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作品
音乐
舞蹈
 
 
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戏剧>>作品
《菜籽花开》剧本
作者: 陈明    文章来源: 2015年第3期《剧本》    更新时间:2015/11/16  阅读次数:

剧情简介

  油菜花盛开的季节,苏北里下河东湖村如诗如画。
  农民企业家顾双成被评为全市十大道德模范,东湖村一片欢腾。突然,一个名叫菜花的流浪女孩闯入顾家,众目睽睽之下,朝着顾双成喊出一声:“爸爸……”。东湖村父老乡亲慌了,前来采访的众记者懵了,顾双成全家上下乱了!道德模范有个“私生女”……一下子将人们的视线牵入到叩问心灵秘藏的幽径。
  全剧通过“车站偶遇”“菜花见父”“湖边对歌”“家庭会议”“双成认女”“雨夜诀别”等扣人心弦的剧情,将顾双成纠结彷徨的情感煎熬,衡权利弊的灵魂撕裂,展示得淋漓尽致,直至将他推向道德抉择的索道之上……
  最终小菜花的亲生母亲缝在鞋垫里的遗书揭开了谜底。
  东湖村老百姓为什么说油菜花为“菜籽花”?据老人们说:”油菜籽出油富足:养人、养心……这是祖祖辈辈们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而发生在东湖村寻父的故事,顾双成能否继续当选省十大道德模范,结果也许并重要,重要的是,人性的光辉,道德的力量,就如同金灿灿的油菜花,千花并拥,万秣相抱,善良遍地生长……

时  间    当代,油菜花盛开的季节。
地  点    苏北里下河地区,东湖村。
人  物    顾双成——男,39岁,市十大道德模范。
     田春兰——女,38岁,顾双成的妻子
     菜  花——女,13岁,流浪儿。。
          顾周全——男,60多岁,顾双成的父亲。
          田  甜——男,9岁,顾双成和田春兰的儿子。
          田  妈——女,60多岁,田春兰的母亲。
          村  长——男,40多岁,东湖村村主任。
          陈记者——男,30多岁,镇政府新闻报道员。

     【光微启:菜花端坐着的身影形如雕塑。她手中拿着一张报纸,在专注聍听着什么。
     【(掌声)
画外音:乡亲们,乡亲们,我叫顾双成。是本市东湖村,生态旅游公司的总经理……我发言的题目是,“种下善良,收获爱心”。
     【顾双成上,和菜花迎面而撞,两人对视,稍倾,顾双成欲走。
     【菜花又紧跟上去。顾双成若有所悟,掏出一只苹果递过去,菜花犹豫。顾双成将苹果塞到她手中。
顾双成  (探试菜花额头上的血迹)和人家打架了吧?快回这家吧,你爸、妈要担心的……(下)
菜  花  (仔细看着报纸,朝着顾双成的背影,喃喃地自语)爸,妈……顾双成……就是他……就是他!
     【菜花追向顾双成,急下。
主题歌起:菜叶青来菜花黄,
     阳光雨露是爹娘。
     小满时节咧嘴笑,
     榨出油来扑鼻香。
     【切光。

( 一 )

