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期
 
  文化访谈之出版家·朱冬生  
 
主题:五十年军旅人生
时间:2017年5月19日 9:00:00
期号:第14期
嘉宾:朱冬生 解放军出版社原社长
摘要:回顾军旅生涯中战斗、学习、创作历程,着重讲述主编《解放军生活》杂志期间组织参与的“祖国为边陲优秀儿女挂奖章”“评选全军优秀班长”活动以及与胡乔木谈书、胡锦涛《世界经典战例》丛书批示等故事,分享从士兵成长为解放军出版社社长的感悟和体会。
 
 
朱冬生,盐都龙冈人,1968年入伍。先后在部队、解放军出版社和总政机关工作,大校军衔15年,2010年配发将军服,专业技术四级,文职二级。1979年调入解放军出版社,在担任编辑和社长期间,参加和领导了《星火燎原》丛书、徐向前元帅回忆录《历史的回顾》、《中...详细介绍
 
胡乔木与我谈书
母校的梨花香
虎踞龙盘泰山庙
更多】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盐都网文化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江华。他当了一辈子兵,是军人中的文人,文人中的军人,他只有初中毕业,却通过自学成长为解放军出版社的社长。做社长期间,他领导编辑出版了6000多种图书教材。他主编的丛书被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作出“此丛书,大有益”的批示。我们说的这位军旅文人、出版家,他就是盐都龙冈人,解放军出版社原社长朱冬生老师。朱老师,您好!

[朱冬生]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 朱老师,首先我代表盐都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的全体同仁感谢您做客中国盐都网文化访谈栏目。作为家乡人,您近期对盐城历史也做了很多的研究,比如近期您写的《建文帝避难龙冈》《虎踞龙盘泰山庙》,包括孙坚在盐城的历史也做了系列的考证,您做这些,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朱冬生] 盐都是个历史的城市、文化的城市。我作为盐都人,一直关注着家乡的文化和历史。过去忙于部队工作,退下来之后我用了不少的时间来了解、研究、学习盐都过往的历史。盐都有很多历史名人,他们为盐都的历史文化作出了不朽的贡献。我们作为后人,是不应该忘记历史的,是不应该忘记他们的,我一直在努力地做这项工作。

[主持人] 您的近五十年的军旅生涯有着浓郁的传奇色彩,回想入伍的时候,哪些事最让您记忆犹新?

[朱冬生] 我当兵的时候就是一个真正的兵,步兵,陆军中的步兵。当时在连队里,我在张家口人头山搞了半年的施工,大概用了一百多吨炸药、一千多根雷管。在装炸药的过程中,由于时间来不及,炸碎的石头把雷管钳堆起来了,一时也找不到,没办法,只好将导火索直接插入雷管中,用三根手指捏住用嘴咬。当然,这是很危险的,也是不被允许的,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只能这样做。在战争年代,老革命在炸碉堡的时候,他们用的炸药包的雷管也是用的这样的方式。我在半年的施工中,用嘴咬了几百个这样的雷管。我是小心的,谨慎的,同时我也是胆大的。毛泽东时代培养的军人,要求的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我在当兵的时候,工作环境、生活环境、训练环境都比较艰苦,但我不怕苦,也不在乎苦。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在人头山施工,6月20日,这个时间不管是在南方还是北方都是夏天了,但是6月20日的张家口人头山却在下雪。我们穿着单衣在坑道里施工,但我并不把这当作艰苦,反而因为没碰到过这种自然现象,而感到稀奇。

[主持人] 您那时候年龄多大?

[朱冬生] 18岁。

[主持人] 18岁就做这样很勇敢的事情,这些对您今后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朱冬生] 我当了一辈子兵,也是一辈子当兵。我这一生从来都没怕过苦,从而衍变为工作中的不怕苦。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在机关,包括后来走上领导岗位,工作量都是比较大的,不怕吃苦就成了我事业成功最重要的条件。

[主持人] 您自曝学历不高,初中毕业,后来却从事了文字工作,您是通过怎样的努力,取得如此成就的呢?

