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期
 
  文化访谈之作家·许正和  
 
主题:盐城赋
时间:2017年6月20日 9:00:00
期号:第15期
嘉宾:许正和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摘要:简述盐城历史文化的概况和特色,回顾文史写作的因缘、准备过程、研究侧重点,分享近年来文史方面最新的创作成果和写作体会,介绍自己在散文、小说方面的写作历程,并提出加快盐城文化建设的建议和意见。
进入文化频道·许正和专栏】  
 
 
许正和,盐都龙冈人,江苏省作协会员。盐都某企业原主要负责人,2003年开始文学创作,后潜心于盐城地方历史文化的研究与写作。发表作品300多篇,计200多万字,出版散文集《盐城赋》。作品先后在《读者》、《人民政协报》等全国性征文比赛中获奖;入选央视《财...详细介绍
 
最早写盐城的诗
文史写作需“冷处理”
《盐城赋》电子版
渴望一张安静的书桌
一封书信的力量
更多】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走进中国盐都网文化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江华。“盐城是一个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城市”,当我们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一般也就是百度一下或从某个书籍上确认一下时间,甚至是凭印象说出这句话,没有要对谁负责任的想法。但有一个人他就不同了,他在说这句话之前,必定要细细查资料,一定要查证出这个数字来龙去脉,否则,他宁可不说,因为他要对盐城历史文化负责。他就是我们今天邀请到的嘉宾,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盐城历史文化研究者许正和老师。许老师,您好!

[许正和]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 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文化,您作为研究盐城本土历史文化的一位研究者,也是盐城本土人,如果让您简短地概括一下盐城的历史文化,您会如何概括呢?

[许正和] 我们盐城已经有了四五千年的人类居住史、生活史,2100多年的建县史。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盐城曾就先后为“吴地”、“越地”、“楚地”。从地理角度看,盐城南连“吴韵”,北通“汉风”,西接“楚精神”,具体来说我们盐城接受淮扬文化的辐射特别大一点,因为我们历史上曾经隶属于它们。我们的东边则是辽阔的大海。这样盐城就成为这些多种文化的边缘。我却恰恰有这样的想法,正因为这种边缘,才形成了我们自己的“腹心”。这种“腹心”的特点就是博采众长,兼收并蓄。不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吗,在这种情况下,形成我们盐城地方特色的文化。

[主持人] 您研究盐城历史文化是出于自己的爱好,还是觉得是作为盐城人一种特殊的使命呢?

[许正和] 当然是因为自己的爱好,因为我多年的挖掘、研究、写作关于盐城方面的东西,我觉得我应该有这样的使命感。

[主持人] 我们知道研究历史文化,首先需要一定的文学功底,您当初是如何走上写作道路的呢?

[许正和] 我走上写作之路,说来有一个契机。大约是在1993年前后,我记得台湾李登辉那老小子正在嚷嚷“台独”,我一时有感,写成《读<日本攻略台湾缘起>一文有感》这篇文章,投给了当时晚报的一线记者陆应铸先生。几乎在文章见报的同时,我收到了陆记者给我的一封信,他是这样说的,你作为一名企业负责人,而且是主要负责人,没想到你对历史有一定的了解,你能把这样的文章写出来也适应当前的形势。他在这封信上对我提出了这样的鼓励。这件事过去后我没有接着写下去,因为当时我所工作的环境不适宜舞文弄墨。一直到2003年年底,我已经退居二线了,我不打麻将不打牌,不跳舞不钓鱼,干点什么好呢,就“重操旧业”吧。我就暗暗下定决心——老了以研究、写作文史为主。

[主持人] 这么算来已经有15个年头了,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最新的研究成果?

