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作品
音乐
舞蹈
 
 
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戏剧>>作品
《烟村三月》剧本
作者: 陈明    文章来源: 盐都区戏剧家协会    更新时间:2012/4/20  阅读次数:


·大型现代戏曲·

时  间    当代

地  点    苏北里下河地区一个偏僻的水乡小村

人  物    田茂林    男  六十多岁  乡村渔鼓艺人
     小  雨    女  十二岁    艾滋病致遗孤
     玉  兰    女  三十多岁  田茂林的儿媳妇
          南  南    男  十二岁    玉兰的儿子
     大  根    男  三十多岁  玉兰的丈夫
          玉兰妈    女  六十多岁  田茂林的亲家母
        

          [水乡的一个小书场。

          [幕内田茂林念:

               骨肉分离十六春,
               天涯何处觅娘亲。
               纵然富贵能如愿,
               抱恨终身枉为人。
               娘啊,你在哪里呀……

          [幕内爆出一阵喝彩声。

          [小雨小心翼翼地上。她衣衫不整,脖子上挂着一只香袋,手里捧着一只紫砂茶壶,边聍听,边学着唱……

          [幕内田茂林唱:

               世间哪个没娘亲?
               可怜我却是个怜仃孤苦的人。
               若不是一首血诗我亲眼见,
               竞将养母当亲生……
              
          [幕内突然一声断喝:“滚出去,又来听白书!”

          [小雨惊惶失措,手里茶壶“咣当”落地。

          [田茂林上。

田茂林    孩子,伤着了没有?(朝幕内)这孩子是我的小书迷……

          [小雨摇头无语,捧着打破的茶壶盖歉疚地埋下头)

田茂林    不要紧、不要紧。(掏钱递给她)孩子,爷爷明天要回家了。你……你也该回家去了……。

          [小雨将钱塞回田茂林手中,慢慢蹲下,形如雕塑。

          [田茂林轻叹一声,默然回眸,隐去。

          [幕启:

          [霞光微曦,晨雾飘逸,水绿湖荡浮显出来。

          [菜花丛中,田茂林背渔鼓匆匆行走的剪影。

          [渔鼓旋律流水般漫溢过来,主题歌起:

               烟村三月水悠悠,
               春风送暖黄花稠。
               水乡美,美在人走画不走,
               水乡美,美在真情画中留。

          [雕塑般的小雨随着优美的旋律似有了生命,爬上河堤,拂开柳丝。眺望。稍倾,她朝着田茂林远行的方向追去……

          [灯暗。
        
          [烟村湖微波不兴,映出丝丝垂柳、青砖红墙。

          [一个典型的水乡茶馆的店面。书台的桌围上绣着醒目的“玉兰茶馆”字样。

          [浓烈的开张喜庆氛围中,玉兰和大根忙碌着。

          [小雨悄然而至,她不时躲闪着朝茶馆里窥探。

幕内声    玉兰、大根呀,恭喜恭喜、开张大吉……财源滚滚哪。

大  根    同喜同喜……谢谢,谢谢……

玉  兰    哎呀,快去把花篮接过来。(两人下)

          [田茂林端着一笼点心上。

田茂林    南南,南南……来吃点心……

          [玉兰幕内声:“爹,请您把王二婶家的请柬拿来……”

          [田茂林拿起桌上的请柬下。

          [小雨蹑手蹑脚地进屋。一双饥饿的眼睛盯着桌上的点心,慢慢伸过手去……

          [幕内传来南南的叫声:“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小雨惊慌地扔下点心,掀开桌围,躲到书台下面。

          [南南手持渔鼓,蹦将出来。

南  南    冲啊!哒哒哒……(似觉书台下面有动静,欲挑起桌围)不许动!缴枪不杀!

          [田茂林、玉兰、大根上。

玉  兰    南南,你怎么乱动爷爷的渔鼓呢?这可是……

南  南    我知道!这鼓上刻着祖宗的家训“忠厚传家远”,是我们田家的镇家之宝,爷爷对不?

          [众笑。

          [玉兰妈肩扛手提大包小包上。

玉兰妈    玉兰、玉兰……哟,亲家,你回来啦!我是早也盼,晚也盼,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玉  兰    爸,我妈是你的书迷。妈,我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吧?

玉兰妈   (递上一叠钞票)你这个宝贝媳妇呀,算准了我包下了百亩荷塘,身上有余钱;装璜门面钞票不够跟娘借,又不用付利息,难怪人家说她是“计算机”。

玉  兰    妈,你又来了……

南  南   (猛然惊叫)妈!有小偷!在这儿……

          [大根掀开书台布围,小雨瘫软地滚倒在地。

田茂林    这孩子是饿昏了,先让她吃点东西。(将点心端过去)吃吧,不用怕……慢慢吃,别噎着了……

          [小雨醒转。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田茂林    这孩子我认识,是个流浪儿……也是我的小书迷。

玉兰妈    啊?她还听书?

田茂林    三个月来,我换到哪个码头,她就跟到那儿。全本《玉蜻蜓》她是一场不落……

大  根    想不到您老唱了一辈子渔鼓,还唱出个小追星族来了喃。

南  南    老外了吧,她是爷爷的“粉丝”。

玉兰妈    亲家,她是小粉丝,我是老粉丝……

玉  兰   (打量小雨)你看这孩子身上的衣服又破又脏……妈,昨天买了两件夹克。南南穿上身了,还有一件拿来让她换上。

玉兰妈    哎……南南就喜欢这个样式,是他要买两件的呀!

玉  兰    南南,两件夹克一模一样,太单调了,我明天给你重买。妈,快去拿吧。

          [玉兰妈下,拿夹克复上。

玉  兰    这孩子还迷上了渔鼓,你会唱吗?来,唱几句给我听听。爸……

田茂林   (唱)这丫头追到烟村实意外,
               三月来问她身世她口不开。

玉  兰   (唱)这丫头眉清目秀惹人爱,
               常常想身边添个小女孩。

小  雨   (唱)她比爷爷还和蔼,

玉  兰   (唱)一笔细账肚里埋。

玉兰妈   (唱)一头雾水弯难拐,

小  雨   (唱)一心盼望重投胎。

阿  根   (唱)一定不能乱表态,

田茂林   (唱)一霎间又是犹豫又疑猜。

小  雨   (唱)求妈妈保佑小雨脱苦海,

玉  兰   (唱)细盘算暂且将她留下来。

               爸,如今还有谁家肯让孩子跟你学唱渔鼓?

田茂林    是啊,连南南都不愿意,后继无人哪。

玉  兰    以我看,留下她,你有了传人,茶馆也多个帮手。

田茂林    玉兰,政府不让雇佣童工,我们田家更不能做这种事。再说,这孩子的情况我们还一无所知,一旦家里人找上门来……

小  雨   (惊爆一声)爷爷!我没有家……

玉  兰    哦,是个孤儿。(替小雨换衣服)你们看,这孩子穿上这件衣服,和南南站在一起,活像一对龙凤双胞胎了。爸,你经常教导我们:扶贫帮困是我们田家世代相传的门风。妈,你说对不?