     【清晨。东湖村。
     【光启:远处,湖荡映村落,垛田菜花黄。近处,柳林石桥头,春兰土菜馆。
          【田春兰家院子内。
          【村长正指挥着鼓号手练习。
村  长   嗯,就这样,锁呐声音再吹个大些,锣鼓家伙再敲个响些!
          行,好好好,就这样。(村长下)
          【田春兰上。菜花从另一侧上,悄悄朝院内窥探。
田春兰   (唱)喜鹊登枝报喜讯,
               鼓号震翻东湖村。
               市里面道德模范已评定,
               十人之中有双成。
               昨日消息刚公布,
               今早电话就响不停。
        各路记者来采访,
               领导乡邻齐登门。
               春兰我拿出看家真本领,
               露一手家传秘笈全席湖鲜迎接八方众来宾。
     【顾周全划船上。
     【菜花慌张逃下。
顾周全    春兰,来,搭把手。
田春兰    爹,捞了这么多啊!
顾周全    还是双成有眼力呀。东湖村的水质保护也就三四年的功夫,这不,一网下去应有尽有。你看,昂刺、花莲、银鱼、青虾,上水头的白螺丝,芦柴棵里虎头鲨,麻虾子笃豆腐,河蚌丝炒苦瓜。
田春兰    还有我这“春兰土菜馆”的老板娘,亲自掌勺。保证让这五桌人,吃了还想吃!(手机铃声响,春兰接手机)是王老板啊。 豆腐来十斤,大蒜来五斤,再来两个猪屁股,对、好……
顾周全    五桌人?不是和你妈商量好的,就是家宴吗?
田春兰    双成当选的消息一传来,家里电话都打爆了,我妈说了,一惊不如一动,干脆,来者不拒。
顾周全    这……是不是有点太张扬了?和双成商量了吗?
田春兰    我妈说了,看问题,要有高度。再说,这也是推广我们东湖生态旅游难得的机遇。村长说了,要我们服从大局。
顾周全    那……还真的要好好准备准备呢。(二人抬筐下。)
     【田妈拎着大包小包,风风火火地上。
田  妈   (唱)田妈我陡添浑身劲,
               怀揣钥匙真开心!
               女婿双成有本领,
               一夜走红成名人。
               提醒他莫忘了继续上进,
               抓机遇趁势再登楼一层。
               春兰,春兰啊——
          【顾周全上。
顾周全    亲家。亲家辛苦、辛苦……
田  妈    心不苦,命苦。谁让我有个能干的儿子呢!
顾周全    你的儿子?
田  妈    女婿如半子,不是吗?
顾周全    是,是……不,不,双成就是你的儿子。
田  妈    哈哈哈…… (朝里屋)春兰啊,今天来的客人中,就有四位重量级人物,你要高度重视……
顾周全    春兰亲自掌勺,你还不放心吗?
田  妈    她啊,耳膛根子软,没主见……
顾周全   (欲下)我这去帮春兰打下手……
田  妈    不忙,(拿出一叠报纸)还有重要任务。
顾周全    你拿这么多报纸干什么?
田  妈    这是今天才出来的新报纸,上面有双成的事迹和照片,还有选票。
顾周全    双成不是已经当选市里的十大道德模范了吗?
田  妈    现在市里要在这十人当中,推荐两名参加全省十大道德模范评选,湖对面西湾的周大刚也在其中。他只差双成十张票,万万大意不得呀!
         (唱)我今早大小报摊全跑遍,
               只累得腰酸背疼头晕眩。
               买来报纸几百份,
               保双成冲出全市能占先。
               得票多少是关键,
               你今天龙事不管把顾选票填。
顾周全    你……这不是在弄虚作假嘛!
         (唱)双成做事我亲眼见,
               经得起检验无须吹。
          即使省里未入选,
          一片诚心可对天。
          若是拉票被发现,
          被人耻笑把臭名背!                     
田  妈    毛爹爹曾经说过“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这叫策略,你懂吗?!
顾周全    不懂!
田  妈    你不这样做,有人这样做,到时候,我们就输在汽车路上了。
顾周全    是输在起跑线上。这事,我不干!
田  妈    又犟起来了。你啊,好歹也在公社机关食堂做过大厨,考虑问题应该有高度……想当年,我在村里当妇女主任的时候……
顾周全    副的。
田  妈    副的怎么啦?就是比你有高度。
顾周全    再高也是个副高……
     【村长、陈记者上。田妈、顾周全藏起报纸。
村  长    哟,俩亲家都在。
田  妈    村长来啦!
村  长    老主任,你看,我把谁请来了?
顾周全    哟,小、小……
村  长    陈记者。
田  妈    陈大记者,快请坐,你不愧是镇上有名的陈大笔,我们家双成不是你宣传,哪能有今天这么大的名气呀!
村  长    那当然,会做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写的,小陈呐,啊,不不不,陈大记者,你为我们村立了大功,我代表东湖村老老少少谢谢你!
田  妈    村长这话总结得有高度。
陈记者    哪里哪里,是双成的事迹感人,我只是如实反映。
         【画外音;双成回来了。
顾双成    (唱) 柳丝绿菜花黄,心怡神旷,
               村里外笑语飞,锣鼓喧天,
        彩旗飘扬,满目春光。
春  兰   (上)双成回来了……双成回来了。
顾双成   (上)村长,陈记者,大家都在……
村  长    双成,大家都在等你。回来也不先来个电话,锣鼓队都替你准备好了。
顾双成    其实我早回来了,刚刚在养殖场处理点事情。
顾周全    低调好,低调好。
陈记者    顾老爹啊,双成代表正能量,调子越高越好!
村  长    昨晚电视一播出,今天到东湖的游客翻了一番。
春  兰    我们春兰土菜馆的生意更火了。
陈记者    据我所知,西湾的大棚蔬菜,订单也增了不少。
村  长    是啊,湖对面西湾村的周大刚也上了榜,那可是我们双成有力的竞争对手呀,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陈记者    大家放心,就凭双成的感人事迹,再加上我的精心策划,应该没问题,哎呀!双成啊,有三个记者团要来集体采访你,我已帮你理出一个答记者问的题纲,现在先过去和记者们见个面。
顾周全    上吊还要歇口气唦。
陈记者    记者们都已经等了大半天了。(拉顾双成下)
田  妈    亲家啊,你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高度。想当初,我带领妇女突击队上河工的时候……
顾周全    那个高度……绝对是……高了不能再高了。
田  妈   亲家公啊,你什么意思啊?我不都是为了双成的吗?他是不是你亲生的?来来来,填选票!
         【田甜领着手拿报纸的菜花上。
田  甜    妈……
田春兰  田甜,她是谁呀?
田  甜    妈,这位姐姐躲在桥边朝我家里望。我就把她带回家来了。
菜  花    请问,这里是东湖村吗?
田 妈  是啊,你是从哪儿来的?
菜 花  我……我是从西湾一路找过来的。
田 妈  从西湾来的……
         (唱)这孩子来自西湾湖对岸,
村  长   (唱)看神情似有秘密藏眉间。
春  兰   (唱)她虽然破衣烂衫人耐看,
顾周全   (唱)细打量眉清目秀好容颜。
田  妈   (唱)八成是西湾派来的小密探,
               肯定与省里竞选紧相关。
顾周全   (唱)亲家母哎,这孩子怎会做密探?
               这高度超过喜玛拉雅山。
田  妈   (唱)你看她装成乞丐来讨饭,
               为什么不装好人装瘪三。
菜  花   (唱)我不是乞丐来讨饭,
               更不是密探和瘪三,
               我只想……见一见……那个道德模范……
田  甜   (唱)道德模范是我爸刚从县城把家还。
田  妈    找双成的?你以前认识他……
菜  花    我……
田  妈    那,你找顾双成什么事?
菜  花    我……
田  妈    那就是周大刚派你来打探选票的吧?
菜  花    我……我不懂……
田  妈    你们西湾,到处贴着登有周大刚照片的报纸,你们村拉选票,我们东湖不干这种事情!说,是不是周大刚派你来的……
          【顾双成、陈记者上。
顾双成   (眼前一亮)哟,原来是你?
菜  花    叔叔……
众        双成,你认识她?
顾双成    在回来的路上遇见她,给她一只苹果 ,没想到她是个流浪儿,又跟到家里来了。
陈记者    双成啊,你救助一个流浪儿!孩子竟然追到家里来感谢你,这条新闻来得太及时,太有价值了!小姑娘,你告诉叔叔,(指顾双成)他在你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人?
菜  花   (哽咽地)他是……他是……
陈记者    你们看,这孩子激动得眼泪都流下来了。多感人的场面啊!(掏出手机对着菜花拍摄)小姑娘,不要怕,快对大家说,顾双成是——
菜  花   (喃喃地) 爸——爸!
众        你叫他什么?
顾双成    你叫我什么?
菜  花    爸爸……
          【众人愕然,面面相觑。
     【暗转。
          【顾双成、田春兰定格在追光中。