[朱冬生] 我当兵的时候是1968年,1971年我在27军军部无意中看到一本书叫《苏联名人录》,这本书是白皮书,里面有苏联州委书记以上所有领导者的简历,这些领导者都有经济师、会计师、工程师的学历和经历。当时我只有初中学历,这个学历对今后参加社会经济建设、部队建设肯定是不行的,我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学文化。

[朱冬生] 当时的石家庄,唯一的一所大学叫河北师范大学。我从1971年提干一直到1979年调到北京,在这8年里,连探亲假都休得很少,我把所有的节假日、休息时间都放在河北师范大学的自学上。师大的老师待我比较好,他们借书给我看,还让我将书带回部队看。我在河北师大读了8年书,基本上把河北师大所有我认为该看的、能看的书我都看了。当然了,高科技书是看不了的,这毕竟要一定的文化水平,但是政治、经济、历史、文化,包括初级数学的书都看了。

[朱冬生] 我记得我刚开始看书的时候就开始记录写书,如果真正像大学生那样去读书,从学习到使用,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时间上是不允许的。我写的第一部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大概写了一年多的时间,然后寄给人民出版社。人民出版社很快就给我回了封信,信中说:“尊敬的朱排长,您作为一个排长,自己岗位上的训练任务很苦,您能写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您的书我们不能用,为什么呢?像国家历史这样重大题材的书,都是国家指定重要的岗位、单位和专家来写的,您个人写出来的不可信,读者也不认可,所以您的书我们不能用。”当时收到这封信,我很高兴,也根本不在乎。

[朱冬生] 然后我就开始了第二部书的写作编著,我编著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著作注释》本。为什么要编这个注释本呢?当时我在图书馆里看到一本西德出的马克思《〈资本论〉注释》本。我当时就在想,西德是资本主义国家,马克思是无产阶级的领袖,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能出一本研究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书,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为什么不能出一部研究毛泽东、斯大林、列宁、恩格斯、马克思的书呢?我的这部书编著了近一百万字,我把它装订成册,寄到了解放军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当时叫战士出版社,他们收到我的书将近一年没有回信,我有些着急,给出版社写了封信,出版社的回信中告诉我,“你的书我们收到了,你不要着急。”我有一种本能的反应,就是我的书要出版了。但是我后来才知道,我的书稿质量是不高的,因为你一个排长占有的资料,你的学术水平、智力水平、著作水平肯定是达不到这部书应有的学术层次的。但是我勇于这样做,对于出版社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好编辑。尤其是我为这部书做的目录本,现在我还保存着,我是从旧军装裤子上剪下一块布,用硬纸板糊成一本类似线装书的目录册,这么精心的编著,出版社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编辑,后来他们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把我调进解放军出版社。

[主持人] 我很好奇,您要写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著作的注释本,那么这些人的作品您是否都要看一遍?

[朱冬生] 全要看,而且不止一遍,我至少看了两到三遍。因为注释本本身就要解释读者不懂的内容,不止于我的不懂,而是要解释所有读者都可能不懂的内容。那么我就把哲学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军事的、历史的、相关理论的名词,一条条的整理出来,我印象中大概有六千多条,写了将近100万字。

[主持人] 当时有没有老师指导您写这本书?

[朱冬生] 没有。

[主持人] 那你是完全通过自己的感受,觉得应该这样做。

[朱冬生] 如果你把自己学习的东西,用文字记录下来,那你肯定是学一步,成功一步;学一点,就懂得一点。

[朱冬生] 我的学习,就在于记。不仅是学这些,我学的东西很多、很杂,我还曾经研究过历法。我做过一个模板,用一块一米见方的图板画成罗盘的形式,做成各种网格,但很快就研究不下去了,因为历法的研究是以数学为基础的。一个没有经过大学深造的、没有经过高等数学学习的人是研究不了历法的。

[朱冬生] 我后来又研究中国历史,曾经用钢笔、铅笔、圆珠笔画了一幅《中国历史大系表》,它的宽度大概有5米长,高度有50公分高。我的美术字写得很好,标题和现在的世界地图、中国地图上的标注字一样,正文是军用作战地图上竖长形的正楷字,我至今仍然保存着。

[主持人] 那么在您的军旅生涯中,接触了很多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及高级军事将领,最难忘的是哪些呢?请您和我们分享一下。

[朱冬生] 我1979年被解放军出版社调进,然后就到了星火燎原编辑部工作。星火燎原编辑部是1956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文编辑部。当时我们没有自己的军史,在建军30周年之前,一些元帅、大将和军队领导同志觉得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军史,然后就决定组织一个编辑部搞这部军史。当时定的题目是“中国人民解放军30年征文”。征文怎么写呢?就是让所有在各个时期参加革命的领导同志、老革命家们写他们自己的经历,最后编成《星火燎原》书10本:红军时期4本,抗战时期3本,解放战争时期3本,一共十本书。这个书经历了26年时间,到了“文化大革命”又停了下来,1978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又重新编这部书。