玉兰妈    妈妈懂了!有这小丫头往店堂里一站,茶馆顶风十里香,财流滚滚达三江。这不是送上门的活招牌嘛。

田茂林    孩子,你是不是和家里人呕气跑出来的?

小  雨    爷爷,我真的没有家。

田茂林    爹娘呢?

小  雨    爹娘死了……

田茂林    来……看着爷爷……你爹娘是怎么死的?

小  雨    我爹娘……是……病死的。

田茂林    什么病?不许骗爷爷……要说真话!

小  雨    他们是……(猛然语塞)是……因为……

          [画外音:“小雨,外出逃生去吧,千万千万记住,打死你都不能说娘是怎么死的……”

田茂林    (掏出钱)孩子,回家去吧。听爷爷话,要不,你爹娘真会急出病来的……

小  雨   (朝后退)钱……我不要!不要!

          [小雨凄哀地盯着田茂林。脱下夹克,扭头跑下。

          [田茂林发现小雨掉在地上的香袋,慢慢捡起,发现袋里有封信。

          [田茂林看信。画外音:小雨,娘快不行了,娘是因为卖血染上艾滋病的……

          [田茂林僵立。

          [灯暗。

 

 

 

 

[NextPage]

 


          [烟村湖边。

          [漫野菜花延接天际,渔鼓声隐隐飘来。

          [隐约间,传来小雨如泣如诉的低吟……
        
               老佛啊,小生有事相拜托,
            还望你要看护她这苦命人……
            可怜她举目无亲无照顾,
            人地两生更伶仃。
            还望老佛多费心……
   
          [田茂林循声而上。聍听、寻找……

田茂林   (唱)三天来耳边似有人吟唱,
               就好像无形绳索缚肝肠。
               莫非我人老幻觉耳边响
               莫非她并未回家菜花丛中把身藏?
               一路寻来细思量……
               盼相遇怕相见又觉心慌。

          [菜花地里又一次飘出来道情声。

          [小雨唱“玉蜻蜓”:

               “送子娘娘你不应该,
               枉为慈悲一片心……”

田茂林   (惊呼)是小雨!小雨……

          [菜花丛中,小雨唱“玉蜻蜓”:
       
          “想你送子时应当送到娘怀中……”
  
田茂林   (寻找)小雨……小雨!你出来吧……

          [菜花丛中,小雨唱“玉蜻蜓”:
              
          “你不该把无知的孩子乱送人。”

          [田茂林走上高坡,也唱“玉蜻蜓”。

田茂林   (唱)十六年做了梦中人,
               不见亲娘面,痛彻孩儿心。

          [小雨从菜花丛中站立,朝田茂林缓慢走来。

小  雨   (唱)须知无娘苦,

田茂林   (唱)难舍骨肉情。

小  雨   (唱)娘亲啊,哪怕你在地角天涯也要把娘亲寻……

田茂林
         (唱)见不到娘亲决不回家门。
小  雨

田茂林    孩子,你是怎么会唱渔鼓的?

小  雨    跟爷爷学的。

田茂林    你知道这是唱的什么吗?

小  雨    《玉蜻蜓》“庵堂认娘”。

田茂林    你为什么要学渔鼓?

小  雨    学会唱渔鼓,爷爷就会喜欢我了。

田茂林    孩子,这三天你就一直躲在这菜花地里的?

小  雨    (点头)

田茂林    上哪儿弄吃的?

小  雨    (亮出手中半截菜苔)

田茂林    菜苔……

         (唱)手捧菜苔心颤抖,
               五味翻腾梗咽喉。
               可怜她形孤单,人细瘦,满面尘土、破衣烂裤,
               目光凄哀泪水流。
               难为她学渔鼓,盼收留,跟场听书、尾随到此,
               菜苔充饥宿田沟。
               怎忍心就此赶她走,
               欲想留她怎能留?
               是走?是留?心如乱麻难解扣……

小  雨   (唱)拉住爷爷苦苦求。
               多少回遭人打骂你相救,
               多少回檐下露宿你收留。
               三月来我是你身后小蝌蚪,
               你就象蝌蚪妈妈护儿游。
               爷爷呀,你已把我当人看,
               为什么陡下狠心将我丢?

田茂林   (唱)孩子啊,莫怪我狠心送你走,
               想留你爷爷实在难收留。

小  雨   (唱)书场相识虽不久,
               你对小雨照顾周。
               和颜悦色多仁厚,
               点点滴滴暖心头。
               妈妈说,遇上好人莫撒手!
               跟着盯着求他将我来收留。
               我认准爷爷人好世少有,
               离开你,我又成无家可归的猫和狗,
               何处把身投。

田茂林    我是好人……我……小雨呀,你有什么事情瞒着爷爷了吗?

小  雨    没……没有呀?

田茂林    你想想,丢了什么东西吗?

小  雨   (惊悟)香袋!我的香袋不见了!这香袋……是我娘亲手为我绣的……

田茂林    香袋里还有什么东西吗?

小  雨    一封信,是娘临终前留给我的。想娘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看看……(猛然顿住)爷爷!你……你全知道了!(哭出声来)我从小没有见过爹,家里穷,我娘卖血供我念书……

田茂林   (颤抖地)不要说了……你知道你娘是什么病吗?

小  雨   (嚅嗫地)知道……

田茂林    孩子!你真命苦哇,你娘怎么偏偏就染上这种病呢……

小  雨    爷爷,我没有病!娘死后,医生抽过我的血,我真的没有病!爷爷——我对天发誓,句句实情,句句实话……

          [小雨突然昏倒。

田茂林    小雨(试小雨额头)啊!额头滚烫…难道她……小雨,我送你去医院。

小  雨   (挣扎)我没有病,我不去医院……

          [玉兰和玉兰妈上。大根扛着一只纸箱和南南随上。

玉  兰    小雨……(拭小雨额头)哎呀,爸,这孩子是病了?

玉兰妈    这三天三夜,她就藏在菜地里的?亲家,这丫头像你,犟种一个!

玉  兰    妈,你噜嗦什么,赶紧送医院!

田茂林   (如梦如醒)对对对,赶紧送医院。

玉  兰    爸,我来背。

          [南南发现小雨手中的香袋,悄悄拿过去,好奇地翻看起来。

田茂林   (猛喝)玉兰!你们……都不要碰她。我来,我来……

          [田茂林背着小雨急下。

玉  兰    大根,(掏钱)给小雨买双新鞋,再买点水果……快去吧!哎,等等,回家可要报账的。

阿  根    嘿嘿,我数学不行,不会吃回扣。(下)

玉兰妈    你真大方啊,给了一件新夹克,现在又买新鞋子。

玉  兰    妈,这小丫头能派大用场。你看,我家茶馆只要我公爹渔鼓一唱,生意就火。要是将来小丫头和公爹来个老少搭档,既能稳住本地茶客,还能吸引城里的游客。人哪,财运来了,山都挡不住。

玉兰妈   (笑)小账算得掂斤掂两,滴水不淌。

南  南    (递上香袋)妈,这里面还有一封信哪。

玉  兰    (读信)娘是卖血染上艾滋病的……

          [众僵立!稍倾乱成一团。

玉  兰    南南!妈……

玉兰妈   (欲追田茂林)亲家哎——

玉  兰   (从纸箱里拿出84消毒液)南南……妈……快……快消毒!

