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暖菊
作者: 邹凤岭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10/31  阅读次数:

几阵秋风吹过,野菊花开了,开得那么自在唯美。

不知不觉中,夏从指缝间溜走,秋从多雾的黎明走来。“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几片叶子飘然而落,银月晨霜,雁行叹息声鸣。清晨,在那往日遮天蔽日的树荫下,在林间小道上、在花坛边、草丛中,随风飘动的落叶随处可见。寂寥的秋,百花凋零,野菊花却毅然开放了。

在乡村广袤田野间,有的是野菊花。深秋里,野菊花们开得随意又随性,白色的、紫色的、红色的、黄色的,五彩缤纷。它们万众一心,尽情地绽放。看这野菊花,小朵清秀,挤着挨着,像是一群吵吵闹闹的小丫头,张开幼稚的笑脸,兴奋地立于田野,妖娆尽展。我跟母亲走在田岸边,看野菊花尽情地开。忽听有田间劳作的人咏:“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听着这诗句,母亲意味深长地说:“是凡小草,都有开花的时候。即使受尽风霜严寒,菊也会盛开美艳的花。”

遍地盛开野菊花,水乡人们见得多了,忙活时难以顾及。野菊花自个儿开,自个儿笑,大人们与花儿各不相扰。可那小孩子们喜上眉梢,采摘下各式各样的花,胡乱地插。有的插在了水岸田埂边,有的则带回到家里。我家的墙壁上,挂着鲜花宝瓶图。我学着那画里的样子,将采回的菊花插在了洗净的墨水瓶里,自个儿欣赏好多天,愿花儿不枯萎。现在想来,那样地挥霍菊的美,全为童真的心境。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去官归隐,种菊写菊,留下了千载传吟菊花诗。于是,篱笆下的菊成了诗中的经典。而我最早认识的菊,是入不了诗的野菊花。它远离篱笆,却为田园增色,更为农家人带来了额外的财富。

在乡村,野菊不跟庄稼争田地,不与树木争空间。有萧索的青天作底,野菊就是乡村人的花,水乡里的画。一场秋雨,一场清凉,野菊花开,乐了村上人家。花开时节,母亲背着竹篓,来到河岸边,采摘朵朵野菊花。晒干后,送到镇子上的药店去卖了,改善了家中的生活。“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离开家乡的我,时常想起母亲做的菊花枕,奢侈、浪漫和清新,乡情萦绕在菊花里。

野菊花好看,更是乡下人家的生活必需品。菊味微辛、甘、苦,有散风热,平肝阳,明目、提神、解毒等功效。野菊花是水乡特色的茶品,饮用菊花茶,心境美如花。“天清白露洁,菊散黄金丛。”闲来泡上一杯茶,菊的花瓣舒展米样的白,隐隐地透出嫩绿的质感,飘出清雅的香味。回望走过的路,年少时跟母亲去河岸边采菊,花移碎步,小桥流水,菊影婆娑。今呷一口菊花茶,醉在了心田。老村子上的人喝这菊花茶,喝出了家乡人纯朴的心态,充满人与自然共生的情谊。

现如今,新农村,新发展,乡村巨变。原本无名的菊花,成就了家乡的新兴产业。人们依靠新科技,培植出无数的菊花新品种,形成了菊花产业链。优质的菊品,走向了海内外市场。还有那菊花园,秋天菊花开时,引来八方赏菊的人。昔日不被看好的“贫菊”,现已成为乡村的“富菊”。

赶着秋,我走进菊园看菊展,一大片金黄色的菊花展现在眼前。“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黄色的菊花,暖暖的色彩,烩暖一个秋,温和在心田。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