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期
 
  文化访谈之作家·邵玉田  
 
主题:我的文学情结
时间:2017年4月7日 15:00:00
期号:第11期
嘉宾:邵玉田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下半月》签约作家
摘要:从“文学,离我很远,又似乎很近”“读书,占据了我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诚实地面对写作”“乡愁是我无法回避的话题”四个主题展开交流,阐述文学与梦想、工作、生活的关系。
进入文化频道·邵玉田专栏】  
 
 
邵玉田,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下半月》、《海外文摘·文学》签约作家。退休后开始文学创作,发表散文、纪实文学900多篇计130多万字。《遗言四句》获首届“真情人生”全国纪实散文征文二等奖,并获得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详细介绍
 
文学,离我很远,又似乎很近
读书,占据了我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
诚实地面对写作
拒绝快餐一样速成的文字
乡愁是我无法回避的话题
更多】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盐都网文化在线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江华。他是土生土长的盐都人,从年轻时就热爱文学但一直与文学无缘,“在其位,谋其职”,身在机关,公务繁忙,只能将文学的梦悄悄压在心中。直到退休后,他才开始真正的文学之旅。今天,这位“文学老青年”作为访谈嘉宾来到了栏目现场,他就是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下半月》签约作家邵玉田老师。邵老师,您好!

[邵玉田]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
 邵老师,在您退休之后十几年内,您发表了120多万字的散文、随笔,并获得首届真情人生全国纪实散文征文比赛、中国散文年会大赛等多个奖项,出版散文集《此岸彼岸》《大河之舞》,《出发和回归》也将在年内付梓,我想问,文学在您心里究竟有着怎样的情结?您认为,您和文学的关系是怎样的?

[邵玉田]
 文学,我总觉得它离我很远,又似乎很近。说它很远,我原来没有文学的底蕴,没有文学的功底,也没有参加过文学的培训。说它很近呢,我曾在年轻的时候,读过作家王愿坚的许多作品,比如语文课本中的《七根火柴》等,由他作品改编的《闪闪的红星》《四渡赤水》等电影。王愿坚先生只读了初中,15岁参军,在部队宣传队待过,写过小剧本,后来成长为大作家。

[主持人]
 用现在的话说,他是草根性作家。

[邵玉田] 虽然我不能和他比肩,但是我和他有相似的经历。我兄弟姊妹多,家庭生活比较困难,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参加过宣传队,也写过小剧本,而且小剧本在全县的汇演当中得过奖,所以我又觉得离文学很近。

[主持人]
 文学梦都有个种子,您文学的种子什么时候植根在心里的呢?

[邵玉田] 我在学校里面的学习,算不上偏科,但是我对作文还是比较喜欢的,数学相对来讲差一点。我喜欢写一些抒情的作文,写的作文曾经被拿到学校的朗诵会上去朗诵过,从那个时候起就对文学产生了兴趣。退休之后,文学的种子种在了我年轻的心里面,我认为它到了一定的时候,到了一定的环境,它有可能爆发。

[主持人] 大多数人在退休之后都选择享受生活,那么您为何选择了文学呢?

[邵玉田] 写作对我来讲,一个是生活更加充实,第二个,我要写就要学习,这样一天的生活,除了早上运动之外,下午就是看书写作,很充实。

[主持人] 请问邵老,是什么激发了您创作欲望的呢?

[邵玉田] 一个是多年来对人生的思考,生活哲理的思考。第二个就是说我不能做新时代的旁观者,我也做其中与时俱进的一员,成为时代的参与者。

[主持人] 您还记得退休后的第一篇作品是什么吗?是怎样发表的呢?

[邵玉田] 第一篇作品叫《漂泊的童年》,写的是,我父母在一个运输船上,以给人家装卸货物而生活,到我9岁时,考虑到我要读书的问题,就和外婆回来读书,3年时间住在外婆家,就两个人在一起生活。

[主持人] 您在平时的工作中有一百多本的工作日记,年轻的时候还写过小剧本,这些是不是对您后来的文学创作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呢?

