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
 
  文化访谈之画家·于国成  
 
主题:中国画的人文情怀
时间:2016年8月11日 15:30:00
期号:第3期
嘉宾:于国成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摘要:讲述自己绘画的启蒙、发展、成果和心路历程,剖析职业和爱好之间的关系,诠释生活本真、艺术追求是并行不悖、相得益彰的,并以老虎、芦雁、中国画和西画的风格特点为例深入浅出地阐述中国画的哲学思维和人文情怀。
进入文化频道·于国成专栏】  
 
 
于国成,1963年生,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江苏省公安美术书法协会副主席,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理事、盐城分会副会长,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结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高研班。作品被《人民日报》、《美术》、《国画家》、《中国书画...详细介绍
 
与画虎结缘
中国画的文化特色
文武之道 一张一弛
一个画家的美术作品可以分几种?
艺术家“过敏”“敢冒”“高烧”论
更多】  


[主持人]  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盐都网文化在线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江华。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因为自己的爱好和兴趣,长期坚持自己对艺术方面的追求,因为这样的追求,他们在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境界越走越高。今天我们就做这方面的访谈,邀请的嘉宾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盐都公安局副局长于国成老师,于局长,您好!

[于国成]  您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  于老师,我在您的大量作品里发现您有很多画是画的森林之王——老虎,您是不是从小就喜欢画老虎?

[于国成]  是的,小时候到盐城人民公园玩,看到老虎这个庞然大物,就有一种敬畏之心,回去后在笔记本中又看到一幅老虎的苏州刺绣,我就尝试临摹它,结果这个画被我的邻居要回去,挂在中堂上面,因为我国有在端午的时候挂艾和挂老虎辟邪的传统。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自己的画被邻居挂在中堂上面,这是一个最大的奖赏,所以我感到特别的高兴,从此就爱上了这个画虎。

[主持人]  以后您又是怎么渐渐地走上绘画这个专业道路的呢?

[于国成]  后来到南京读书以后,我经常到玄武湖公园去看老虎。南京人文荟萃,画展也多,比如有郑福生等画虎名家的展览。我在研习画老虎的过程中发现,老虎不仅是濒临灭绝的我们人类应该保护的珍稀动物,在老虎的身上我也感觉到一种人文的精神。通过画虎,可以锻炼人的执着与刚毅,品味人生的梦想与遐思,荡涤人生的惰怠和狭隘,甚至能塑造人的性格和心中的偶像。我画老虎开始从自学,后来到南京由郑福生老师指点对老虎的造型进行了研究,回到盐城以后,我就在画虎“打井”深度上做文章。什么样才叫深度?我认为,一个不同于古人;第二个不同于今人,不同于他人;第三个,他要有美学的、专业的高度。那么如何才能这样呢?我就想中国古代至今画老虎的人很多,特别是近现代,像张大千的哥哥张善孖他有一派门人,包括胡爽庵、天津的刘氏父子、岭南派的二高一陈、何香凝、徐悲鸿,有很多画家都画过老虎,我要和他们拉开距离,才可能形成自己的风格。怎么来形成呢?我就从山水画中吸取营养,我从新金陵画派傅抱石先生的画里看到了散锋、大气,特别适合表现老虎的伟岸、霸气,用这种散锋的笔墨画出来的相当于小写意,就是前实后虚的这种小写意,再加上我诗意的意境,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我画这个老虎到了一个什么高度呢?就是2010年虎年的时候,中国书画报社在全国进行“中国画虎百家”征稿,我投了一幅画,我获得了一个铜奖进入前十,但是这个人气奖,我进了前三。随后,中国美协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展览,叫“百年百虎精品展”,这个展览是中国近百年来画虎名家的一个梳理,其中第一幅就是徐悲鸿的,还有张善孖的、何香凝的,就是一百年以来,所有画虎名家作品的精品展,这些人因为不在世了,作品都是从博物馆或者私人收藏者手中借出来的,很珍贵。我很荣幸的是,我的一幅画和他们的画在一个大厅里展览,我觉得这是对我画虎的一个肯定。我在画虎的过程中,也发现老虎的一些品质,中国画画到最后不是状物而是抒情,比如“举头望明月”不是为了看明月,而是为了“低头思故乡”,所以说这个“比兴”就是这样。中国画我们从老虎的身上也能发现它有这种“五气”,五个气质,比如说王气,山中之王、君临天下这种王气;第二个,就是老虎出来的时候有一种霸气,这种霸气是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气;第三个它有傲气,一种文人的傲气,老虎独来独往像古代的文人,弹琴复长啸,它有特立独行这种秉性,不为谁所左右;第四它有仁性,仁爱之性,虎毒不食子,有些动物它是吃自己孩子的;……通过这些东西的挖掘以后,对我画虎的题材和思路有很大的帮助。甚至我当时读毛主席诗词,毛主席说我的这个性格是“一半属猴一半属虎”,毛主席他真有这种虎气,他有很多诗词里面就有这种虎气,所以我画了一批扇面,尽管是小品,但都是毛主席的诗意,比如我画的这个“无限风光在险峰”,那个就是一种非常大气的感觉;“谁主沉浮”,就是王气。它将这个题材拓宽了,而不仅仅就是画老虎。传统大家都认为画虎就是上山虎或者下山虎,这就比较俗了嘛,因为缺少了一种文化内涵的支撑,