 

[许正和] 我就把最近半年或一年以来的研究和写作情况举几个例子,比如继写作了《一梦“杨楼翠霭”中》之后,又专门就明万历知县杨瑞云离盐后的大致行踪去向,他人生后半截的足迹究竟是什么样的走向,大致发现他离开盐城知县这个职务之后就去北京做户部主事,当然也有另一种说法是当户部郎中,到了北京之后他在官场并不走运,后来又到了河南的陕州,这个陕州不在陕西,却在河南省的西部,去当县一级的长官,是当知县还是降一级当县丞这个不知道。然后在陕州病退后回到广东老家,解甲归田,从事一些闲人的事情。

[主持人] 这篇文章题目叫什么?

 

[许正和] 叫《杨瑞云离盐后行踪浅探》。

[主持人] 为什么他离开盐城后你还要研究他?

[许正和] 当然要去关注他,这个人在我们盐城干了这么多的好事,在文学、城建、水利包括编纂我们盐城历史上第一部县志。比如第二部,盐城人都知道的范公堤,范仲淹的名字人人皆知,但是还有一个滕子京,范仲淹写的《岳阳楼记》就是应滕子京的要求写的——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滕子京曾经在范仲淹修筑范公堤的时候和范仲淹并肩作战,并且在狂风大作、恶浪排空的时候站在一线。滕子京死了之后,范仲淹还亲自为他写了碑文。我都把这些东西考证过。再一个,还是关于范公堤,它的前身是李堤,修筑者李承是唐大历年间淮南黜陟使,这个官职挺绕口,他在淮安任职,到我们盐城来,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检查工作的,他发现沿海一带经常发生潮涝灾害的侵扰,所以他首先修筑了李堤,我在《新唐书》、《旧唐书》寻找李堤包括李承的老家,把他的历史全部打开,又写成了《追思李承》。我觉得我们身为现在生活在范公堤脚下的盐城人,都应该记住这些先贤。

[主持人] 您研究一个人物或一个事件,常常需要做哪些准备?

[许正和] 准备是一定要做的。从我这十来年的写作经验来看,我做准备的时间还是比较长的。我举一个例子吧。那一年还是在我工作期间和朋友到山东济南看到有一个古籍书店,古籍书店并不是每个城市都有,大城市可能会有,我一看到古籍书店就来劲、就钻进去。就是在那里发现一本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林则徐集·日记》,我就把它买下来。买回来后就读到1836年也就是清道光16年林则徐到盐城微服私访的事情。那个里面写得非常详细,所有走的路线比如从淮安东门出发然后到盐城西北郊的皮岔河入口经过龙冈然后一直向东到今天北闸的西北角从皮岔河和串场河的入口处进来。包括到盐城以后走的什么路线、在哪里停留的、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回淮安的,写得清清楚楚。当时我就萌生了把《林则徐集·日记》写成一篇属于我的文字的想法。这件事离我三年前真正开始动笔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光景。写成的东西我一般喜欢冷处理,就是一篇文章的初稿写成后摆上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回头再看可能会更容易发现问题。也可能看法更客观一点,好像一个第三者在读这篇文章,对修改也有一定的帮助。

[主持人] 那您有没有文字写出来后到相关部门去印证的做法?

[许正和] 好像没有或者很少,往往写出来之后我更愿意把我的文章给我觉得相宜或者文化部门的朋友看,请他们提一些修改意见、做一些交流。我也可以举一个例子,比如就和你所说的文化部门的朋友做交流,并不一定就我所写的文章,而是就盐城文化方某一个具体的问题进行交流。举个例子,去年盐城新西门桥进行改建,重新进行征名。我得知了这一情况,马上说“不可!”我为什么说“不可”呢?关于古瓢城真正的历史遗迹已经荡然无存,新西门桥当然是一座桥,但是关键的是它突出了古瓢城的新西门就在这个位置,所以这座桥的名字不能改,我很高兴我的这位朋友听了我讲的连连点头,同意了我的观点。至少到今天我还没有听说新西门桥的名字改了,我甚感欣慰。

[主持人] 您对盐城的历史文化已经有了系列的研究,能具体说说研究的内容吗?

