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期
 
  文化访谈之摄影家·孙华金  
 
主题:光影的诗和远方
时间:2019年10月08日 10:00:00
期号:第26期
嘉宾:孙华金 著名生态摄影家,盐城工学院副教授
摘要:以盐城湿地被列入世界遗产为切入点,介绍生态摄影艺术在宣传推介大美湿地过程中所取得的成果,回顾摄影之路的成长历程,分享二十多年来从事生态摄影的酸甜苦辣并阐述自己关于摄影的艺术感悟。
 
 
孙华金,著名生态摄影家。盐城工学院团委艺术教育中心副主任、副教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美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摄影专业委员会理事。全国美育先进工作者,“中国摄影教育德艺双馨奖”获得者,索尼世界摄影大赛推荐摄影师,第十二届中国...详细介绍
 
第27届摄影艺术展多媒体类获奖作品
中国摄影网:孙华金生态摄影精品展
孙华金摄影作品欣赏
采写孙华金的专题报道获中国新闻奖
孙华金:镜头定格湿地生态之美
更多】  

[主持人] 各位网友,2019年北京时间7月5日下午3点30分,从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传来一个好消息,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江苏首项世界自然遗产,也是全球第二块潮间带湿地遗产。这块栖息地正位于我们盐城境内。我们今天访谈的嘉宾正是被称为“盐城湿地摄影师”的盐城工学院孙华金副教授。孙教授,您好!

[孙华金]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 孙教授,国庆前夕,您的作品《湿地家园?世界遗产》入选第27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先请您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本次展览的背景?

[孙华金] 全国摄影艺术展览是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国摄影家协会共同举办的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泛、规模最大的全国性摄影艺术展览。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26届,一共推出了近万幅优秀的摄影作品。本届摄影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这样一个时机,广大的摄影人积极响应,最终在每人最多限定6幅作品的情况下,一共收到了将近25万幅作品。经过初评、终评和公示,最终入选的是354幅优秀作品。本次比赛分为四大类:第一类是纪录类,第二类是艺术类,第三类是多媒体类,第四类是创意和商业类。

[主持人] 
您的作品时长大约8分钟左右,那么我想这个一定也耗费了您大量的心血。

[孙华金] 盐城湿地,我大概拍视频前后花了五年时间。前后拍了大量的视频,那么怎么样把这么多的视频浓缩在八分钟之内,需要一定的浓缩、概括和表达的能力。

[主持人] 您这次是第一次参赛吧?

[孙华金] 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上一届26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当时我参赛的作品是《湿地精灵?麋鹿传奇》,这组作品最后入选了纪录类作品。

[主持人] 自从申遗成功以后,我们也看到了许多媒体上发表了大量的关于您的作品。我看到有几幅作品,频率用得特别高,为什么这么高?

[孙华金] 说句实话,当阿塞拜疆申遗成功消息传来以后,我非常激动。第一时间,我想到的是要把我们盐城大美的湿地向全世界进行宣传。因为我平时跟媒体接触得比较多,因此我就把我的一些优秀的湿地摄影作品通过人民网、中新社等等发布出去。然后这些媒体,采用了我这些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为传播。这也是为什么看到我这么多作品的一个重要原因。在这些作品当中,比如说像《起舞弄倩影》它反映的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一群反嘴鹬在水面上翩翩起舞的一个场景,画面非常唯美。也反映了我们盐城候鸟栖息地为候鸟提供了一个生存的空间,它们在这里可以自由地嬉戏。再比如说,像《湿地欢腾》表现的是麋鹿在我们黄海湿地上自由驰骋的一个场景。这样的场景,展现了一种自然之美,一方面表现了麋鹿在我们湿地滩涂上找到了一个它们生存的空间和土壤;另一方面也展示了当地政府、保护区在为保护这些野生动物方面所做出的一些贡献。

[主持人] 前几天,报社的一位资深的记者跟我说,拍湿地的摄影师很多,但是孙教授拍得最好,因为他是苏大历史系毕业的,文化底蕴不一样,拍出来的作品也不一样。那么一开始您学的并不是摄影专业,对吗?