[主持人]  看起来您是在画虎,实际上您是在画人。

[于国成]  这就是中国画的特色,中国画就和写诗一样的——状物比兴。

[主持人]  我记得在您的作品中有一幅画我的印象特别深,就是一幅画上有一个老虎在高处,然后呢,低处是一个青蛙,请您跟我们解读一下这幅画是什么意思?

[于国成]  这幅画是在读《资治通鉴》时,我有一个启发,就是古代的君王求贤若渴,所以发布诏令向天下求高士,例如战国时候孟尝君这些人都是养贤人的,古代的皇帝也是这样。那么找什么样的人呢?他需要找一些仗义执言的、能出谋划策的高士,从这一点上我就想到了老虎是山中之王,我就把它比喻成君主,青蛙体积很小相当于一个臣子。从构图上讲这种大与小的对比,在自然风光中是很入画的;从内容上讲,我这个题目叫《君臣赋》,皇帝应该礼贤下士,它是从上向下俯视的状态,青蛙是挺直腰杆,做君王的人应该礼贤下士从善如流,那么做臣子的应该仗义执言,才是庙堂之兴,就是这个构思我画了这幅画。

[主持人]  所以说我们很多普通的读者或者观众在看画的时候,不怎么理解,有您画家这么一解读,原来这里面的深意很深的。

[于国成]  画画画到一定的程度呢,它其实就是画人。人为什么能从画中引起共鸣呢?不仅是画的美,更重要的是与人的境遇、与人的情怀产生了某种契合,那个共鸣比看画本身的美可能更深。

[主持人]  所以说有鉴赏这么一门课程。您是一位公安局的副局长,分管着盐都区的治安、维稳等各方面的工作,那么时间上是怎么分配的呢?如何把时间用在画画上的?

[于国成]  主要的是业余时间和节假日,把休息的时间放弃了。目前,公安工作是越来越复杂,承担的任务也越来越多,时间长了容易形成浮躁的心理,如何来调整自己的心态,这个很重要。我就觉得,业余时间长期用来坚持读书和画画,是对接受阴暗面比较多的工作的一种调节,一张一弛,对自己修养身心,是很有好处的。

[主持人]  就是一方面自己工作做得很充实很忙碌的时候,另一方面可以有安静的属于自己的心灵空间。

[于国成]  也是在调节自己的心态。当我拿起笔或者拿起书的时候,我就会把遇到的各种烦恼、困惑都可以暂时放下,然后愉情怡性使自己达到一个最佳的状态,重新投入工作。人的状态会比较好。

[主持人]  那么这个是有助于您正常的工作?

