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期
 
  文化访谈之戏剧家·王雷  
 
主题:舞台上不留遗憾
时间:2019年5月10日 15:00:00
期号:第25期
嘉宾:王 雷 国家一级演员、盐城市淮剧团副团长
摘要:简要介绍戏剧演员在舞台和生活之间的异同,以饰演《半车老师》《菜籽花开》《送你过江》中的角色为例阐述自己对角色的把握、理解和探索过程,回顾总结个人在戏剧之路上的成长历程和艺术感悟。
 
 
王雷,1970年9月生, 盐城盐都人,国家一级演员,盐城市淮剧团副团长。1983年9月至1987年7月盐城市戏剧学校表演专业学习,毕业后在市淮剧团工作至今。主攻小生,嗓音清脆嘹亮,扮相俊美,文武兼备,主演或参演的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省、市重大活动并获奖,先后...详细介绍
 
戏曲唱段集锦
《南北和》选段
《河塘搬兵》选段
舞台艺术程式化中的分场时空及其特殊处理
谈戏曲程式与时代节奏
更多】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文化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江华。作为一名专业演员,总有其特殊的角色性。一方面要根据剧本,在舞台上演好剧本里的角色,另一方面要回到现实的舞台上,做好生活中真实的自己。那么,这两者之间怎样更好地平衡呢?今天我们就此话题展开交流,邀请的嘉宾是国家一级演员、盐城市淮剧团副团长王雷老师,和他聊一聊他的从艺之路以及他在角色内外的真情感悟。

[主持人] 王老师您好!

[王 雷]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 王老师,您在舞台上演过多个角色,回到现实,您是怎样来评价自己的?

[王 雷] 作为一名戏曲演员,在舞台上演角色的时候应该是五彩缤纷的,但生活中的我,又是一个比较单一的人。我没有什么太多爱好,比如钓鱼等等,我都不会。自己追寻的这一条艺术之路,这一生当中,我就始终抱着这个目标去努力。我给自己规定的,每天在家里练一小时的唱,再看看书,所以说比较单一。

[主持人] 基本上把所有的精力,台前幕后都用在淮剧事业上了。

[王 雷] 对,是这样的。

[主持人] 请您简单介绍下,在淮剧舞台上一路走来,主要有哪些角色?

[王 雷] 认为自己在几个戏当中发挥得还算可以的,比如古装戏《春月奇情》中演的刘仲平,《半车老师》中演的焦浩运,《菜籽花开》中演的顾双成,还有《送你过江》当中演的军人郭逸夫。

[主持人] 您演的角色身份相差很大的,有军人,有企业家,有古装戏里面的书生,您认为这些角色离你很遥远吗?

[王 雷] 作为我是一名演员来说,当初学戏那都是有老师可学习的,可以根据老师的模式,套取老师的演绎。在后来逐步成熟以后,是自己单独去理解、创造一个角色,就是自己对剧本的分析,对人物的刻画,还有就是要根据编导给自己的一些提示,经过不停地磨合,再加上在舞台上的演出不停地总结自己,让自己慢慢能够介入进去。比如《半车老师》焦浩运的角色,在舞台上他是一个出去会说大话,自己要说了算,回到家里面爱人说了算,他在表演跟肢体语言、形体上,要给观众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然而生活中的我,又是一个比较严谨的人。

[主持人] 为什么?

[王 雷] 有可能是多年养成的这种习惯。我父亲是当兵的,我出生于一个军人的家庭,耳濡目染,就是多年来给自己养成了一种严谨认真的外表形态。

[主持人] 您内心里面还是比较冷静的,但是到了舞台上就有了您自己的那种角色。

[王 雷] 比如讲焦浩运,一开始的时候很难进得去。导演跟我排戏的时候,说这个地方要一个生活中低腰、那种祈求的目光,因为生活中的我是一个比较认真严谨的人,腰就低不下来,跟我说脸上要有祈求的表情,我也做不出来。开始排这个戏,当时他们也说了人物的刻画,生活中的你其实也很漂亮,也很好看,但是到了舞台上,需要在舞台上更好看。那个戏,其实也费了很大的劲。编导,包括老师们,经常给予我帮助,所以最终这个角色,观众是喜欢的。

[主持人] 对的,我也喜欢,演得非常好。

[王 雷] 谢谢。

[主持人] 您从事淮剧艺术已经有30多年了吧?