[邵玉田] 这个很重要的。别看这么多的笔记本堆在那里感到累赘,但是我要打开记忆的闸门,全是这些笔记开始的。在真正写作之前,我先是通过这些笔记开始写回忆录。我写了一年多之后,不知不觉中,文章已经有了一定的文采,逐步脱离叙事的结构,注入了一定的情感。我写出来之后,报社的一个朋友看后说,你按照标题将这些分下来,就是一篇篇小散文。我就试着把寄住在外祖母家的这一段生活而写的《漂泊的童年》发出去,这篇文章首先在《盐城晚报》发表。没有想到的是,正好散文选刊杂志社搞了个征文大赛,我就把这篇文章寄去,获得了一个优秀奖。在这次会议上,我见到了莫言、刘心武、贺绍俊、张抗抗这些大家,我回来写了一篇文章叫《大家风范》,记叙了我在北京见到这些文学大家的所想所感,在会议现场,我亲耳聆听他们对文学的肺腑之言,无疑是一个鞭策,一个激励。莫言、张抗抗等人还在我的获奖证书上签名,回来之后,大家都说“不容易”。盐城市作家协会王效平主席说,你多年忙于工作无暇写作,现在的文学创作开始井喷了。

[主持人] 我们聊到现在,您都是非常开心的,尤其回忆遇到文学名家、大咖的时候,您眼睛里闪烁着快乐的光芒。您的写作,除了生活积累之外,读书应该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

[邵玉田] 是的,读书占据了我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我的写作,正如曹文轩跟他妹妹讲的,写作应该是三分写作七分读书。王愿坚也有一句话,慢读书才能读好书。我主要靠看人家精美的散文,包括国外名家的散文,另外像余秋雨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这些都认真看了。另外我在工作期间,我也有读书的习惯,看文件都是很认真的。因为文件上来不得丝毫的差错,你只有吃透了精神,一字不落,包括每一个标点符号,都记得准确了,你才能把领导的意图,上面的精神,落到实处。如果是关系民生的事情,你才能不偏离方向。

[主持人] 这个严谨的精神您又带入到文学创作中来。

[邵玉田] 我把以前看文件的习惯又自然而然地带到读书的这个环节中。我每年除了写作以外,读书笔记就有五万字左右。看看人家的句式,构思的巧妙在什么地方。因为散文必须要有它的味,要有它的真情,才能写出好的散文来。我这个读书呢,要求自己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我的书架上,有十几种字典、词典,除了《辞海》《辞源》,普通的《新华字典》《成语词典》,我还有《古文欣赏词典》《警句名言辞典》《哲学词典》《科学简明辞典》,碰到问题一定要把它搞实,写的东西要对读者负责。文责自负嘛,那一定要把所写的搞准确了,所以我读书是很认真的。读书和写作我又是联系起来的,有的时候沉浸在读书当中,读书时又沉浸在写作之中,能够思索好长时间。我有个“养文”的习惯,就是写出来的文章再放在那里,“养”个一两天,也是在和读书相联系,看看文章中还有哪些不够到位,还没有如意,自己感到不满意,再在读书中寻求答案。

[主持人] 您退休之后,除了写作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爱好?

[邵玉田] 我还会乐器,拉二胡,弹琴,吹口琴等等,在宣传队还担任过角色,比如在《智取威虎山》里面我演座山雕,很多人都说,你怎么去演座山雕呢?其实角色在于理解,小说里面的情景、人的个性,你理解透了,进入了角色,就演得好了。还有我喜欢画画和书法,水粉画、水彩画、国画、油画,我都会。这些对写作也有好处,融汇贯通。我有很多的散文作品,比如说,《小方寸大乾坤》《水墨情趣》《与二胡作伴》等等,都是来自于生活的。

[主持人] 我们知道您在机关工作了小半辈子,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公文写作和文学写作,它们有什么不同?