[于国成]  是的,相得益彰。

[主持人]  那么在您业余往专业的这条路发展时,我个人还是觉得除了您本人的勤奋之外,应该有老师的指导,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故事给我们讲讲?

[于国成]  我最早的时候是在少年宫,当时少年宫有个兴趣班,教课的是客籍画家赵升仁老师,那时候学画画是不要钱的,还贴纸,还贴笔,我们有兴趣的人,就在里面学习素描、造型。对于绘画来说这就是第一课,赵老师就是启蒙老师。后来到了南京读书以后。南京有个画家叫郑福生,他专门画老虎,福建人,是南京军区的,他画得很好,在一次画展就认识了他,他也是毫无保留地经常教我。我就是一边读书一边学,星期天、节假日的时候,我就到他家里去看他画画。回到盐城以后也遇到了几个老师,比如盐城教师进修学校的周振威老师、盐阜大众报社的金城君老师,他们画的很好,对我也是很热心地指导,对我的绘画都有帮助。后来省文化厅的高云副厅长到盐城来讲课,在那个讲座上,我认识了他,并拿了一幅画请他指点,他很惊讶,也很赞赏,给了我一个比较高的评价,以后我有什么问题去向高厅长求教,他也是有求必应。我得到他们的帮助以后,对我的绘画,少走了很多的弯路,尽管我没有在专业的院校学习,没有专业的时间去从事这个,但是这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点拨,加上自己的勤奋和悟性,在这个上面让我能走得更远一点。

[主持人]  据我所知在盐城获得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这个称号的人,屈指可数。那么要想得到这个身份,他是要经过什么样的一个阶段?

[于国成]  他必须是参加过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性的美术展览,获奖三次,或者是中国美协认可具有会员资格的美术展览三次以上,才可以加入中国美协。

[主持人]  您是凭借什么样的一个作品或者机遇获得这样的一个身份的呢?

[于国成]  我是2010年的时候,参加了中国美协举办的 “全国百年百虎”画虎精品展;另一个是2014年在山东《翰墨齐鲁·首届全国花鸟画作品展》上获得了一个最高奖;还有一个是2014年全国美展上获得了一个提名奖,这个提名奖也是盐城在中国画领域首次获奖,是盐城国画领域零的突破,因此2015年我获得了盐城市政府文艺一等奖。

[主持人]  我知道您在画虎以外还画花鸟、山水,那么您是从哪一年开始画风有所突破的呢?

