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期
 
  文化访谈之曲艺家·王红专  
 
主题:执着写就快意人生
时间:2017年5月4日 9:00:00
期号:第12期
嘉宾:王红专 盐城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盐城快板非遗传承人
摘要:简述快板艺术发展历程,回顾人生不同时期与快板的不解之缘,剖析拜师学艺后取得成绩的根源,介绍对盐城快板发展传承所开展的工作,并对兴趣和事业之间如何取舍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
进入文化频道·王红专专栏】  
 
 
王红专,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快板艺术委员会委员,盐城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快板艺术委员会会长、著名快板书表演艺术家张志宽弟子。10多篇作品在中国《曲艺》杂志发表,40多篇作品获得全国、省、市奖项,其中2005年创作、表演的对口快板《唱节日》获...详细介绍
 
获江苏曲艺芦花奖的《血染的浪花》
接地气的《盐城人拽起来》
盐城快板《蛋瘪子》
获李润杰金像奖双一等的《唱节日》
当年王红专不能登台说的《张铁头》
更多】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盐都网文化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江华。他从小就有很强的表演才能,8岁就登台说方言快板,青年时也在宣传队干过,但命运总是让他和喜欢的快板艺术若即若离。直到有一天,他从干了几十年的企业负责人岗位上下岗了。他下岗的那年,已经48岁。接下来的人生该往何处去?他作了短暂的停留之后,毅然选择了自己内心想要的生活——拜师学快板。他这一拜,又正好20年,这20年,他的艺术之路也越走越宽。他就是本期访谈嘉宾,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快板艺术委员会委员、盐城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被称为“苏北快板大王”的王红专老师。王老师,您好!

[王红专]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 王老师,请您用快板的形式再跟我们网友打个招呼,好吗?

[王红专] 好的。打起竹板乐陶陶,先向各位来问好,祝大家身体好,生活好,工作好,学习好,事业好,业绩好,人缘好,心情好,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睡得好,一天更比一天好,一年更比一年好!

[主持人] 您被大家称为“苏北快板大王”,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快板在中国各个区域的分布情况?

[王红专] 好的。刚才江老师说我是“苏北快板大王”,这个我真的不敢当,只能说我对快板用心了,做了这么多年快板方面的事情,自己在这方面也努力了。快板在中国的分布情况,是这样的:快板的前身叫数来宝,是旧社会民间艺人沿街乞讨的一种形式。我师爷李润杰过去就要过饭,当年日本鬼子打中国,他在东北,就做过苦力。解放以后,民间艺人在数来宝的基础上,发展起了快板。快板的发展主要在津京地区,特别是我的师爷李润杰,将快板发展为快板书。什么叫快板书呢?快板书有人物,有故事,像《劫刑车》《三打白骨精》《立井架》等等,都是革命的现代题材,是歌颂新社会新人新事的。

[主持人] 就是说从数来宝最后变成快板这门艺术。

[王红专] 这主要是津京地区的。还有叫方言快板,像我们盐城快板也叫方言快板。全国的方言快板很多,像天津有天津快板,陕西有陕西快板,大同叫数来宝,浙江的叫莲花落,四川的钵子书等等。盐城方言快板历史也不短,经过了几代人的传承,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盐城快板有很多民间艺人,我认识的,从小受到影响的,最早的有柏长庆,他的《说台湾》说得很好,很有韵味,有盐阜地方特色。后来有张龙顺的《十子与石子》。到我这,是改革开放以后了,我写了好多盐城快板,如《全民致富达小康》《关键时刻》《蛋瘪子》等等。

[主持人] 刚才您说的快板都是用盐城方言来讲的。我认为说快板也应该需要天赋的,您8岁就登台,当时是一个怎样的情景呢?

[王红专] 当然记得。从小老师就看出我比较灵活,有这方面的潜质。8岁那一年,我记得是在一个广场,台太高,我上不了,是老师抱着我上了台子。在舞台上说的第一段快板是《东方红》,把歌词当成快板进行了表述,后来说的第二段快板就是我们的课文《拖拉机到社里》。这个老师很好,他教我们把最熟悉的东西用文艺形式表现出来。在小学阶段,我很活跃,演三人花鼓,唱《小放牛》,还会变魔术。到了中学,什么都学,唱歌、跳舞,还拉二胡、手风琴,在小学中学时期,我的文艺天赋发挥得很充分。

[主持人] 后来,您并没有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却走上了企业负责人这样的岗位,这段经历请您和我们介绍一下。

