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
 
  文化访谈之作家·贺寿光  
 
主题:缘定大纵湖
时间:2016年12月6日 15:00:00
期号:第8期
嘉宾:贺寿光 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原《盐都报道》执行总编
摘要:介绍大纵湖的形成历史、性质类型、旅游景点和周边美食,概括大纵湖文化为“孝湖善水两支笔,故城古祠三淮文”,并对其中的“孝文化”和“三淮文化”作深入阐释,讲述淮剧《奇婚记》的故事梗概和创作经历,总结四个“十年”的创作历程并分享人生感悟。
 
 
贺寿光,盐城射阳人,1950年生。曾任上海警备区创作员,射阳县文联主席、《射阳日报》总编辑、县文广局党委书记,《盐都报道》执行总编,受聘为盐城师范学院文学院兼职教授等。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全国优秀文...详细介绍
 
“一见情深”大纵湖
大纵湖的“孝文化”与“三淮文化”
宋郊救蚁成就“竹渡堂”
走进人民大会堂的“毒草”
成就人生三部曲:梦想、精神、哲理
更多】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走进中国盐都网文化在线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江华。我们今天的这位嘉宾,他在文化战线上干了大半辈子,他的人生比他自己写的戏剧还要戏剧,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十年前因为工作关系来到大纵湖,面对浩渺烟波,他开始了解大纵湖、解读大纵湖,和大纵湖结下了不解之缘,从第一篇散文《“纵”说纷纭大纵湖》的创作到《N个“?”读懂大纵湖》一书的编著,他对大纵湖从一见钟情到一往情深,他们有了约定,成了知己。今天,我们和他一起走进大纵湖的人文历史,走进他丰富多彩的人生。他就是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原《盐都报道》执行总编贺寿光先生。贺老师,您好!

[贺寿光]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 大纵湖可以说是我们盐都一张名片,也是我们盐城的主要旅游景点之一,尤其是最近几年旅游资源的开发以及人文方面的建设,我们也都是有目共睹,因为您和大纵湖有这样一段不解之缘,那么大纵湖在您心中是有一个什么样的情结呢?

[贺寿光] 我是2006年到盐都帮忙筹建《盐都报道》,由于工作关系我到大纵湖去了好多次,我第一次去的时候真的就是“一见钟情”了,这大纵湖那么美的水,那么美的草,那么美的风景、人文,她是一个有历史、有故事的湖,是一个美丽的湖,是中国传统文化累积起来的一个湖。当时,我心里就跟大湖有个约定——我要读懂你,所以就写了一篇散文叫做《“纵”说纷纭大纵湖》,这个文章最早是在《盐阜大众报》发表的,就这样我开始了慢慢的跋涉。读大纵湖的时候是春天,后来冬天去的,冬天的大纵湖是水冷草枯,但是,我还是从这个水冷草枯的景象当中读出了大纵湖的成熟,她在思考,在思考我们下一步怎么办?明年怎么办?我就想起来当时见到大纵湖的时候,水面很宽阔,但是从南面往西面方向看的时候,一望无际,全部是养蟹的网箱,烟波浩渺之中,那是一个养殖的胜地,我觉得心底有一种欠缺,在前年,我再到大纵湖的时候,完全不对了。大纵湖的水清了,水深了,水域扩大了,把湖底的淤泥挖出来另外又造了三千亩土地,这是不得了的事,大转变!我就说大纵湖一下子从养殖胜地变成了养生的胜地、旅游的胜地。

[主持人] 您这么一说,我们觉得您对大纵湖真的是有情结的,那么大纵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湖泊呢?