顾双成
         (同唱)不速之客从天降……
田春兰
               一声爸-----
               如同霹雳,凌空炸响,
               全家震惊,满村回荡,
顾双成   (唱)父亲瞠目,岳母吵嚷,
               春兰追问,村长失望。
田春兰   (唱)公爹瞠目,妈妈吵嚷,
               双成慌张,村长失望。
顾双成   (唱)一头雾水实迷茫。 
田春兰   (唱)记者会成了八卦阵,
顾双成   (唱)庆贺酒变为酸辣汤。
田春兰         如同陷进牛汪塘 ,
         (同唱)
顾双成         没头没脸口难张……
     【暗转。

(二)

     【三天后,清晨。
          【光启:湖边,菜花地。
     【菜花一人在湖边饮水,忽觉有人,躲进菜花丛中。
     【顾双成、田春兰各自来到湖边。

顾双成  (唱)三天来寝食难安细思量,
田春兰  (唱)这孩子何出此言费猜详。
顾双成  (唱)白日里一个身影眼前晃,
田春兰  (唱)睡梦中一曲歌谣绕耳旁。
顾双成  (唱)五更天忽听窗外有动响
田春兰        双成他悄悄穿衣下了床。
        (唱)
顾双成        出门看眼前脚印留一行。
田春兰        我悄悄跟踪来到长堤上 
        (唱)
顾双成        遁脚印找到湖边长堤上
田春兰  (唱)他为何来到此处费思量!
顾双成  (唱)这孩子莫非此处把身藏? 
              朝霞映芦荡,
              两岸一片黄。
              四顾踮脚望,
              孩子在何方?
          【菜花地里隐隐飘来菜花的歌声:
菜  花    (唱)菜叶青来菜花黄,
                阳光雨露是爹娘……
     【伴唱:久违的歌谣耳边响,
                  尘封的心窗透亮光。
顾双成    小姑娘,你在哪里?你出来啊……孩子,你出来……
          【菜花的歌声又响起来:
菜  花    菜叶青来菜花黄, 
          阳光雨露是爹娘……
顾双成   (唱)小满时节咧嘴笑,
               榨出油来扑鼻香。
         【菜花唱和着走出菜花地。
田春兰   (唱)这孩子怎么会唱菜花黄?
               其中定然有文章! 
               欲要上前把话讲…… 
               且冷静,先找妈妈讨主张。(急下)
菜  花   (走进顾双成)你……怎么会唱《菜花黄》的?
顾双成    这是我们家乡的小调。你怎么也会唱的?
菜  花    是妈妈教我的。
顾双成    是你妈妈教的……你家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菜  花    我叫菜花,家住大别山区荒茅岭。
顾双成    你妈妈是不是叫……
菜  花    小香子!
顾双成    小香子!
菜  花    村里人都这样叫她。
顾双成    你……是她的女儿?
菜  花   (点点头)
顾双成    孩子,这三天来,你一直就藏在菜花地里?
菜  花   (点点头)
顾双成    那你吃什么?
菜  花   (亮岀菜苔)
顾双成    菜苔……(将菜花搂在怀里)孩子,是你妈让你来找我的?那你妈她人呢?
菜  花    我妈妈死了!
顾双成   (惊呆)她死了?
         (唱)闻听香子命归阴,
               两眼发黑天地昏。
               十三年心中创痛独自忍,
               今日里旧伤又添新伤痕。
               菜花啊,你娘她给你留下什么话?
菜  花   (唱)嘱咐我日后定要寻父亲。
               他的家在苏北水乡东湖畔,
               名字就叫顾双成。
               可怜娘,临终抓住我的手,
               断气也未闭眼睛。
               六七坟前别母亲,
               牢记嘱咐把父寻。
               寒来暑往两年整,
               老天他开眼将我怜。
               让我在车站遇上你,
               我悄悄跟到东湖村。
               娘啊娘,菜花我甘来苦已尽……
顾双成   (唱)一番话如同芒刺扎心疼。
               望着她目光炽热清又纯,
               双成不忍吐实情。
               望着她目光企盼明又净,
               双成不忍伤她心。
               似看到云端之上有眼睛,
               似听到九泉之下歌谣声。
伴  唱         菜叶青来菜花黄,
               阳光雨露是爹娘。
               小满时节咧嘴笑,
               榨出油来扑鼻香。
顾双成   (唱)香子啊,你临终托孤顾双成,
               这一份重托似千钧。
               我理当义无反顾把责任尽,
               实担心里里外外说不清。
               更何况省里竞选又临近,
               要面对领导记者众乡亲。
               情急之下乱方寸,
               是认是留没章程。
               怎么办?怎么办?一时难把主意定……
菜  花   (唱)他为何突然不应声?
               莫非是菜花错把父亲认,
               难道说此地另有顾双成?
               那……是我认错了人,对不起叔叔,(鞠躬)你是好人……我走了。(欲下)
顾双成    菜花你要到那里去。
菜  花    我要去找我的亲爸爸。
          【菜花突然一个踉跄跌倒,顾双成上前搂着菜花
顾双成   (唱)你看她满面尘土破衣烂裤人精瘦,
        泪眼凄哀盼收留。
                为寻父追到东湖三天三夜苦等守,
                菜苔充饥宿田沟。
                怎能让孤燕绕梁再飞走,
                怎忍心浮萍一叶任漂流。
                紧紧拉住菜花手,
           孩子,你看……
     (接唱)我的家就在柳林石桥头。
顾双成   菜花,跟我回家。
菜  花  我的好……(菜花晕倒)
         【顾双成背起菜花。
         【暗灯。
     