[王红专] 当年,我在大冈中学读书时,就是宣传队队长,文革期间没有书读,就搞宣传队,后来大冈公社也成立了宣传队,又把我调去,当宣传队长。之后我考上了民办教师,已经到学校去教书。有一年,盐城县手工业局领导到乡下招文艺骨干,又看中我,就把我从大冈调到城里安排在县胶鞋厂,从此就在企业上干了,一干就是几十年,从1985年开始做企业负责人,做了15年。在企业工作,虽然很忙,但是对快板这个情结,我始终丢不了。所以当时淮剧团也好,文化馆也好,只要叫到我,让我演节目、写节目,我都抽空。当年写了《卖花生》《苦口婆心》《有口难言》《瞌睡厂长》等几个好段子。1991年发大水,抗洪排涝,我写了《王奶奶送裤子》,这个节目在体育馆军民抗洪誓师大会上演出,观众有上万人,江苏省台还播出了我演出的视频。也就是说,我不管在哪,就是在企业上,再忙,说快板的兴趣没有丢。几次可以到文化馆、淮剧团去工作,那时的文广局的领导都要调我出来,但是走不了,我们的主管领导不让走,所以一直没能干上自己喜欢的事情。到了1999年,企业不行了,全部下岗了。下岗以后,确实很痛苦,干什么呢?因为毕竟在企业上干了这么多年,整天忙的是怎么样搞经济,怎么样把企业搞上去,一下子转行,确实是很痛苦的。

[主持人] 我们知道您48岁下岗后内心的痛苦,但您毅然选择了北下到天津拜师学艺,当时内心一定有非常多的感慨吧!

[王红专] 是的,将近50岁的人再改行,确实心里不是滋味。当时在拜师仪式上,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眼泪不断地往下流。

[主持人] 当时的拜师仪式是在哪里举办的呢?

[王红专] 是这样的。2001年,我们到天津参加一个“红旗渠杯”快板书大赛,我有一个作品叫《张铁头》。但我去了不能说,为什么不能说呢?我不会打板。盐城快板,都是别人给我打,和淮剧团戏剧伴奏方式一样,用板鼓敲,都是别人帮我打。到北方去参加比赛,肯定不行,一定要自己打板自己说;第二我普通话不行,但本子是我写的,怎么办呢?我就请了当时盐都文化馆馆长倪明老师去表演。就在这次参赛的时候,倪明老师说,你找一个师父吧。我说,行吧,随便拜一个吧,只要是能学快板就行。他说,要拜就拜中国最好的。当时就找了张志宽老师,张志宽是中国快板艺术委员会的会长,是当时中国最好的快板书表演艺术家。找他的时候,他没有出面,他让他的一个好朋友叫高老师的看了我,我记得,他看到我说了一句话:“不错!好人哪!”高老师主要是看我的面相,因为事先有了一些了解,倪明已经做了一些介绍,说我这个人怎么样,企业下岗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厂长,现在要学快板,因为他原来有基础,他不但能说,而且他的强项是能写,能创作很多东西。我们师兄弟几十个,像我这样能写的,没有几个,师父就看重我这一点。本来我在那次汇演上想拜师的,但我去了迟了一天,因为盐城这边有演出,我到那边的时候,人家拜师仪式已经结束了。我刚才打的那副板,就是师父当时送给我的,快二十年了。然后是第二年,2002年,把我师父请到盐城来,正好盐城团市委搞了一个活动,大概是纪念共青团成立80周年,请我师父来盐城演出,就趁这个机会,在盐都文化馆楼上,倪明主持,举行了拜师仪式。在拜师仪式上,《小镇》的编剧徐新华很会煽情,说到了我的痛处。她的意思,快50岁的人了,企业干这么长时间,还要拜师学艺,她内心里很感动。她说如此的人生经历很不容易,说的话催人泪下,让我心里很酸。没想到的是,当时的团市委书记王荣来了,我们感到很惊喜。他来了之后做了发言,他说了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他说,我为什么来?其实你们没有请我来,但是我为王老师快50岁的人,还要转型拜师学艺,我感动,所以我要来参加。