[邵玉田] 公文写作,一个是必须要吃透上面精神;第二个表述要准确;还有层次分明,让人看了之后,能够领会,便于执行;公文写作当然也要有文采。但公文写作和文学创作又不是一回事。文学创作讲究情感,要进行挖掘。比如写游记,我一般都要在事先做很多功课,你要把它的历史、人文、地理包括文化底蕴都挖掘出来,然后你到现场,看到现实的景致,一草一木都不一样,它就来了情感,有了意象,这样写出的东西,情景交融,给别人传递的信息量就比较大了。读者读过这篇散文之后,就知道了这个地方的来龙去脉,秀美到什么程度,哪些文化人留下了足迹,留下了哪些作品,这样的游记读起来更丰满。

[主持人] 要提高写作水平,有人说需要生活的历练,有人说需要阅读的沉淀,那么您认为生活积累与阅读积淀之间哪一个更为重要?

[邵玉田] 读书就好比让思想插上了翅膀。生活只能是亲身的体验,如果在读书拓宽了视野之后,那么对自己的判断,生活规律的判断,哲理的判断,就更加准确。读书和写作的关系其实非常密切,只有读好书,才能写好作。

[主持人] 作为一个作家,您认为应该如何读书?您的读书笔记和摘抄是怎么做的?

[邵玉田] 边读边思考。在读文章的过程中,我还做小注,我想到的好的另一种说法,我也将它进行小注。积累多了之后,写作就可以信手拈来,有话要说,语言就更加丰富、丰满,而不觉得枯燥。有人评价,一个是你的文章总贴近我们这一帮人的人生和生活,读起来有感觉,有共鸣。第二个,他们问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题材来写的?我的体会是,作家加上个人阅历,加上读书,博采众长,吸取了其他人的东西,再加上自己的思考,那就不断地出现新题材。你不断学习,不断思考,不断读书,不断地写笔记,不断地积累,那你就不断地有新题材了。

[主持人] 您说一篇好的文章是要靠磨的,尤其是文章的味道是 “磨”出来的。您归纳了您的四个方式,请您与我们分享分享。

[邵玉田] 一篇文章确实需要磨,只有磨了之后,它才能更美,就如工艺品一样,只有精心雕琢之后,才能显出它的美来。对于如何写作,我有四个方法。一个就是读书。增加你的知识量,拓宽知识面,拓宽视野,提升写作的技巧。第二个方法是 “入群”,写作的人不能在家孤芳自赏。比如,我就喜欢和青年作家交往,像姜桦、宗崇茂他们经常组织文学活动,我就入这个群。并从他们身上汲取营养,看看他们是如何表达的。包括还有其他的群。第三个就是“火烤”,我不知“天高地厚”,不管多大的赛事,我都将文章寄出去,“不好”“没获奖”,都不是我的目的,学习写作才是我真正的目的。这就等于把自己送到火上去“烤”。第四个就是“见世面”,我认为要多到一些笔会上去交流,了解更大场面的文学状态,也不局限于文学笔会,如旅游,可以学习到地方的古文化,回来之后就有知识的积累。你再写到这个地方,就轻车熟道了。

[主持人] 文学来源于生活,带有作者的思绪和创造性,邵老师,您认为面对写作应该具备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或者说您的写作态度是什么?