[许正和] 在这几年里我先后完成《盐城赋》《大纵湖赋》《串场河赋》等,《盐城赋》是写我们这座城市的,《大纵湖赋》是写我所在的县籍,我是老盐城县龙冈人,《串场河赋》很显然是写的贯通南北的盐城全境。有朋友和我开玩笑说,这是你许老“豪放”一面的代表。 我更多的文字还是婉约一点、收敛一点的,更多的是在我们盐城历史文化的细节上下功夫。关于江老师说的问题,从大的方面来讲有三个方面:一个是盐城的大文化,第二个是盐城历史上一些具体的人和事,第三个是盐城的乡土民俗民风民情。关于第一个盐城的大文化,比如有《盐城一代海岸线的变迁浅识》,盐城的海岸线大概1100多华里,但是这个海岸线一直在动,大致经过了由陆变海又由海变陆这个反复的过程。这种双向变化的过程才形成了里下河地区包括大纵湖这样的潟湖。比如《“海中之洲”话盐城》,《盐城晚报》“登瀛·范公堤”第一期全文刊载,包括刚才涉及到的,对古盐城县我写了《四百知县》,就是盐城建县到1911年辛亥革命民国成立大概2000年,如果知县以5年一任来算的话,正好400名。这里面主要是把盐城历史上以杨瑞云为杰出代表的一些比较著名的知县拎出来。400个全讲是不可能的,只能将其中有代表性的特别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知县、县令或者县丞,当然也包括孙坚把他说一说。比如刚才提到的《瓢城记忆》,明代的古瓢城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城墙多长多高啊?有几座城门?有没有月城、窝铺?是否有水关门?城内有几条市河?市河的走向怎么样?市河上有哪些桥?有哪些街、巷?曾经我提出过“大盐渎”的概念,这不是今天的盐都人妄自尊大,汉元初四年盐渎县建立的时候,当时的辖区面积特别大,相当于今天盐城市全市的范围的一半以上,所以在这篇文字中,我就把历朝历代盐城疆域动态的变化全部记录起来。这样无论是对于我自己本人研究也好还是给其他外部的人看都是一个资料。再有一个,我写成了两篇,一篇叫《古诗词中品盐城》,再一篇叫《瓢城诗话》,前者我罗列搜集了最早的唐代诗人张辞到盐城来写的一首诗,也许是我个人视野有限,这是我发现的古人写盐城的诗中最早的。他是个落第的举子,就是考进士没考上,心情当然不爽,到江淮一带游历,在盐城晚上喝醉酒之后就被相当于今天的巡警抓起来带到老爷堂上。老爷一看,这是个酒后狂徒,但是从他的穿戴看还有点书生样,他毕竟是个读书人,就问是怎么回事,肯定是酒后滋事,他当场做了一首诗,叫《上盐城令述德诗》。这首诗写得很美,而且通俗易懂。知县一听,真的是个文人,就把他放了。这首诗流传很广。历朝历代我总共收录了七八十首诗,把唐代以后唐宋元明清历代诗人写盐城的都汇聚于此。

[主持人] 你这个工作花了多长时间?

[许正和] 前年冬天在上海的某一条路上我看到一家私人的小型的古旧书店,我进去一看,发现了很多的线装书,我就讨人家的好,好香烟掏出来给人家抽,换取人家对我的好感,然后我这个老头就坐在角落里慢慢地翻书,还让人家给我拍些照片。

[主持人] 他的书不卖?