[贺寿光] 大纵湖在历史有这么几种说法,一个是潟湖。潟湖是什么意思呢?长江和淮河两条河向前走,走到黄海边的时候,涌流把这两条河慢慢地汇到了一起,像一个怀抱一样的,泥沙就全部在大海外面,形成了一圈,这样以后,海水就被圈在里面,时间长了以后海水就淡化,淡化留下来的湖叫潟湖。如果大纵湖是潟湖的话,也就是这么形成的。第二种是沉湖说。沉湖说就是有一天突然地震了,或者上游的大水突然淹过来了,这一块地方就沉陷下去了,就成了一个湖。第三种是残湖说。什么叫残湖呢?就是说本来我们这个地方都叫射阳湖,射阳湖从宝应过来,古代的射阳湖有三百里,是直径三百里,后来在南宋的时候,为了挡金兵,开封的守将叫杜充,他把黄河堤扒开了,扒开了以后,水就淹下来了,黄河就夺淮入海。淮河原来在哪里呢?原来淮河就从淮安过来,从我们的阜宁到射阳入海。后来,黄河的水下来之后就把泥沙全部带到淮河出海的通道里,很快淮河也就没有了。淮河就变成了一条害河,水到处泛滥成灾。现在我们留下来的阜宁羊寨到滨海出海的,叫“废黄河”,这一段实际就是古淮河。之所以说它是“残湖”,就是这些泥沙下来以后把射阳湖肢解了,射阳湖就形成很多岛屿和沙滩,今天的马家荡、九龙口和我们的大纵湖都是射阳湖的残迹湖。大纵湖的形成主要有这样的三种说法。

[主持人] 这个“大纵湖”,它为什么叫做“大”“纵”“湖”呢?“大”大概表示一个面积大,那“纵”是代表什么意思呢?

[贺寿光] 这个“大纵湖”,首先它是一个大湖,我们历史上最早的大纵湖就叫“大湖”,也叫过“太湖”,这个“大纵湖”是后来叫的。“大湖”,如果原来是和射阳湖一体,那么大到什么程度?直径三百里。那不是大湖吗?这个“纵湖”我一直不懂,为什么叫“纵湖”?“纵”,按照我们现在这个解释一般是南北向,叫“纵向”,还有一个意思是“恣意汪洋”,“水势纵横”,但大湖的湖水没有大浪,没有高潮。后来我在明朝杨瑞云主持修正的《盐城县志》上看到,说,大纵湖在县城西南一百里,南北长三十里,东西宽十五里。我知道了,这就是一个纵湖!

[主持人] 我觉得这样解释也非常有道理。那么如今的大纵湖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湖呢?

[贺寿光] 现在的大纵湖实际上是个“过水型”的湖泊,从湖的南面有一个进水口进来,从北面,从蟒蛇河出去,正常它的水流是由南往北走的,整个水流比较缓慢,叫过水型的湖泊,也叫吞吐型湖泊,它是可以“把水吸进来,也可以吐出去”这样一种湖泊。

[主持人] 那在我们盐城像这样的湖多不多?

[贺寿光] 马家荡、九龙口都是过水型的。

[主持人] 那这样对水质是有一个好处的?

[贺寿光] 水质上,对上游来水要求很高,上游污染了,我们也就跑不掉了。现在大纵湖已经跟长江水系沟通,从长江引水过来,就可以保证我们的湖水不被上游的污水污染,保证我们的水是清洁的。

[主持人] 这方面确实也需要我们防范。

[贺寿光] 现在我们是二类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

[主持人] 大纵湖的水现在可以直接饮用?