[主持人] 拜师之后,您的艺术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在这方面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王红专] 以前,我是搞盐城方言快板的。说一句自己瞧不起自己的话,是业余的,走不出去,不管是创作,还是表演,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具体表现在眼界不宽。拜师以后,真正接触到北方曲艺,我的师父可以说是中国快板书最好的老师,跟他学习了以后,他教我怎么样唱北方的快板书,怎么样打板,怎么样注意吐字发音。特别是普通话,快板书除了普通话,它还有一种味道,北方味,叫京韵味,所以师父在这方面熏陶我。另外,还教我创作,创作这方面我确实是受益匪浅。以前不懂得韵辙,我们盐城人本身对这个韵辙就不讲究,人辰韵辙、中东韵辙不太分得清,盐城的“城”后鼻音,是中东辙,早晨的“晨”是前鼻音,这是人辰韵。我后来写了一段《我是中国人》,我师父看了之后跟我说,你是人辰和中东不分啊,帮我改,提高很大。所以在我师父的影响下,我很认真地学。虽然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我拜师后这么多年,我跟他真正见面,也就五六次,几年见一次,但现在的好处是可以通过碟片、网络,都可以联系,所以学得比较快。后来请他到盐城来,他带了一些专业的老师到盐城给我上课,这些老师都是了不得的。自从拜师学艺以后,我取得了一些令人欣喜的成绩, 2001年时在天津,嘴都不能张,普通话不行,也不会打板,2002年我拜师以后,我发奋,2003年我就到全国去参加比赛了,我写了个《我是中国人》,自己去演,拿了个三等奖;到了2005年,我又写了一个快板书《唱节日》,对口快板,我跟我儿媳妇参赛,她也是我徒弟,她当时是歌舞剧院的曲艺演员,去天津参加李润杰金像奖快板书大赛,获得创作、表演双一等奖,李润杰金像奖是快板书的最高奖,和相声界的侯宝林金像奖是最高奖一样。演出结束以后,我师父激动地抱着我,夸我:红专,突飞猛进哪!刚演完的时候,他就说,你这个段子,表演肯定没有问题,我估计肯定是一等奖,但是创作我还不能保证。后来我听说朱光斗对我这个作品评价很高,朱光斗是部队军级干部说快板的,《学雷锋》《南京路上好八连》是他的成名作,他说了,这段快板书不好写,它的韵辙比较窄,乜斜韵辙,能写成这样,真不错,这个对口快板,七分半钟,所以他很主张,创作也是一等奖,就这样定下来了。

[主持人] 请您现场为我们说两句。

[王红专] 比如说到24节气的,我们说的这些农历节,还没算上农时里的小寒、大寒、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其它24个节。这段24个节,是一个贯口,要一口气说下来。后面还有一段唱外国的节日,近些年,我们还从国外引进许多节,什么圣诞节、复活节、情人节、愚人节、母亲节、父亲节、姑姑节、护士节、旅游节、滑雪节、鲜花节、樱花节……这些都要一口气说完。当年参赛表演的时候,掌声就是三次,这个节目从上到下,中间还被掌声打断了。

[主持人] 我们一算,从拜师到获得李润杰金像奖时间也不长。

[王红专] 五年时间,我就拿了两个一等奖。2007年,江苏文艺出版社为我出版了一本书,由江苏省曲艺家协会推荐,书名叫《王红专快板集》,作为当年江苏五本优秀曲艺丛书出版的,其中还有韩兰成的,以及其他几位江苏的名家。到了2012年,中国快板艺术委员会又为我出版了20万字的《王红专曲艺专集》,这是我师父为我出的。2007年到2012年,又是五年时间,我写了20万字的作品,每年写了4万字,我等于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创作上了。到了2015年,我参加全国李润杰金像奖快板书大赛,写了我们盐城的题材,根据盐城鲁迅艺术学院当年在抗日的时候,八个女学生跳河的事情,写了个《血染的浪花》,入选全国参加展演,后来被江苏省曲艺家协会评为江苏曲艺最高奖——芦花奖,并于2016年获得盐城市政府文艺奖。这一系列的成绩,都跟拜师学艺有很大的关系,你没有北方快板书这门技艺,没有师父他们的教导、熏陶,你提高不了,你写不出好东西来。所以这个很重要,拜师让我在艺术上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就是你入门了,懂行了,你知道什么是好的作品,什么作品不行,再加上自己的努力,确实是取得了不少的成绩。

[主持人] 俗话说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您现在还正常活跃在舞台上,特别是您刚才脱口而出,记忆力特别好。人们常说,“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你现在上台,这种脱稿还有压力吗?

[王红专] 压力肯定有,只是我不怕这个压力。特别是有人请我,时间又很紧。有一年,盐城市党代会提出了全面达小康的宏图目标,要我们宣传大会的精神。市歌舞剧院的曹院长找我,王老师啊,请您跟我们写一个段子,只有一个星期时间,一定要拿出来。我是按照会议报告写的。当时曹院长不放心,问我要不要伴舞,要不要弄些场景。我说,这些我都不要。语言类节目,不能闹,它就要让观众听清楚说的每一句词。演出的时候,市领导看了演出,效果确实很好。现在,我们在水街每周六都有演出,每次演出都要有新段,你不储备不行。我现在正常准备的节目有100段左右,很熟的40段左右,每个星期都要保证一个新段,从星期一开始我就要准备这周的段子,准备到星期六,就这样,每天都要练板,都要练词,除了特殊情况,只要有时间在家里,上午就要练。

[主持人] 那您在练的时候,是默记还是板子打起来说?

