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母爱的经纬
作者: 孙成栋    文章来源: 盐都日报    更新时间:2018/5/14  阅读次数:

从一枚簌簌落下的叶片,我读到被放逐的温暖。

——题记

千层底

是谁,在双脚与大地之间,垫上厚厚的春天?

是谁,在故园和异乡之间,铺上绵绵的牵挂?

母亲的千层底噢,让我的每一个足迹,都成为一道盛满阳光的风景。

昏黄的煤油灯,闪亮的纳鞋针,长长的粗棉线,纤巧的针箍子……有一缕草香,在指尖上氤氲;有一朵茧花,在憔悴里芬芳。

母亲眼含远方,手执希冀,艰难地拉扯着千层底,宛如拉扯着一段苦难的岁月。穿透的是雨季,纳进的是祈愿,抽出的是叹息。

那密密麻麻的阡陌间,收藏着谁寄存的人间秋语?绽放着谁遗落的瓣瓣血花?

被年轮串起的等待,从季节的掌心滑落,让曾经笃实的故事,在村庄的衰老中成为永远的谜底。

一场雪,在母亲的青丝间如期而至,让寂寥的夜漫过泊着酸楚的眸子。山水迢迢,家的气息扑面而来,在千层底里层层蔓延,漫漶成游子永恒的守候。

是谁,在被月光淹没的岛屿间,传递洁白的誓言?

那比乡愁饱满,比憧憬坚实,比思念纤长的小舟,沿着千层底的弧线扬帆,恰似追寻被梦想染绿的海湾。

芦花般葳蕤的火焰,燃烧成鞋窝里的诗句,让回忆接近泥土的温度,让未来超越桅杆的高度,让沾满露水的词汇日益丰腴。

那抹远去的征程,是你虔诚的执着,融化了冰雪的篱笆;还是你划动的双桨,搅乱了一位水手的惆怅?

早已习惯了一种流浪,而浪尖上的音符,却化作千层底上挤挤挨挨的针脚……

毛线衣

一双手,两根针,三匡线,四季风,编织出岁月的经纬。

那针,平平常常,普普通通;那线,弯弯绕绕,柔柔顺顺。

这一针一线,却把荒芜的时光,织成人间的脉脉温馨;把游子思绪的野马,放牧在满目葱茏的草原。

这一针一线,却把寒风凛冽的严冬,织成三月的姹紫嫣红;把乌黑的青丝织进如梭的光阴,让生活的霜华漂白。

那针针线线呵,把母亲眼角的眺望串在漫漫的长夜,让游子走遍万水千山时刻不忘故土。

那针针线线呵,把母亲心荷的泪珠缀成灵魂的项链,让黯淡的日子闪烁青春的光芒。

沿着深深浅浅的韵脚,谁的目光温暖了我的小径?让长驻的春天,成为人生萌动的潮汐,激荡被梦想托起的海面,直抵我乡音的深处。

那件毛线衣,陪我走在生命的长路,朝朝暮暮、岁岁年年。几多颠沛,几多跌宕,几度风雨,几度春秋,无论穿在身上、装进行囊,还是锁进岁月、藏进记忆,永不消逝的,是母亲暖暖的指温。

而一茬关于村庄的传说,无意间被谁拆开,我捧读到母亲的执着,和墙角忽明忽暗的炉火。浑浊的老花眼,密集的鱼尾纹,急促的咳嗽声,如弓的脊背……在我的眼前叠影成,一枚在北风中翻飞的叶子,宛若那件穿旧又拆掉翻新、再旧再翻新的毛线衣。

一段心曲,就这样在大地之弦上潆洄。许是岁月的风霜,给了母亲太多的煎熬,才有了生活的缕缕苦香……

行囊

一树槐花浅浅开的日子,我的身影连同那场细雨,即将被远方带走。

阑珊的灯光汩汩流淌,雾已开始夜行。迷离的槐香,溅湿五月的堤岸。

粗布的行囊,装不满母亲的叮咛,那个破洞宛若蓄满忧伤的眼睛。散落一地的,是记忆的穗粒,烙印着岁月的纹理。

那根,曾缝补起一个个日子的针,此刻,在母亲手中游走。

只有故乡的云知道,那一针一线,密密缝补着的,是母亲心上正在撕裂的,峡谷一样深的伤口。

泪水,仿若断线的珠子,被冰冷的针尖刺穿,从千疮百孔的憧憬里流泻开去,凝成一块黑夜般茫茫无边的补丁。

我带着昨夜的露水,走出被梦想叫醒的村庄,宛如一朵桐花,赤足奔向春天。将那一张缝满补丁的往事,连同缝满补丁的故乡,留给了落寞的母亲。

有一种约定,在行囊中发酵,却始终走不出轮回中的风雨交加。许是命运的眷顾,给了种子太多的遐思,才有了绿潮的义无反顾。

母亲的心事,比她手中搓着的草绳还要纠结。夜色深沉处,那瘦弱的胸腔里,却装着一汪大海,潮涌潮退的声音,此起彼伏。

那些老去的光阴,在凝望里玲珑剔透,在愧疚里风生水起,在等待里千回百转。

踯躅的屐痕,攀援的青藤,生活的缝隙,母亲的目光……那些感激,汇聚成溪,潺潺而动,一路陪我跋涉。

我的翅膀没有驿站,疲累之时,只能睡在风中。却不用担心坠落,因为,身下托着母亲的牵挂……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