[贺寿光] 可以直接饮用,不用下锅烧,就接近于矿泉水的标准。

[主持人] 您刚才提到了“古淮河”的这个说法,您在大纵湖的研究上也提到一个“三淮文化”,能不能给我们详细地介绍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贺寿光] 大纵湖的文化,我给它想的两句话叫“孝湖善水两支笔”。“孝湖”是什么意思呢?大纵湖的文化的根,你看它有一个二十四孝园,王祥卧冰,这是一种孝文化。当地的土生土长的故事是“宗堡救母”,他不是孝子吗?大纵湖的最重要的根是中国传统美德当中的“孝顺”。我为什么说它是“善水”?我们这个水,从来没有泛滥成灾,是很善的。它现在还有一个标志性的景观——水月观音。观音是什么?是善良的化身。她的这个水要是洒到人间,所有的怨恨都没有了,所以她是人们一个美好的期望。所以,这整个是追求向善的文化。所以我说“孝湖善水”四个字是大纵湖的魂。为什么说“两支笔”呢?它这个文化追溯到现在有记载的,比较早的是东汉末年的陈琳。陈琳的文章是天下闻名哪!这是一支笔,是写文章的笔。还有一支笔,是从宋曹开始,宋曹是书法家,后来“扬州八怪”的郑板桥也到这儿教书,他也是书法家,再后来到了当代还有一个草书大家——胡公石,他也是大纵湖人,就是大纵湖向北十几里路嘛!这一支笔在大纵湖也是非常厉害的。这几年全国多少书法家集中到大纵湖来,到宋曹故居搞书法研究、书法创作、书法展览。这是我讲的大纵湖文化的“孝湖善水两支笔”。第二句话叫“故城古祠三淮文”,或者叫“三文化”吧,“三淮文化”。为什么叫“故城”呢?大纵湖底下曾经挖出来古城的遗址,这个古城现在已经在原址复建起来了。这个城是过去的事,所以叫“故城”,要多一个反文旁的。“古祠”就是宋氏宗祠。祠堂文化就是“孝”和“善”。“淮文化”应该说很多人都在做,但是把“三淮”叠加起来,我是一种尝试。第一要讲这个淮河文化,我们这个地方有人说是长江文明,有人说是黄河文明,其实安徽有一块地方文化专门叫淮河文明,而我们盐城这一块其实就是淮河文明,因为淮河到了盱眙之后,从洪泽湖向北分为两条,一条是从连云港入海,一条是从淮安到阜宁到射阳入海,就是苏北灌溉总渠,向南呢,通过一条叫三江营往长江入海,我们正好在淮河三个支流的包围之中。

[主持人] 那您认为我们就是淮河流域的文明?

[贺寿光] 我们肯定就是淮河流域。安徽把淮河流域做到哪里呢?做到我们淮阴地区,把盐阜地区丢掉了,我们也没有去上溯我们这个地方用河流来分文化到底要分到哪一块?现在的天气预报你可以注意一下,南边叫江淮,北面叫黄淮。江淮是什么意思?长江和淮河。黄淮是什么意思?黄河和淮河。那么毫无疑问,两个“淮”字就从我们这个境内穿过去。所以,我们肯定是属于淮河文明。淮河文明的历史也很久远了。淮河文明的代表人物是老子、庄子、管子、建安七子,还有竹林七贤,都属于淮河流域的。第二个是淮盐。

[主持人] 对的。盐文化。

[贺寿光] 淮盐,这个盐文化,从汉代法家的代表性人物的桑弘羊主张盐铁官营开始,盐税全部由国家来收,地方全部要服从国家管理,你自己就是卖一两盐,都叫卖私盐,要法办的,为什么呢?因为盐税在国家的财政收入当中,最高的时候占到三分之二,一般都要占到二分之一,那么这个盐税主要在哪里?就在我们盐城,向南到泰州,向北到连云港。就这条线,就是淮盐。淮盐在所有的盐税当中要占一半。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时候,我们的红色政权,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我们把它称作“华东金库”,我们的军费主要来源在淮盐。淮盐文化带来的是什么?是人民的性格——粗犷、豪放,敢于反抗,敢于斗争。张士诚就是我们淮盐文化的代表。第三个就是我们的淮剧!淮剧,我们都知道,盐城最骄傲的就是我们的家乡戏,叫淮剧。淮剧最早起始的地方是以淮安为主,我们这个地方是建湖、射阳,向上一直到宝应这样一个圈。离开这一个圈,就不看淮剧了,像北面是梆子戏、淮海戏,南面叫扬剧、山歌戏,就我们这一圈是淮剧。淮剧诞生之后,就慢慢地向南,现在我们专家叫它墨迹式的传播,就像一滴墨水滴到水里慢慢地传播。我们第一步就过江,过江到镇江,镇江到常州,常州到无锡,无锡到苏州,苏州到上海,最后南下的这一派就在上海定下来了,变成了都市淮剧的桥头堡。那么盐城里下河这一块就叫乡土淮剧,就是老淮剧的根据地。淮剧方面,唯一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就是泰州淮剧团,它是一个飞地。泰州的周边不是淮剧区域,看锡剧的比较多,看淮剧的人很少,那么泰州怎么有淮剧团呢?是建湖的一个名伶,叫王少春,他们一起南下的时候到了上海,因为人很多,到了上海以后他们又分团,他就分到了一个团——合义淮剧团,到了无锡。因为无锡不是淮剧地区,后来泰州人有这个愿望,王少春也希望回到江北,就把这个剧团迁到泰州,迁到泰州以后经过几代人的传承,到了陈德林,这是淮剧的一个代表性人物,因为泰淮和上海淮剧团关系比较紧密,他成了上海淮剧团的淮剧名家筱文艳的学生,这样以后,他就经常在上海演出,陈德林就在上海出了名,然后把泰州淮剧团也带出名了,而且他的一家都是淮剧名家。他夫人叫黄素萍,他女儿陈澄。这是一个奇迹。整个“三淮文化”中最代表性的现在就是淮剧文化,就在我们盐都。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盐城市淮剧团就是盐都淮剧团。这个剧团,在解放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所有的戏曲奖没有没拿过的,文华奖、梅花奖等等,几乎每年都到北京去拿奖。但仔细地想一下,盐都淮剧的台柱子几乎都不是盐都人,陈明先生,他是伍佑人,他可以算盐都人;再往前,李有干先生,是建湖人;导演蒋宏贵,射阳的;梅花奖得主的王书龙,阜宁人,这个现象不是说盐都没有人,而是说盐都的文化好,把人才洼地变成了人才高地,大家看着盐城淮剧团就都来了,来了就创造出了这么多奇迹。