          【光微启,
田春兰    双成……我问你,你说十三年前,菜花的母亲在矿山打工时遭受老板强暴生下这孩子,那她为什么不去矿山找那个牲畜父亲,反而来到东湖村,叫你爸爸呢?这十三年来,我在外处处维护你的声誉,支持你的事业,在家里,相夫教子,敬老护小,可我却蒙在鼓里,不明不白地当上了后妈,你让我怎么面对亲朋好友,乡里乡亲,今后让我怎么做人?你今天就是说本天书,我也不信!(哭下)
          【顾双成欲追,顾周全迎面而立。
顾双成    春兰……春兰……
顾周全    双成哪,你在矿山那些年是不是犯过浑……
顾双成    爸,你要相信儿子的人品。
顾周全    好,那我问你,既然你同孩子的母亲有情有义,那她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再无音信了呢?
顾双子    我懂得小香子。她是不愿玷辱我们这份纯洁的感情。可我为了寻找她,花光了全部积蓄……最终两手空空回到村里。没想到,她走了,孩子来了……可我绝不能让孩子知道谁是她的亲生父亲。
顾周全    那你……留是不留?认是不认?留了,这个家怎么办?认了,春兰怎么办?你是全市名人,全村标杆,马上要竞选全省十大道德模范……如果你……任性到底,必须把孩子的生世永远要烂在肚子里。双成啊,你想好了吗?你扛得住吗?
顾双成    我……我……我要想一想……
          【切光。

( 三 )

         【接前场当天。
         【光启。深夜。顾双成家小院。
         【众人神情各异,或站或坐,抽烟喝茶看报纸。
田  妈    咦,都不说话的?村长……你说说……
村  长    家务……家务……
田  妈    陈记者……你说说……
陈记者    内政……内政……
田  妈    亲家公,你说。
顾周全    月亮……月亮已杈子柄高了……
田  妈    你……那好……我建议开会!
顾周全    这是家务事,开什么倒头的会哩?
田  妈    不开会,就没有高度,没有高度,认识很难统一,问题很难解决,村长你看呢?
村  长    老主任啊……你定,你定。
陈记者    统一下认识……恰当,恰当。
田  妈    好,现在开会。
田春兰    双成不在家,这会开了有用吗?我现在就去找他!(下)
田  妈    怎么没用啊!你们二位代表镇、村两级列席,我主持!其他人,你们就……回避吧。
顾周全    双成去医院为菜花买药了,等他回来再开吧。
田  妈    双成是当事人,本当就要回避。
顾周全  我是当事人的老子,那我也回避!
田 妈  站住!亲家公啊!你什么意思?你再一走,我跟谁开会去?
村  长  老顾,你是家长嘛。坐,先坐下来……
田 妈  那好!现在,我宣布开会。同志们!
     (唱)万里东风红旗飘,
               国内形势一片好。
               方方面面选先进,
               层层级级掀高潮。
               国际形势不太妙,
               朝韩天天放冷炮。
               美国鬼子四处挑,
               日本要抢钓鱼岛。    
顾周全  亲家母哎,这是家庭会议,不是联合国开会!
田 妈  严肃些!咦……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陈记者    就是……国际国内……
村  长    还有……方方面面……
田  妈    那……就说脚下吧,据可靠消息:西湾周大刚网上的选票已超过双成了!原因明摆着嘛,就是因为菜花那个小野种……
顾周全    说话文明些!要有高度。
田  妈    好好,亲家公,该你表态了。
顾周全    我表态……我表什么态?
田  妈    你不表态,那我就拍板了!
         (唱)常言一家有个主,
               紧要关头莫含糊。
               家中突然生变故,
               双成板定有前科。
               他居然名声大局全不顾,
               将菜花大摇大摆朝家驮。
               我决定理当快刀劈豆腐——
         (白)乘双成不在,立即把菜花弄走!
         (唱)家丑不外扬泡灰灭油锅。
顾周全   (唱)我的儿子我有数,
               走得正来行得端。
               外出打工吃尽苦,
               回乡创业磨难多。
               带领全村同致富,
               树杆大旗在东湖。
               顾家归我说了算——
         (白)不是看在亲家的份上……
         (唱)上法庭告你诽谤把人诬!
田  妈   (跳起)没想到,没想到……太伤自尊了,伤自尊哪!你顾周全要同我打官司!我是为哪个的?我……心脏吃不消了!
村  长  老主任哪,双成是我们村的一张名片……至于菜花的来历,我看……这,这陈茅缸就不再搂喽……
田  妈    这是什么话?小丫头那天当作那么多人的面喊他爸爸,随后,又把她背回家来,却又说不是自已女儿,你相信吗?全村人相信吗?西湾那边相信吗?还有各路记者、各级领导……能相信吗?
顾周全    那……你们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呀!
田  妈    事情明摆在这儿,谁瞎说了?你说!你说呀!
陈记者  不要再吵了!我和村长商量了,以双成的名义将菜花送到社会福利院去。我马上赶写文章,既还双成一个清白,又能提升他的选票,不是两全其美了吗。
田  妈    有高度!一级就是一级的水平。
村  长    老顾你看呢?    
田  妈    不用你看我看的,举手表决,同志们,现在,同意送菜花走的举手……
         【除顾周全外,众举手。
田 妈  嗯,全额通过。
顾周全    还差我一票。  
         【顾双成上。
顾双成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田 妈  村长,双成回来了,你宣布吧!
村  长  会议是你主持的,按照程序……你宣……你宣……
陈记者    等等,村长有话要说……你说嘛……
村  长   (吱唔)这个,这个,我同陈记者商量……
陈记者    不!是你们村支部的决议。
村  长    双成啊! 刚才我们都商量过了,你这次参加省里竞选的成败,与东湖村今年要申报3A级旅游景点关系重大!你是党员,要从讲政治的高度,这个这个……服从全村大局。这个这个……
田 妈  不要这个这个,双成那,我正式宣布今天的会议决定——一致同意,立即将菜花送走!
顾双成  (镇定地)这个决定,我不能执行!
         【众惊愕。
         【暗转。