[于国成]  其实我所理解的这个画虎不是单纯的画虎,画虎时它有背景、情景,这种情景其实就是山水和花鸟。中国画分类有走兽、人物、花鸟,我在学习画虎的过程中,其实就是不断在拓宽它的边界,把老虎当成人物画来画,把山水当成花鸟画来画,形成融合,因为这种自然的东西它不可能分得很清。绘画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丰富的事情,只不过在格调上面趋于统一,所以有人说我以前就是画虎,因为看我画的老虎多,其它就没看到过。其实在画虎的时候要画山水。我对傅抱石的山水画也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这个对画老虎的笔墨有很大的帮助,把这个老虎融到山水之中去,形成一个整体,不是说老虎就是老虎,背景就是背景,脱节了以后看起来就有俗气的感觉。为什么大家印象中都觉得这人就是画虎呢?这与我学习方法有关系。我是这样想的,业余画家和专业画家在时间分配上,我们业余画家时间不足,那怎么办呢?我就希望“打井”,他们可以“挖河”,他们可以路子很宽,可以挖得很长;我时间很少,就不比宽度,比深度,所以我就在这个领域把它研究透、研究深。这样之后,我的画就能和专业的画家放在一起。这也和练习书法一样,它有个“永字八法”,大家都说先把“永”字写好,“永”字写好了,“远”字还不会写吗?这也是个方法论的问题。我通过多年研习老虎以后,对中国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要加入中国美协,单单画老虎肯定不行,这个题材比较通俗,所以要创作一些比较独特的题材才能参加全国美展。我从2013年左右开始就选了一个题材,叫芦雁。我先是想到芦花,到了秋天,人们从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突然到大自然中去看芦花飞舞、落叶有声,这种自然的状态会让人心情为之一动,这个时候就特别有感觉。秋天的时候色彩特别丰富,芦花是白的,芦叶是绿的变黄的,由荣而枯,世界万物这种变迁容易给人这种感怀。古人叫悲秋,看到的是生命的萧瑟,这个与心情有关;而现在人为什么喜欢称为金秋呢?是觉得秋天非常的丰富多彩,给人一种特别赏心悦目的感觉。单单芦花这个题材,是很弱化的,从中国画创作的角度来看,光有芦苇不足以表达人的这种心情,那就要选择动物。花鸟画就是有花有鸟,比如丹顶鹤,也是我们这常见的,但是我看东北的那些画丹顶鹤的,已经画到一个很高的高度,虽然我也画过,但是画的不是很多,麋鹿也画过,都进行过尝试。这些感觉都没有芦雁的感觉找的好。我画的芦雁,是大纵湖景区的,那个时候由于工作关系经常下乡,下班之后就到景区拍些照片,做一些写生,再加上内心里对它的这种亲情、很温馨的品性有好感,特别吸引人,所以我就经常地把这些东西积累,慢慢积累以后就像写诗,诗匣中有很多句子以后,它就会自然的迸发出来了。芦雁是我们中国古代经常画的一个题材,它是一种吉禽,它和丹顶鹤有相同的品格。它这种品格是令人欣赏的:比如“寒则自北而南,止于衡阳,热则自南而北,归于雁门”,它到雁门关就不向北了,从雁门止于衡阳就不向南了,它是有规律的迁徙动物,这个在古代把它归结成“信”,非常讲究信用;芦雁飞的时候,人字或一字雁阵,它是前呼后鸣,非常有序,这是古代的“礼”,就像我们现在上车,人多的时候有人插队,这个就不礼貌,它这种自然形成规律,不插队,谓之为礼,是古代所崇尚的;再比如说,衔芦而避缯缴,它们在落下来之前,有一个雁就把衔着的芦花先掷下去,防止下面有网,夜巡只有一奴,在大家都睡觉的时候肯定有一个夜巡的,所以雁很聪明,古代叫“智”;它还有些品质,比如说雁老了以后,不弃它,一直等它死了以后把它埋掉,一个雁去世以后,另外一个雁不再娶,一夫一妻制,这是“义”;小有所养,老有所终,这是一种“仁”,所以说,在雁的自然属性中,我们人发现了它很多社会的属性。古代有很多的,包括古代官员身上的制服上都绣有这种吉祥的动物,所以它是一个吉禽。我觉得雁作为我研究的对象也是挺好的,又是身边经常看到的,所以我就把它作为一个专题,结果我2014年画了一批以后,投到全国美展,在好多展览上面都中了,最高的就是全国美展。

[主持人]  我记得您有部作品就是画芦雁的,在国内获得了一个奖项,这个奖叫什么奖呢?

[于国成]  就是第12届全国美展。全国美展是文化部、中国文联和中国美协联合举办的,它是5年一届,中间文化大革命还停了一段时间,到2014年的时候是第12届,全国美展是美术界层次最高、专业性最强、参与人数最广、最权威的一个展览。

[主持人]  也是很不容易能拿到这个奖。

[于国成]  全国美展是层层选拔。当时市美协通知的时候说您有没有画要送到省里面去选,我们盐城好像是120幅送40幅,我当时送了一幅8K的。这里面也很有意思,我送了一个8K的给他们看,他们5个评委当时对这幅画一致评价都很好,但是有个建议说这旁边能不能再加一点就更完整了,要是加了不影响的话就加上去,来不及的话就算了。这个时候离送到省里面去评选还剩3天时间,它是星期五评的,我说试试看。然后就把这个画拿回去以后又加了三分之一,大概30多公分宽,因为时间紧,而且它又是工笔画,当时正好是一个周末,工作上面没有什么事情,然后就是两个通宵把它画完。画完了以后,就送到市美协。送到南京以后,送画的人就打电话问我“这个画叫什么名字”,我就拿着电话,说“芦花深处有雁声”。