[王红专] 要打的,是要伴奏板的。因为快板书,功夫在小板,它的伴奏非常重要,它和盐城快板以前说的那种感觉不对,它要唱打多变。小板有好多种板点,有单点、双点、基本点、火车点,还有击板,就要把这些板点有机的在节目当中利用,全是一锅汤,从上到下,没有人听,它讲究韵味,讲究抒情,要流畅,要平整,要有起伏。

[主持人] 这种板点,只有北方天津才有?

[王红专] 是的,是正儿八经学过来的。要在节目当中会运用,比如说《三打白骨精》,这个板点就要在演唱中不断起伏。小板的功夫很深的,大板也用,但是它没有小板的功夫深,它是伴着声音在起伏。我现在的记忆力还不减当年,像我最近刚写了一个盐城快板叫《说和谐》,我第一场在水街演出的时候,六次掌声,是观众情不自禁给你鼓掌。我师父跟我说过,一个演员,开场前不要跟观众要掌声,但演完了如果没有掌声,你就要检查自己了。你是怎么去准备这个段子的?就是一定要让观众在你演出以后给你鼓掌,认可你,这就达到我们的演出目的了。

[主持人] 听了您的介绍,我们感受到了快板这种艺术的魅力。每种艺术都面临一个创新和传承的问题,您也是盐城的曲艺家协会的副主席,也被誉为“苏北快板大王”,目前,您在这方面做哪些事情呢?

[王红专] 盐城快板是盐都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也是非遗传承人,今年准备报市级,市里还准备报省级,这是有决心的,就是要把我们的盐城快板这个品牌打出去。我提出的想法是:要像苏州有评弹、扬州有评话一样,盐城要有盐城快板。

[主持人] 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后,它会面临怎样的保护?

[王红专] 作为非遗项目,比如淮剧是国家级非遗项目,每年都有展示、交流,还有一定的资金补助,用于推进项目的发展。去年,我们搞了非遗传承盐城快板培训班——里下河地区盐城方言快板培训班,兴化、宝应、姜堰、淮安、金湖、盐城六个市,都有人参加,一共100多人,这是第一期,搞了三天。今年五月和七月两个月份,准备花8天时间,每周的周六培训一天,重点是盐都区乡镇一级和市里的一些文艺骨干,盐都区的要求是每个乡镇都要有盐城方言宣传员。这个培训,我准备了十五段,要让他们先会说,会说上几段,提高他们的技艺,让他们先会打板,这样就能把盐城快板传承下去,这是一个。第二个,在学校里面教学。我现在在盐城市第二小学腾飞校区、前进校区有七八十个小孩在学,在教普通话的时候也教盐城快板,还有亭湖区新洋学校、金话筒、大风车都教快板。第三个就是自己还在不断创作、表演一些盐城快板的新段子,接地气的,让观众喜欢的。你像我写的《不信邪教过得好》,对观众教育很大,参加市政法委汇演,市政法委又推荐到省里面,今年十一月份,将要参加省里面的汇演。还有《和谐社会不要赌博》《说和谐》《全面致富达小康》《盐城美名扬天下》《美丽盐城展新颜》《夸家乡》,都是反映我们盐城的,还有《盐城人拽起来》,说的时候,观众非常高兴。

[主持人] 增加盐城人的自信。

[王红专] 是的,盐城人也不错了。从环境、到人民的收入,到农村的变化,反映了盐城整个的面貌。这些段子就是创新,不断地写新段,说观众喜欢的段子,是我今后继续努力的方向。

[主持人] 除了您的创作、教学和表演,您还正式收了十个徒弟,这些徒弟现在都在哪些地方发展呢?