[许正和] 卖也很贵,他要价是非常吓人的,我只要达到我的目的就行了。这样包括当时地记录,回来地整理,记录是很快的因为我有即时记在微信上作为片段的特点,包括回头看、修改花了至少两三个月的时间,这是一篇《古诗词中品盐城》,包括现在我还有发现还要把它补进去,像这样的文字都要冷处理。另一篇是《瓢城诗话》,这是遵照盐都有关文化部门的要求,要求是八千字,我就拎了其中有代表性的五首诗重点解读。就盐城历史上具体的人和事除了刚才说的范仲淹、滕子京、李承外,我还研究过盐城历史上有没有老虎的存在,我认为至少在元朝盐城有过老虎。我还针对瓢城的倭患,盐城曾多次遭到倭寇的骚扰,其中有一条记载,曾直接打到过盐城的北城门下。另外呢还有华佗,他是知名的历史人物,有人说华佗曾经来过我们盐城,我经过研究,认为他没有来过。第三个是关于盐城乡土、民俗、民风、民情方面的,我写过《里下河情思》,侧重于对我们里下河地区风土人情的概括。比如《二月二》、《敬月光》、《记忆“送灶”》、《怀想“洋龙”》等等,我想这都属于我们有地方特色的东西。

[主持人] 您除了研究历史文化以外,也写了不少小说和散文,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成果?

[许正和] 其中有一些比如《主角与配角》,《深藏在背影照里的父爱》,《向左跨一步》,《500封书信的神奇力量》,我就举这四篇,为什么呢,这四篇在一些大报纸比如《羊城晚报》发表后,又在多家杂志,少的有三四家,多的有十几二十几家转载。我站在盐城人的角度上还写过两篇长篇,一篇叫《半壁东南——吴王张士诚》,后来在同一历史背景下元朝末年我又写了另一篇《三楚雄风——汉王陈友谅》,前者我是在“红袖添香”网站写一章贴一章,刚写了三章就被人家推精、加红,并在网站首页进行了重点推荐,后来又被其他网站同步转载,《三楚雄风——汉王陈友谅》在网上贴出后,受到了湖北省仙桃市政协的重视,专门邀请我前往参加了全国性的“汉王陈友谅研讨会”。在这期间也得过一些奖项,主要是中央电视台的经济频道、《读者原创版》杂志等等一些奖项。

[主持人] 从您的随笔或散文中,我们也能感觉到,您其实从小就有文学的梦想,而且从没放弃。能不能和我们讲一讲。

[许正和] 我看书最早的是小学四年级读的第一本小说是《说岳全传》,就是关于岳飞的,后来在读书上一发不可收拾。初中毕业16周岁不到,我就作为知青光荣下放到江苏省国营新洋农场,在今天的射阳境内,我待在那7年零一个月,最好的青春时光全部放在那里了。 在农场期间栽秧、割稻、种麦、种棉花、开河、挖沟什么都干,可以说什么样的农活都难不倒我。回来后我又干上了锯木工,用大型的带锯(小的二三十公分大的四五十公分)两手抄着朝前推。然后自己不甘心做锯木工就做了木匠,我是1982年回城的,以为生活可以从此安定了,我却不知道我人生的新一轮颠沛流离又开始了。我在盐都的建设系统,那时候外出施工很多,出市出省包括出国。我在淮阴一做就是五年,然后山东、上海、陕西西安、华山脚下,特别是在大庆,我在那曾经干过什么活,新建一座采油厂,工期一百天,两万多平方米,我们盐城的建筑健儿就把它拿下来了。有句典型的话叫吃三(吃饭3个小时),睡五(睡觉5个小时),干十六(干活16个小时),几乎完全处于拼搏的状态,所以我的人生几乎是与文字无缘,我工作过的单位几乎安放不了一张可供我安静读书的书桌,这是我人生的悲叹。

[主持人] 直到退休后才开始真正研究我们盐城文化的历史。

[许正和] 但是在这整个过程中,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爱好,举个例子,在农场期间,白天劳累了一天,晚上回到宿舍,宿舍只有一盏25瓦最多40瓦的灯,那么劳累我还要看书,别人都要睡觉,可能几次提醒:某人关灯吧。我已看入了迷,不在意,一位工友生气了,“啪”的一声跳下床把灯的开关按掉,我自己觉得理亏,不敢吱声,我举这个例子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生活再艰难,工作压力再大,我对文学的爱好、对读书没有放弃过。至于真正地进入写作状态是到2003年,这时候我做得了自己的主了,我把自己全部的身心投入到写作中。

[主持人] 接下来,还将重点研究哪些领域?