[主持人] 那现在的“三淮文化”对大纵湖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呢?

[贺寿光] 三淮文化对大纵湖的影响,主要是把大纵湖的人文背景丰富了,你到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人文历史,这个旅游景点就没有厚度,就只是看一看,拍个照走路而已,有了三淮文化,我们的大纵湖文化才显得厚实。

[主持人] 大纵湖现在有了文化背景,它当然还有一些好看的景致。

[贺寿光] 我们现在看到的大纵湖主要还是水景,最有代表性的还是芦荡迷宫。芦荡迷宫的水道是最长的,而且里边九曲十八弯,如果没有导航,很多人进去就出不来,在上海大世界的基尼斯纪录里是中国之最。

[主持人] 大纵湖的美,不但有历史文化的印象,关键还有景致方面的建造,我们也看到在景致方面有各个堂,像梅赋堂、竹渡堂,那这里边是不是有一些故事呢?

[贺寿光] 梅赋堂是因为宋代宰相宋璟写了一个《梅花赋》,这篇《梅花赋》当时可谓洛阳纸贵,大家到处都在传。竹渡堂就是一个故事,到了宋仁宗年间,宋家又出人了,弟兄两个一起到京城去赶考,结果卷子改出来,是弟弟在前,哥哥在后,主考官把卷子改好以后就送到太后那里,因为仁宗才十三岁,他的母亲是章献太后,这个时候是章献太后垂帘听政,她把卷子拿来看了看,弟弟怎么能排名在哥哥前面呢?她就给改了。这时,主考官上来告诉太后,哥哥的卷子是有毛病的,是有错字的,他把“馬”字下面的四个点少点了一点。

[主持人] 写了三个点?

[贺寿光] 是的。如果状元的卷子有错字,天下人要笑话的。太后说,你把卷子拿来我看看。卷子拿到太后的面前,四个点一个不少。太后说,它就是四个点,这是怎么回事呢?主考官过来看看,他用手一捻,那一个点是蚂蚁。但送到太后面前又是四个点,再一看还是一个蚂蚁,太后就感到非常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这蚂蚁怎么还要帮你中状元呢?宋郊被叫过来以后,想了想说是有这么一回事,在家里念私塾的时候,有一次发大水,他看到教室旁边有个蚂蚁窝,蚂蚁在水上挣扎,他的心地很善良,他一看就舍不得,就到后面找来了两个竹枝,把竹枝搭起来,搭一个桥,让蚂蚁从竹枝上爬过来。太后一听,没有话讲,这样善良的人,他不中状元谁中状元,她就坚持把哥哥宋郊改到了第一。所以从宋仁宗向后,宋家祭祖的祠堂就变成了两个堂号,一个叫梅赋堂,一个是竹渡堂。

[主持人] 我们刚才聊了很多人文景观、历史背景,接下来我们就聊聊大纵湖周边的美食,依您看大纵湖的前三位最好吃的是什么?

