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散文
音乐
舞蹈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学艺术>>文学>>散文
冬至日的思念
作者: 汪坚    文章来源: 盐渎创刊号    更新时间:2012/2/25  阅读次数:


    周末收拾家具时,在老办公桌抽屉的旮旯里,发现一张1994年3月19日的旧发票,上面简单的“西药”两个字让我纳闷,可附在发票后面的小纸上,赫然是我留下的笔迹,药名却分明是我所不熟悉的。急忙上网一查,是些治疗心脏病、哮喘的药,方恍然大悟,这是我给外婆买的。而外婆就在那年的初冬,永远离我远去了……

    翻出外婆唯一的一张照片,她笑吟吟地站在我的面前,慈祥的笑容,熟悉而又遥远,我的眼眶湿润了。

    记得小时候,爸在一所小学校负点责,整天忙着他的工作,妈妈每天都要上工,无暇顾及我和姐姐,我们就成了外婆家的常住客,爸爸妈妈反而有点陌生了。

    在外婆的呵护下,才有了快乐的童年。外婆会牵着我在小村子里串门子拉家常,那时候农村的物质极度匮乏,外婆为我准备的零食,就是包在她手巾里的菜饭团子,偶尔买回一点饼干,能让我在同伴面前炫耀上好几天,可至今回味起来,能从我记忆深处冒出香味的仍是那菜饭团子。我成天和一帮小伙伴们打玻璃球、拍纸板、捉迷藏,一旦我脱离了她的视线,立即就能听见她焦急大声的呼唤。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外婆会坐在树阴下,缝缝补补做些针线活,我就在一旁写写爸爸教我认的字,或拿把小剪刀,依样画葫芦地剪一些鞋样,那些剪得稍微成点模样的,就是外婆跟别人夸耀的资本。晚上,外婆会为我讲那些在农村多少代口口相传的神仙鬼怪的故事,每每能唬得我和姐姐噤声蜷缩,转而为谁睡在外婆的怀里争吵不休。因为年龄的原因,我总是得以睡在外婆身边,姐姐便噘嘴睡在我们的脚底,在埋怨外婆偏心的嘟囔声中入睡。

    上学后,外婆的小屋仍然是我们的乐园,寒暑假里,总会有大半的时间在那里度过。最有趣的是暑假,我会突击完成作业,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成天提着个小水桶,跟在二表哥后面去捉鱼。村子里的沟沟汊汊,稻田里的每条水渠、邻家的河浜码头,都留下了我们欢快而忙碌的身影,几天下来,就晒成了黑泥鳅。雷雨过后,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冲向水渠的出水口,摔上一两跤也顾不得擦一下泥水,赶到那里立即放下提罾,坐等鱼儿逆流戏水。看着蹦蹦跳跳的鱼儿,相继落入罾网,我和表哥指指点点地商量着,大一点的拿去卖了,几条中等的留着自己吃,那些小的就喂猫吧。回到家里,浑身就像个泥牛,让外婆气不打一处来,嗔骂道:细猴子,早上洗的衣裳还没干,身上的衣服又弄脏了,没得衣裳换,自个焐干吧。说归说,骂归骂,外婆还是拿出衣服来:快些换掉,不要受凉。可我换上衣服,一转身就又跑出去疯了。

    读高中时,学校离外婆家有五六里地。那时食堂的伙食很差,正处于青春发育期的我经常饿得肚子咕咕叫,而学校每月才放一次月假,所以到了周末,我就会溜到外婆那里去打打牙祭。一个星期六,初冬的冷雨又连着大雾,我担心晚上去吃了饭不能赶回学校,就呆在宿舍里没去。第二天上午,我正在教室里看书,突然有个同学进来叫我,说有个老奶奶在外面找我。赶忙出来一看,是外婆,七十五岁的老人佝偻着腰,张着嘴粗粗地喘气,缕缕白发上的雾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滑落,手里紧紧地抱着用层层棉衣包裹着的饭盒,盛着我最喜欢的红烧肉。我接过饭盒,外婆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她才腾出手来擦去头上的水珠,慢悠悠地对我说:昨晚等你到天黑,为什么没来?我后来才知道,那时她的哮喘病已经比较严重,竟冒着漫天大雾,走了几里路,到学校来给我送吃的,至今想来仍有许多羞愧。

    到了1994年,外婆的病越发地严重了,已经不能再出远门。在8月份的一天,我刚出差回到单位,同事告诉我家里有人打电话来,说外婆去世了!天色已黑,我用自行车驮着母亲,走了三十多里乡村小路,看到河对岸表哥家黑灯瞎火,一点动静都没有,就有点奇怪,我妈已经抑制不住地哭出声来。我进屋打开灯,看到外婆在竹床上躺着,看到我们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倒是大吃一惊!

    虚惊一场!

    我和爸第二天一早就回家了,留下妈妈照顾外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工作忙得没时间去看外婆,这一别竟成永诀。再见到外婆时,她已躺在冰冷的灵床上,慈祥的脸上,一如生前。外婆是夜里走的,走得很平静,晚上吃了饭,服了药,早上就去了九天之处。

    外婆去世时,我刚定下结婚的日子,按照旧的习俗,我不能为外婆戴孝,也不能去殡仪馆,更不能去下葬的坟地。我站在门口,看着在不远坟地上忙碌的人,心揪成了一团,泪水从眼眶里溢出,肆意地流淌,思绪却随着外婆的灵魂在天外飘荡。

    转眼十四年过去了,我很少梦到外婆,外婆也很少走进我的梦里。是身处碌碌红尘的我忘记了外婆,还是远在天国的外婆忘记了我?

    又是冬至,一年中最后一个祭奠亡灵的日子,卷了一捆黄纸,写上外婆生前的住址和姓名,提到巷口的空旷处,点燃烧化,聊表一点哀思吧。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