玉兰妈   (捧着84消毒液)亲家公哎,快消毒……

          [玉兰妈跌倒。
      
          [切光。

 

 

 

[NextPage]


          [玉兰茶馆。

          [玉兰在灯下记账,南南做作业。

          [一个人影从后窗闪过。

          [隐隐飘来小雨吟唱“玉晴蜓”。

南  南    妈,小雨会跑到哪去了呢?

玉  兰    你做你的作业。

          [田茂林、大根上。

大  根    爸,你说怪不怪,在医院里小丫头一听我们要送她到“艾滋病遗孤救助中心”去,人跑了!

玉  兰    唉……蛮漂亮的孩子,一双眼睛又黑又亮,能照见人,可偏偏是个艾滋病遗孤,真是可惜了。

田茂林    平时跟在我后面就象个小尾巴,她突然一走,我心里……空落落的……

玉  兰    爸,不去想这件事了。(翻起账本)爸,你看……今天茶馆进账又是这个数…

          (唱)自从你回到茶馆唱渔鼓,
                连日来生意陡爆热乎乎。
                我前前后后细盘算,
                茶馆还要扩规模。
                这一边重砌门楼要仿古,
                这一边增加座位墙拆除。
                花坛从右连到左,
                回廊接到烟村湖。
                做生意如同看棋路,
                一着走错满盘输。
                幸亏小雨没留住,
                如不然生意砸锅财气无。
                到时候开连锁还清债务,
                我保证财源滚滚有钱图。(前途)
                你老受了半辈苦,
                从此后,你坐在家中把钞票数,
             早茶晚酒,无虑无忧,
             安度晚年心宽舒。
   
          [玉兰猛然惊叫:“哎呀……是谁!”

          [大根和南南随声奔出:“什么人?出来……”

          [小雨从黑暗中慢慢走出来。众愕然。

众        小雨……

玉  兰   (将南南拉到身后)南南,你回屋去。

          [小雨径直走到田茂林面前,伸出手。

田茂林    大根,快给小雨拿吃的来。

大  根   (连忙地)噢……我拿……

小  雨   (摇头)

田茂林    钱?我这儿有……(掏钱)

玉  兰   (拦)大根,桌上有零钱。

大  根    哎……我去。

小  雨    (摇头)

田茂林   (顿悟)玉兰,小雨的香袋呢?

玉  兰    大根,香袋?

大  根    南南,香袋呢?

南  南    香袋?噢(从口袋里掏出香袋)呶,在这儿……。

玉  兰    (将香袋丢在地上)爸,快进屋!大根,南南进屋,进屋……快用84洗洗手……

          [玉兰将众人推进室内关上门。

          [田茂林俳徊,不时朝外窥望。

          [天边隐隐响起雷声。

小  雨   (抚摸香袋)娘啊!娘……

         (唱)见香袋如同又见娘身影,
               可听到小雨喊娘声连声。
               你不该卖血染上艾滋病,
               你不该丢下小雨苦伶仃。
               为什么别人叫娘有娘应?
               为什么我有娘生来无娘疼?
               只说是遇上好人交好运,
               哪晓得才见太阳又转阴。
               求月亮,拜星星。
               让我亲娘显显灵。
               田爷爷,是好人,
               娘替小雨求求情。

伴  唱         求求情啊无人应,
               云遮月儿月不明。

田茂林   (唱)玉兰已经明心境,
               欲要开门步又停。
               看屋外孤孤单单瘦身影,
               不由我阵阵酸楚涌上心。
               三月前书场老少结缘份,
               就好像前世安排在今生。
               她不言不语人温顺,
               乖巧懂事手脚勤。
               她听书入迷难自禁,
               她学唱入情又入心。
               老少喜好多相近,
               忘年之交成知音。
               走到门前看究竟……
               难舍难断这份情。
    
小  雨   (唱)爷爷啊,小雨不求把门进,
               临走前再让我亲亲热热叫你一声。

          [田茂林开门。

小  雨   (爆发地)爷爷……爷爷!……我走了……

田茂林    小雨……

         (唱)孩子啊,你离开爷爷哪里投奔?

小  雨   (唱)无根的浮萍任飘零。

田茂林   (唱)饥寒冷暖谁照应?
               没吃没住怎存身?

小  雨   (唱)拾荒帮工混三顿,
               地当床铺月当灯。

田茂林   (唱)倘若是头疼脑热染上病?

小  雨   (唱)发热喝冷水,恶寒烤火暖暖身。

田茂林   (唱)句句揪心泪难禁……

小  雨   (唱)爷爷啊,这世上倒底有无《玉蜻蜓》?
               书中的“好人”因何无踪影?
               书中的“好人”是假还是真?
    
田茂林   (唱)一番话如雷击顶猛反省,
               田茂林说书诲人忘自身!
               将心比心细思忖。
               忽如梦中醒来人。
               纵然是千难万难我主意定,
               尽我所能救助小雨做一个“好人”!

田茂林   (脱下衣服给小雨披上)孩子,进屋去吧……

小  雨   (将信将疑)爷爷……

田茂林   (欲进又停)来,跟爷爷先到后屋去……

          [两人下。

          [玉兰上。大根悄悄跟上。

          [玉兰欲喊,大根在后面捂住玉兰的嘴。

          [暗灯。

 

 

 

[NextPage]

 

          [玉兰茶馆。大根烦燥地织着毛衣。

大  根   (唱)自从小雨留家内,
               一片恐慌人人自危。
               茶馆歇业门关闭,
               本不见来利不归。
               村里人见我们就像看见鬼,
               绕道而走头不回。
               玉兰她逼我劝爸不停嘴,
               枕头风不断耳边吹。
               父亲他到医院跑了多少腿,
               回到家怀抱渔鼓紧锁眉。
               我夹在当中活受罪,
               说不清谁对谁错是与非。
               我只好两边应付陪笑脸,
               扮一个“泥瓦匠”里外粉刷抹抹灰。

          [玉兰上。

大  根    玉兰……

玉  兰    今天是几号了?

大  根    今天……我懂,我懂……你给我最后的期限。你放心,今天你就看我的。

玉  兰    那你怎么和爸说?

大  根    你坐下,听我向你汇报。(拿出一本书和一张宣传画)这是我从疾控中心弄来的,专门介绍艾滋病的!

玉  兰    这……什么意思?

大  根    这叫强势宣传!什么叫艾滋病,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玉  兰    这个……能行吗?

大  根    怎么不行?他是我爸,我既不能打,又不能骂。让他学习,白天学,晚上学,往死里学!这张宣传画,我贴到后屋去。让他白天看,晚上看,往死里看!算账我不如你,这个……你不如我。兵法上讲“攻心为上”。

玉  兰    大根,你总算理解我了。

大  根    你是我老婆,理解也得理解,不理解也得理解!

          [玉兰欲亲大根。

          [田茂林上。

玉  兰    爸回来了。大根,你和爸好好谈谈,我去替你们泡壶碧螺春。(下)

田茂林    大根,这书,这画是……

大  根    噢,这是……是我为玉兰预备的。艾滋病并不可怕,传染有三个途径……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是我老婆,我既不能打,又不能骂。让她学习,白天学,晚上学,往死里学!这张宣传画,让她白天看,晚上看,往死里看!

