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       
 
综合检索
 
文学 戏剧 曲艺 书法 美术 音乐 舞蹈 摄影 收藏 工艺
历代名人 当代名人 文艺人才 文物胜迹 民俗语言 饮食文化
农家岁月
 
 
农家岁月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频道>>民间文化>>民俗风情>>农家岁月
烧饭拉风箱
——农家缺草的烦恼
作者: 倪尧    文章来源: 盐城农家岁月    更新时间:2012/2/14  阅读次数:


    连续好几年,当地政府部门为农民燃烧桔楷屡禁不止而感到棘手。每天夏季收麦、秋天收稻时节,农民就将田里的麦楷和稻草就地焚烧,一时间,村村点火,处处冒烟,浓烟遮天盖日,使得飞机延误航班,高速公路封闭通行,连市区都烟雾弥漫,烟糊味呛人鼻息,市民不敢开窗通风。为了禁止燃烧桔楷,政府三令五申,组织人员巡查,干部驻点包片,开展执法检查,仍然防不胜防。

    数千年以来,粮食的楷草一直是农家的柴禾,靠它来烧菜煮饭。改革开放后,农村经济发展了,农民生活条件改善了,许多人家都用液化气、沼气当燃料,用电饭锅、电磁炉烧饭炒菜,不愿意用楷草烧饭,这样,楷草就无所用场,处理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点把火把它们全部烧掉。具有戏剧性的是,三十年前,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地农家基本上家家缺烧草,难以为炊,生产队分的楷草斤斤计较,如果哪家有个草堆,将是邻居羡慕不已的事情。有个姑娘经媒人介绍个婆家,母亲前去暗访,看看对方家境如何。房子是个破丁头舍子,又小又矮,但屋旁有个大草堆。就因这个大草堆,成就了一双男女的婚姻。该母亲认为,家中有个大草堆,必定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家,“吃陈粮,烧陈草”,家境肯定比较好。

    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农村实行的是集体经济,“大呼隆”、“大锅饭”、“平均主义”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集体经济缓慢发展,农民收入徘徊不前,“粮不够吃,草不够烧”,是农家的普遍现象,而且,一直持续了近二十年。粮不够吃,因为那时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就是短缺经济,这是可以理解的,那为什么草又不够烧呢?这就得从当年的农村的实际状况谈起。那时,农村生产力水平低下,粮食产量低而不稳,常年亩产量在六、七百斤上徘徊,按照斤粮斤草计算,产量相当现在的三分之一左右,粮食少,草也少。那时,农村基本都是草房子,而且大部分盖的都是稻草和麦楷,几年时间就须修补翻盖,集体每年都要安排一些楷草给农户修房子。当时的生产队一般都饲养五、六头大水牛,一头牛至少要留3000斤稻草作为越冬饲料。加之,年年有河工任务,大河工搭工棚要用稻草,小河工烧饭要用稻草,这都由集体供给,就这样,原本不多的稻草,就三下五除二地去掉了一大半,能分给农户作烧草的已为数不多。集体分的烧草,一般只够烧几个月。那时有个说法,“锅里有,碗里才有”。集体分配是农户的唯一来源,集体楷草紧张,那农户缺烧草就在所难免了。

    “粮不够吃,草不够烧”,还容易造成连锁反应。粮食不够吃,农家只能少吃饭多喝粥,煮粥自然要比煮饭多用柴草;经常喝粥,越喝越多,原来一家人吃半锅,后来要吃上一大锅,这又多烧了柴草,形成了恶性循环,加剧了烧草紧张的矛盾。

