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轶闻传说
 
 
轶闻传说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民间文化>>民俗风情>>轶闻传说
张邋遢背宝塔
作者: 薛长柏    文章来源: 区文广新局    更新时间:2012/2/16  阅读次数:


  楼王西北的塔院村,古时叫“塔院寺”。这个大庙后有座宝塔,又高又大。宝塔后面居住一户姓张的人家,弟兄二人。张大娶了老婆之后,由于家庭生活困难,就到扬州替人家做帮工。张二因为穷,身上穿得又破又脏,人家叫他张邋遢。说他邋遢,邋遢就喊出了名。张邋遢同嫂子在家里,忙时就种种田,闲时他就挑鱼卖。

  一天,有人对张邋遢说:“张邋遢啊,你晓得吗?盐城登瀛桥上的仙家多呐,三天没得仙家走,登瀛桥就要倒塌了。”张邋遢说:“真的?”“还假的呢!”张邋遢喃,真的到盐城登瀛桥守仙家了。一气等了几天几夜,等来了三个要饭花子。张邋遢上去一挡,把三个人挡住了,往下一跪说:“仙家,仙家,你把点财我发发吧!”这三个人什呢样子呢?瘸子也有,癞子也有,害大疮的也有。他们说:“你这个人真疯了啊,我们是个什呢仙家啊?我们三个全是要饭的。”“嗨,你们不要瞒我,你们三个是仙家,你把点财我发发。”害大疮的说:“好啊,你就把大疮疤子把我。”害大疮的从身上剥了洋钱大个疤子,剥了往起卷,卷呀卷的卷起个大圆子那么大,就把张邋遢了,并说:“张邋遢啊,我们不是仙家,你看那边仙家来了。”张邋遢啊,三个人连影子也没有了。张邋遢知道他们是仙家,就把大疮疤子当做宝贝带家来了。

  他贩鱼。人家总贩鲜鱼,本钱大,赚钱不多。他总拣那个瘟鱼买,一半钱也没得,买家来往鱼篓子里一丢,摆在河码头上,把个大疮疤子在鱼篓子里一搂,这一搂啊,那些瘟鱼个个活了,活蹦活跳的。他呀,就这么天天贩死鱼,价钱低低的,卖的是鲜鱼,价钱大大的,他赚人家几倍钱,生活一天天好起来了。还有其他卖鱼的,不服气地说:“看不上张邋遢个鬼色,他是那块来的本事啊,瘟鱼变鲜鱼了,今天倒要看住他玩的什呢玩意。”有两个人就在那块瞟住他,看他把个瘟鱼贩家来,倒在篓子里,把个大疮疤团子在里头一搂,那些鱼活了,呼噜呼噜地直跳。“哎,张邋遢啊,你手里抓的什么东西啊?”说住就要动手抢,他一吓把个大疮疤子往嘴里一揣,呜啦呜啦的说:“没,没,没东西。”大圆子大的疮疤子塞在嘴里,话怎么说法啦,没在意,“骨碌”一声,大疮疤子咽下肚子了。从此,张邋遢变化了,成仙了。

  有一天早上,嫂子说:“邋遢啦,哥哥离家好几个月了,衣裳也脏了,我这块有两套衣裳,你送到扬州去,把他换换身,你顺便在那块玩两天再家来。”张邋遢说:“好啊”他就把哥哥的衣裳包成个小包袱,往肩上一背,说:“我去了,嫂子。”他去了,他脚尖离地三尺,遇河过河,就像腾云驾雾了。从家里赶到扬州,早饭还没有好就到了。哥哥说:“你来了。”“嗯,我来了,嫂子叫我送两套衣裳把你换换身的。”“噢,老二啊,你在这块玩两天再家去吧。”“不,我家去还要有事,还要贩鱼卖哩。”哥哥留不住他,就说:“我这块还有两套衣服破了,脏了你带家去把你嫂子洗洗、补补。”“喏。”他背起衣裳,又家来了。赶到家嫂子中饭锅将门烧好了。“哎,你没上扬州啊?”“我去过了嘛,哥哥的脏衣裳在这块,带家来了,叫你洗洗、补补去呐。”嫂子奇怪地说:“哎呀,邋遢啦,你成仙啦!”嗨!就是这么一句话,得到嫂子的吉利,他高兴地说:“哈哈,我成仙了。”张邋遢真的成仙了。

  嫂子把他哥哥的几套衣裳洗好后,晾在门口了,嘴里又在叨咕:“看我们家门口个宝塔遮住我家的门,一点阳光总没有,受死了罪。”张邋遢听了,说“嫂子,我把这个塔背走好吗?”嫂子笑着说:“二兄弟,看你说疯话,这么大个宝塔,怎能背走了啊?”张邋遢说:“你搓个绳子把我。”“拿什么搓绳子啊?”“折子里不是砻糠嘛。”“啊?砻糠还能搓绳哪?你起个头把我搓。”嫂子跟他开的个玩笑,他呀,真的拿砻糠搓起绳子。嫂子接住搓,也搓起来了,绳子很结实。张邋遢就用砻糠绳子,把个塔一绕,绕了三转,往肩上一背,真的背起来了。嫂子吓痴了,追在后头问:“二兄弟、二兄弟你背到哪块,什么时候回来啊?”张邋遢背住宝塔,回头来说:“什么时候回来,连我也不知道。我马上叫哥哥回来,包你们过好日子。嫂子,我走了。”说着,象一阵风似的看不见了。张邋遢把宝塔背走了,一去没回头。可是塔院寺这个名字,至今尚在。还留下“砻糠搓绳,难为起头之人”的说法。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