田茂林    孩子,难得你能理解爸爸。

大  根    你是我爸,理解也得理解,不理解也得理解!

          [两人会心地大笑。

          [玉兰上。

玉  兰   (欣喜地)看你们爷俩……我们家好些日子没笑声了。

大  根    我弄中饭去。(下)

玉  兰    爸,你看你衣服上针线缝绽开了,我给你缝缝。

         (唱)手持银针把线引,
               为劝公爹费苦心。

田茂林   (唱)这一针缝得我前心亮,
               这一针缝得我后背明。

玉  兰   (唱)我嫁田家十五载,
               你待我不是亲生胜亲生。

田茂林   (唱)你为田家苦吃尽,
               相夫教子尽孝心。

玉  兰   (唱)别人家锅碗瓢盆常相碰,

田茂林   (唱)我们家和风细雨润无声。

玉  兰   (唱)常言道牙齿舌头最亲近,
               不留神也会磕得鲜血淋。
              
田茂林   (唱)她弦外之音话中隐,
               细寻思她的苦处也有因。

玉  兰   (唱)硬锅巴还须慢慢啃,

田茂林   (唱)逆水船等待风顺扬帆行。

玉  兰    爸,茶馆的情况你都看到了——没人来听书吃茶了,这一大笔债怎么还啊?我真急死了。

田茂林    我想好了——前后院关上一道墙,我也住到后院去。这样就不会影响茶馆做生意了。

玉  兰    这不是分家吗?这烟村上下,谁不夸我家三代同堂,和和睦睦。这一来,不是把田家代代相传的好门风丢光了?爸……我可担不起这个罪名哪。

田茂林    我的意思,分开住,不分家。

玉  兰    这还不是酱油一瓶,一瓶酱油嘛。再说,你和小雨住在一道,万一感染上……我真替你担心哪。

田茂林    玉兰。(掏出一张化验单)这是我刚从医院取回的小雨的检测报告。这孩子没有问题!

玉  兰    这……可她娘是艾滋病!

田茂林    可她没有被感染。

玉  兰
          (同时地)这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田茂林

          [南南急上。小雨随上。大根紧随上。

南  南    我肚子饿死了!快开饭!

大  根    开饭,开饭!爸,玉兰,我看先吃饭。常言道吃不言,睡不语……

玉  兰   (狠狠瞪了大根一眼)南南!(接过碗放到一侧的凳上)小雨,自己去端饭碗。

小  雨    谢谢婶娘。(小雨端碗独自蜷缩到一侧)

田茂林    小雨,来,和爷爷坐在一起吃。来呀!

          [小雨小心翼翼地坐到桌前。

玉  兰    南南,你挟点菜到房间去吃。

南  南    为什么?

玉  兰    为什么?就凭我是你妈!你听不听话?

南  南    不听,就是不听!

玉  兰    没心没肺的东西。

田茂林    玉兰……有话好好说,冲孩子发这么大火干什么?

大  根    对对对,火大伤身,气急伤肝。

玉  兰    人哪,伤身多歇歇,伤肝能调养,就怕伤心哪。

小  雨   (挟菜到南南碗里)南南,不要惹婶娘生气,好吗?

玉  兰   (猛地夺过南南的碗)大根,将饭倒掉!

小  雨   (一把捺住玉兰的手)婶娘,别倒,别倒……这碗饭我吃还不行吗?

玉  兰   (火烫一般)你放手,你放手。

          [争夺中,饭碗落地。玉兰气下。

田茂林   (慢慢朝屋里走,忽又停住)唉……(下)

大  根    不好,肚子疼丝丝,恐怕要拉稀。(下)

南  南   (唱)妈妈发火气汹汹,
               爸爸拉稀步匆匆。
               趁着家里乱烘烘,
               抓紧时间玩弹弓。(下)

          [几声燕子呢喃,小雨木然伫立。稍倾,她慢慢拾掇打碎了的饭碗。

小  雨   (唱)眼前忽如一场梦,
               霎时天变起狂风。
               手捧破碗泪水涌,
               小雨对谁诉苦衷。
               我是乳燕梁上躲,
               就怕梁断窝落空。
               我是蚂蚁才钻洞,
               就怕天变大水冲。
               四周静得人慌恐,
               心儿悬在半虚空。

     [南南拿弹弓上。
     
南  南    小雨!你哭了……别往心里去,我妈就这样,经常神经兮兮的。

小  雨    没,没有啊。南南,你真幸福,有人疼你,还有书念。

南  南    你读书了吗?

小  雨    上了三年级。后来……后来就不念了。

南  南    像你多好呀,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不用考试,更不会因为考不好挨骂受气!你呀,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小雨姐,我想求你一件事——今天下午,我要同班上的吴大头比赛弹弓,你帮我练练。(拿出一张报纸)你双手举着,背向我……对对对,就这样。好,准备开始啦!

小  雨    南南……你可要当心哪……

南  南    你放心。

          [南南用弹弓射击报纸——三发三中穿透报纸。

          [南南雀跃。继续射击。

小  雨   (惊叫)哎呀……

南  南    怎么……哎哟,打着你手了。对不起,真对不起……

小  雨    南南,不要紧。只要你开心,我情愿。只要你们让我和爷爷在一起,我天天给你当靶子……

          [南南射击。突然咣当一下,渔鼓落在地上。

          [两人大惊。田茂林闻声上,拾起渔鼓查看。

          [玉兰、大根急上。

田茂林    南南,你干什么?(发现渔鼓上的烫金字被损坏了)你看看,这渔鼓上的字被打坏了!

南  南    爷爷……(讪笑)爷爷,我明天买包金粉回来,给你涂上……

          [田茂林发现小雨手上淌血。

田茂林   (大吼)你拿活人当靶子,太不象话了!把弹弓交出来!

          [南南磨磨蹭蹭地递过弹弓。

          [田茂林奋力将弹弓摔出去。

          [南南哇地放声大哭,欲下。

田茂林    南南,你必须向小雨道歉!

玉  兰    爸……两个小孩子闹着玩的,值得发这么大的火吗?

田茂林    玉兰,小雨被人歧视惯了,拿人不当人的滋味你体会不到!

小  雨    爷爷,不怪南南,怪我,是我情愿的。

玉  兰    爸,你看……

田茂林   (将小雨搂在怀里)孩子不懂事,我们大人该懂啊!