[贺寿光] 大纵湖的湖鲜有纵湖十鲜、纵湖八鲜,一般的排名最初是大纵湖清水大闸蟹排第一,但是去年,原来排在第二的、看起来不起眼的一种小螺螺排到了第一。原来我在盐都当报社总编的时候会下乡,他们就煮一盘这样的螺螺,还告诉我这叫白玉螺。

[主持人] 这个名字也很好。

[贺寿光] 为什么叫白玉螺?就是你拿着灯光照,它是半透明的,像玉一样的。

[主持人] 为什么是这种螺螺是白颜色的?是因为水质的问题吗?

[贺寿光] 这是遗传基因的问题。这种螺螺的螺壳就是白的,但是最主要的是什么?它没有泥沙,用我们的盐城话讲,就是叫“不碜”,不需要慢慢地把泥沙漂掉,直接下锅就行了。当地人告诉我,这种螺螺是半浮在水上的,就是浮在水草头上的,它不靠着泥,吞吐的都是微生物,特别好吃。所以在这次江苏的美食评比上夺得了头名。

[主持人] 大纵湖里边现在的养殖是有规划的,而不是哪家哪户的?

[贺寿光] 这个现在是严格控制的,严格控制养殖区,养殖区不能对主湖区造成污染。现在大纵湖野生的黄鳝、野鳖、虎头鲨、湖虾等都很多,别说纵湖的八鲜、十鲜,你就是要它再多,都有。

[主持人] 我们现在一直聊的都是关于您十年前来到大纵湖,了解大纵湖,解读大纵湖的人文、历史,以及舌尖上的大纵湖的故事,我们接下来呢,还是想跟贺老师聊聊您在创作事业上的一些经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很多人就知道您的大名,知道您创作过的淮剧剧本《奇婚记》,现在时间过得这么长了,您可以把这个故事的梗概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贺寿光] 《奇婚记》是写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从北方,姑且我们就说它是中原地带,有一个老的地下交通员,是我们党的地下工作者,文化大革命时期人妖颠倒,就把他当做隐藏的反革命派分子,要把他深挖出来,这个人的眼睛被熏瞎了,他在家乡没有办法待下去,就带着自己十二岁的女儿逃出来了。往什么地方逃,他只能往人烟稀少的地方逃,就逃到了黄海边上。到黄海边上一棵老楝树下面的时候,这老爷子昏倒了。这里很少有人路过,这时候有一个中年人,他走到这个地方看到了这很可怜的父女俩。他是干什么的呢?他是上街去偷偷地卖了一头小毛猪,卖了三十块钱左右,准备回来过年的。那时候养猪都是不允许的,是资本主义的尾巴,所以他是偷偷地去卖了一头猪。他看到瞎老爹倒在地上,他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我救不救他?我不救他良心过不去,我救他,就这么一点钱,过年就过不去。”但是最后,正义战胜了他的私心,他决定出手救这个老爹。他把这个老爹扶起来准备走的时候,老爹就已经不行了,正好村里人来了,就说你们不要费事了,他已经不行了。这个时候,瞎老爹回光返照,醒了,他知道自己过不去了,他就考虑到自己这十二岁的女儿……

[主持人] 怎么办?托付给谁?