[朱冬生] 我1979年到星火燎原编辑部工作,当时编辑部所有的编辑都是参加过战争的老同志,都是打过仗的,唯有我是50后也就是战后出生的年轻人。我是编辑部唯一的一个年轻人,所以,老编辑就把抄稿子、送稿子、校对以及跑领导同志家的任务交给我了。

[朱冬生] 在送稿、跑稿以及替领导写稿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老一辈的革命家。他们见到我这样一个年轻人很高兴,从他们的眼神中有一种我就是他们革命后来人的感觉。他们对我无比信任,见到我比见到他们的子女还亲,他们的文章不给他们的子女看,却给我看,我在编辑的过程中提出的看法和要求他们都会接受。因为要取稿、送稿,徐帅、聂帅、黄克诚大将、谭政大将、张爱萍上将、洪学智上将、杨成武上将、杨得志上将的办公室我多次去过。星火燎原编辑部当时是有点特殊的,去领导同志那里没有复杂的联系程序。我们是替他们编书,他们也认为我们是替军队编书,所以对我们很信任。我很勤快,他们让我校对我就校对,他们让我取稿我就取稿,他们让我找资料我就找资料。有时候觉得哪段不好他们就当场口述,我就记录,然后当场改写,从而认识了很多领导同志。

[主持人] 被誉为“党内一枝笔”的胡乔木同志也是盐都龙冈人,和您是同乡,您也写过《胡乔木和我谈书》这篇文章,相关的细节请您和大家介绍一下。

[朱冬生] 1986年,胡乔木同志分管中央的宣传工作,他关注全国所有出版社的书,但是他不可能了解全国的所有的出版社,可他对解放军出版社提出要求。当时解放军出版社的规模很小,出版工作是主要的,编辑工作是次要的。出版工作,主要是翻译外军的教材。后来也开始编自己的书,当时出版社只有两套书,一套叫《军事科普丛书》,一小本一小本的,还有就是《星火燎原》。这两部书编出来之后,出版社就开始编元帅、大将、上将的回忆录,所以他比较关注。

[朱冬生] 他有一天亲自打电话给我们解放军出版社,要出版社把近几年编辑的书送过去。当时我年轻,跑腿的工作自然落在我身上。我就去了胡乔木同志家。我记得一件有意思的事,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胡启立在南斯拉夫访问。南斯拉夫在欧洲和亚洲有时差,我去的时候是上午九点,胡启立就通过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传真了一份他当天的讲话,那么中央就交由胡乔木同志审改,他大概改了一夜。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只见他穿着皮拖鞋从另外一间房子走进来向秘书交代: “我改了一部分,你们现在就发过去。”说完他就离开秘书办公室。然后他穿着中山装、皮鞋又进来了。他对秘书说: “刚才我改的谈话,还有两个字要改一下,你再重新发一下。”他这才开始和我谈话。当时我就感觉到胡乔木同志不仅是个大手笔,中共中央很多政策文件、规定、领导同志讲话都是经过他起草修改的,而且工作十分严谨。

[朱冬生] 他跟我说,我知道你,你是盐城人,我们是老乡。你现在做编辑工作,这是一个伟大的工作、从事人类文明的工作。有个说法,学校是知识的摇篮,实际上出版社也是知识的摇篮、教授的摇篮,没有教授是不看书的。你这么年轻,就从事这项工作,很了不起。你们出的书我今天先不看,我带你看看我的书。

[朱冬生] 他有一个图书馆,这个图书馆不大,书架有一人多高,有无数个S形的走道相通,他径直走到毛主席的书架前,然后他就拿出好几本,这个书架里摆放的是毛主席看过的书和他提供给毛主席看,毛主席看完后又退回来的书。他告诉我,毛主席去世后,他把这些书都交给中央档案馆和中央办公厅了,但是由于没找全,又遗留下了一些书。他拿出一本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和一本德文版的《资本论》,上面还有毛主席的批注,他认为这些书是他图书馆里最珍贵的书。

[朱冬生] 临走时,他对我说,解放军出版社在这短短几年里出了这么多书,而且大部分是党史书、军史书,你们为全国所有的出版社带了个好头,今后在党史和军史研究方面的书要出得更多。我们的党史虽然很短,但是资料很宝贵、经验很宝贵、人物也很宝贵,我们必须把它留下来。他又说,以此告诉我们的后人,我们的历史有多么辉煌,我们辉煌的历史是这么多革命前辈艰苦卓绝的斗争和流血牺牲换来的。

[主持人] 他对解放军出版社工作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意见,那么您后来是怎么到《解放军生活》杂志去做主编的?