[王 雷] 对。

[主持人] 那么在这样一条路上,您有没有对角色的理解有一些变化?如果有变化,这些变化是哪些因素造成的呢?

[王 雷] 一名演员一生当中要演很多的戏,比如讲,人们说这个演员是一个好演员,为什么好?就是他演每一个角色都有不同点,都会根据人物的特征与人物的内心,在舞台上把握好人物的性格。作为我,刚开始介入人物的内心比较慢,演的戏多了以后,它能慢慢串起来,可用的东西多了以后,它就会从自己在以往演的一些戏当中,可以汲取一些,这个可以用,那个可以用,然后汲取到人物身上,那这个人物就比较丰满了。艺术来自于生活,刚开始我自己也不懂,后来老师们经常说,要观察生活中的一些要素,有的角色,比如像顾双成,或者我发现我的朋友当中或许有这样的人,那你就要观察他,他的一言一行,从生活中汲取这些养分以后,丰富到自己的这个角色人物内心当中去,那这个舞台上的呈现应该是完美的。

[主持人] 比如说您演《送你过江》这台戏,他是一位指导员,如果您20岁的时候演,跟现在演有什么不同?

[王 雷] 二十几岁演这个角色,我相信不一定能很好地进入到这个人物的角色当中去。因为资历尚浅,演的戏又不多,无论是从唱或者是做,或者演员的配合,都不会达到像现在这么默契。

[主持人] 其实我更想问的是您在情感上是如何注入一个角色的?比如说《送你过江》我们都了解,他和江常秀的爱情故事,那种矛盾冲突,您当时是怎么样走进这个角色,怎么样把自己更好地融入这个角色的?

[王 雷] 《送你过江》我说一说第四场“缝衣服”的那一折,刚开始排这个戏,只能说是根据导演的要求,动作、两个人的具体定位来表演,刚开始排的时候自己没有这种感觉,然后到了现场演出的时候是一种陡然地,自己心中跟这个剧情吻合的时候,那自己的眼泪就会掉下来。就那么一刹那的时间,为什么自己会掉下眼泪?也就是在那一刹那之间你的情绪跟这个人物融合到当时发生的那种情景当中去了,说明你这个人当时肯定就在剧中人物中了。

[主持人] 对。我们就觉得只有这个时候才能感染、感动所有的观众朋友。

[王 雷] 还有一个就是走进去还要走出来。比如讲,生活中大放的那种哭,在舞台上除非特殊的演出需要,像这种无声的眼泪你走进去你赶快要走出来。如果你不走出来的话,那在舞台上碰到一些说、唱,有时候会很难表达,因为嗓子的原因,你要知道人哭以后啊,嗓子受压抑的。

[主持人] 对。这个就是要有一种经验来驾驭自己的情感。

[王 雷] 这个时候就是要赶快的出来,如果不出来你后面再唱说不定就不能很好地发挥了。

[主持人] 因为他太专注刚才的那个情节了,而忽视了下面一个情节,所以,做演员的基本功真的是要非常扎实的。您是一直在演小生演员?

[王 雷] 我这么多年来,从戏校开始,一直到现在,基本上是演的小生为主,其中也演了一些须生的戏,但是不是主要的戏。

[主持人] 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小生演员的一些特点?

[王 雷] 简单地说,除了小生演员所具备的,嗓子好,形象好,还要有扎实的基本功,还有一个就是在舞台上演戏要有灵气。这个演员如果在舞台上没有灵气,那无论是导演跟你怎么排,你自己怎么努力,在舞台上演员跟演员之间的默契,如果达不成那种默契的话,那这个戏让人看了,它就有点假,不过瘾。

[主持人]  对。是作。

[王 雷]  比如讲,生活中,我和这位女同志是同事关系,在舞台上,你需要表达的是夫妻关系,如果这种夫妻关系在舞台上,你还像生活中这种表演,那是无论如何你也打动不了观众。昆剧的《牡丹亭》,那个生角旦角在舞台上他就是那么缠绵、那么艳丽,所以说,观众看了以后,想象中的小生、花旦,在舞台上,就是美,就是好看。

[主持人] 那您这一路走来也遇到了很多和您配戏的旦角演员,那么从年龄上跨度大吗?