[孙华金] 对的。有一位摄影家说过,你拍出来的作品,实际上反应了你走过的路、你爱过的人、你听过的诗。我的作品当中,我也在思考我们怎么样去体现这些精灵的情感,去表现我们湿地的大美。而这些呢?我们经常说的一些话:功夫在诗外。我进入大学以后,我也经历了一个非常苦闷的时期。我学习摄影,实际上是一种偶然,在大学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招新广告,学校要成立一个摄影兴趣小组。自己在中学的时候,跟同学一起曾经拍过照片,对照相机也感到非常神秘。我们苏大,当时有比较优秀的老师,特别是我的恩师徐世浩教授。另外,我们历史系的档案专业就是专门搞摄影文献的保存和储藏,也就是摄影方面的专业课。那么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就开始系统地学习摄影课程。那时候,我在摄影上花的精力可能比学习自己专业的时间还要多。每到周末,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拍摄苏州的一些风光、人文。平时晚上,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图书馆里。那时候,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我们全部都是看图书。图书馆里所有的关于摄影方面的书籍,关于艺术方面的书籍,几乎我全部把它看遍。这个也为我后来的摄影,可以说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基础。 

[主持人] 那个时候有没有想过将来以后要从事摄影专业?

[孙华金] 这个绝对没有。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人把自己的爱好和自己的专业能够有机结合起来,这是一个人最大的幸福。在我大学毕业以后,我也开始在思考我该走什么样的路,我是去做一个历史教师,还是把自己的爱好变成自己的专业。在当时得到了校领导的支持,一开始是在学校里开设摄影方面的这些选修课。

[主持人] 您从苏大毕业以后,先是到哪个学校工作的?

[孙华金] 苏大毕业以后,曾经有一年在苏州的一个中学工作一年,教历史的同时也教学生摄影的一些兴趣班。

[主持人] 
是哪一年到我们盐城工学院的?

[孙华金] 我是1989年回到盐城,当时一开始在盐城会计学校,后来盐城会计学校在2000年,合并到盐城工学院。

[主持人] 是这样的一个机遇。

[孙华金] 对!

[主持人] 
到了盐城工学院以后就从事摄影专业?

[孙华金] 进入盐城工学院以后,我就开始从事摄影的教学和研究。在当时,回来阅读了大量的一些国外以及国内一些著名摄影师的作品。我看到作为一个摄影师,他真正成熟的标志是有个人摄影的风格和摄影的取向。那么实际上在此之前,我拍风光、拍人文、拍新闻各种图片都在拍。但是,这个时候我就开始系统地进行思考,我到底应该拍什么东西?

[主持人] 孙教授,是哪一年或者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把拍摄的主题集中在湿地这样的一个特殊领域呢?

[孙华金] 说来也巧,大概是1998年前后,有一次陪朋友到丹顶鹤保护区去看丹顶鹤。看到丹顶鹤优美的舞姿,我深深地被它吸引了。当时,我看到东北的一个摄影家王克举在东北拍的图片,在盐城丹顶鹤保护区展览,我被他的图片深深地吸引了。同时,看到美丽的丹顶鹤以后,我感到作为一个本土的摄影家,我有责任把它的美丽通过我的镜头呈现出来。

[主持人] 
目前您拍摄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哪些地方呢?

[孙华金] 目前我主要是在盐城的沿海滩涂,主要有丹顶鹤保护区、麋鹿保护区和东台的条子泥景区。有时,也适当地在外围拍一些包括我们的大纵湖或者九龙口,凡是有湿地的地方可能就有我的身影。

[主持人] 在拍摄这些国家级保护动物或濒危动物时,我想对于摄影师而言,应该要掌握很多相关的自然学科或者动物学甚至气象学的一些知识。那么围绕这样的一个拍摄,您是怎样去研究您所拍摄的具体对象呢?