[朱冬生] 《星火燎原》这部书出版了之后,我就担任了《解放军生活》杂志的主编。当时《解放军生活》杂志社编辑部,是从空军、海军、总后和其他几个军区抽调上来的一些年轻的干部组成的,由我当主编。我在主编这本杂志的时候,我也不懂青年杂志的编辑业务,我们就跑到解放军文艺杂志社去学习,我们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把杂志编出来了。

[朱冬生] 我印象中,1984年的10月份军委决定在部队办一本类似《中国青年》的杂志,军委定名为《解放军生活》。1985年1月16日,在北京饭店召开了《解放军生活》杂志创刊茶话会。参加的领导人有杨尚昆、杨得志、余秋里、张爱萍、洪学智、廖汉生、甘渭汉和驻京所有大单位的领导。徐帅、聂帅发来了贺信和贺电,国家主席李先念发来了贺信,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题了词,还有其他好多老革命家题了词。

[朱冬生] 为什么开这个茶话会呢?我们本来想要个几万块钱在《解放军报》《人民日报》发个广告,那个时候广告就开始收费了,但是社里不愿意花这么多钱,不批,只给了我们八千块钱,八千块钱又不够登广告。我就想为什么不办个创刊茶话会呢?加上我在星火燎原编辑部工作时和老革命家们都很熟,我一打电话给他们秘书,在京的许多领导人都来了。

[朱冬生] 当天晚上,一些外国驻中国的通讯社给国内发回消息:中国为一本杂志的出版召开了一次变相的军委扩大会议。各个国家驻华大使馆武官给国防部外事局打电话,问这本杂志是什么样的杂志?为什么引起这么大的重视?我们如何订阅?我当天晚上就写了一篇答外国记者问,递交国防部外事局。当时没有例行的外交记者会,也没有类似的招待会,他们怎么问我们就怎么答,这就是当时的特殊答复方式。

[朱冬生] 这个杂志的产生,对整个军队的建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到现在这本杂志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我一直认为这是我们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创造了一个平台,《中国军事百科全书》里解释这本杂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的一个平台”。为缔造这个平台,我付出了很多的劳动,并且它在今天还存在着,应该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

[主持人] 《解放军生活》杂志举办了很多有影响的活动,其中“祖国为边陲优秀儿女挂奖章”、“评选全军优秀班长”两个活动,影响最大。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两个活动的具体情况。

[朱冬生] “祖国为边陲优秀儿女挂奖章”,改革开放初期,城市的、农村的、边疆的青年为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边疆地区更为艰苦,付出的劳动和汗水更多。所以,团中央决定搞一个活动叫“祖国为边陲优秀儿女挂奖章”,“边陲优秀儿女”自然包括军人。这个活动由团中央主办,时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胡锦涛亲自领导,由《中国青年》和《解放军生活》杂志主办,联合全国12个边疆省份的青年报刊杂志社,共同举办这个活动。这个活动规模很大,全国评选了5000名“边陲优秀儿女”。100个金质奖章获得者,军队的20多个,地方的70多个,这100个金质奖章获得者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了表彰大会。后来军队的金质奖章获得者,军委首长又在北京三座门亲自接见他们,杨尚昆、杨得志、张爱萍、洪学智、余秋里等领导同志和他们一起合影。

[朱冬生] 我搞的第二个活动其实跟前一个有点类似,受前一个活动的启发,我们决定办一个“评选全军优秀班长”的活动。我们就在全军发起了这个活动,杨得志是评委会主任,总参、总政、总后的领导同志是评委会的副主任,我是这个评委会办公室的主任,这个活动大概搞了一年的时间,共评选出645名优秀班长。也是在人民大会堂搞的颁奖大会,军委首长们基本都到了。活动期间,徐帅和聂帅分别在他们驻地接见了全军的优秀班长代表。

[朱冬生] 这两项活动加起来大概有1100名战士获得了这个荣誉,总参和总政两次联合下发文件,把这两批战士中的优秀代表全部提拔为干部。这可能是军队不再从战士中提拔干部的最后一次大规模从战士中提干,至今我都认为这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

[主持人] 在解放军出版社任社长期间,您组织领导了6000多种图书教材的编辑发行工作,为军队教材保障做了很大的贡献,获得了军内外广泛的好评。据说,在编辑出版方面,您特别佩服《四库全书》的总纂官纪晓岚,这是为什么呢?