[王 雷] 跟我一起配合演的有很多位老师,有年龄比我长20岁左右的,也有年龄比我小十几岁的。这么多年来,就是演员之间的配合,除了导演在现场排的,我认为更重要的就是舞台背后自己的磨练。自己多次磨练以后,人们不是常说“熟能生巧”。

[主持人] 那这其实也是需要演员之间多磨合?

[王 雷] 多磨合,多交心。

[主持人] 舞台这种表演它不是拍电影,拍电影它一遍不行再来,,舞台表演是没有给你纠正错误的机会的,那么这个压力对每个演员来讲还是挺大的。从艺这么多年,您是如何克服这种压力或者说是适应这种压力的呢?

[王 雷] 演员不容易。在舞台上不留遗憾。进入演出时间,你舞台上呈现的就是这么一个人物,艺术在舞台上呈现是100%的,它不可能存在90%,如果90%,那就是不完美。再这么讲,就是观众看你的戏,他不一定每天都看,或者半年、一年他看你就这么一次。

[主持人] 甚至一辈子就看那一场戏。

[王 雷] 有可能。如果说你因为嗓子感冒或咳嗽,那场戏就唱得不怎么好,那这位观众他会永远记得。他跟人说的时候,他不会说这个演员是因为感冒咳嗽,他不一定知道,但是他只会说,我那天看了哪一出戏,当中有一位演员好像唱得并不怎么好。所以说,我这里说的作为一名演员确实也不容易,比如讲,人家穿一件,那我们要穿两件;人家穿两件,我们要穿三件。因为我们是一个特殊行业,确实要注重自己的保暖问题。要多穿一点,生活中要自己给自己多照顾一点,他不能像其他的工作人员出去可以开心、洒脱地去玩,去叫,去喊,对于演员来说叫自我克制。

[主持人] 嗓子很重要,身体很重要。

[王 雷] 他的光环也就是,能很好地在舞台上展现给观众们的是最亮的一面,其实,生活中的自己,有可能他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比如讲,我们的前辈艺术家们,你在平时看到他的时候,他就是生活中的一般的普普通通的人,但是,如果妆化起来,朝舞台上一站,那绝非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地说,就是做好生活中的自我,能够在舞台上呈现得更加完美吧。

[主持人] 其实还是背后要有自己的一种基本功的训练,一种驾驭这种舞台角色的能力,才能在短短的两个小时或者三个小时以内,把这台节目演好,这真的是非常不容易。您也一直是盐城市淮剧团一个挑大梁的演员,您觉得就是像这样的演员,应该具备哪些必备的演员实力?这些能力也是需要您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所以我们想听听您这一路走来,是如何去积累这些能力的?

[王 雷] 演戏唱戏也这么多年了,首先认为,你在舞台上能站到一号、二号或者是主配角色的这些演员,要具备的就是要有扎实的基本功。唱做念打,每一个环节你都要非常认真严谨地去磨练它,没有扎实的基本功,你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你的形体动作就不会好看。如果说,唱做念打,你的唱如果不过关的话,那在舞台上你呈现的人物的美的同时,唱腔不够完美。还有就是,作为一名演员来说,要有谦虚好学的态度,有很多的老师,有很多的朋友,他在适当的时候会给予你一些帮助。所以说,演员千万不要认为自己主演了,架子大了,人家跟你提意见的时候,你听而不见的那种形式,其实是不能的。演员叫“艺无止境”,不论你到什么时候,只要他还上台的话,我认为他是一直在追寻与探讨。还有一个自己要有勤学苦练的精神。看戏也是一种教化,他看完了一出戏以后,他看到了这个情节以后,他就会想到这个戏当中说的是什么意思。比如《鸡毛蒜皮》是现代戏,讲的是一个村的老组长,他要解决的是两家的纷争,和正常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观众看,非常喜欢,他感觉这个戏跟生活中的自己非常靠近。

[主持人]  贴近生活。

[王 雷]  古装戏它有古装戏的内容,比如讲,惩恶扬善,还有就是歌颂一些我们当代的时势英雄,他就会认为,自己看完了今天晚上这场戏以后,他自己回家好像是经过了心灵的这种洗礼。