[许正和] 我接下来还是想在盐城地方历史文化的研究写作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过去呢我也有过一段时间的考虑,因为我把关注点全部放在盐城地方历史文化的研究上之后,势必会失去一些盐城外面更大的市场、在更大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可能。但是两者对比,我还是觉得盐城地方历史文化更有价值。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担心,盐城就这么大,历史文化就这么多,会不会到了哪一天我们没有东西可写?对于这个问题,我只有四个字:写无止境。因为研究无止境,所以写无止境。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关于盐渎古城的研究这个专题研究就无止境,我们盐城广为人知的古瓢城,实际上是指明永乐16年的砖城,在砖城以前或者到西汉元狩四年盐城建县前究竟有没有县,县城究竟在哪里,可喜的是至少二十年以来,我本人也参与到这样的研究,比如1993年的盐城县志,关于盐渎古城,它是怎么表述的呢,它只能列出三种说法,比如一种说法在今天的楼王一带可能是我们的县城,老盐渎古城,一种说法是建湖收成庄一带可能是我们的盐渎古城,第三种说法是在盐城本地或者古瓢城以北的地方,这么多年我在研究,其他和我有同样兴趣的甚至专家学者也在研究,可喜的是这方面已经达成了共识,我现在在研究韦彻,建湖那里可能是韦彻时代建立的县城。现在比较确认的是盐渎古城就在我们既知的古瓢城以北,城中心就在今天的沙井彭一带。

[主持人] 如果,请您对盐城人文建设方面提几点意见,您认为哪些是您最想说的?

 

[许正和] 现在的盐城经济高速发展,城市面貌日新月异,与之相配套的文化建设方面的东西一定要跟上去。我举几个例子,市区迎宾桥东有座阁还是亭还是楼我现在都不好表述,下面还有一个水榭,我记得是2000年建成的,今年是2017年,17年了一直到今天没有名字,我说它是黑户口。为什么这么说,没名字怎么上户口。我们盐城这么多的作家诗人就是要歌颂它、描写它,也没有地方下笔。第二个例子,市区南门有个桥今天叫解放桥,东南角有个“铁柱潮声”的景点,有个大的黑铁锚竖在那里,“铁柱潮声”是盐城古八景之一,本来在北闸那个位置,过去那里是我们盐城的入海口,越接近现代,入海口离北边越远海水涨潮的时候有特殊的效果,否则也不会有铁柱潮声这个景点,但是你把它搬了位置,不一样了,干巴巴的,很苍白,甚至不知所云。这个位置我觉得可以把它改建成有真实依托的林则徐泊舟处,因为林则徐是一位响当当的民族英雄,道光16年他作为江苏巡抚兼任两江总督,在这个职位上他先到淮安,然后从淮安东门乘船到盐城,船从皮岔河进来到了北闸,顺着串场河过登瀛桥、过太平桥,南门桥,就在这条船上过夜,当天晚上、第二天都没有惊动县衙。

[主持人] 好,最后,能否再跟我们分享一下您作为一位历史文化研究者的几点体会?

[许正和] 今后还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在个人体会上我最想说的是我要不停地学习、不停地读书,特别是最喜欢的史料典籍一类的,这样继续从中发现我们盐城的一些东西。我还要说一说我的为文态度,我一直坚守文人为文需当心,除了写急就章,我大多会将我的文章摆一摆、冷处理或者请我认为相宜的朋友看一看,发现一些逻辑上不通或者情理上不太顺或者发现一些错别字、错误的标点符号,我就如同在我身上捉去了一只虱子一样。

 

[主持人] 好,感谢许老师对我们盐城历史文化所作出的贡献,也感谢他坚守在这样的一个需要安静需要理性需要时间的位置上,并不停地为我们带来惊喜,为这个迅速发展的城市挖掘具有当地特色的文化和文明。好,感谢各位收看今天的文化访谈栏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