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文学论坛
音乐
舞蹈
 
 
文学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文学论坛
关于温庭筠《过陈琳墓》一诗的考辨
作者: 许正和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2/13  阅读次数:

我最初见此诗于清人《围炉诗话卷一》。其后,我又在明万历十一年《盐城县志卷之十艺文志》中发现此诗。

温庭筠为唐代著名诗人、词人。其诗,与李商隐齐名。其词,与韦庄相当。因恃才不羁,故一直被贬抑,虽最终官至国子监助教,但毕竟一生不得志。陈琳(?—217),一般认为古射阳人,东汉末年著名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擅于书檄,亦善诗文。其《为袁绍檄豫州文》是中国古代檄文名作之一,为历代文人盛赞。万历《盐城县志卷之七人物志》有陈琳传。这首诗是唐诗中的名篇。全诗贯穿着诗人自己与陈琳之间不同时代、不同际遇的对比,即霸才无主和霸才有主的对比,青史垂名与书剑飘零的对比,堪称咏史佳作。

关于温庭筠以及他的《过陈琳墓》一诗,其实在网上是可以查得一些其他说法的。这一点不足为怪,今人对古代名人的籍贯、经历、作品等发生认识上的差异本就是一种常见现象。对于陈琳这个人,最近我在查阅关于温庭筠生平的相关资料(包括夏存焘《温飞卿年谱》的一部分)时,其中记于《太平广记卷第四百九十八杂录六》中的这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唐文宗开成五年(840),秋抱疾……游江淮为亲表所辱。《玉泉子》记“温庭筠有词赋名,初从乡里举,客游江淮间。扬子留后姚勖厚遗之,庭筠少年,其所得钱帛,多为狎邪所费。勖大怒,笞且逐之”。由岐改名庭筠当在是年,改名可能是因为江淮被辱。

这段话之所以引起我的兴趣,是因为“游江淮”“抱疾”“为亲表所辱”“笞且逐之”,以及“由岐改名庭筠”等。这件事情的发生地点虽应是在“江淮之间”的扬州,“亲表”当指温庭筠的姐夫姚勖。这件事本身的过程就不说了,我想说的是,盐城自古至今便是“江淮之间”的主要县份。盐城西乡位于扬州北部(偏东),单由当时的京都长安与扬州之间的路线来看,温庭筠往返扬州与拢盐城西乡之间似乎并不显得“生硬”,而是一件很顺畅、自然的事。合于这首诗标题中的一个“过”字。在上列所摘引的资料中,我注意到其中有“秋抱疾”之“秋”,而这首诗中亦有“藏秋草”之“秋”,季节也合。再从《过陈琳墓》一诗中流露出的作者情感来看,若是和他在扬州“为亲表所辱”,被“笞且逐之”结合起来,则更为契合。不是吗?在唐代盐城西部平原,在古射阳湖东岸的茫茫湖荡区域,“石麟埋没藏秋草”“铜雀荒凉对暮云”是何等的写实(与联想)?在那天、那地,那情、那景中,温氏结合自己怀才不遇甚至遭受污辱的人生境况,能不发出内心的感喟?!由此,我更为明确地认为:温诗中所称“陈琳墓”,正位于大唐楚州盐城县的西乡。温氏所谓“过陈琳墓”正是“过”的这里,而非他地。并且,这首诗正是他作于在扬州“为亲表所辱”之后,而“飘蓬过此坟”“临风倍惆怅”之际。

以上这一段文字,基于网上另见陈琳墓在他地、温庭筠作此诗于亦于它地那么一种说法的考辨。

(摘自许正和《长篇笔记范堤风第六章 大唐多彩,盐城多姿》,标题是编者所加。)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