[主持人] 对。要有收获,或者说在某一方面要提升自己的境界。

[王 雷] 对。

[主持人] 那么您这一路走来,在唱腔上有哪些老师影响过您,或者您主要的欣赏过哪些老师的淮剧唱腔?我觉得,现在这种唱腔其实也在随着时代的变化也在不断发展的。

[王 雷] 1983年盐城市淮剧团招收了20名学员,10名女生,10名男生,我在我们20名学员当中,其实嗓音条件不算是最好的,但是我对这个唱情有独钟。那时候,音乐老师跟我说,你不能唱不好,唱不好在舞台上你就没法呈现人物。比如讲,唱片机、磁带,你看不到人,首先你听到的就是这位老师的唱段。所以,那时候我也很努力了,我每天给自己规定时间,一个小时专门练唱,每天练。

[主持人] 您是根据磁带或者唱片上面模仿老师吗?

[王 雷] 对。那个时候唱片机我们剧团没有。就是到了一个地方演出的时候,那我第一件事情就是赶快找一户有唱片机的人家,然后去跟人家协商,能不能让我在这听?我特别记得有一次,我听戴建民老师的一段《香罗恨》,那时候听了自己很入迷,感觉就是此一生我要向这个目标去发展。人家当时都已经吃饭了,人家也客气地说,小同志,你留下来吃饭吧。我说,你们吃,我继续听。因为我听完以后还要回到团里化妆,参加下午团里2:30的演出,不是说,每到一个点你都能找到这样的条件。所以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唱腔方面,听得多,自己练得也多。比如讲,学,自己背后学陈德林陈老师,戴建民戴老师,还有王志豪王老师。

[主持人] 都是老一代非常著名的艺术家。

[王 雷] 对,我自己都不停地练。去年,我在唱腔方面有一个很大的进步。整个戏曲剧种它需要传承与发扬。前年我参加了一个周筱芳周派的演唱会,那次参加完后,就是周派的门人周芝祥先生也在寻找物色周派的传承人,找了很长时间。所以说,我那次去参加完了以后,他们家里人都说,这个王雷他像,说我在舞台上,唱、做都很像周筱芳老师当年在舞台上的呈现。曹恒松老师然后给我们引见,跟我们剧团、我们局里面提出来,然后我们的分管局长、剧团团长,和我们一起到上海,完成了这个拜周芝祥先生为师的仪式,成为周筱芳周派第三代入室弟子,现在我在淮剧这一块也有一个传承人的名号。为什么要拜入周派作为周派的传承人?我学过很多很多唱,我们家原来碟片、磁带都是成箱的,研究这么多年来,其实我有困惑,就是自己的唱腔。学人家的唱腔,你不可能那么完美,老师他是根据自己嗓音的条件,根据舞台上人物的情绪的把握,然后唱出来,声情并茂。你光单单去学这一段唱,你说要跟老师学得基本上模仿得差不多,那基本上很难很难。比如像我刚才前面讲的几位老师,我都学。学到今年,我快50岁了,我就感觉自己的唱腔怎么有一个定位,如何去定位它?

[主持人] 定位您自己的唱腔?

[王 雷] 对。怎么去定位它,很难,实事求是的。我们的条件不如我们的老师们,老师们的条件比我们好多了。我们如何产生自己的定位?正在纠结的情况之下,就是我顺利地拜入了周派。进入周派以后我才发现我的唱腔,这么多年来,我的唱腔其实跟周派的唱腔很融合,只不过,我介入得比较迟。其实,很多年前也有老师跟我说过,他说,你的唱腔听起来也不错,但是你达不到像南边的这种委婉,始终带有一种北面的这种小粗犷在里面,我当时也不懂,我当时也学老师的缠绵的那种唱段,但是他说,你学缠绵的唱段体现出来的给人里面有一种内劲与刚劲。那个时候不懂,现在拜入周派以后,我才了解到,其实我的嗓音条件更加适合于周派的唱腔。艺术,淮剧舞台上的表演,包括唱,都是百花齐放。现在,我找准了我的定位。

[主持人] 我觉得您现在挺幸运的,尤其是能给自己的唱腔一个定位以后。

[王 雷] 很不容易,我纠结很多年。

[主持人]  唱腔定位以后对您今后的发展有什么意义呢?