    为了解决农家烧草的困难,当地政府也动了不少脑筋,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年年都从有限的煤碳计划中挤出一点来分配给农户烧饭。还在全县开展改灶活动,全面推广省草灶。原来农村家家都是老式锅灶,烧柴草多,且利用率低,改为吸风式的省草灶,并使用风箱鼓风助燃,确实要比原来省草,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但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各生产队为了解决各家各户的烧草困难,也是挖地三尺,有的将麦  分到户,有的将牛粪分到户,有的组织劳力到射阳、大丰等滩涂上拾草,用船装回来分给各家各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烧草矛盾。关于烧牛粪还有个笑话。农户将牛粪做成饼状晒干,用来当柴禾,牛粪燃烧为文火,煮粥特别香。有一街上亲家公到乡下亲家来作客,觉得粥既稠又香,就问怎么煮的,乡下亲家公就说:“牛粪饼子煮的。”于是就要了几块带回家,煮粥时放点锅里,结果煮了一锅牛粪粥。

    做过饭的人都知道,差一把火,饭煮不熟。多年的烧草困难,使农家伤透了脑筋,有句俗话说:“日朝管日朝,阴天拔屋烧”。拔下屋上的草来烧饭,这是割肉医疮的拙办法,但确有其事。为了一天三顿能烧起饭来,他们也是想方设法,绞尽了脑汁。有的到野外拾草,捡拾枯野草、枯树叶;有的刨树根,砍杂树;有的在麦田里拾稻楷根子烧;有的到百里以外的草滩、柴荡划草、拾草;有的割青草晒干当柴禾。一度时期,因大搞草泥塘,青草全被铲光,野外到处光秃秃,无草可拾,更加剧了缺烧草的困难。一些有门路的人就找关系,开后门,到发电厂买煤灰,到粮管所买稻壳,到农具社买锯木屑,到轧花厂买棉籽壳回来当烧草。没有头绪的人,就到集镇、企事业单位拾煤碴。钢铁厂是个用煤大户,煤碴堆得比房子还高,青墩、新兴、永丰的村民经常去捡煤碴,常常每天有几百人,一次,煤碴堆塌坍,发生了伤亡事故,出现了不该发生的悲剧。那时候,生产队分的稻草,只够引火的柴禾,其它如大糠、牛粪、煤灰、树根、  子、锯木屑、棉籽壳等,必须用风箱鼓风助燃,因此,一度时期内,基本家家都用风箱,而且,前后持续了十几年时间,这应该是农家独特的为炊现象。过去,只有铁匠铺打铁才有的风箱,谁料到为了烧饭竟普及到各家各户,成了落后农村的一个标志。现在,风箱早已没有了,只留下一些俗语,如:“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

    农家人平时讲究节俭,在烧草紧张时更为注重节省,即使走在路上,看见一根树枝,一把草,都会捡起带回家,道理很简单,“锅膛里差一把草锅没得透”。平时,生活用的热水,舍不得用锅烧,一般都是在锅灶的烟道上安一陶罐,利用余热将罐里的水加温,用来洗脸洗脚。那时,家家都有几只叫“猪食壶子”的陶器罐,利用烧饭后锅膛里的余热,煮猪食,炖热水,以节省柴草。冬天,将烧饭后的火灰放进铜炉子,用于取暖或给孩子炕尿布。孩子们常用铜炉子烧花生米、爆玉米花,既暖和,又有趣。如今,铜炉子极为罕见,已属古董。不过,农家对能源的充分利用,崇尚的节俭精神,还是值得一提的。

    农家有句俗话:“宁叫有时想无时,不叫无时想有时”。如今,农村生活条件改善了,农民生活质量提高了,没有人再为烧草发愁了,当年求之不得的楷草,如今成了无处可去的废料,一把火将其烧掉时,是否想到当年缺烧草的忧愁,到处拾草的辛苦和求人买燃料的尴尬。更重要的是,是否想到燃烧稻草,会对空气环境的重度污染,危害人类的健康,影响社会经济的发展。再说,粮食的楷草并非无用之物,它可以用来还田增加土壤肥力;用来汽化作为新的能源;用来火力发电集中供热;用来生产木材替代产品等。作为政府部门,应在楷草的开发利用上多做文章,使其成为增加农民收入的一条新途径,如果则一味地采取禁烧的行政干预,那只能是扬汤止沸。

 

 

 

Copyright www.yan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16149号 策划制作:盐城市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