         【光微启。顾双成撑船的身影浮现出来。
顾双成   (唱)星月依稀映水底,
               东方发白露晨曦。
               薄雾轻绕菜花地,
               顾双成一夜无眠辗转反侧走走停停苦想苦思
               不觉又来到湖畔长堤。
               理不清乱麻一缕缕,
               扯不断纠结一丝丝。
               弄不懂人心隔浮世,
               看不透此一时来彼一时。
               村里面树欲静而风不止,
               家里面如同洪水漫河堤。
               小菜花虽非我的亲生女,
               我不能如实向她把身世提。
               送走她丢却情和义,
               留下她家无安宁时。
               自从菜花来到此,
               我好似迷失南北与东西
               问天问地问自己……
               顾双成当断则断义无反顾
               哪怕是溺水三千独饮苦浆不迟疑!
          【一阵吵闹声传来,顾双成急下。
          【切光。

(四)

         【翌日,清晨。
         【光启。村口,桥头。
         【幕后传来众人的呼喊声:“东湖村破坏公开推荐……”、
     “东湖人搞阴谋……玩花招,不厚道……”
村  长  西湾村的乡亲们!你们先回去。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会尽快查出肇事者,保证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田妈、顾周全面面相觑。陈记者急上。
陈记者    村长、村长,不是我及时赶过去,西湾的村支书就要到县里去告状了。
田  妈    陈记者,我代表姑爷向你表示十二万分的感谢……不过,这事情不能再扩大影响了啊。
村  长    怪人家西湾吗?他们把周大刚的照片全剥了,换上了双成的。这是给我们东湖村丢脸!查!往死里查,查出来,严惩不贷!
     【田春兰带着田甜、菜花上。
田春兰  不用查了,是他俩干的。
村  长    好啊,人赃俱获。
菜  花    是我干的……船是我撑过去的,宣传栏上的照片也是我贴上去的。我……我只是想为……为……
田  甜    她是想为我爸当选出把劲,就能留下来了。
村  长  
         (异口同声地)胡闹!
陈记者   
田  妈    她不来,我们家平平安安,她一到,我们家人仰马翻。(举手欲打)   
          【顾双成急上。
田春兰    妈!你怎么能打人家呢?都是我这个当妈没有管教好田甜,唉……爹争气,娘争气,生个儿子不争气!(喝斥田甜)小东西,回去罚抄十篇课文!
田  妈    怎么能怪我家孙子呢!明明是她坏了双成的大事。
顾双成    都不要说了。这件事情我自己去处理。我现在就带菜花去向西湾村的乡亲们赔礼道歉。(欲下)
村  长    算了!你去反倒说不清,还是我带她俩过去吧。菜花、田甜,跟我走!
陈记者    我跟你们一起去。
顾周全    我是孩子的爷爷,我也去。
田  妈    我过去村干部更得去。
          【众下。
田春兰    双成,今天的事你都看到了吧!
         (唱)这个菜花太野性,
               田甜跟着犯了浑。
顾双成   (唱)她是好心办错事,
               你我不必太较真。
田春兰   (唱)跟好人,学好人,
               跟着强盗学撬门。
顾双成   (唱)莫要轻率下结论,
               天长日久见人心。
田春兰   (唱)你不怕众人多议论,
               我还想有个好名声!
顾双成   (唱)流言权当风过耳,
               浊者自浊清自清。
田春兰   (唱)你不怕落选名誉损?
顾双成   (唱)我知道哪头重来哪头轻!
田春兰   (唱)要你马上送她走,
顾双成  (唱)送走菜花万不能。
田春兰   (唱)好说好劝你不听,
               春兰选择打离婚!
顾双成    你……(冷静地)当年,我从外地矿上打工回到村里,穷得一文不明,我从头做起,养鱼养蟹,种植花卉蔬菜,你支持我,帮助我,鼓励我……如今,我们一切都好起来了,怎么说出这样绝情的话来了?
田春兰    你还记得当年啊?
顾双成    我怎么能忘了呢?
田春兰    那好,你现在就把菜花送走。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我们从头开始……
顾双成    菜花的事情,你听我慢慢解释……
田春兰    我妈说了!送走,就是最好的解释……
顾双成    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菜花是……
田春兰    打住!不要提菜花,我不听,不想听!
顾双成    那……等你冷静下来再说。我带着菜花,先住到养殖场值班室去。(缓缓离去)
田春兰    你走,你走……这个家我也不要了!
         【田春兰急下,提着行李复上。
         【田妈、顾周全上。
田  妈  春兰,你怎么了?
田春兰    我,我要和他离婚……(高声地)离婚离婚离婚!
田  妈    啊?你、你说什么?(佯装要打春兰)
         【顾周全阻拦。
田春兰    你、你还要打我……这个日子没法过了……
顾周全   (轻声地)亲家,亲家……劝劝她……
田  妈   (故装不懂)我还要人劝呢。
顾周全    你的高度呢?高度哪去了……
         【顾周全气下,春兰在一边哭泣。
田  妈   (抚慰着)哭,哭,哭……你只知道哭诉哭诉,不懂得妈妈这里的高度。双成的脾气,你不知道吗?
田春兰    他是个铁头犟。
田  妈    他老子就个犟铁头!当年,双成高考落榜,让他复读再考,他就是不听,偏要到外地矿上去打工。气得他家老子撂下狠话,打工拦不住你,要钱一分没得。他居然就带着五十块钱走了……现如今他事业有了,名声也有了,如果再选上全省“十大道德模范”,你这个春兰土菜馆,肯定财源滚滚……到时把牌子做到全县、全市,全省连锁……离婚、离婚,你脑子被门轧过了?
田春兰    这一次双成水泼不进。
田  妈    是的哩……我也为这事犯愁呢!这样(和春兰耳语)听妈妈的。
田春兰    这,让我装病……能行吗?
田  妈    这是妈妈做妇女工作总结下来的经验。兵书上只有36计,我这是37计。(轻声地)双成来了……准备好,开始!
          【田春兰作眩晕状。
          【田甜和菜花喊上。
田  甜    妈、妈、外婆我妈这是怎么了?
田  妈    眩晕病发了,快去把你爸爸叫来。
菜  花    那赶快送医院啊。
田  妈    看过多少医院,没用。
菜  花    那怎么办呢?
田  妈    怎么办啊?就是吃这湖荡里上百年的老河蚌里的老珍珠。
菜  花    上百年的老河蚌里的老珍珠。
          【顾双成急上
顾双成    春兰、春兰怎么了。
田  妈    你看,眩晕病犯了。
顾双成    眩晕病犯了,我们结婚这么多,从来没犯过这种病啊?
田  妈    过去没犯病,是因为日子过得舒心……可现在家里这个样子……不犯病才怪呢?
顾双成    那怎么办呢?
田  妈    怎么办啊!还不把她背她回去啊。
          【顾双成背田春兰下,田妈跟下。
          【菜花僵立。
          【切光。