[邵玉田] 我的感悟是诚实地面对写作。谈到写作,我就想到了孔子的一句话,“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如果写作,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没有一个诚实的态度,不用真情去写作,是写不好的,也打动不了读者。一件事情,感动了我,我有了表达的欲望,想写了,我才会去写。比如说,面对一些约稿,如果我觉得写起来很空洞,我不会考虑因为应景去写文章。还有捕风捉影找来一个事情,就来写一篇文章。我不是这个目的,我是通过写作让自己感到愉快。你在写作过程教育别人,也在教育自己。送人玫瑰手留余香,我前阵子跟一个文友探讨,认为对待文学一定要诚实,如果带着功利性的目的,不诚实的态度,写出来的文章,实际上是伪文学。

[主持人] 您认为一篇好的作品,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邵玉田] 一篇好的文章,既要有条理,又要有主题,还要有细节,就是细致的描写,甚至对精神状态的出神入化的描写。

[主持人] 也就是说,要有主题,要有思想,还要有艺术的表达方式。您曾经多次提到过,您有记工作笔记的习惯,并说它们就是您创作素材的主要来源,那么您当时写这些笔记的目的是什么呢?

[邵玉田] 当时写笔记,我是从实际工作需要出发,我也有很多的体会,记笔记为什么成为一个习惯呢?我在北蒋工作期间,那时我二十一二岁,在搞经济领域的运动期间,我在工作组,陪公社书记去看一个人,他被关押审查。我问他为啥被审查,他说我有一笔账交不出来。我问什么账?他说有一次建筑的余款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了。我问他是哪一年的事情。他说到某一年。我忽然就想起,那一年我好像去代替工作了几天时间,就在我手里处理的。我跟他说,这个事情我清楚,这个事情不是你的问题,你的钱用在什么地方很清楚,我回家找来笔记本,解决了这个问题。由此他们十分佩服我,说这个小邵不简单,事情都能留根,这是一。第二个,记笔记可以为将来思考的时候,在其中总结经验教训,以备下一次把工作做好。当时出于这样的考虑养成了这个习惯。我写到有的散文,可以具体到年月日,上午下午都可以。

[主持人] 您给自己的写作也规定了一些要求,有四写,四不写,是吗?具体是哪四写哪四不写?

[邵玉田] 一是不愉快的事情不写,那是作文的事情,不是散文的事情。第二个不针对别人的是非,别人的是非我不去评论。第三个不写影响整个大局的事情。第四个不写应景的。比如到了清明写清明,到了中秋写中秋,这些我从来不写。今年过大年的题材,我倒是写了,那个一定是结合生活实际,有感而发的。反过来,我要写真情,要写实事,写愉快的事,写正能量的事情。

[主持人] 写作是一个积累的过程,需要耐得住寂寞和艰辛,在写作的过程中,常有急就章类的应景文章,您对此有何感想?

[邵玉田] 这个事情也要通过分析,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一般来说,写文章要有积淀的,有积淀的文章才成熟。我跟学生做文学讲座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高原上有一种花,叫普雅花,它一百年才开一次花,经历一百年的风霜雨雪,为了一次绽放。像我曾为原市总工会主席张秉荣诗书画册写过评论,题目叫《给梦想一点时间》,梦想不是一蹴而就,说实现就实现的,你给它一点时间,梦想才有可能实现。

[主持人] 是的,不能急于求成。邵老师,您的作品一般有哪些主题呢?

[邵玉田] 我的作品主题很多,有游记、人生哲理的、亲情等类别的,但其中乡愁是我无法回避的话题。

[主持人] 2013年12月,习总书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提出: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乡愁这个词,一下子闯进了众人的视野,变成一个热评词,而在您的创作中,“乡愁”占了很重的分量,您是怎样认识“乡愁”,并如何为之不断写作的?

[邵玉田] 一个是我爱我的故乡。第二个,要让故乡的自然风貌传承到我们的下一代,也能知道曾经美丽的故乡。

[主持人] 您现在对故乡有着怎样的感情?