[孙华金] 我们要拍摄任何一个物体都必须对它的物种有比较深的研究。比如说,你拍这个丹顶鹤,你要知道丹顶鹤什么时候飞到我们盐城?大概每年就10月底到11月初。它的一些习性、迁徙的一些规律、丹顶鹤家庭的组成、觅食的范围、食物的结构等等,这些东西一方面你可以从课本、书本学习,另一方面也可以请教一些专家,只有对这些鸟类的习性有充分了解以后,你才能把它拍得更加动人,更加可爱。我们在拍摄的时候,要掌握气候的一些规律。比如说你到东台条子泥拍勺嘴鹬,你必须要知道什么时候潮汐,哪一天潮汐是几点?勺嘴鹬什么时候最容易去觅食,什么时候休息,这些规律掌握以后,那么你再去寻找这些鸟类啊,就变得非常容易了。

[主持人] 
我想,您首先是工学院的教授,平时肯定有教学任务,更多的时间您还在野外拍摄,那么野外拍摄对一个摄影师有哪些要求呢?

[孙华金] 我们拍摄野生动物,跟平时拍人文片或者拍其他东西不一样。一般来说拍野生动物不超过三个人,正常是两个人一组,这样,在安全方面有一个照应。它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惊吓这些鸟类或者影响这些鸟类。而我们拍摄野生动物,由于是在荒郊野外,至于蚊虫的叮咬,这些问题都是小的问题,甚至危及生命的安全。记得有一次我拍火烈鸟的时候,当我沿着这个滩涂,深入到滩涂腹地,去找到火烈鸟并拍摄成功。我回来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但是路走岔了。一不小心,就走到湖沟里面。从表面看水面只有几公分厚,我轻易地认为,可以从上面走过,但是越走越陷越走越陷,照相器材很重。当时天色已晚,我慢慢陷入淤泥当中不能自拔。我一开始想保住我的照相器材,就拼命地想把相机往上提,越向上提,人就越向下沉,当淤泥快淹没到我胸口的时候,我就知道如果要保器材的话,我的命就没了,我只有放下我心爱的器材。由于我以前学过急救知识,我知道这个时候,唯一的方法就是,松开皮衩扣,从淤泥里面慢慢地把自己的身体向后滑,从衣裤里脱出来,然后翻滚到岸边,这样才脱离险情。很危险!这是我一生当中经历的,与死神最近的一次。当时我在想,我可能要成为徐秀娟这样的烈士了。但是我当时异常的冷静。我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能救你,只有你自己。我经历了这样一次生与死的过程以后,我对自己的拍摄更加坚定了。我知道,我的很多作品可能呈现的是表现这些动物,但是它实际上正是我自己的一个写照。

[主持人] 现在听您这样一说,我们也感觉到其实您拍摄出来的作品,从表面上看可能是一只鸟在觅食或者在飞翔,实际上背后有着摄影师的一种艰苦的努力,甚至有生命的危险在背后。

[孙华金] 作为优秀的摄影师必须要用图片去讲话,用图片去讲故事,而我们拍摄野生动物和拍人不一样。拍人,可以去导演,可以去摆布,拍一次不行可以再来下一次。拍动物没有这样的机会,你只有去抓取,只有去等待。

[主持人] 你不能去导演它。

[孙华金] 对。这也磨砺了我们这样一种性格,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等待等待再等待。拍这种图片,讲句实话大都是失望而归。因为动物可能并不像你脑海里所想象的镜头去展示它们的美丽。拍摄野生动物很多时候靠机遇,但是机遇是靠什么?是靠你平时大量的时间换来的。

[主持人] 就是您在日复一日的拍摄过程当中,您了解了动物的一些习性,可能这个对您把握时机更有帮助。

[孙华金] 那是肯定的,你只有了解它的习性,你才知道什么时候去拍,什么时候成功率更高。机遇,往往是掌握在有准备的人手中。

[主持人] 
确实是这样。最近我也通过各类媒体欣赏到您大量的作品,我也看到了作品中捕捉到的非常感人的一些瞬间,比如鸟妈妈在孵小鸟或者说它们在饲喂自己的鸟宝宝,还有麋鹿争霸的一些宝贵镜头。教授,您在这么多年的拍摄过程中,您和您所拍的动物之间会不会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孙华金] 经历了近20年的拍摄,说实话从一开始,我们简单的一个记录到现在去切实地把握动物的一些精美的这些瞬间,然后通过这些图片,去唤起更多的人对野生动物的关注和保护,这是我们野生动物摄影师孜孜以求的方向。我有时常感叹自己的运气好,拍到一些精美的镜头。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所要表现的是动物最感人的故事,让它传递给观众,这样才能打动别人,感动别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这些镜头我在拍摄的时候,有的时候,自己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按下快门记录这些瞬间,而这些瞬间都是不可复制的。

