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小说
音乐
舞蹈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小说
清溪镇(六)
作者: 曹文芳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7/2/16  阅读次数:

  丁冬就是不认错,但还是一早就爬起来,挺在大树下梳头,守着体育教师李景松。丁丁依旧眷恋被窝的暖意,赖在床上不起身。裴媛媛要治治丁冬的犟脾气,家里的活都留给丁冬一个人干,她也睡得很熟。

  早晨出奇的宁静。

  裴媛媛倚着草鞋戳了脚。丁冬把烧早饭的事早忘到屁股后面了,等裴媛媛醒来吃早饭时,见冷锅冷灶,破口就骂:“挺在河边找魂呢。”又赶忙去掀丁丁的被子:“快死上学去,迟到了。”

  裴媛媛把宁静的早晨又嚷碎了。

  丁丁不想在林一鹏的课上迟到,一骨碌爬起来,拎起书包,拿出吃奶的力气往学校跑,可讨厌的上课铃声还是在半路上响了。丁丁硬着头皮冲进教室,林一鹏朝气喘吁吁的丁丁瞪了一眼,冷漠的眼神伤透了丁丁的自尊心。他故作傲慢,挺着瘦巴巴的胸脯,很体面地走到座位上。

  丁丁跑得急,坐在木凳上,眼睛里直冒火花,黑板上的字好似游动起来,看不清。林一鹏的声音像插了翅膀,擦过他的耳边都飞开了,一句也进不去,更糟糕的是他空空的肚子,突然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同学们的目光刷刷地朝他看,然后迸出嘲弄的笑声。丁丁的脸涨得通红,低头在本子上写上同学们的名字,再一个个地叉去,最后停在丁冬的名字上,连叉了几下。

  这是丁丁和外界之间设置的屏障,喜欢把嘲弄他的人一个个地处罚。

  裴媛媛上班前,吩咐丁冬做这做那,丁冬虽顶了几句,但还是顺从了。

  丁冬做事很利索,三下五除二,屋子就打扫清爽了,然后挎着篮子上街买菜。丁冬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坐在木凳上规矩地听课,对她来说也是活受罪。现在不要跨进学校的门槛,丁冬感到无拘无束,走在街上,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高傲和自信。

  街上有好事的人问:“丁冬,怎么不上学啊。”

  “我不上学,关你们屁事?”

  又一个好事的人凑过来说:“丁冬,怎么这么大的火气?阿姨也是好心好意的。”

  “哼,一个个别装蒜,谁不知道我打了徐桢桢。”丁冬耸耸肩,扭着身子走过去了。身后一个险恶的声音:“活脱一个裴媛媛,泼妇样。”

  丁冬掉头朝好事的人“呸”了一口。

  丁冬就是落难了,也还是霸道,走在街上霸道,在家里也霸道。丁丁和丁冬在一起,就有一种难以拂去的自卑感。

  丁冬闯了祸,不上学了,丁丁突然感到自己高了一截。一个读书,一个不读书,这就有了天壤之别。

  丁丁和丁冬一直趴在饭桌上,各占半边写作业,现在,丁丁是家里唯一读书的,自然独占饭桌了。晚上,丁丁拿出读书人的派头,开始摆谱了,煞有介事地把书本摊满了桌子。丁冬毫不留情,把丁丁放在她半边的书哗的往地上一推。

  “你这个蠢猪。”

  “你才是个蠢猪,书读那么差,还假用功呢。”

  “你不读书了,还占桌子干嘛?”

  “谁也别想占我的地盘。”丁冬拿着纸在桌上画小人玩,还不时地把桌子晃得直动,丁丁气得直翻眼。

  丁冬虽不读书,可格外铺张了。过几天,买了新文具盒摆在桌上,丁丁问:“你不读书,买这么好的文具盒干嘛?”

  “你管不着,现在我当家,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丁冬也太高看自己了,裴媛媛根本没有放权,丁冬用一分钱都要说出眉目来。可明明是买二毛青菜,丁冬说是三毛钱,通通涨价。几日工夫,丁冬悄悄地攒了一笔钱,买了粉红色的、带吸铁石的文具盒。一到晚上,丁冬就把文具盒的盖子拎起又放下,呱嗒呱嗒地响给丁丁听。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