[王红专] 当年收徒的时候,我就说了,我自己还没有学得好呢,我自己水平还不行呢,但是我说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主要的还靠自己去努力。我跟我师父也是这样,师父跟我二十年不过见了几次面,怎么样才能学到艺呢?靠自己。我也收了十个徒弟,大徒弟最早,他是盐城第一个考上中国北方曲艺学院的,毕业以后到二炮文工团,转业以后在北京邮政艺术团,晚上还到哈哈笑艺术团去客串演出,算是正儿八经从事曲艺专业的了。还有一个徒弟叫汤琦,在亭湖区文化馆。在盐都文化馆的刘旭。还有我的儿媳妇傅俊秀,在市歌舞剧院做副总。最小的两个徒弟,一个在南京外国语学院,还有一个在上海戏剧学院。在南外的那个小徒弟,她说快板说到了人民大会堂,她是大学生才艺表演被选上的,说的《百花争艳》,也是我写的。我对她说,你比师父强,师父没能到人民大会堂。他们新生代赶上了好时代了,大学生展示才艺,到人民大会堂演出。还有一个在市淮剧团叫卞干嵘,上了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栏目。

[主持人] 王老师,您从艺这么多年,请您说一说快板这种舞台表演艺术需要哪些必备的素质?

[王红专] 一个是,你一定要热爱这门艺术,就是要敬业。要么不干,要干就要达到如痴如醉,痴心不改。另外,要具备一定的基本功。什么是基本功呢,手眼身法步,手上要有功夫,眼睛要会用,身段步伐都要会,还要求学习戏曲的一些动作,因为曲艺和戏曲是相通的,比如云手,在表演中都会用到;武术的动作也要会一些,比如武松打虎,就要有武术的基本功,不然演不下来;比如演白骨精,还要用到花旦的动作,这些都要会,基本功的东西要很扎实。另外,舞台上的感觉,我们都有口诀,比如说唱打多变穿成一线,舞台定位不准乱变,高而不喧低而不软,人物表现活灵活现,正反人物一刀两断,台上台下打成一片,演出以后要总结经验,等等。快板书演员,不光是会说两段就行的,要扎扎实实下功夫。我跟我徒弟们经常说的一句话,你要想在盐城最好,你就要在全国最好,你只有在全国最好,你在盐城才能立得住,这就叫艺无止境。我常跟我的徒弟、学生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艺术既要有孜孜不倦的追求,也要有艺无止境的敬畏感,不能满足,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到全国去参加比赛,那都是人精啊!板一响三下一打就知道他下了多大功夫,嘴一张几句一说,就知道这个人怎么样,比赛就这样。为什么拿一等奖,为什么拿三等奖,它就是比出来的,那么多的评委呢。就谈流派,也有各种流派,有高派,有王派,有李派,不可能全是你一派的老师做评委。

[主持人] 要在七八分钟之内征服那些评委。

[王红专] 对。艺术就是这样,还是要有一定的功夫,要扎扎实实去学。有人说,王老师在舞台上丹田气真足。这是练出来的!怎么发音都是练出来的,一段快板书下来,要会用气,要会用嗓,它有的时候得提着说,有的时候得放下说,要节约喉咙,这些都是基本功的东西。

[主持人] 我们在台下看王老师说快板,就觉得好看,好听,今天跟您聊到现在,我的确感觉到艺术是无止境的,也是博大精深的。下面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您本人的,二十年的从艺人生,您个人对人生的感悟是什么?

[王红专] 人碰到挫折以后,不要害怕,也不要慌张,还是应该静下来捋一捋,发挥自己的强项,你还能干什么,有了目标之后,要瞄准这个目标不放松,去努力,你努力了,付出了,肯定有回报。当年我下岗以后,确实也有人找我一起去做生意,有的要和我做油漆生意,有些人到我家里要和我一起搞装潢,我说我心里有数的,实事求是的,我不想干企业了,太累了,这么多年我知道了,我有我自己的打算,所以我认准了,把自己以前的爱好发挥起来。后来遇到我的一位老局长,他问我在干什么,我告诉了他,他说太好了,你把你的爱好全发挥了。

[主持人] 现在您回过头来想,是不是还感谢那样的选择。

[王红专] 事情就是这样的,就是辨证的,坏事变好事。如果没有这个波折,可能我还在企业干,就不会有我这个艺术之路。所以我在60岁的时候,搞了一个个人专场演出,搞了一个从艺以后的画册,叫《快板艺术人生》,看那个画册,我也是感慨万千,实际上不容易,我自己这样想的,就是人生的道路还是靠自己走,你只要有那么一点韧劲,宁折不弯,肯定会达到自己所想达到的目的。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王红专老师和我们一起回忆和分享了他的艺术之路,这一路有酸辛也有甘甜,有失落也有惊喜,不管怎样,王老师内心对艺术的坚持一直没有放弃过,他因为热爱而不懈地去追求,他因为担当而执着地去奉献。令人欣喜的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现如今,王老师仍然活跃在快板艺术创作和表演的舞台上,而且桃李芬芳,让我们为他加油为他祝福。好,感谢收看本期的文化访谈栏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