[王 雷] 唱腔定位以后,你可以追寻着定位的规律去发展自己。

[主持人] 每个剧本它有编剧有导演,而且这个唱腔也是有人设计的,演员有多大的空间可以自己去调整,或者说根据自己的嗓音、根据自己的情绪去动这个已经设计好的唱腔?

[王 雷] 一出戏出来以后,首先就是编剧导演给予你人物的刻画,在舞台上人物的体现,作曲他说不定就是根据你演员的这种音高和音低,比如讲,你的音高到达什么位置了,你的音低在什么位置,他了解了以后,他在完成旋律的时候就不可能高于你本身的音高。

[主持人] 是有这个空间的是吧?

[王 雷] 有这个空间。还有一个就是,或许你谦虚了,你跟老师说的这个高度,其实你还能再高。有的时候演员你自己把握自己的时候还能再高,他不敢说,在我身上也体现了。比如讲,老师给我的定调,在舞台上唱,不错,很好,但是到了舞台上以后,根据人物的情绪,他的内劲上来以后,正常可以高半个音到一个音,那在舞台上体现,更加完美,这是肯定的。比如讲,《菜籽花开》顾双成马派的那一段,按照王苏军老师原来的定调感觉也很满意。他突然有一次跟我说,他说,王雷,那一段其实你还可以再高一个音。当时我也不敢相信,我说,不可能吧。他说,可能的,你试试看。然后就高了一个音。唱完了以后,那老师,包括所有乐队上的老师,都认为我高一个调唱,比原来的那个人物体现得更加完美。刚开始呢,因为高一个调,自己肯定不能很好地适应它,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以后,我也发现可以高一个音,所以说人的能量是无限的。

[主持人] 也如您刚才说的,艺无止境。

[王 雷] 不是老师说,那我这一段唱,知道它也完美,但是不可能达到现在这样完美。所以说,我就这一段唱,《菜籽花开》顾双成这一段马派,无论是走到北京,或者是天津,或者上海,或者南京,无论是专家评委,或者就是我们行内的一些演员,他们都会为这一段唱而去点赞。

[主持人] 我们还是请王老师给我们来两句吧。

[王 雷] 好的,主持人,那我就把我进入周派以后学的一段唱几句。八千岁你不提搬兵我绝不讲,提起了搬兵好一似箭穿胸膛。千岁啊,请坐石凳听我言讲,我今天要诉一诉杨家的冤枉。

[主持人] 太精彩了!非常经典的《河塘搬兵》,谢谢!老淮剧在这几十年里,走过了一条从辉煌到低谷,然后再到大众慢慢地接受的这样一个过程,那么您在最低谷的时候,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然后您是怎么从低谷走出来的呢?

[王 雷] 低谷的时候,我们的剧团还是比较穷的,我们拿的工资又不高,正常的戏不演出了,就靠一些综艺节目来走市场。但我还是想在舞台上能给大家演戏。所以说,在背后,自己还是努力的。虽然那前后有10年时间,但它没有浪费我,我在背后还会坚持每天一个小时的练唱,还会看一些视频,看一些剧本,自己还会去学些戏。

[主持人] 一直坚持着没有放弃。

[王 雷] 对。所以说低谷走完以后,我们又出来了,我就能很好地在舞台上体现了。艺无止境,还有就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如果这个10年你荒废了这一块,让你一下子再过来的时候,很难。

[主持人] 走出低谷的第一部戏接的是什么戏?

[王 雷] 演的是孔繁森,是现代戏,还有一部现代戏演的是射阳的叫姜德明。

[主持人] 您走出低谷的两部戏,比如《孔繁森》《姜德明》,这些人身上都有特别积极正能量的这种品质,我觉得可能一个演员会从这些角色当中,本人也会吸取一些东西,对吗?

[王 雷] 是的。这些戏当中,我自身也会学习到很多,比如讲,像这些英雄人物这些事迹。我自己也在学习,在舞台上虽然演这个人物,让观众来学习这个人物,但是从私下里说,我自己也在学习。只有自己潜移默化地学习好这个人物,那你到了舞台上才会有能量释放出来。

[主持人] 刚才我们提到家庭了,我们也聊聊您的家庭,您在家里是丈夫,是儿子的父亲,您会不会因为演戏而经常在外,有的时候对家庭这一块照顾不到?