[主持人] 我也经常想,您有没有非常重复的枯燥的这样的一个过程,现在听您这样讲,就不觉得了。因为每次对您来讲都是未知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现什么。比如说有一次我看到您拍的一个鸟巢,在一次发大水以后,鸟巢被水冲掉了,鸟宝宝没有地方再呆了。这个镜头当时您在现场是什么感受?

[孙华金] 你讲的是一个黑嘴鸥的故事。就在今年初夏,我一直跟踪记录大概两百多对黑嘴鸥的幼雏。

[主持人] 黑嘴鸥主要是在哪个区域生活?

[孙华金] 它主要是在东台的条子泥。我那一天是到西安出差回来,天下大雨,我就担心这些黑嘴鸥的安危。我想下了这么大的暴雨,这些黑嘴鸥的鸟巢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一下机场,就让我的朋友开车接我,然后从家里面拿了一下器材,匆匆就冒着大雨赶到条子泥,去看这些可爱的黑嘴鸥。等到了现场以后,我被当时的场景给惊呆了,狂风暴雨,很多鸟、很多鸟巢淹没在水中,黑嘴鸥的妈妈在拼命地保护自己的幼鸟,在来回地呼叫它们,黑嘴鸥的幼鸟在四散奔逃,有的由于潮水的影响,没有地方可待了。

[主持人] 没地方可待了,它们的家没了。

[孙华金] 它们没家了,它们的鸟巢失去了。它们就到处奔逃,有的就在水中淹死了。看了这个场景我感到非常的伤心,但是又无能为力。我想,这个可能就是黑嘴鸥这种鸟类为什么这么稀少的原因?尽管它们选择了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来筑巢,可以有效地避免天敌,同时,又能够从海上取得很多食物来抚养它的后代,但是没料到一场暴雨冲毁了它们的家园。我就联想到我们人类有的时候,一些自然灾害,比如说山洪、地震、发大水,它们所面临的境况和我们人类的境况是一样的,因此我们有的时候拍鸟实际上就是在拍我们人类自己。就在感悟这些鸟类在这样一个艰苦的条件下,能够仍然顽强的生活,延续着它们的生命,而我们人类也正是这样子一步一步地走向今天。因此这次获奖的多媒体专题片里面,我也放了这样的一个镜头,表现黑嘴鸥妈妈在下大雨的时候照顾自己幼鸟的镜头,小黑嘴鸥在四处奔逃,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揪心的画面,但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就是大自然的一种规律。

[主持人] 其实这也体现了一个很深刻的主题:人间大爱也就是母爱。那么您这么多年的摄影创作都来自盐城湿地,随着大家对气候、自然生态的关注,您的摄影作品也越来越成为热点,您觉得这对湿地动物的保护以及宣传我们盐城会产生哪些影响?

[孙华金] 摄影,它有四大功能:第一个是记录功能,第二个是教育功能,第三个是审美功能,第四个是娱乐功能。一图胜千言,一张图片胜过千言万语,它比其他的艺术形式来得更为直接。我们盐城可能就是要通过这样一些大美的图片进行广泛宣传,特别是我们申遗成功以后,我们盐城多了一张金名片。那么怎么样成功地利用这张金名片,去让更多的人关注我们这片湿地,来保护我们这些珍稀的候鸟,保护好我们这块共同的家园,这是全人类都应该考虑的事情。

[主持人] 目前盐城湿地已经已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围绕这个主题,您接下来的拍摄会有哪些更为具体的拍摄计划?