( 五 )

         【半月后。         
         【光启。养殖场一隅。
         【菜花在喂着一趟小鸭。
田  甜   【幕内喊上
          菜花姐,菜花姐。
菜  花    田甜
田  甜    菜花姐,你回来啦。
菜  花    回来了。
田  甜    你陪我玩玩吧。
菜  花    我要把鸭子赶到窝栏里去。
田  甜    说好的吗教我打弹弓的。
菜  花    等我忙完了再跟你玩。
田  甜    那我帮你赶吧。
菜  花    哎呀不要捣蛋了。
田  甜    那好吧,你快点啊。
菜  花    去玩吧。
         【菜花继续赶鸭子,田甜在一旁玩耍
         【田甜拿着弹弓在玩,不小心打到了菜花。
菜  花    哎呦喂,疼死了,田甜,你……
田  甜    菜花姐对不起,菜花姐我照你教的方法天天在练,怎么就是没准头呢?
菜  花    你的姿势不对,(拉弹弓)要抬头挺胸,拉满弓……你看……
         【弹丸飞出,树叶飘落。
田  甜   (惊叫)哎呀!百步穿杨哎!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菜  花    徒儿请起,田甜,你知道那里有上百年的老河蚌吗?
田  甜    你看这河里多的是。
菜  花    是吗?田甜,你作业做好了吗?
田  甜    一提做作业头就炸了,真烦死了。
菜  花    有书念多好,还烦什么?
田  甜    你这样多好,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又不考试。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菜花,你上学了吗?
菜  花    上了三年级,后来……后来就不念了。
田  甜    那……你觉得上学最痛苦的是什么?
菜  花    最痛苦的……是被同学欺负。
田  甜    同学为什么欺负你?
菜  花    他们说我有娘无爹,是个野种。每次,我就哭着问妈妈,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到底有没有爸爸,妈妈总是被我问得直淌眼泪……就在妈妈生病躺在床上那天傍晚,外面下着大雪,山白了,树白了,沟沟坎坎都没了,弯弯的小路也没了,一片白茫茫的。妈妈纳着鞋垫对我说,菜花有爸爸!她还说,等我长大了,就让我去找他。把妈妈亲手缝的鞋垫交给爸爸,还要给爸爸唱那首,妈妈教我的《菜花黄》。可我还没长大,妈妈就死了……
         【菜花喃喃地哼起歌谣。 
          (唱) 菜叶青来菜花黄,
               阳光雨露是爹娘……
田   甜   真好听……
菜   花   妈妈说,是爸爸教她的……
          【幕后传来田春兰的喊声:“田甜,田甜——”
田  甜    我妈来了。
菜  花    那你回去吧!
田  甜    我不想回去。
菜  花    你快回去吧。
田  甜    我还想听你讲呢。
菜  花    你再不回去你妈就要骂你啦。
田  甜    我就是不想回去。
菜  花    你再不回去,以后我就不讲给你听了。
田  甜    好好好,我回去……(下)
菜  花   (唱)目送田甜回家走,
               又是羡慕又忧愁。
               他是妈妈心头肉,
               我却是蜻蜓断翅难停留。
               妈妈啊,我是该留还是走……
          【顾双成上。
顾双成    菜花。
         (唱)再不能让菜花终日锁眉头。
顾双成    菜花、菜花。
菜  花    叔叔你回来了。
顾双成    菜花,你来看。
菜  花    书包!是给我的?
顾双成    对。收拾收拾,马上跟我回家,明天和田甜一道上学去。
菜  花    和田甜一道上学。(惊异)我又有书念了。(兴奋)妈……我要回家了……回家……那阿姨她要我吗?
顾双成    会要的。
菜  花    那……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爸爸?
顾双成    呃……当然是。
菜  花    那……我以前叫你爸,你为什么不答应?
顾双成    这……
菜  花    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和妈妈。
顾双成    这……
菜  花    你为什么不去找我和妈妈?为什么……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唱)我问你为何叫爸你不答应?
                我问你为何今天才认亲生?
                为找你我翻山越岭苦吃尽。
                为找你我两年脚茧剥三层。
                一张报纸将我引,
                追到东湖寻救星。
                既然我是你亲生女……
                你为何迟迟疑疑含含糊糊犹犹豫豫吞吞吐吐是何因?
                越思越想越疑问,
                我爸爸,应该是,疼妈妈,护亲生,绝不像你,不找不寻、不顾不问、不疏不亲,不热不冷,喊爸不睬,叫爸不应,打死菜花,绝不相信,你就是我那嫡嫡亲亲、亲亲嫡嫡的生身父亲!
顾双成   (唱) 菜花她一问两问再追问,
                问得我耳热心慌汗涔涔。
伴 唱           眼前飘来一身影,
                歌谣一曲耳边吟
         【小香子的歌声,犹如天籁飘来:
               菜叶青来菜花黄,
               阳光雨露是爹娘。
               小满时节咧嘴笑,
               榨出油来扑鼻香。
顾双成         菜花啊!
(唱)         叫菜花,不怪你眼泪汪汪来责问,
               孩子啊,是爸爸迟迟不认寒透了你的心。
               回头望,过往路上,
               坎坎坷坷、磕磕绊绊、风刀霜剑留脚印;
               顾双成原本是跌倒再爬抓铁有痕,
               舔舔伤口再前行。
               一根筋,槡树骨骼,任裂不弯、
               天塌地陷、能扛能撑;
               眼目下,成了个,瞻前顾后窝窝囊囊的小男人。
               今日里重找回当年血性!
               哪怕是,
               一步两坑,三沟四坎,
               五雷轰顶,六索绞颈,
               七上八下,九挫十败,
               我撞倒山墙咬牙一跺立定身!
              (白)孩子,从今往后,爸爸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只要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菜花,来,叫我一声爸爸……
菜  花   (跪下)爸爸……
         【切光