[主持人]  这幅画后来在《人民日报》上也刊登出来了。

[于国成]  对,就按照这个名字。省里面参评的中国画大概700多幅,最后选了40多幅送到北京,参加中国美协组织的全国初选,江苏入选大约是33幅中国画,送四十几幅,三十几幅入选。获奖提名的只有86幅,原计划全国是90幅,最后为了保证质量,选了86幅,我非常荣幸在这个86幅里面。这次全国美展好像中国画投稿的应该在两万件以上,所以这个竞争还是很激烈的。

[主持人]  那作为您的画能够上《人民日报》,这也是应该是非常不容易的。

[于国成]  这个我搞不清楚是怎么上去的。

[主持人]  听说您在葛武郝柏村先生回盐城盐都家乡的时候,您送了一幅画给他。

[于国成]  对,这是几年前。郝老是我们盐都的乡贤,他曾经做过国民党的行政院长。他的老家在葛武,当时我分管治安,他回来之后,我想为了拉近乡情,就画了一个扇面。这个扇面是从唐诗里面受到启发,画的是郝荣村,进这个村子须经过一个砖头桥,然后再到郝氏宗祠、郝氏故居,我就把这个桥作为我的取景点。在小桥的两边,因为是春天他回来的,所以就画了桃花,这个小河我把它引伸到远处,远景,画了一个船,船上一个帆,然后再画上郝氏故居。有意思的是,我在上面把唐诗改了一下写了四句话:少小离家老大还,乡音未改鬓未衰。两岸桃花今又现,一片孤帆入梦来。古人说是鬓发衰嘛,我觉得他精神还好,鬓未衰;两岸桃花,河的两岸,也就是寓意着我们这个大陆台湾的两岸;郝柏村到我们盐城很多次,就有那一次,是要睡在家乡,在村里过夜,所以我说一片孤帆入梦来。那天吃中饭的时候,我请了当时葛武的李晓东书记把这个画送给了郝老,他非常高兴,和我合了影。其实我也是把我们的善意通过艺术的手法进行了表达。

[主持人]  让他对我们的家乡有着更深的思念。

[于国成]  是的,我希望能是这样。

[主持人]  我们知道,一个作家是靠文字来表达自己的艺术思想的,画家是靠自己画的形象、造型来表达自己的艺术思想,我们发现您的这个画里面有好多想要表达的一种哲理,请您跟我们谈谈如何把自己的思想在画里传达出去?

[于国成]  中国画和西画不一样,当然西画也表达思想,但它更多的是对这个现实的一种精确的描绘。我认为西画是科学的,而中国画呢,它是哲学的。为什么说它是哲学的呢?就是说它不求形似,当然它也求形似,所谓求形似就是它还是有造型的,让您看到这是什么。但是它所谓不求形似呢,就是它不一定就是这个,比如说我们看山水画,一看这是山,这个大家知道这是山水,但是真的山它不是这个黑乎乎的,这就是叫“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但是最后看山还是山”,是什么山?那是心中的山。中国画是中国文化的一个衍生品,所以说它是哲学的。在中国画的绘画过程中,技法是基础,当您达到一定技法,更重要的是体现作者的这种心情。比如说画兰,叫喜气画兰、怒气画竹,兰花是很飘柔,兰花的幽香,竹子挺拔如剑,就是说中国文人认为高兴的时候画兰花,怒气的时候、有郁闷之气的时候是画竹子,万箭齐发,它有这种感觉。所以说中国的这个文人画特别能够反映出中国画的哲学和哲理。

[主持人]  我们从您的画中也读到了关于古诗文、哲学这样的一些艺术思想,那么这是不是跟您读了很多的书有关系?