         (唱)南南娇惯太任性,
               小雨无娘苦伶仃。
               有娘无娘皆平等,
               一样的人格和自尊。

玉  兰   (唱)有娘无娘皆平等,
               谁轻谁重当分清。
               自古亲情比山重,
               孙儿是爷爷掌上珍。

田茂林   (唱)“严以子孙”是祖训,
               田家世代来传承。
               人敬人,被人敬,
               人爱人,受人尊。
               人欺人,遭人恨,
               人辱人,让人憎。
               我胸中自有一杆枰,
               两个孩子我一样疼。
    
玉  兰   (唱)茶馆关门谁管问?
        债务背身谁担承?
               庄邻不靠谁责任?
               家不象家谁造成?
               秤一秤,戥一戥,
               哪头重来哪头轻?
               爸爸呀,你这是搓根麻绳将自己捆,
               解衣包火自烧身。
              
田茂林   (唱)一辈子说书生活混,
               世事沧桑体悟深。
               世人只看台上景,
               可知台下有其人。
               如果南南陷困境,
               问你揪心不揪心。
               倘若是人人只扫门前雪,
               定然是扫得世道冷冰冰。
              
田茂林    小雨,我们回后屋去……

玉  兰    爸!你等等……你不必住到后屋去了,这分家的罪名我承担不了……该走的是我!(急下)

          [玉兰提包裹复上。

大  根   (追上)玉兰……爸……

玉  兰    我走。我回娘家去!

          [玉兰妈内喝一声:“胆大!”急上。

玉兰妈    玉兰!你居然敢顶撞起你公爹来了!这……你这是想上哪去?

玉  兰    你管不着。

玉兰妈    你再说一遍?

玉  兰    你管不着,管不着,管不着……

玉兰妈   (冷抽玉兰一记耳光)你胆大包天!

玉  兰   (一愣)你打我……

玉兰妈    打你是轻的。要在过去,儿媳妇冲撞公婆,告到官府,有理没理,先请你吃三十大板!亲家,你别往心里去,养女不孝,娘之过!你就朝我身上望望……

玉  兰   (惊爆地)我……我是为谁呀!(哭着跑下)

玉兰妈    我生了五男二女,就这个丫头烦神。站住!你还翻了天呢!

          [玉兰妈追下。众木然。

          [切光。
        

 

 

 

[NextPage]


 
          [烟村湖边。

          [玉兰急上。玉兰妈追上。

玉兰妈    玉兰!玉兰……(跌倒)过来,拉妈妈一把,快呀!妈刚才打疼你了吧?

玉  兰   (哭)大根两边讨好,公爹水泼不进,你也和他们一鼻孔出气!

玉兰妈    你呀,算筋算骨,算不到妈妈这一巴掌的实质!苦肉计你懂啊?你公爹这个人,看上去文文雅雅,骨子里犟哪!大根还在吃奶的时候,娘就死了。后来,说媒提亲的踏破门坎,他就是扳头不拢。

玉  兰    这我听说过。

玉兰妈    一个大男人,为了儿子一守就是大半辈子,这是多大的“犟”劲哪!你说能和他来硬的吗?说实话,要是你那无用的老子早走几年,妈妈我的身份就变了……

玉  兰    身份变了?变成什么了?

玉兰妈    变成你婆婆呗!

玉  兰    妈,你这是哪儿对哪儿?

玉兰妈    妈妈一激动,就说漏嘴了,说漏嘴了……

玉  兰    妈,你说该怎么办?

玉兰妈    你男人由你调教,你公爹由我承包!不不不,我又说漏嘴了。

玉  兰    可大根他见到公爹就说不出话来了。

玉兰妈    妈妈教你一招。(耳语)我就是用这个办法治服你那死鬼老子的。

玉  兰    妈,你过去的眩晕病是装的呀? 这不是跟跳大神的一样吗?

玉兰妈    别说得这么难听!来,跟妈妈学着点……

      (唱)先来个吱牙又咧嘴,
       眼睛珠子直劲朝上飞,
       上下嘴唇两边扯,
       两个膀子把心口捶。
       翻身打滚直搔腿,
       屁股头子扭得颤巍巍。
       舌头根子发硬话变味,
       问你千声口不回。
       然后屏气地上睡,
       
     (白)亲妈妈呀——
     
          (唱)这一声拉长要停三袋烟.

     [大根上。见状,愣住。
     
大  根   (惊诧)玉兰……玉兰……你这是怎么了?

玉兰妈   (低声朝玉兰)就这样,不要停。(朝大根)怎么啦?这是眩晕病犯了!眩晕病哪……

大  根    眩晕病,她过去可从来没有得过这种病哪!

     [玉兰佯装眩晕。
     
     [小雨端着木盆路过这里,见状惊呆。
     
玉兰妈    过去没有?那是过去日子舒心。这种病是我家的祖传!不不不,是遗传,遗传!一旦不舒心,就要犯病。你看,你看呐……哎呀,我的亲乖乖呀……

大  根    赶紧上医院呀。

玉兰妈    在娘家的时候,大小医院看遍了,没用! 你看,你看……她要瘫了,要瘫了……瘫下来了!

     [玉兰顺势瘫软下来。大根连忙将她抱住。
     
大  根    玉兰,玉兰!我是大根哪。这……妈,有什么偏方能治这个病吗?

玉兰妈    偏方?有,烟村湖底百年老河蚌里的珍珠,要吃十颗!我的眩晕病,就是吃珍珠吃好的。

大  根    这……这一时半会上哪里去弄?

玉兰妈    只要你样样事情顺她意,比吃偏方灵!还不赶快把她背回去。真是作孽,作孽呀……

     [大根背玉兰急下。
     
     [小雨暗下。
     
玉兰妈   (唱)自从小雨被留下,
               我日夜盘算磨碎牙。
               有心早想鹊桥架,
               无奈难以走近他。
               这一回见缝插针大步跨,
               借沟出水把闸门拉!
               来一个两场芝麻一场打,
               送走小雨两家真正合一家。

          [田茂林随小雨上。

田茂林    亲家,听说玉兰突然病了,怎么样啊,送医院了吗?

玉兰妈    唉……玉兰这个病哪,吃药打针没有用。

田茂林    那是什么病哪?

玉兰妈    心病!

田茂林    心病?

玉兰妈    敬老带小劳心,筹办茶馆操心,欠下债务担心,家里又来了个“艾滋病”揪心,没人理解伤心……常言道百病心头生哪。

田茂林    这……(示意小雨)小雨啊,你先去洗衣服吧。

玉兰妈    亲家,不过你放心,玉兰的病我来调理。只是……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田茂林    亲家,你我都是一家人,有话你就直说吧。

玉兰妈    亲家公哎——

         (唱)人言世上三样苦,
               撑船打铁磨豆腐。
               依我看晚年孤单才算苦,
               半边人最疼老鳏夫。

田茂林   (唱)四季相伴有渔鼓,
               一生不闲来说书。
               何况晚辈勤照顾,
               无虑无忧心宽舒。

玉兰妈   (唱)我虽然识字不多肚里全有数,
               文化人口心不一装糊涂。
               你这是晚年才想两不误,
               收学徒头痛脑热好招呼。

田茂林   (唱)小雨自幼丧父母,
               艾滋遗孤更无辜。
               四处流浪受尽苦,
               我只是尽力所能来帮扶。

玉兰妈    我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收下小雨,是因为一个人冷清哪。要不城里的孤男寡女都兴养猫、养狗玩宠物嘛。我还不理解你嘛!(挨过去)亲家公啊,你能理解我吗?

田茂林    我……

玉兰妈    今天打玉兰一巴掌……

田茂林    亲家,常言道举手不打过头儿。况且她是出了门的姑娘,有话好好说嘛。

玉兰妈    我这都是为了你……你还不明白吗?