(六)

         【三天后,傍晚。
         【光启。田春兰家。细雨淅沥,风吹柳稍。
田春兰   (唱)檐口滴水轻轻坠,
               风过柳梢夜低垂。
               雨丝儿如同芒刺背,
               穿堂风恰似敲重锤。
               小菜花搅得顾家名声毁,
               东湖村田角沟边生流言。
               乡亲们冷眼相向态度变,
               众记者前翻后起拼命追。
               春兰我如同风筝断了线,
               一颗心白天黑夜浪里颠。
               我深知双成一旦决心定,
               哪怕是撞到山墙头不回!
               于其是牛已过于河再拽尾,
               倒不如捅破窗纸敞心扉。
               我要从头说原委,
               菜花生父他是谁。
               既让孩子辨真伪,
               也替双成拂尘灰。
               现在就把菜花见……
          【菜花上。
菜  花   (接唱)熬药汤孝敬阿姨心里甜。
          【二人见面,忽然无语。
菜  花    阿姨,这是我为你熬的药汤。我妈说,犯眩晕病是因为人身上缺血。这是我们山里人的偏方。菜花捣下汁来熬红枣,我妈说,吃了能补血……
田春兰    (摇头苦笑)我这病……
菜 花  阿姨的头晕病,难道,定要吃湖荡里的百年老河蚌吗?
田春兰  菜花,阿姨还是要谢谢你的这番好意……
菜  花    不,我妈说了,孝敬妈是应该的。我妈不在了,我就把你当着亲妈,孝敬您一辈子。(怯生生地)阿姨……我先走了。
田春兰    菜花,菜花来陪我说说话好吗?
菜  花    哎。
田春兰    菜花啊,阿姨也是个当妈的人。没有妈妈的孩子很苦,很苦啊。可我……阿姨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这么多年,田甜他爸……其实顾双成不是你的……叔叔他不容易啊。当初他仅带五十块钱外出闯荡,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成了远近闻名的企业家,成了全市“十大道德模范”,现在又要到省里参加竞选……一旦大家知道了他还有个不明不白的女儿,所有的辛苦,半辈子付出,就全没有了啊。到那时,领导怎么看他?乡亲们怎么看我?田甜在学校还怎么做人?我们这个家……在这东湖村就永远抬不起头来了……陈记者已为你安排好一切。为了田甜……为了我们这个家……你就……菜花,我实在没有办法呀,就算我求你了……
菜  花    您别说了!阿姨,我懂、我懂、我全懂……我不会连累爸爸和你们。我走,我现在就走。(跑进房内手里拿着鞋垫上)
          阿姨,有样东西,你交给爸爸。这是我妈亲手缝的。我本想,爸爸过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田春兰    你也知道双成的生日?
菜  花    我妈说,爸爸的生日是五月二十八。妈还说,她的千言万语,全缝在这鞋垫里了……我走了。(菜花跑下)
         【顾双成喊上:春兰。
顾双成  春兰,你看,这是我刚弄来的藕粉。这些日子,我看你总是不想吃饭……我让你换换品味,现在就给你去做。
田春兰    双成,你不要走。我……我突然感觉这心里空空的……我害怕失去你……失去这个家。
顾双成    春兰啊,你还记得,新婚之夜,我给你讲过的故事吗?
田春兰    记得。那年,你在矿上得了伤寒,黑心的老板不管不问。
顾双成    伤寒得不到及时治疗,是要出人命的。
田春兰    好心的工友把你背到自己的出租屋里。
顾双成    整整背了十里山路。
田春兰    整整守着你五十个日日夜夜。
顾双成    花尽了她打工的全部积蓄,才把我从死神的手里救了回来。
田春兰    病好之后,这位工友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了呢?
顾双成    春兰哪,我今天要告诉你,因为她心里有我,可又不愿拖累我,所以悄悄离开了。我找了她整整三年……
田春兰    她不愿意拖累你,因为她心里有你?她……她……
顾双成    她就是菜花的母亲,小香子……
田春兰    小香子……就是菜花的母亲!
顾双成    春兰!
         (唱) 忘不了那年雪后初放晴, 
                双成我归来已成落魄人。 
                在矿山打拼五年皆不顺, 
                只落得一文不名意消沉。
田春兰   (唱) 但见你独坐湖边一月整,
                我天天悄悄伴到月初升。
                敬佩你胸怀志向不认命,
                看中你心地善良人实诚。 
                我劝你青山还在有柴烧,
                我慰你流水不断草返青。
                倾其所有资助你,
                重新创业树信心。
                你撑竹篙我划浆,
                我撒鱼网你收绳。
                一碗茶水轮着喝,
                一块米饼对半分。
                待到公司开张日,
                才品味汗水泪水凝艰辛。
                新婚夜喜烛燃烬泪不尽,
                你发誓此生不负我深情。
                当年誓言犹在耳,
                点点滴滴润在心。
                我本想不让你把名誉损,
                我本想不让你得罪众乡亲。
                我本想不让你把黑锅顶,
                全为了维护我俩苦心经营幸福美满的好家庭!
顾双成          春兰!
(唱)          我曾为留不留菜花心忧困,
                我曾为认不认菜花苦权衡。
                倘若是菜花得知谁亲生,
                这孩子终身心头蒙乌云。
                倘若是募然认领作父亲,
                周边人嘲笑误解坏名声。
                我为何心忧困?
                我为何苦权衡?
                一边是德义,
                一边是名声,
                肩上一担挑,
                孰重又孰轻,
                是菜花一番责问穿心过,
                顾双成自己击败顾双成!
                倘若不把菜花认,
                谈何友谊和忠诚?
                倘若不把菜花认,
                谈何担当和责任?
                倘若不把菜花认,
                谈何报答救命恩?
                倘若不把菜花认,
                双成注定悔终生。
                春兰啊,春兰啊!
                我这里卸下名声这座山,
                做一个守德义有担当知恩图报的真男人。
                将菜花当着亲生女儿认,               
                方能够告慰香子在天之灵。
                感谢你体谅我心境,               
                就如当初同船共渡互容互信执手前行
                这事情守口如瓶共担共承,
                为一对、好儿女,当扶手,作后盾,
                只求个老人安康,孩子成人,和衷共济,协力同心,
                粗茶淡饭,喜乐盈盈,做一个知足常乐小百姓,
                平平安安共度一生。
田春兰   (如梦初醒)双成,双成,这是菜花留给你的……
顾双成    鞋垫。
田春兰    鞋垫,这是她妈妈亲手为你缝的。
顾双成    小香子为我缝的鞋垫。
田春兰    菜花妈说,她的千言万语全纳在鞋垫里了……
顾双成    千言万语,全纳在这里面了……(突然)春兰,拿剪刀来。
          【顾双成用剪刀挑开鞋垫,抽出一封信。
          【小香子的画外音: 
           双成哥,当你看见这张小纸条的时候,我早就不在人世了。原谅香子妹妹当初的不辞而别,因为香子不干净了,不配做你的女人。爱一个人,就要把他当眼珠一样护着。双成啊!我把菜花交给你,因为你是这世上我唯一能托付的人,告诉孩子,你就是她亲生父亲,绝不能让她回到那个畜牲亲爹身边去,让孩子有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家。让你为难了,让我未曾见过面的嫂子担待了,这……就是命啊!香子欠你们的这辈子还不了,下辈子做牛做马偿还你们。
田春兰   (大哭)双成哪,我……我该死,我对不起菜花……
顾双成    菜花呢?你这是什么意思?
田春兰    我让菜花走了……
          【一声炸雷。
顾双成    你……菜花……(急下)
          【切光。