[于国成]  尽管我专门画画的时间没有专业的画家多,但是我就个人的爱好来讲,始终没有放弃对书的爱好。我喜欢读书,各种书都读,读多了以后,我就发现中国文化是相通的,是有联系的,从书法和画画上叫书画同源。中国传统艺术琴棋书画歌赋都是相通的,所以王维他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与画是相通的,画是诗的表现,诗是画境,好的诗它一定是像画一样的,这就是中国画表现的东西。那么画家必须多读书,读书可以滋养这个绘画。人家一看这个画说“不俗”,为什么不俗?因为他的想法不俗。有的人画出来的画花花绿绿的,看上去大红大紫很好看,但是俗气。中国画评价有一个标准叫做书卷气,它有书卷气,它里面有一种静气,有一种给人看了豁然开朗的通透气,混浊之中有清澈,像元人画家倪瓒,他画的东西逸笔草草、聊于自娱,他画的很少,但是里面的寂静,给人看了以后立刻就是心情很宁静,这就是画的功能。

[主持人]  画家在铺开一张纸的时候,想作画之前,要准备哪些工作,尤其是内心里面的?

[于国成]  往往不是完全一样的。我认为,画分三种,一种叫纪念品;一种是商品,它可能是流通的;还有一种私人订制——奢侈品,它是专门订制的,是可以代表自己水平的,可以代表学术性高度的。代表学术性高度的这种画往往是有感而发,通过大量的读书、看景、写生,积累了大量的东西以后迸发出来的,就像写文章写小说一样的,自己的代表作一定是自己的心血之作,这种奢侈品,是比较少的。还有一种是自己题材的,可以大量的进行一般性的创作。拿一张白纸上去就写的,那种就是应景的,大家热闹热闹的,古代诗人有的时候也是这样,喝一杯酒唱和、泼墨,是营造一种气氛的。功能不一样,作品也就不一样。

[主持人]  像不是很了解中国画的人,看一幅摆在面前的中国画的时候该怎么欣赏这幅画,请您给我们普及下这个方面的知识。

[于国成]  我觉得中国画是中国特有的,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作为喜欢中国文化的人或者中国人我觉得了解一点是有好处的。中国画怎么来欣赏它?首先,远看其势,近看其质。好的东西肯定是美的,这个应该是一个共识,不能把丑的东西,稀奇古怪的东西作为我们审美的标准。第二个就是凡是美的东西,我觉得就有一个共性,比如它的节奏美、色彩美、笔墨之美、意境之美,还有它的韵律,这种韵律在其它艺术类型中都可以找到,比如说京剧的抑扬顿挫,一字一板。中国画和西画评判的标准不一样,西画叫做看画,看展览,中国画叫做读画,它就像文章一样慢慢地展开,一幅山水画,您看的时候可游可居,这个山水可以由下往上浏览山水,可以居住,所以说中国画不是一眼看就过去了的。另外中国画的表现方法,比如说山水,它有三远,高远、平远、深远,不是焦点透视,是散点透视。中国的长卷《八十七神仙卷》,从一个镜头的角度是无法来看见这么大内容的。中国画还有一个就是画内心,这个西画是没办法表现的,比如说我们可以画梦境,可以画神仙。中国古代人的想象力是非常丰富的。比如说嫦娥、龙这些东西,现实中没有的,但是中国画可以画出来,这就是中国人画的心境。中国画有两个路子,一个是可以对景写生的,也可以写实的,现在的学院派大多数都要从素描基础入手,也就是西画的方式对景写生,真实的东西。但是传统的一些老先生呢,是靠读书,读书以后逸笔草草,他画心情,画醉翁,画弥勒佛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画钟馗辟邪,钟馗可能现实中有,但是不是就是这种形象呢?不是,他是画心中的形象,所以这就是中国画和西画不一样的东西。再看中国画,就要看它的笔墨,因为是用毛笔画出来的,中国画的造型基本上是线型,是用线条的,像书法用笔,这是它的造型;同时又用这个水墨,水和墨的溶合,在里面反复的叠加,产生一个奇妙的景象,所以中国画里面很奇妙,就是一支笔,一碗水,一点墨,然后就画出了这么丰富的世界。