[贺寿光] 对。因为他看不见人,就听见要救他的这个人,大家都叫他“憨大哥”,因为这个憨大哥从来没结婚,所以一直就喊他“憨大哥”,他的名字叫“田大憨”。瞎老爹听见大家都叫他“憨大哥”,以为这个人年纪不大,就把女儿拜托给他,拜托给他以后就断气了,死了。然后,田大憨家族里的族长叫老太爷——老田埂,就做主,你就把她领回去。没有办任何手续,但是大家都认可了,这个憨大哥从海边捡到一个小姑娘,变成夫妻了,这是心照不宣的事。八年后,姑娘二十岁了,田大憨四十五岁了,相差一倍还要拐弯呢!他对她照应有加,如父女,胜兄妹,是这种感情。但是就在大家都认为这两个人要成为夫妻的时候,这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爱上了本村的一个青年人,一个年龄相仿的、二十二岁的,叫田雨春。如果说,没有前面这些因素,这是非常正常的,就应该是他们这一对男女,但是偏偏在伦理上出了问题。田雨春是田大憨的侄儿,那么应该叫这个姑娘“婶婶”。这段恋情,整个家族也不答应,一定叫田大憨和成长起来的这个叫秋萍的小姑娘结婚。整个家族开始谋划,把洞房什么的都给谋划好了,准备用酒喝喝,把他们两个推在一起就把这个事情办了。这个时候,秋萍就向雨春求救,我们怎么办?雨春开始说,你跟憨叔结婚吧!他没有办法,那是他的叔叔。但是经过一番斗争之后,两个人决定逃走。

[主持人] 私奔?

[贺寿光] 对的,私奔。就在这个时候,田大憨已经到城里给秋萍买衣服了,回来以后,才知道是私奔了,这个婚是结不成了。而且在路上,他是碰到秋萍在瞎老爹的坟前痛哭流涕,诉说她这八年来的经历,他的心被打动了,自己想来想去,唯一的出路就是减少一个人,谁?田大憨自己。

[主持人] 他还是让他们成为一对。

[贺寿光] 他就喝了农药,喝了农药以后,家里就把他送到医院去抢救。这跑掉的一对年轻人在走的路上想来想去,觉得对田大憨过冬的事情没有安排好,走了良心是说不过去的。秋萍说,我得回家去跟他交代交代。等回来的时候,天将亮了,他们在村口老楝树下面遇到老太爷正准备派人去找这两个人,他们两个人回来了。回来之后,又有人报,大憨出院了。老太爷就叫来这两个年轻人,问大憨,你说怎么处理?田大憨就叫秋萍、雨春,你们过来,这两个也不知怎么回事,但是也不能不过来,过来以后,田大憨就说你们跪下,村里人都喊“跪下!跪下!跪下!”。补充一下,田大憨有一个寡嫂,他哥哥死了以后他有一个寡嫂好多年,其实是心里相互都有,后来因为他收留了秋萍,这个寡嫂跟他也就断了,很少来往,他也就不能提这个事,两个人都不能提,一提,那这个小姑娘往哪摆呢?这次因为他喝了农药住院了,这个寡嫂去看望他,跟他一起回来了。

[主持人] 陪护他的?

[贺寿光] 是的,陪护他,现在在村头是这两个人在一起,大家都让他们跪下,雨春和秋萍跪下以后,田大憨说,你们今天当着老太爷的面,当着田家村男女老少的面,叫我一声“爹”,叫她一声“妈”,她就是寡嫂,这样大家就都知道了,大憨也要有一个归宿,就成全了这对年轻人。

[主持人] 我记得当时整个的媒体、广播、电视、报纸上都轰轰烈烈地做了大量的宣传。这个剧本是如何搬上舞台的呢?

[贺寿光] 因为很可惜这部戏的两个主演都去世了,男演员刘少峰号称“淮剧一峰”,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淮剧艺术家,他大概也就活到71吧!梁国英是我们淮剧界第一个得梅花奖的女演员,58岁去世的。

[主持人] 刘少峰演的是田大憨,梁国英演的是秋萍?

[贺寿光] 对的。没有这两个演员,这个戏就不可能获得这么多的奖项。因为这个舞台呈现,你换个人就演不了,就表达不出来。

[主持人] 也就是说一部戏是要找到合适的演员。

[贺寿光] 它是一个整体啊!我们行业内叫“一棵菜”,就是有菜心,有菜叶,有菜根,谁都离不开谁。演员就是菜心,没有菜心,这个菜就没有吃头。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戏到上海以后只演了一场就走红了,是一炮走红。当时包括北京、上海等等其他省的一些专家都跑来找作者,说这是一个乡味十足的戏,好戏!后来,正好在1985年有一个全国戏曲观摩演出,专门是戏曲的,大概全国也就十来台戏,我们整个华东地区当时选的现代戏就一台,最后又决定把我们这个戏调到人民大会堂。

[主持人] 再演?