[朱冬生] 解放军出版社承担着全军200多万干部、战士的军事、政治、后勤、装备教材的出版。我在当社长期间,为遏制台湾陈水扁台独势力做了大量的工作。重点抓了渡海、登陆、抢滩、舟船以及一批杀手锏武器教材的出版,尤其在重大军事演习的时候,我们都及时地把这批教材送到演习部队去,这在过去是没有过的,为保卫台海和平,解放军出版社积极地做了很多工作,它的历史作用和历史地位是应当被承认的。

[朱冬生] 解放军出版社过去就是出版教材,没有其他的图书出版。后来随着部队成分的变化,已经不再是师傅带徒弟、老兵带新兵了,部队现代化的水平和现代化的作战能力也日益提高,我们不仅要有教材还应该有政治、经济、文化类的图书,进口外军、出口我军的图书,使解放军出版社真正成为我军与外军的窗口。

[朱冬生] 2003年12月,解放军出版社和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合并。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歌曲杂志》,出版了《欧阳海之歌》《红日》《林海雪原》等很有名的图书。也培养了部队一大批作家,军队里但凡有影响的军事作家,没有不在《解放军文艺》杂志上发表过作品的。

[朱冬生] 两社合并后,我继续当社长。解放军出版社作为中央级出版社,政治上、业务上的风险很大,错了一个关键的字,出了一本不该出的书,马上就会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所以政治上的要求很高。我当了七年社长,就等于说我在这七年里没有犯过错,主要原因我是个老编辑,我有经验,知道如何把关。另一个是我特别注重图书选题的确定,比如有些地方出版社能反映的,我们军队出版社就不能反映。如果你反映了不该反映的,一些不怀好意的外国记者就会向国内发出这样一个通讯:中国最大的军队出版社代表军队干部战士的心声出版了一本什么书。我既没有犯过低级的、技术上的错误,也没有犯过高级的、政治上的错误。

[朱冬生] 为什么会有人把我跟纪晓岚比呢,我尊重和崇拜纪晓岚。纪晓岚的《四库全书》是中国出版史上最辉煌的出版成果,在历史年代延续当中,近代史之前最大的系统性著作,纪晓岚是总纂官,干的就是把很多单本合在一起的工作。有出版史专家认为我是纪晓岚之后中国出版图书最多的人,他们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的。

[主持人] 您从解放军出版社社长岗位上退下来之后,编著了《世界经典战例》丛书,2010年2月1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为此书做了批示,请您为大家介绍下这本书出版的有关情况。

[朱冬生] 胡主席的批示是这样的:“告冬生同志,此丛书,大有益。胡锦涛2.11”。我在任社长期间,就想编一部《世界经典战例》丛书,因为我军过去对战例的研究不够,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军队构成是战争年代的各个战区、各个山头、各个部队形成的。各个部队都有自己辉煌的历史,他们讲战例的时候常常只讲本集团军的战例。但是随着现代化战争的需要,我们不仅需要知道陆军的战例,还需要知道海军的战例、空军的战例,还要知道外军的战例,所以我就想编一部这样的书。但是我当时工作太忙,因此我一退下来,立即着手做这项工作。我从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抽调了52位专家教授来参加从数万个战例中的遴选和编著。

[朱冬生] 全书共收288个战例,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直到海湾战争。一共有七本,按照战争的规律,分别是战争卷、战役卷、战斗卷;按照战争的特点分为城市作战卷、空袭与反空袭作战卷、江河海岛作战卷、特种作战及反恐怖作战卷。我主编的这部书是部队需要的,我们过去不重视战例的研究,尤其不了解外军的战例。今天的战争,我们是保卫自己的祖国。但是我们面对的敌人可能是国外的,必须了解对手、研究对手,所以我用了大概两年多的时间编成了这部书。我这里举例说其中两本书的序:“城市作战卷”,我写的序言标题是“城市,未来战争的主战场”,因为未来战争,已经不在农村,已经不在孟良崮或哪个山头了;“空袭与反空袭作战卷”,我是这样写的:“空袭与反空袭,未来战争的主要作战样式”,因为未来战争不可能再靠手榴弹与炸药包。读者从这两本书的序当中,就可以感觉到,我主编的这一套丛书对部队建设有多么重要,如果不编这套书,对部队建设将会有多大影响。

