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期
 
  文化访谈之曲艺家·徐志玉  
 
主题:生活就是舞台
时间:2018年4月14日 16:00:00
期号:第18期
嘉宾:徐志玉 盐都区文联副主席、盐都文化馆副馆长
摘要:介绍戏剧和曲艺艺术的异同,回顾个人舞台艺术创作发展历程,分享《学笑》《邪病歪治》《为钱癫狂》等作品创作背后的故事,系统阐述盐都区中国曲艺之乡创建、《百姓舞台》杂志编辑、群众文化推广等工作开展情况。
进入文化频道·徐志玉专栏】  
 
 
徐志玉,男,1966年8月生,盐都潘黄人。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曲艺家协会快板委员会秘书长,盐都区文联副主席、盐都文化馆副馆长。自参加工作以来,创作的各类文艺作品多次在全国、省、市获奖。其中黄梅小戏《梦里杏花天》获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小戏小品...详细介绍
 
《百姓剧场》电子版专栏
盐都区被授予苏北第一个“中国曲艺之乡”
李更生:徐志玉的戏剧品格与追求
《邪病歪治》剧本
《学笑》剧本
更多】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盐都政府网文化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江华。如果说机遇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那么今天我们的主人公,就是一位不断积蓄自己的能量,一次一次抓住机遇,从基层文化站的一名普通员工,走向人生理想的舞台,走向他内心向往的戏剧事业。他在理想和实践中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人生坐标,实现着自身的人生价值。他就是盐都区文联副主席、盐都文化馆副馆长徐志玉老师。徐馆长,您好!

[徐志玉]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 好的,徐馆长,您是中国戏剧文学会会员,也是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我们想知道戏剧和曲艺之间有什么区别和联系?

[徐志玉] 曲艺它往往通过第三者的身份来讲述故事、演唱故事,而戏剧它是通过人物的角色来塑造人物,来演故事,这是最大的区别。还有一个区别,曲艺是靠简单的道具,如一个醒木、一张桌子,它就能把故事讲下去了;但是戏剧不同,它要靠舞台的灯光、音乐的衬托,让故事变得丰满。

[主持人] 也就是说从内容也好,表现形式也好,戏剧要比曲艺更加的丰富和饱满。我们也知道您不仅是盐都区文化部门的组织者,同时也是专业的戏剧编剧,那么从这两个不同的身份上来看,您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这种责任和使命的呢?

[徐志玉] 我觉得吧,平台很重要。如果没有平台,那我什么也没有。比如说我从事的专业,如果当初没有这个平台让我一直往前走,如果领导不信任我,那也没有我的发展前途。既然给了我这个平台,那我就应该担当起一份责任。

[主持人] 我们也知道您一路走来非常的不容易,应该说有许多的机遇,当然也有许多的挑战,我们特别想知道是什么让您和戏剧结下不解之缘。

[徐志玉] 当初我在潘黄文化站工作,从事图书管理,一直坚持了多年。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文化站长注意到了我,就是发现我平时喜欢看书,也写一些小的豆腐块,后来他说你来搞创作吧。第一次写了一个快板,他们看了之后直摇头,我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后来他们还是鼓励我,你写吧,反正你别把它当成包袱,如果写好了对你今后的发展也有好处。他们说的话,说实话,我听了心里还是比较温暖的。为什么呢?当时我是个临时工,那个时候的工资只有二十几块钱,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还真的能跳出农门。之后,我写了个小品叫《幸亏遇到我》,这个作品后来参加了县里的通稿会,县里的专家感觉到这个作品还不错,想的点子不错、有挖头,他们又提了一些意见,让我再修改。修改了几次后,这个作品后来参加了县里的一个文艺汇演,获得了一等奖。当时对我来说,真是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激动。之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这些都是人家专业作者来干的事情,我能获得一等奖,真是不错。

[主持人] 而且是非常业余的一位作者。

[徐志玉] 对。后来他们说,把你的作品报到省里吧。这个作品在省里获得了二等奖。省里获了奖之后,县政府给潘黄文化站发了一个贺信。

[主持人] 这个贺信是寄到您单位的?

[徐志玉] 对。从县文化局转到潘黄文化站,后来我们站长告诉我,我当时非常的激动,没想到有这个事。

[主持人] 从那个时候开始领导是不是对您有了一些更好的看法了。

[徐志玉] 对啊。特别是我们文化站长,说,徐志玉不错,还能写呢,我们潘黄以后这一块的创作任务就交给你了。我说,那我就试试吧。

[主持人] 现在如果回想起来,您的处女作叫《幸亏遇见我》对吧。

[徐志玉] 对。

[主持人] 当时写的是什么样的题材,什么样的故事?