[贺寿光] 对的。从下面的剧场调到大会堂是凤毛麟角的,不是所有的戏都可以的。

[主持人] 从本来被家乡的领导定为“毒草”的,没想到经过这么多的坎坷,最后能够走到人民大会堂,您也因为这部戏能获得这么多的奖项,还能受到国家领导人李先念主席接见,这一路走来,您现在个人的感慨是什么?

[贺寿光] 这是拼出来的!我在那一年多的时间里,可以说是拼了命了。我在南京改戏的时候,我的小孩在家里把腿跌断了,我爱人都没有告诉我,一直到我回来才知道。我说,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呢?她说,你不能分心。就是这样全部集中精力拼出来的一部戏。

[主持人] 贺老师,我们还想了解一下,您是怎么走上戏剧创作之路的呢?

[贺寿光] 一开始是因为1969年到部队去了,到上海警备区。在上海警备区创作组写了一些小说、诗歌、散文、故事,退伍回来之后没有工作就在我们县里那个文教局下面的创作股,一个创作股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叫陆文夫,陆文夫是中国当代的著名作家。

[主持人] 著名作家,陆文夫。

[贺寿光] 也是被打成大右派的这么一个人物。我跟在陆文夫后边跟了九年,应该说他是我真正的老师。

[主持人] 这个九年真的是受益匪浅的。

[贺寿光] 后来,在这几十年的创作里,我的第一个十年是学写小说,从上个世纪开始,当时写了不少,但是发表的比较少。在这第一个十年结束的时候,有一天,我们那个县文教局的一个股长手里拎着一个黑的人造革包来找我,说,你准备到南京的江苏省戏剧学校编剧进修班,去进修吧。

[主持人] 专业的了?

[贺寿光] 是省文化厅办的,分射阳一个名额。我现在想想,我们那个老股长是我的恩人哪!我不想去。他跟我说,你是为我学的吗?你不学编剧你就没有编制,你进不了编,每年清理农村劳动力就要把你送回去。如果真的那样我的文章就写不起来了,而且作为作家,写小说、诗歌、散文的,在县级是没有的,一直到省里才有,市里文联也是只有很少的人是坐在这个位置专门从事创作,县里专门从事创作的唯有为剧团写剧本的。就这样,我就去了。进到这个班里,所有同学都是写剧本的,唯有我不是。我的基础薄,我就非常认真地学,两个学期,毛的时间算一年,最后交作品的时候,一般是一个人一部作品或者两个人合作一部作品,我是两部作品,一部大戏,一部小戏。当时,我主要是想着既然干这行就把它干好,而且真正入门之后才感觉到,中国文化最伟大的题材就是剧本,它比小说更难,比诗歌、元曲都难,因为剧本可以把这一切艺术形式都运用到舞台上,其他的不行。

[主持人] 我们盐城一个评论家曾经提到过您的戏,他说,贺老的戏是贴着人物写的,在那个年代可能很少有人敢把人性的东西剖析得那么刻骨。为什么当时有人说那是“毒草”,跟您写的人物有没有关系?

[贺寿光] 说到底叫不甘平庸。我既然写了,我得有追求。因为我学编剧理论的时候,知道了中国的杂剧叫传奇,无奇不传,如果剧里边完全是平淡无奇的故事,谁爱看呢?你追求这一点你就有风险,双刃剑嘛!一个说好看,一个就说这个是“毒草”。现实往往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 那么现在退休后主要是干哪些事情呢?