[朱冬生] 我把这部丛书编出来之后就宣传它,我给各大军区司令员以上的领导干部每人送了一套书、每人发了一封信。我给胡锦涛主席也送了一套书,发了一封信。很快,在2010年2月12日,我在家乡盐城过年和朋友聚会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朱社长,我是军委一号台,总书记办公室的秘书要和您通电话”,秘书就把胡主席的批示告诉了我,我很激动也很高兴。后来军委决定用军费下发给全军院校的指挥系作为教材用。就我所知,全军用军费印发个人的书,我是第二个,第一个是雷锋和他的《雷锋日记》。

[朱冬生] 作为一个出版人,你们开头讲出版家我不敢当,但作为军队的出版工作的领导者,你首先要考虑的是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你是为了部队的现代化,应该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不可以等着、催着、靠着,要主动作为。

[主持人] 您写母校龙冈中学的文章----《母校的梨花香》写得很有趣、很深情,前阵子您还到母校作了讲座,您希望对现在的学生说些什么呢?

[朱冬生] 出版工作者也是教育工作者、文化工作者,教育我们的孩子和青年学生,是我们永远的责任。我每次到龙冈中学作讲座,我既是学长,也是前辈,我应该把自己的人生感悟,在最短的时间内用简洁的语言告诉他们。

[朱冬生] 我曾经写过一篇科学幻想的文章,小题目中有《鸟人的世界》,就是藏羚羊、梅花鹿这些食草动物,它们一出生就会主动地找母乳喝、去啃草,这些动物在这个时期,它的基因是非常先进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科学的,如果把这种基因移植到人类身上,那么我们的孩子出生以后就不需要雇月嫂了,他刚一出生就跑到厨房里找牛奶喝,找吃的去了。我觉得这些是应该学习,应该研究,应该掌握的,我想可能以后也会走到这一步的。反过来想,人类的后天模仿能力是超强的,对社会发展产生了非常大的作用,如果把人类的基因移植到动物身上,那么今后茶馆里、酒楼里面将会出现鸟人、狼人、虎人等等这些类人类的动物,它们会喝酒、唱歌、跳舞、唱卡拉OK,我一直鼓励孩子们这样去想。

[朱冬生] 知识、学校,在将来已不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唯有你的特殊才能才能成就你的辉煌人生。我还想到,在现代房子里,比如公寓房,住房的门口有个鞋柜,鞋柜里放着鞋子。多少年以后,鞋柜里放的不再是鞋子,而是飞行衣。出门之前,我们穿上飞行衣从南京到北京,从北京到广州,不需要坐火车、飞机,这在将来完全是有可能的。

[朱冬生] 再比如,马路很拥挤,我们的车顶会不会出现一个螺旋桨,一旦堵车,车就会飞起来。大家根本不用担心空中汽车多起来的时候空中会拥挤,因为车里的电子导航系统会主动地规避风险,选择自己应该走的道路,连交警都不再需要。

[朱冬生] 我还想到今后我们的手机一打开,我是中文的,对方是英语系国家的人士,我们就可以通过手机,把他的语种翻译成中文,把我的中文翻译成对方需要的文字。

[朱冬生] 多年前我的很多预言,都在逐步实现。今年全国两会召开的时候,李克强总理接见一个人大代表,他就是专门研究手机语言互译的,讲的就是这个意思。在小车的上面加螺旋桨,世界上也已经有了。我相信,我所预想的东西在今后都会有的。我们的孩子不但要学习,还要有一个科学的、发奋的、能进行多向思维的大脑去研究我们的世界。你想得多了,我们的社会将会越来越科学、越来越文明、越来越进步。

[主持人] 您在《09印象》序言中写到“您为生命中有过一段当兵的岁月而骄傲和自豪”,当您现在回顾人生的时候,有哪些感悟呢?

[朱冬生] 《解放军生活》杂志曾经有一个栏目,叫“生命中有一段当兵的岁月”,为什么呢?我们部队中很多干部战士在部队待了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复员或转业回到地方,他们回想自己在部队的经历是很骄傲的,所以我就专门设了这样一个栏目。我的理解,生命中有一段当兵的岁月,培养了他们在这个社会中不可或缺的精神上的要求:你的吃苦精神、学习精神、专业精神以及为成功不懈努力的精神。

[朱冬生] 我的当兵岁月比较长,有五十年。生命中有一段当兵的岁月是值得骄傲的、光荣的,让人们羡慕的。当然,生命中有一段当兵的岁月,首先是奉献,首先是牺牲,首先是敬业,首先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首先是忠于党、忠于我们的国家和忠于我们的人民。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朱老师和我们的分享,也祝愿朱老师的写作成果更加丰硕,对家乡的关注越来越多。好,本期访谈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