田茂林    你是为我们田家好啊,这我明白。

玉兰妈    好,明白就好。儿孙满堂,不如夫妻伴床。(紧挨过去)你想个捶腰的,不是现成的嘛。只要你送走这个小丫头,我……我情愿为你捶一辈子,一直把你捶到火葬场……

田茂林   (躲闪)亲家……你我都是夕阳红了。

玉兰妈    嗨!俏夕阳,夕阳俏,你看,你看!落山的太阳似火烧!

田茂林    亲家……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小雨……我们走吧。

          [小雨上。

玉兰妈    你……太伤感情了,太伤感情了!(欲走,又停住)你等等!玉兰茶馆关门歇业,我借给你家的钱该收回了。

田茂林    这钱……自然是还的。亲家,我们不是说好了三年还清的吗?

玉兰妈    你留这个小讨债鬼在身边,茶馆还能开门?这十二万你上天去还啊?

田茂林    亲家,人哪,不能光为自己想啊。我田茂林既不能救世,也无力补天,既然遇上这孩子,就尽一分力吧。这钱……我想办法还!过几天我出去卖……

小  雨   (惊恐地打断)爷爷……你可千万不能去卖血啊!

田茂林    孩子,爷爷明天出门卖艺唱渔鼓!

玉兰妈    嘿嘿,身边收养着一个小艾滋,我看哪家书场敢请你去说书!(急下)

          [切光。

 

 

 

 

[NextPage]

 

          [田茂林的住处。

          [小雨撵鸡群上。

小  雨   (唱)日出东方晨雾散,
               小雨早起放鸡栏。
               喂食口令一声喊,
               大鸡小鸡闹翻翻。
               家前屋后勤照看,
               浇罢菜园再做饭。
               下午学唱练简板,
               再烧好洗脚水让爷爷浴浴足解解乏闭目养神当休闲。
               只等日落西山天色晚,
               迎接爷爷把家还。

          [南南悄悄地上,从背后猛地捂住小雨的双眼。

小  雨    是南南!

南  南    小雨姐,哈哈哈……

小  雨    你到这边来玩,婶娘知道了,又要挨训了。

南  南    我不怕!小雨姐,那天我不该让你当靶子,手还疼吗?

小  雨    嗨,还提它干什么?你又不是故意的!南南……(亮出弹弓)你看……

南  南    呀!弹弓!哪里来的?

小  雨    我替你找回来的呗。

南  南    你真伟大,太伟大了!给我……给我……

小  雨   (逗南南)你追上我就给你……

          [两人脱下夹克,嬉戏追逐。

          [两人唱起童谣:
               枝头枝头鸳鸯,
               背心上掼个金箱,
               金箱里啥?
               锣鼓家什,
               辣冬辣冬哐……

          [玉兰妈上。

玉兰妈    南南,谁让你到这边来的?

南  南    是……是你叫的!

玉兰妈    是我?我啥时叫你上这边来玩的?

南  南    你天天说,要我上学不打架,要听老师话!老师说了,和小雨姐一起玩,没问题。是你让我听老师话的嘛。

玉兰妈    你!好,好……你妈进城回来了,我现在就去叫她。(下)

小  雨    南南,快走吧,我求求你了……(拿起衣服)快穿上……

南  南    小雨姐,你看,我们象一对双胞胎吗?

小  雨    象,象……你快走吧。

          [慌乱中,南南将小雨的衣服穿上身。急下。

          [小雨目送南南背影……

小  雨   (唱)目送南南人已走,
               难为他见我如同做小偷。
               回望小屋心难受,
               连累爷爷吃苦头。
               凉风穿窗口,
               漏雨往下流。
               夜夜咳嗽人消瘦,
               重新卖唱跑码头,
               暗自流泪常内疚……

         [田茂林上。

田茂林   (唱)她为何倚门独坐皱眉头?

         (轻声地)小雨,小雨……

小  雨    爷爷!

田茂林    孩子,你怎么了?

小  雨    没什么,没什么。

田茂林    小雨,来,你闭上眼睛。哎,不许偷看。(从怀里拿出一只吊着玲铛坠儿的钥匙放入小雨手中)你来看……

小  雨    钥匙?

田茂林    新配的。

小  雨    给谁的?

田茂林    给你的。

小  雨    给我的?

田茂林    这里是小雨的家呀!

小  雨   (轻声地)这是小雨的家……(跑出门外)娘啊!小雨有家了,小雨有家啦……

田茂林    小雨啊,香袋拿来……

小  雨   (护住香袋)爷爷,你要香袋做啥?

田茂林    让我替你把钥匙放进去呀。

小  雨    噢……我自己来,自己来……(将钥匙放进香袋)爷爷,我今天也有让你开心的事情。你闭上眼睛……哎呀,不许偷看……

          [小雨拿出渔鼓]

小  雨    爷爷,你看!

田茂林   (抚摸渔鼓)好!好呀!“忠厚传家远”。

小  雨   (得意地)爷爷,这五个字我补得原复原样……

田茂林    你真是一双巧手呀!哎,这金粉是哪里来的?

小  雨    买的。

田茂林    你哪来的钱买金粉的?

小  雨    爷爷,你就别问了。该泡脚了。

田茂林    好好好,泡脚。

          [田茂林、小雨下。

          [大根上。玉兰挎着一件衣服,悄悄尾随上。

大  根   (唱)月照窗棂时已晚,
               小屋里面笑语酣。

玉  兰   (唱)玉兰跟踪暗查看,
               静听他们细商谈。

大  根   (唱)张口又难喊,
               敲门举手难。
               退一步又怕玉兰毛病犯,
               进一步面对父亲实难堪。

玉  兰   (唱)逼他情况探,
               见机把牌翻。
               玉兰我怀里揣着杀手锏,
               这一回反败为胜巧过关。

大  根   (唱)“泥瓦匠”今晚变成“泥菩萨”,
               我只能静观风向把舵扳。

玉  兰   (唱)豁出去赶走小雨在今晚,
               让公爹无话可说难阻拦。

          [大根敲门,进屋。玉兰隐于一旁偷听。

          [田茂林上。

田茂林    大根来啦。陪玉兰到医院了吗?

大  根    去了、去了……医生说,医生说她没有病。

田茂林    没病就好,我也就放心了。

大  根    玉兰说,她这个病,一着急就犯。

田茂林    那你要多将就一点。

大  根    我是一再将就,可她一动就着急,一着急就头晕,一头晕就……

田茂林    那……你呢?

大  根    我?我那是……这个,这个……你老不是常说吗:大事不含糊!

田茂林    孩子,你是个大男人,要有气量。其实,玉兰真不容易,为了我们田家是尽心尽力,要不是因为小雨……(长叹一声)茶馆歇业,总归是暂时的,村长和书记都说了,乡亲们一时转不弯来,由他们出面做工作。不着急,慢慢来……

大  根    对对对!不着急慢慢来。要不,我早就“修理”她了!

玉  兰   (旁白)哼!还不知道谁修理谁呢!