[邵玉田] 我的故乡是以水为魂,水里面也孕育出来故乡的文化底蕴,人文底蕴,所以乡情乡愁像水一样的在我们的故乡终年不息的在流淌,所以我作品中写到的乡情乡愁,是以一种虔诚的态度,一种割舍不了的情感,来书写的。我的亲情、友情也都在我的表达范围之内。我曾经写过,我和我弟弟在北京一次相遇的文章。我到北京去参加文学笔会,他听说我去了,特意到火车站去接我,弟兄俩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我就联想起我们年轻的时候。那时我工作比较早,他在盐城读书,我每次到盐城来开会,都把他约出来,给他改善一次伙食,给他一些生活费用。分别的时候,不忍分别,走在南门桥上,他要送我,送我过了桥,我觉得他一个人晚上回去,我又不放心,又把他送过去,结果,他又把我送过来,来来去去,难分难舍,最终我说,干脆到我的旅馆住一夜吧,第二天早上再回去。像这样的情感,是我们人生当中很重要的情感记忆。

[主持人] 家乡的建设日新月异,您是如何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参与其中的?

[邵玉田] 水务局这些年在水环境建设上做了很多实实在在工作,包括农村家家户户用上自来水,我很感动。我年纪虽然大了,但我也深入到农村,深入到现场,深入到第一线,去采风,了解他们是如何想方设法把这些民生工程做得更好的,自己去感受一下。

[主持人] 您的第二本散文集《大河之舞》中,对家乡水环境的建设,投入了较多的精力和关注,也写出了长篇的纪实散文,请您和大家分享一下写作该文的创作过程。

[邵玉田] 一开始写的是大纵湖和京杭大运河的水贯通的工程,我看到工地上,人声鼎沸,机器轰鸣,就像河和湖都要为我们跳舞一样的,我就想起爱尔兰的踏踢舞《大河之舞》,形象生动,我就写了这篇文章。第二次他们请我去的时候,2014年,全区家家户户吃上了自来水,我写了个《连心水》,意思是党和民心连在一起的“连心水”。第三次看的是一个大的工程,叫盐龙湖,是我们百万人口的碧水工程,水通过净化之后,可以达到国标的水平,我觉得这是惠及民生的一个了不起的事情,然后又看到盐龙湖的管理模式十分严密,在湖的四周有一个水平带一样跟其它水源隔开,又叫环湖河,环湖河外面又建了一个环湖的森林公园,这个森林公园里面选的树种,绿化的植被,都是经过科学研究的,是能够净化空气,净化水源的,而且这个还可以休闲。我就在这三个文章的基础上,我写了一个《水韵盐都 魅力盐都》,这个除了《中国水利报》刊载之外,盐城党刊《盐城工作》原文照发,盐城市委宣传部的《盐城宣传》也予以了刊载。

[主持人] 那么,您除了为家乡群众团体如《盐都诗词》和《集邮爱好者》写刊首语和评论之外,还常常走进盐都的中小学校园,为学生们做文学讲座,其中,有哪些难忘的事情?

[邵玉田] 在讲座现场,看到师生对文学的挚爱,那种虔诚,我很感动。我去做讲座的时候,往往是结合他们的心理去讲,比如在郭猛中学,我讲的是《我心中的春禾》,他们的文学社团组织就叫春禾文学社。大冈中学我讲座的标题是《青藤之美》,而且我也做了很多准备。做了电教,通过这些激发学生们对文学的热爱和兴趣。

[主持人] 邵老师,当您回顾自己的人生,有哪些感想和大家分享呢?

[邵玉田] 退下来之后,过去的一幕,早就翻过去了,要想生活得更好,更滋润,那你必须重新开始,我的重新开始是从文学开始的,我觉得我很舒畅,我现在还在坚持每天读书,还在写作,我对自己还有更高的要求。

[主持人] 非常感谢邵老师的分享,邵老师今天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文学创作的经验,还有追逐梦想的执着与勇气,其实,梦想真的并不遥远,只要我们不忘初心、不甘平庸,循着内心、勇往直前,那颗埋藏在您心中的种子就一定会生根发芽,绽放出最美的花朵。节目最后,祝邵老师身体健康,写作愉快,祝各位网友梦想成真!本期访谈到此结束,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