[徐志玉] 这个故事很简单,就是一个小偷到一个女孩子家偷东西。这个女孩是个盲人,他以为这个女孩看不见他,东西可以拿走。但是后来女孩就把他叫过来,说你幸亏遇见我什么什么的,通过一个简单的故事,让小女孩教育了那个小偷。

[主持人] 这是个小品吗?

[徐志玉] 小品。这个故事从现在看题材不是太好的,但是当时这个题材还是比较新颖的,挽救了一个失足青年。

[主持人] 创作肯定是需要实践的,尤其是需要更为广泛的生活素材和体验,那么您在创作取材上有哪些自己的做法和途径呢?比如说像《幸亏遇见我》,您是怎么想到有这样的一个盲人女孩和小偷这样的故事情节,然后往前推进,是怎么想到的呢?

[徐志玉] 是从生活经历上来考虑的。我写的另一个小品叫《学笑》,这是从我亲身经历来感受的。当时我在文化站工作,旁边就是剧场。剧场经常开三干会,我就听说有一个领导他从来没有微笑过。我就在想,这个干部为什么不会笑呢?后来就把他发展成了一个小品。这个小品就是一个小女孩在公园里看到一个老者,不会笑,这个女孩就逗这个老头笑,逗了几次,老头笑了,就是把童趣融入到老者的身上

[主持人] 其实每一个作家都是和您一样,会观察生活,从实践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灵感点,有一天可能会把它用到创作中去。

[徐志玉] 你像我在1994年有个作品获得全国一等奖,叫《邪病歪治》。这个作品当时我也没有想到能在全国获得一等奖。这个作品怎么写的呢?两对夫妻,一个退休了,一个离休了。离休的老头以前在单位都是精神抖擞的,但是离休以后睡不着了,整天萎靡不振的。退休的老头是离休老头的部下,他退休以前睡眠非常好,但是退休以后就睡不着了。就是利用这个反差。我简单地介绍这个故事:离休老头以前在单位是个领导,他开起会来讲得是头头是道,三个小时、四个小时讲不完,但是下面的职工都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离休后反而睡不着了,因为没事做了,也没会开了。退休老头以前开会时他睡得着,但是没会开了,他也睡不着了。这个作品后来之所以能在全国获得一等奖,它既是讽刺喜剧,又在这个方面鞭策人们从这个事情中能有所警醒。

[主持人] 它其实也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是您把它提炼出来了。然后进入戏剧的创作以后,效果就不一样了。

[徐志玉] 前年吧,赵本山的徒弟程野,还把这个作品搬到辽宁的春晚上。

[主持人] 在事业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您肯定接受过正式的、专业的学习或者训练,那么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作为一个业余作者,这样的学习对写作有怎样的意义呢?

[徐志玉] 意义很大。如果你不学习,你肯定是达不到这个高度。再一个就是,通过一些学习,特别是一些正规的学习,无论从创作技巧上,或者业务上,这一块都有所提高。从我进入文化系统工作以来,甭管自身多忙,都在想方设法地去参加一些培训、参加一些正规的学习。即使刚开始工作,工资比较低,我还是一直坚持去参加一些正规的学习,基本上都是自己掏钱。像中国戏剧家协会国家级的一些培训班,文化部举办的一些培训班,只要有机会,我都去。我觉得你不去,不了解外面的行情,不去拓宽视野,那你写的东西局限性就很大。通过学习,确实对自身提高了不少。目前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学习确实对提升自身能力或者业务有很大的帮助。

[主持人] 您的作品也是屡屡地斩获大奖,例如小品《成长》获得了第五届中国戏剧奖、小戏小品奖、优秀剧目奖;创作的话剧《为钱癫狂》在2017年11月份中国小剧场艺术荟萃比赛中获得了话剧类一甲一等奖、编剧一甲第一名、女主演一甲第一名三项桂冠,应该说在社会上反响还是比较大的。请您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最近获奖的剧目《为钱癫狂》这个剧本创作背后的一些故事。