田茂林    你送来的宣传防治艾滋病的书和画提醒了我,我挨家挨户送书上门。我照着还新编了一段渔鼓唱词。

大  根    那是……人家彭丽媛,堂堂歌唱家,还和那些感染上艾滋病的孩子一个碗里吃水饺哩!人家这叫有文化!有爱心,有境界……有……

          [玉兰上,大根猛然咽住。

玉  兰    还有什么?不着急,慢慢来!还有什么?慢慢说……

大  根    玉兰……嘿嘿嘿,你来……

玉  兰   (微笑坐下)噢……我是来向爸爸汇报一件事的。爸,我这衣服里少了五十元钱!你看……是不是把小雨喊出来问问?

田茂林    小雨……不会吧。

玉  兰    问问总可以吧?小雨……小雨啊!小雨人呢?

          [小雨应声而上。

玉  兰    小雨,我口袋里的钱……是你拿的吧?

          [玉兰妈暗上。

小  雨    婶娘……打死了我也不敢拿别人的钱呀。

玉  兰    小雨啊,你今天都干些什么了?

玉兰妈    问你呢!有没有到村口小卖店去?

小  雨    去,去了……

玉  兰    去干什么了?

玉兰妈    说,去干什么了!是不是买东西了?

小  雨    是……买东西了。

玉兰妈    买什么东西的? 

小  雨    买了一包金粉。

玉兰妈    看看,去了吧,买了吧?

玉  兰    小雨啊,你哪来的钱买金粉的?

玉兰妈    说!哪来的钱买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玉  兰    妈,你这是岔到哪去了?

玉兰妈    我刚才路过村口小卖店,人家老板亲口告诉我的,说你拿出五十块钱一张大票子……亲家公啊,你给她钱了吗?

田茂林    没有啊……

玉兰妈    这个案破了,就是她偷的!

小  雨    这……这钱是我自己的!(从裤口袋里掏出零钱来)这是找的零钱?

玉兰妈    你放老实些!浑身上下,自己掏!我亲自动手的话性质就变了,就是敌我矛盾了,懂不懂?

玉  兰   (拦)妈,你都说些什么?小雨,你再自己找找……

          [小雨从上衣口袋摸出五十元。众惊愕。

玉兰妈    亲家公啊,人脏俱在,铁证如山!

玉  兰   (将五十元放在桌上)爸,你看这件事情……

田茂林    小雨,怪不得刚才问你哪来的钱买金粉的你不肯说。

小  雨    是我自己的钱买的……

田茂林    你哪来的钱?这五十元倒底是怎么回事?

小  雨    我……我不知道,我说不清……

玉兰妈    死活不认账,看来还是个老手哪。我来报110。

田茂林    你……小雨啊!爷爷心疼哪,心里在滴血啊!

小  雨    爷爷!

          (唱)你莫伤心莫难受,
                听我从头说根由。
                这钱是娘临终缝在我的衣袖口,
                叮嘱我防急救命万万不能丢!
             一路上几次饿昏身颤抖,
                未舍得买只烧饼填咽喉。
                鞋子烂了赤脚走,
                一路血印身后留。
                我的命是爷爷救,
                常想报恩宿愿酬。
                自从渔鼓打破后,
                常见爷爷皱眉头。
                爷爷高兴我拍手,
                爷爷烦闷我忧愁。
                眼望渔鼓我主意有,
                拿出钱买金粉暗将鼓身重补修。
                哪知道口袋里冒出五十元真是无中生有,
                小雨我有口难辩晕了头。
                穷死不学坏,
                饿死不能偷!
                常闻娘的话,
                牢牢刻心头。
                爷爷呀,我对天发誓可赌咒,
                如有假,拿刀剁我手指头。

          [田茂林朝小雨挥挥手,下。

小  雨    婶娘……叔叔……外婆……我走……(脱下衣服)我有件事要拜托婶娘——爷爷人老了,天天在外说书累得很哪,每天晚上要用热水替他泡泡脚,让他解解乏。他的布拖鞋放在床头柜里,换洗衣服全压在枕头下面……爷爷的老花镜盒坏了,我想替他编个镜套,才织了一半……叔叔,求你帮着织完吧。天亮,要早点开栏放小鸡……有只个子最小的,腿脚不好,你千万千万要护着它,别让其它小鸡欺负它,让她吃饱……我走了。(又停住,从香袋里掏出钥匙)这是爷爷的钥匙……(将钥匙放在桌上)

          [小雨一步一回首,跑下。

          [雷声隐隐。

          [田茂林追出来,一阵晕眩,众人扶住他。

          [南南上。

南  南    深更半夜的,吵得人没法睡觉。你们怎么了?

大  根    你妈妈丢了钱。

南  南    什么钱?多少钱?

玉  兰   (亮了亮手中的衣服)这衣袋里的五十块钱。

南  南    噢,这钱是我拿的。明天老师带我们去恐龙园参观。

大  根    你拿钱怎么也不和你妈说一声?

南  南    你们进城去了。我跟谁说?(夺下玉兰手中衣服,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呶,我打条子的,你看!你看!(掏自己的口袋)咦,我的五十块钱呢?真怪了……(猛然醒悟)哎呀,我和小雨把衣服穿岔了!

田茂林    你们把衣服穿岔了?

南  南   (拿起桌上小雨的衣服)呶,这件是我的。(掏口袋)钱呢……

大  根    你妈说小雨偷了她的五十元钱!

南  南    哟!错了,错了,都怪我,都怪我!小雨姐呢!

大  根    小雨走了……

田茂林   (手抚渔鼓)小雨走了……她走了……“忠厚传家远”……这五个字,我们田家不配!我田茂林不配!

          [田茂林欲砸渔鼓。

玉  兰   (夺渔鼓)爸!爸……我不是故意的。(急下)

          [惊雷大作,暴雨磅沱。

          [切光。

 

 

 

[NextPage]

 


          [烟村湖畔,电闪雷鸣,风狂雨猛。

          [小雨上。

小  雨   (唱)惊雷滚雨倾盆狂风阵阵……
               刮走了小雨心头一线亮光、一丝余温、
               一腔希望、一点信心,
               刮来了满腹委屈的伤心人。
              
伴  唱         风携雨,雨携风,风狂雨紧,
               漫天风,沷天雨,泪水凝成。
              
小  雨   (唱)昏沉沉听任脚步朝前奔,

伴  唱         步也重重心也沉沉。

小  雨   (唱)痴呆呆湖畔长堤听流水,

伴  唱         浪也滚滚泪也纷纷。

小  雨   (唱)回望烟村雨中隐,
               看不到爷爷窗前那盏灯。
               那一日跟着爷爷烟村进,
               就如同迷途羔羊撞对门。
               忘不了书场相识结缘分,
               忘不了菜花地里把我寻。
               忘不了支书伯伯把书赠,
               忘不了南南待我当亲人。
               流浪儿,得安定,
               再不愁四处漂荡、讨饭营生、挨饿受冻、路边打盹、
               遭人白眼、受人欺凌,小雨我从此有了新家庭。
               哪晓得五十元钱起矛盾,
               爷爷难受又痛心。
               婶娘将我来追问,
               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我只好委屈心中隐,
               如同失魄丢了魂。
               现如今想留不能欲走不忍……

          [小雨跌倒,翻滚。

          [画外音。田茂林  小雨,你看这是什么?
                   小  雨  钥匙?
                   田茂林  你小雨的呀。
                   小  雨  给我的?
                   田茂林  这就是你的家呀。
                   小  雨  这就是我的家?我有家啦……

小  雨   (唱)小雨我又成了无家可归的孤苦人。
               手捧香袋连声问,
               你与我相伴到如今。
               朝夕相随如形影,
               难道你不知小雨什么人?
               为什么不替我作证?
               为什么沉默不吭声?
               我气你怨你将你恨……

         [小雨将香袋摔在地上,忽又拾起,捧在手中。

伴  唱         这香袋恰似人间五味瓶。

小  雨   (唱)手捧香袋猛惊醒,
               婶娘眩晕未除根。
               咬紧牙关主意定,
               了却心愿换来一个清白名!