[孙华金] 你可以从我的作品当中感受。实际上我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我在拍摄之前我都是有所思考的。我的整个作品我在考虑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表现湿地精灵,表现这些动物的可爱,这一部分在2016年国展以后,我出了一本书《湿地精灵》,这一部分就告一段落。自2016年以后我开始第二部的创作,就是湿地家园,强调这些动物和自然之间的关系,它们所生存的土壤,因为它们离不开这片家园,这个创作到现在正接近尾声,这次我获奖的作品是《湿地家园?世界遗产》,我上一届参加国展获奖的作品是《湿地精灵?麋鹿传奇》,第二部分的最后,我现在正在把它编辑成一本书,争取在今年年底把这一部分事情干完。而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第三部分湿地和谐,强调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人与鸟之间的关系,我们经常说同在蓝天下,人鸟共家园,那么怎么样保护好人类和鸟?包括和这些精灵之间和谐相处,其乐融融?这个是我下面要表现的一个重点,我力争用五年时间把这一个主题再进行挖掘表现。

[主持人] 您在这个工作过程中会需要哪些组织或者哪些方面的支持呢?

[孙华金] 在我的创作过程中,得到了很多领导、单位、家人、朋友的关心和支持。在此并不是说客套话,我深深地感谢他们。我记得我有一次发了一个丹顶鹤的美篇,有一天夜里12点的时候,我睡着了,市里一位领导打电话给我。她说孙老师,看到你的美篇,太漂亮了,但是有几个小问题跟你探讨一下。她说其中有一个字打错了,“已经”的“已”打错了,另外,这个音乐能不能换成徐秀娟那首《一个真实的故事》,可能更好一点。她连夜帮我选了曲子,我非常感动。作为一个市领导,她能这样关心我的作品,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鞭策。同时,我感谢我的家人,这么多年来,很多时候,无论是国庆、中秋还是其他的一些节假日,我可能都没办法跟他们在一起,陪伴他们。我这个人有一个习惯,凡是天气晴朗的时候,我的身体一定是在海边。

[主持人] 和那些精灵们在一起。

[孙华金] 对,那些精灵就是我的归宿,我晴天的时候看不到它们,充满了一种失落。

[主持人] 作为一名教授,三尺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作为一名野外的摄影师,也非常的辛苦,甚至有时遇到生命危险,回顾这么多年的艺术之路,您个人会有哪些真切的感悟呢?

[孙华金] 我觉得作为一个摄影师,我们最重要的是加强自己各方面的修养,不仅仅是掌握一些技术。从现代来说,摄影技术变得越来越简单,现在哪怕三岁的小孩儿,他都知道怎么去拍照,甚至把照片拍得很清晰。而我们更重要的是什么?需要掌握摄影技术之外的一些东西,包括一些审美的知识、学术修养和你对其他艺术的一些感悟、一些思考,这些都有助于你拍出更好的作品、更深层次的作品、更有故事的作品、更能打动别人的作品。作为一名教师,除了要给学生传授理论、摄影方面的一些基本的技术,我更重要的是要把自己在野外拍摄的这些动物,对生命的敬畏、对大自然的一种热爱、对环境的保护这些理念传递给我的学生。

[主持人] 让他们更应该知道怎么去拍一张优秀的作品。

[孙华金] 对,这是通过我自身切实的一个案例。我们说,理论和实践要相结合,这个我的野外实践确确实实是丰富了我的课堂教学。比如拍摄麋鹿,可能大家最关心的就是鹿王争霸这样一个瞬间。但是要把这个瞬间充分地给表现出来,从摄影的角度来说它是一个瞬间。那么你就要考虑到拍摄的场景。如果是在平原上打,两个打得很激烈,但是你照片是一个瞬间,一定格以后就看不出来它这个精彩的瞬间。因此我在拍摄的时候,考虑往往会选择在水中打,水花四溅表现这种激烈动感。有时是打得尘土飞扬也表现出它这个这种激烈的程度。

[主持人] 一般的您会等到多长时间才有这样的镜头出现?

[孙华金] 这个太难了,有时一年拍不到一次。

[主持人] 一年拍不到一次?

[孙华金] 对。但是今年很幸运,今年拍到了很多次。基本上是完成了我想要拍摄的内容,无论是照片还是视频。

[主持人] 我想问一个问题,您刚才提到的很多湿地的精灵,其实我们知道有很多鸟可能如果不是您的拍摄,我们都不知道它就生活在盐城,这样的事情能不能跟我们讲几个?