[徐志玉] 《为钱癫狂》,还真是我身边发生的事情。这个剧本写了一个拆迁户拆了300万以后,他的人生有了变化。平时看不起他的人也来找他了,想方设法地把他的钱骗走,最后别人没得到,他自己也没得到。以拆迁为引线,引出这个小人物的悲剧。这个本子说实话真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人和事。我那时拆迁住到了一个小区里面以后,隔壁的邻居他就是拆迁以后有很多钱,但是没多长时间,他被人家引上了歪路,通过赌博,把所有的拆迁款都赌掉了,后来把他拆迁分到的房子也赌输了。这个事情以后,我就想怎么能把它演绎成一个戏剧作品,后来就是经过长时间的挖掘,就形成了《为钱癫狂》的初稿。这个初稿出来了以后,北京专家来看这个本子,觉得这是非常好的题材,而且他们认为可以作为一个商业演出的剧。因为这个本子是话剧,我们本地没有话剧团,没有专业的话剧演员是演不了的。正好,这几年,盐都文化馆在做戏曲表导演孵化班,为本地的戏曲人才做孵化,培养一些演员、表导演人才。我们把这个本子通过孵化班的学员,来进行培训、训练,最后形成了一个小剧场话剧,这个剧本排起来以后公演了几场,特别是在师范学院,当时演出效果非常好,我们自己都没想到,跟学生走得非常近。因为在校学生如果喜欢一个剧,现在确实不太容易的,我们感觉到这个戏还是有加工头的,后来我们把它又进行了深加工。去年参加了张家港的全国小剧场艺术荟萃,演出反响也不错,专家们对这个作品都提出了很高的评价,认为这个作品有看头,也有深度。

[主持人] 现场演出我也看了,说的是一个拆迁户一下子拿到了三百万,然后他小时候的小伙伴、他的一个侄女、一个寡妇,这三个人其实都想获得他的三百万,主要表达人在金钱面前的本性。您在人物塑造上主要抓住了人性的哪些地方来突出剧本的现实性,或者是戏剧性甚至是悲剧性。您希望观众在看到作品以后,他们内心会有哪些震撼或者能形成哪些共鸣呢?

[徐志玉] 这个作品,从我个人角度来看,还是抓住了人的贪婪这两个字。因为人呢,甭管平时说的多么高大、多么高尚,但一旦涉及到金钱、涉及到利益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贪婪,但是这个贪婪只是程度上不同而已。我就抓住贪婪这两个字把人性深处的东西挖掘出来给人看,当然我挖掘的过程中我还想通过喜剧的形式让大家在愉悦的笑声中感受到人的命运,感受到人在金钱面前的贪婪。当然我想既然把这个事情撕开来让观众看,我想让观众从中也能从中得到一定的启示,包括对金钱的向往,包括以后对人生的态度,这方面我想应该对他们有所启发。

[主持人] 您会不会有某个时候,在创作的过程中觉得特别的难,遇到创作的瓶颈,您是如何克服的呢?

[徐志玉] 这个还真有。曾经把自己关在一个地方写东西,但是写一个星期一个字都没写出来,也是有的。很多东西也有可能是自己没想得那么深,包括自己有些东西没想得那么透,头脑一热,这个题材好,能写,但是真正动笔的时候,感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创作真是比较痛苦的事情。一旦进入这个瓶颈的时候,真的不想写,比如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那我就先放到一边,晾一晾,过一段时间,自己再看这个题材值不值得写,如果值得写,那我再写。另外就是完全放弃,没有价值的干脆放弃。我觉得就是遇到这种情况自己还是要有一个积累,如果没有积累,你写出来的东西也不是太好的。

[主持人] 对,这个是最根本的。就是如果你要克服困难,首先自己要有内在的能量去克服它。刚才我们在介绍您的身份的时候也说了您是专业的剧作家,同时也是我们盐都区文化部门的一位组织者,那么我们知道盐都是中国的曲艺之乡,对吧,已经拿到了这样的一个荣誉了,那么您在这方面又做了哪些工作呢?

[徐志玉] 我只是一个做具体事情的人,领导把这个事情交代给我了,那我就必须认真地做好。我们本身就是搞文化的,这一块我们比较熟悉,那我们也应该去把它做好。

[主持人] 那目前曲艺之乡到底有哪些能够展现给我们群众的呢?

[徐志玉]  如曲艺队伍建设,我们有成年人,包括少儿,全区很多的。比如学校的曲艺队伍人才培养,我们抓得很实在,每年都要举办一到两期曲艺培训班。这一块我们有针对性的,如针对学校的,我们就是派专业老师进到校园去长期的培训,再一个就是利用文化馆的资源聘请全国的或者省一级的专家教授专门举办曲艺人才培训班。

[主持人] 哪些人被邀请过来的呢?邀请了哪些著名的大家过来的呢?