( 七 )

         【紧接前场。
         【光启。野外、湖荡。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菜花上。
菜  花   (唱)离别了东湖村泪水强忍……
               深一脚浅一脚难舍难分。
               回头望柳林石桥雨中隐,
               望不见爸爸窗前那盏灯。
               爸爸呀,莫要怪菜花离去心太狠,
               我不能拖累你们一家人。
               爸爸呀,原谅我未能当面来告别,
               我只有爬上长堤喊一声。
          (白)爸爸——女儿走啦。我回去陪妈妈了。
          (唱)临行又觉神不定,
                菜花忘了大事情。
                阿姨患有眩晕病,
                要吃珍珠才除根。
                这个心愿还未了,
                怎能离开东湖村?(急下)
         【顾双成、田春兰的呼唤声传来。
顾双成   (唱)顶风雨寻菜花喊破嗓音。
田春兰   (唱)心焦急步踉跄泪眼难睁。
顾双成   (唱)菜花为我离家走,
               玉洁冰清见孝心。
               感念女儿多懂事,
               相认恨晚愧疚深。
田春兰   (唱)泪水难洗悔又恨,
               雨水打得心儿沉。
               孩子若是出意外,
               这辈子愧负香子大恩人。
         【顾双成、田春兰呼喊着菜花。
         【顾周全、田妈搀扶着呼喊着菜花上。
顾双成    爸……
田春兰    妈……
顾周全    还是没找到孩子?
田  妈    要是孩子想不开,这东湖这么大,又没有上盖子……
田春兰    妈!你胡说什么……
          【菜花水淋淋地上。
  众      菜花!
田春兰    菜花,你到哪里去了,我们一直在找你啊!都怪我不好,阿姨对不起你,我……
菜  花    阿姨,你有眩晕病,要吃老河蚌里的珍珠才能治好。这是昨天悄悄下湖摸来的。(从怀中拿出一只河蚌)养在后面网箱里面的,现在拿来了给阿姨治头晕病。(双手递上)
田春兰   (泪下)好孩子……
  众      菜花啊……
菜  花    阿姨,我该走了,我是真心要走的……(跑下)
顾双成    (唱)菜叶青来菜花黄
                阳光雨露是爹娘
          【菜花驻足,回身眼眶里盈满泪水。
田春兰    菜花,你妈妈是我们顾家的大恩人,你妈不在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亲妈,孩子,你留下来吧!
菜  花    妈妈……
顾双成    孩子……
菜  花    爸爸……
顾双成    菜花,跟我们回家。
         【主题歌起:菜叶青来菜花黄, 
                     阳光雨露是爹娘。 
                     田角沟边到处长, 
                     满眼一片好春光。
         【剧终。

  原载2015年第3期《剧本》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