有起早的习惯,一个顾客,也是顾客,有时候也会碰到起早来理发的人,就早早地将理发店门开下来。早上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就没必要那么客气了,我不是那么计较的人。看样子,建喜应该算是比较直爽的青年。

工作还好吗?!陡然发现,我们起床前在宾馆内的讨论是不对的。建喜的态度不算明朗,我抢先转移了话题。

建喜说,这家理发店原来是有人经营的,但这人后来去别的地方发展了,就盘给建喜了。说挣不了几个钱,说真也真,说假也假,主要是先糊口的。理发店的位置比较偏僻,但那里正在搞建设,农民工比较多,中午时分和晚上吃饭时分,人会多一点,一天下来,多的话,也可以挣上一百多元,平均一天有六、七十元左右,一个月有两千多元的收入,剔除房租、吃饭等费用,一个月也有一千元左右收入,不算差。

听到这话,我笑了笑,不仅是几句话消除了早上的纳闷,更是对建喜的了解进了一层。

不知算不算喜悦悄悄涌上心头,我也悄悄地给同事发了一条短信,明天中午,记得请我吃饭。

请你吃饭,高兴。同事回了一条信息。

建喜开了一瓶啤酒递到我的面前,喝点啤酒,解解渴。

不会喝酒,我直接道出了自己的“软肋”。

警察不会喝酒不喝酒,怎么与人交往呢?建喜不相信。

真的不会喝酒,我又解释了一遍,突然有了一种预想,建喜该不会在拖延时间,将我喝得迷迷糊糊的,然后就说联系不上荣忠了?

建喜端着酒杯伸到我面前,“少喝一点”的分贝有点大。

我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建喜是不是想从我的身上找回点什么?

帅哥们,请声音小一点,我与老家哥哥正在商量着事情呢。隔壁桌上声音有点大,建喜端着酒杯过去,友情提醒了一下,声音自然小了下来。

建喜到隔壁桌上打招呼,说不定就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建喜在显摆他的威风,对那次在派出所受到的屈辱,似乎一直记恨在心。

我突然有点害怕了,建喜将了我一军。

喝了一杯啤酒后,尴尬的我,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墨镜。

晚上戴着墨镜干什么?

是的,建喜问得好,晚上戴着墨镜干什么呢?

在我心目中,建喜与社会上的“小混混”不无二样,警察怎能与这样的“小混混”称兄道弟、吆五喝六呢?

戴起墨镜,只是不想遇到熟悉的人、被熟悉的人认出来,其实,我的这种想法就是多余的。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