[王 雷] 不单单是我,作为一名戏剧演员来说,都有这个状况。

[主持人] 我们知道戏比天大,每个人都会有这种状况,对吧?

[王 雷] 比如讲我爱人,多年来我们非常相爱,在艺术上她给予我很大的支持,生活中她也很照顾我。比如讲,当领到角色的时候,她能很好地给我剖析。

[主持人] 您和妻子是同行吗?

[王 雷] 是同行,我爱人也是淮剧演员。在排练场她能给我看出很多东西来,然后回家一遍一遍给我说。演出的时候,她还会在舞台下面看我的演出,带个笔带个纸。然后她说,王雷,说这场戏当中你还有哪几点做得不完美。所以说我的舞台上完美的呈现,包括很多很多,我认为都是离不开我爱人对我的支持。作为一名演员来说,对于父母,像我的爸爸妈妈,以前我也很少照顾他们。我们原来一年演出有300多场,到了大年三十晚上那一天,各人打上背包就出去了,大年初一一般都是在外面。比如讲,中秋节等,一年下来的几个节庆日,我们有可能都不在家里面过。

[主持人] 这就是演员的生活。

[王 雷] 有的父母他不理解你了,就会说,你们这个单位怎么会这么特殊啊?其实就是干了这一行了,你才知道这一行有很多正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一些。当年就是我父亲生病,住院开刀了,然后电话打过来说,你在什么地方演出?我说我在外面演出呢。他说,你看看能不能跟团长请个假,回来啊。因为那时候我进团以后,基本上几个戏都在我身上,我知道跟团长请是请不下来的。因为当时就我一个小生,演出的几个戏当中我后面没有B角,所以说,挺难的。我认为跟团长请假,也是为难团长。我说,我在外面这几个戏都是我的,我们有可能暂时回不去。那我父亲当时不理解,他说,你们是一个什么单位?你爸爸在医院开刀了,你都不能回来。这就是作为这个行业以外的一些人对这些事情的理解不一样,戏比天大啊。因为戏出来以后,你走了,那戏就停演。戏如果停演了,观众有可能不会理解。所以我说一名戏剧演员的背后,是有很多的汗水与泪水积累而成的。

[主持人] 目前,您还是剧团里的一个核心的小生演员,您对接下来的新的学员就是您的学生,有怎样的期待呢?

[王 雷] 我虽然在舞台上是顶梁柱,但是在剧团我还是一名业务团长,所以说,对他们以后的发展,目前我是首当其冲,我感觉责任重大。跟这些学员们排戏,当时排的时候,我们或许感觉到他们有可能不会达到我们预想的,但是,结果在舞台上呈现以后,我们感觉非常高兴,他们总体的素质,我认为还是不错的。我相信这些学员在今后的艺术生涯中,肯定会青出于蓝胜于蓝。

[主持人] 好,我们也期待着。

[王 雷] 同时呢,他们也会为了盐城市淮剧团,为了淮剧事业而大放光彩,同时我也祝他们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主持人] 您从艺这么多年,我们想让您再次回顾一下的话,您有哪些心得要和我们网友们分享的?

[王  雷] 这一路走来,非常艰辛、坎坷。除了把自己的时间放在追求自己艺术的这一块以外,多看看书,平衡好自己的心态,同时也能锻炼自己这种文化涵养与自身的修养。马上50岁了,我之前所拿的各种奖项,包括政府给予的三等功等一系列的,我始终认为,虽然与自己的努力分不开,或者就是老师们,还有就是朋友的相互帮助,更离不开领导对我们的关心。其实我现在对学员的这种感觉,我会注重去培养他,那么当年这些领导对于我,他也是作为一个苗子,如何尽力地去打造去培养,所以说感谢领导这么多年来给予我很多的机会,让我拿了这么多的奖,奠定了我非常好的人生。

[主持人] 好,我们今天非常感谢王雷老师接受我们的访谈。戏曲传承最重要的不是技艺,而是我们的艺德,可以说,艺德是一生的修行。舞台上不留遗憾,曲不离口拳不离手,艺无止境,这些平实的观点,通过几十年如一日的践行,逐步积淀成王老师的职业操守和艺术品德。我们相信王老师在艺术之路上一定会取得更多更好的成绩。好,我们再次感谢王雷老师,也感谢网友们的关注,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