[主持人]  谈到现在,我真的觉得是受益匪浅。您和我们还有不一样的地方,一方面您有公安局长的职业人生,另外还有一个自己的艺术人生,那么您如何评价自己,尤其是艺术人生方面。

[于国成]  我觉得这两个人生嘛,应该叫文武之道、一张一驰。从事的职业,开始是为了生存,养家糊口;从事艺术,我觉得是为了生活,特别是将来退休了以后,人的后半生,要过得充实,要过得自在,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人内心的丰富,怎么来充实自己,使自己不空虚,应该选择一个对健康有好处的爱好,坚持下去,必有所成。

[主持人]  您的画画一定会成为您的终身事业。

[于国成]  画画其实就是人生活中的一个部分。

[主持人]  于局长,您现在是一个画家,我想一般到了这样的身份,自己会有种责任,您是不是将来也希望在盐城培养一些中国画的人才,尤其是鉴赏方面的。

[于国成]  培养谈不上。就是我很希望我们将来家乡能有越来越多的,越来越好的画家或者爱好者,这对我们家乡的文化提升包括每个人的这种生活,对生活的理解,对美的追求,是有帮助的,我愿意与大家分享。美术,特别是美学,对小孩子一生有很重要的帮助,他会在生活中发现什么是美的东西,无论您将来做什么,服装、设计包括建筑、语言等等,对他是有帮助的。对成年人来讲,也是如此,就是您自己出去旅游,去拍个照片,懂一点美的构图,您会发现生活中的美,提高自己旅游的兴趣,可以说,美在生活中无处不在。

[主持人]  对,要有发现美的眼睛。

[于国成]  关键是怎么去发现,这个里面有它的规律。

[主持人]  最后再问一个问题,从您本人,从您业余创作到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这个历程来讲,您认为要想成为一个画家,至少要具备哪些必备的一些品质呢?

[于国成]  这个我曾经作过一个比喻,我说画家、艺术家和常人应该有所不同,我归纳成三个“小毛病”,在中国美协一个研讨会上我也提过。哪三个“小毛病”呢?第一个是人要“过敏”,就是要有过人的敏感,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美的东西,我们生活中到处都有美的东西,您能不能看出它的美,从哪个角度就可以看出它的美,这就要有过人的敏感。第二个就是“敢冒”,要敢于冒险,就是说某种程度上,敢于否定自己,比如说我以前画老虎,我现在要换一种题材,我就要放弃这个,不放弃,您就不会发展。我们学习前人的、古人的、大师的作品,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应该认认真真的学习,但是进去了以后,要像李可染先生说的“最大的勇气打进去,还要有更大的勇气跳出来”,我们学习的东西,不是我们变成古人,也不是变成大师,其实也变不了,因为您不可能超越他,您只有出来了,才会成为您自己。第三个就是“高烧”。什么是“高烧”,就是我们从事艺术要有高度的热情,这是艺术家必备的,首先要燃烧自己,才会照亮别人,要先感动自己,您才有可能感动别人。画画如果说自娱自乐的,怎么画都可以,但是您画的东西要给别人看的时候,您就要考虑到这种属性,首先能不能感动自己,您全身心的把您的经历、把您的热情附着在这个纸上的时候,别人是会看得出来的。

[主持人]  今天您提出了这个三点,我觉得特别眼前一亮的感觉,而且很好记。“过敏”,“感冒”,“高烧”。

[于国成]  对,都是生活中的小毛病。这段话也被《美术》杂志摘录并刊登了。

[主持人]  好的,我们今天非常感谢于局长能够接受我们的访谈,我们在这里呢也祝于局长的美术事业越走越好,境界越走越高。好,感谢各位网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