伴  唱         咬紧牙关主意定,
               了却心愿换来一个清白名。

         [小雨脱掉鞋子下湖。

         [田茂林披雨衣、玉兰打雨伞上 。

田茂林  (唱)穿芦荡,上湖堤,
              步履踉跄,
              心焦虑,眼张望,
              哪顾得雨猛风狂!

玉  兰  (唱)穿芦荡,上湖堤,
              步履踉跄,
              心如麻,头发胀,
              哪顾得雨猛风狂。

田茂林  (唱)南南诉说明真相,
              方知小雨被冤枉。
              酸涩苦辣涌心上。
              愈想愈觉愧难当。

玉  兰  (唱)南南诉说明真相,
              玉兰有口口难张。
              倘若小雨出意外,
              愈想愈怕心发慌。(下)

田茂林   (唱)呼哑了喉咙喊破了嗓——(呼喊小雨)

伴  唱         声声呼喊不知小雨在何方。

          [田茂林跌倒。

田茂林   (唱)这堤旁有我一本苦情帐,
               多年来一直在我心中藏。
               田茂林刚刚来到世界上,
               亲爹娘将我丢在湖堤旁。
               全亏养父来收养,
               走村串户讨奶汤。
               日月如梭匆匆过往,
               父子俩相依为命度时光。
               他要我做人要将义气讲,
               学艺立德不能忘!
               临终前渔鼓交到我手上,
               忠厚传家远,牢记刻心房!
               平生来跑码头四处漂荡,
               阅尽世间热和凉。
               遇险总有人相助,
               遇难总有人相帮。
               曾记得说书途中被车撞,
               小雨她四处奔走寻偏方。
               洗脸水端到床头上,
               她为我擦洗身子换衣裳。
               我不入眠她不睡,
               我不吃饭她饿肚肠。
               莫看孩子读书少,
               比我这说书先生识世知礼重情重义还善良,
               休看孩子年幼小,
               比我这年迈之人饱受风霜历经磨难还坚强。
               她认定我是好人是她的依傍……
               我却在她旧痕之上添新伤!
               小雨呀,纵然你跑到九霄云端上,
               我也要追到天庭让你重返我身旁!

          [玉兰上。慢慢走上前。

玉  兰    爸!你这是……

田茂林    玉兰……(掩饰地)孩子,你也是来找小雨的……好,好啊。

玉  兰    爸,今天,我……我实在不是存心要……

田茂林    不说这些了,找人要紧。

玉  兰   (猛发现小雨的鞋子)爸,你看!

田茂林    这是小雨的!

玉  兰    爸,小雨会不会想不开……

田茂林    我回村去找人备船下湖,你在这里守着!(急下)

玉  兰   (寻找)脚印!(顺着脚印继续寻找)小雨……小雨,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啊……(颤抖)谁?是……是人不是人?(惊爆)小雨!是你……(冲下湖边)

          [小雨瘫坐在湖边,呆滞地望着雨兰。

玉  兰    小雨,你怎么……你怎么下湖去了,你看,这浑身浸湿……你说话呀,我是你婶娘呀。

          [小雨背着双手坐着,慢慢朝后退缩。

玉  兰    小雨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没法在田家,在整个烟村呆下去 ……是婶娘冤枉了你了,婶娘向你道歉……

          [小雨撕心裂肺地哭出声来。

          [玉兰将雨伞遮在小雨身上,小雨避让。

玉  兰    孩子,婶娘我……想和你说说心里话……自从你来到我们家,我们家就不像个家了。茶馆开张,不得不关门,欠下的债没法还,村里人见到我们一家人就躲开,我们家的门前都生出了杂草了。我也知道,你没有受感染,可外面人就是怕呀!报纸、电视天天都在宣传,艾滋病不可怕,可真不怕的有几个人?我去村口小店打酱油,人家是用筷子夹我的钱呀……我也是做妈妈的人,知道孩子都是娘身上的肉啊。你和南南应该一样,有书念,有饭吃,有人疼着、护着、爱着……可我,实在没法做到哇。因为你爷爷快七十的人了,不得不外出卖唱,没早没晚,风里雨里,听到他夜里咳嗽……我心疼哪。你知道吗,南南为什么总是找你去玩吗?因为他在学校里没有同学敢靠近他了。我心里急得滴血呀。孩子,你替爷爷想过吗,替南南想过吗?你更体会不到婶娘我心里的苦衷啊。好孩子,不是婶娘心肠狠,我是……我实在撑不下去了……小雨,你原谅婶娘吧……

          [田茂林、大根、南南上。

小  雨   (泪流满面)婶娘,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我全明白,真的全明白了。婶娘……(替玉兰擦泪)我不怪你……

玉  兰   (惊愕)小雨,你这满手的血……

小  雨    婶娘,你有头晕病,要吃烟湖里河蚌里的珍珠。外婆说,要吃十颗才能治好你的病。(从脖子上拿下香袋)这里面有九颗,都是我平时悄悄下湖摸来的。(从怀中拿出一只河蚌)加上这只河蚌,就是整整十颗了。婶娘,给你……

玉  兰   (潸然泪下)小雨,婶娘没有病,真的没有病。

田茂林    小雨啊……

小  雨    爷爷,我走了,我是真心要走的……

田茂林    小雨,你上哪去?

小  雨    回家……

田茂林    烟村有你的家呀!

小  雨    家……

玉  兰    烟村有你的妈妈!

小  雨    妈……(猛地扑向玉兰)妈!

          [灯暗。

          [画外音:小雨:爷爷,我有一个要求。
                   田茂林:说吧,孩子,什么要求爷爷都答应你。
                   小雨:让我和你一起在茶馆里唱渔鼓。

          [小雨出现在追光里。

小  雨   (深情地)叔叔、婶婶、爷爷、奶奶……从今往后,我在烟村有了家,明天我和南南一样,要去学校读书了。玉兰茶馆今天开张了,谢谢你们来听书、品茶……(深鞠一躬)

          [光起。

          [田茂林、小雨一身新装分坐书台两侧。

田茂林   (唱)世间哪个没娘亲?
               可怜她却是个怜仃孤苦的人。
              
小  雨   (唱)若不是一首血诗我亲眼见,
               竞将养母当亲生……
              
          [渔鼓声渐隐。

          [小雨和南南背着书包朝观众挥手。

          [主题歌起:
               烟村三月水悠悠,
               春风送暖黄花稠。
               水乡美,美在人走画不走,
               水乡美,美在真情画中留。

          [灯渐暗。

          [剧终。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