[孙华金] 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像猫头鹰,它的学名叫长耳鸮。对这种动物,我们以前充满了神秘感,它都是在夜晚活动,白天根本找不到它的踪迹。我们知道在盐城有大量的长耳鸮,但是我们找不到。为了找寻这种鸟,后来我们就通过江苏野鸟会的一些朋友,把他们请到盐城来,他们一起跟我们来寻找。他们给我们讲了一些有趣或者说非常有用的知识,首先,这些长耳鸮生活的地方一定是针叶松,就是在松树上面,因为针叶松跟它们的毛色非常接近的,它是隐蔽色,这样的它便于伪装自己。另外,在白天它是不活动的,它是夜晚出去捕捉老鼠,其他一些小的生命,你在白天要想找到它,只有通过它的粪便通过它的排泄物。因此,我就根据他们这些经验,在有针叶松的地方一些林场,我们找到在松树下面,它夜晚排泄下来的一些白色的排泄物和物体,最后我们知道这个树上肯定有猫头鹰在栖息,然后我们就用望远镜慢慢地去寻找它的踪迹。当我们看到可爱的猫头鹰在树上瞪大眼睛看着我们的时候。我们被惊呆了,太萌了。通过这样小的细微的观察在我们盐城发现了两处大面积的长耳鸮,一处是在射阳林场,一处是在大丰林场,它们的数量非常庞大。

[主持人] 那么您刚才也跟我们讲了就是基本上只要是天气晴朗的天气,您都会安排要到湿地去拍摄。那这个时间的安排,您是如何把它安排好的呢?

[孙华金] 大致是这样的,我长期以来养成这样一个习惯,每天早晨四点钟的时候我是自然醒。我就推开窗户看一看,如果外面有星星、有月亮,说明今天肯定是一个晴天,我立刻简单地洗漱一下,带上干粮,就驱车到海边。等待日出,等待我心仪的这些动物。因为我平时知道它们大致分布的范围,这样我很容易就把我的车辆开到它们附近,寻找它们的踪迹,去拍摄、去记录它们。作为摄影师来说,我最喜欢运用的就是早晨和傍晚的金色光线,因为这个时候的光线,充满了一种神秘的色彩,能给人一种精神上的震撼。因此你看我的作品大部分都是早晨、傍晚拍摄的。

[主持人] 您20多年的拍摄一定积累了大量的资料,这些资料现在您是如何把它收藏?接下来准备把它怎么处理呢?

[孙华金] 这么多年来我拍摄了大量的图片和视频资料。目前,这些都保存在我的硬盘里面,数量非常庞大,将来这些图片怎么处理,我还没有时间把它整个整理,目前只是整理了很小的一部分。

[主持人] 其实都是很有价值的。

[孙华金] 对,它就记录了我们整个生态滩涂变迁的一个情况,整个湿地20多年来发展变化的一个路径,这里面就是一个全记录。这些年来,我的获奖作品很多,从联合国麋鹿作品的收藏,到北京地铁丹顶鹤作品的展示,国庆期间在盐城丹顶鹤保护区和盐城的宝龙广场就有我的两个个人摄影作品展览,在北京的世界园艺博览会现场,在南京现代博物馆,都有我的作品;另外,国庆期间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礼赞新中国,奋进新时代”大型图片展览当中就用到了我这组获奖的作品;在人民日报,昨天的《新华日报》上面都有我的作品在展示,这些再次说明图片的力量。

[主持人] 您经常出行需要交通、住宿,这些也是需要费用的,那么您拍出来的作品对您的反馈是怎么样的呢?

[孙华金] 一开始,是入不敷出,即使有一些稿酬有一些奖金根本不够整个拍摄的支出,但是这两年来由于我获奖作品的增多,再加上地方政府的一些支持,在收入这方面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孙教授接受我们的访谈。孙教授用他的镜头为世人表达了湿地之美的同时,也用他的执着、坚守和求索,为我们打开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光影世界,展示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美美与共的美好画卷。好,我们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再次感谢孙教授,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