[贺寿光] 我刚刚前边讲了,我第一个十年是写小说,第二个十年是搞剧本,这十年大戏小戏加在一起差不多三十多个,产量应该是比较高的,一年能写到你三个剧本就很多了。后来又变成去办报了,县委要办一张《射阳日报》,就找到我筹备这个报纸,报纸筹备好之后,选总编,后来就定了我了,当时有人说,他这个写剧本的怎么去办报纸。

[主持人] 又是一个人生的转折。

[贺寿光] 他是一个总编剧可以,总编辑可能不行。我一听这话,因为很多是朋友,我就回家写新闻评论,我一天写了七篇,七篇新闻评论发出去之后全部命中,全部在外边用出来了。这样以后也就算是办了十年的新闻吧!实际上《射阳日报》我办了八年,八年以后,加上盐都报,加上《悦达纺织产业报》,一共有十四年左右吧。办了三张报纸。

[主持人] 您这是从剧作家又变成报业人了。那现在您主要是做什么?

[贺寿光] 这还没有结束。第四个十年主要是搞虚拟网络文学。

[主持人] 您是与时俱进啊!

[贺寿光] 我除了《自乐网文》,还有在外边跑,写了两本游记。游记都是在网上先发,在新浪网专门有我的专栏,而且人气很足。我那个专栏,其实一开始写了几篇“天下第一”……

[主持人] 天下第一关啊,天下第一湖啊……

[贺寿光] 写到四五篇的时候,网友说,你这是一个系列。我就真的这样写,现在有六十篇吧!我准备是争取要写到一百篇,把“天下第一”这个系列把它搞好。后来就在网上,因为通过网络,台湾的一家出版单位,它就是出版网络文学的,给我出了一本书《中国第一景》,这本书我在网上看了一下,台湾所有县级的书店都在卖这个书。我一个战友在香港, 香港的三联书店在卖这个书,他还专门去买了一本,香港的好多书店也在卖这个书,他后来告诉我,我已经买到你的书了。我们大陆的京东书城,一些省级的书店也有,说明影响力还不错。

[主持人] 《中国第一景》。

[贺寿光] 这是十年网络文学。按照自己的规划,到七十岁准备封笔,那就是还有四年,这已经是第六年了,搞什么呢?就是留住乡愁。我在无论是大纵湖,还是盐城其他地方写的,我大概也是写了有一二十万字,是为盐城写的。

[主持人] 作为六十几岁的人,您对我们来说,也是我们的长辈了,对于人生的一些感悟,有哪些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也对我们年轻的网友们有一些启迪。

[贺寿光] 人啊,工作很快五十年了,人生在世已经奔七之年,再回头看一看,回头想一想,有几句话作为个人还是很有用,一个是人活着一定要有一个梦想。我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因为偏科,算术什么都不行,唯独语文是行的,一个学期下来,语文书就没了,老师说,你书哪里了?我说,我全背上了。我父母说,你将来怎么办?你这个书念不好,你怎么办?我说将来不行当作家吧!那时候我们念的叫《半夜鸡叫》,那作者叫高玉宝,高玉宝在介绍的时候说是文盲,我说文盲都能当作家,我四年级可以啦!这个梦想到实现的时候是很困难的。

[主持人] 梦想和现实是有距离的。

[贺寿光] 第二个就是人一定要有一点精神,梦想可以什么人都有,但没有一点精神的人,梦想是永远实现不了的。中国梦的实现靠中国人,个人的梦想要靠自己有拼搏精神,没有拼搏精神你就不可能实现这个梦想。第三点是人活着要懂一点哲理,西方讲,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你不要碰到一点挫折一点困难,就畏首畏尾不敢前进了。人一定要战胜自己,我们家乡有句话叫,“哪块衣裳晒不干”,就是说天下有阳光的地方就有生命,你碰上一点困难马上就裹足不前,这样你永远地不可能前进的。

[主持人] 好的,非常感谢贺老师!贺老师现在已进入花甲之年,但贺老师对文化事业的激情从来没有消退,他依然是我们年轻人学习的榜样。他用他的奋斗、他的传奇人生告诉我们,当一个人知道他想要什么,并且脚踏实地去追寻,去争取的时候,任何的阻扰和艰难都会向后退去。我们也非常期待贺老师能够早日完成一部自传作品,为我们还在迷途的年轻人送上一盏指路明灯。好,今天的节目到这里结束,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