[徐志玉] 你像我们请的相声作家孙晨,还有著名表演艺术家李文启,著名导演娄迺鸣,这些大家都到我们这里授过课的,还有包括他们来搞些讲座,这是一个。再一个就是我们曲艺的活动比较频繁,每年的大型活动特别是曲艺活动曾经请过姜昆,包括巩汉林、冯巩,他们都来过。他们为什么来盐都,那就是这里的曲艺文化底蕴比较厚,如果这里的活动搞不起来,他也没必要来。还有就是我们当地的曲艺文化。

[主持人] 直接跟老百姓有关系。

[徐志玉] 对,有关系的。我们在水街有一个漂舟戏苑,每周的星期五晚上都有专场的曲艺演出。这一块从来没有间断过,而且每一场观众都是满满的。另外还有群艺馆的曲艺专场,乡镇中杨侍的书场、三官书场,也是搞得比较好的,硬件都是不错的。

[主持人] 听您这么一讲,我们也感觉到确实也是我们盐都的文化部门为我们曲艺之乡做了很多的、大量的、具体的事情,那么这一系列用了多长时间呢?

[徐志玉] 前前后后用了三年时间。

[主持人] 用了三年时间,目前呈现的就是刚才您所讲的,有戏剧啊,有曲艺啊,包括请外面的专家来搞活动啊,接下来我们应该会发展越来越好的。

[徐志玉] 接下来我们在曲艺这一块要做的工作就是曲艺普及、曲艺传承这一块。

[主持人] 徐馆长,我手上的《百姓舞台》这本杂志,是您作为编辑来做的,而且坚持了好多年,能不能给我们稍微介绍一下。

[徐志玉] 因为这个杂志目前在全国应该说是很少有的。为什么这么说呢,目前群众文化这一块杂志,应该说很多,但是专门刊登下面业余作者作品的杂志几乎没有。整个杂志里面散文小说这一块我们从来不登,就是专门刊载剧本的、舞台文艺的。这个杂志从八几年创刊,后来通过近几年我们慢慢地把它定位,就定位在最基层,我们杂志有两行字——“关注最基层作者,惠及普通百姓”,这是一个定位。还有一个定位,我们定位在全国,不把这个杂志局限于我们本区。目前这本杂志在全国的发行量应该是在三千册左右。

[主持人] 那您会寄给作者?

[徐志玉] 都寄的。一个是作者,还有一个是文化单位。经常有读者来信来电,或者一些部门的领导来电跟我们要这个杂志。曾经有一个作者专门写了一封感谢信。他说这本杂志办得非常好,他们当地从来没有这个平台帮业余作者发表作品。业余作者发表东西是非常难的,戏剧与曲艺杂志,全国除了国家级的,就基本没有这一类的杂志。

[主持人] 我觉得这本杂志,对那些刚刚接触到戏剧写作的人可能会更有它的价值,这里面肯定也有培养的目的吧。

[徐志玉] 对。杂志刊载的作品质量或者说文本的质量,虽然达不到尽如人意的标准,但是我们就是尽量地把这个标准放低一点,就是让作者有一种收获感、成就感。就在年前,甘肃省文化厅一位副厅长,特地打电话给我,说我们这个基层剧场想跟你们要50本杂志。我说,行呐。我觉得不光基层作者需要,基层的群众也需要。为什么呢?他们演出的时候没有文本。在我办公室,经常有一些乡镇的或者村里的到我那去要文艺材料,正好我手里有这个杂志,上面都是他们需要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做得还是比较实在的。

[主持人] 其实您已经面向全国了,它不仅仅是在我们盐城了。所以徐馆长无论是从曲艺之乡还是《百姓舞台》,都做了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回顾这么多年您所走过来的路,我们也想知道您能取得这样的创作成果,一路走来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徐志玉] 我想要的东西,我得到了。有艰辛,也有喜悦。当初能够走上这条道路的时候,包括我的工作,我觉得离不开我的一些良师益友。我刚进文化馆的时候,李更生李老他可以说是我的师父,他是一步步地让我从不懂到懂,包括工作上对我的支持和引领。在乡镇的时候,文化站长对我也是如此,没有他的认可和鼓励,那我坚持不下来。包括我后来获奖,各方面的领导对我的鼓励。还有那个贺信,如果没有那封贺信,那我可能也不从事这份专业了。

[主持人] 这些是激励您走上更高舞台的勇气和信心。同时我也想到一句话叫自助者天助,其实别人帮您他也是觉得您值得他去帮。

[徐志玉] 想起一件事,当初我工作性质一直没有解决,我是2007年才解决的。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所以工资比较低,但作为一个男人,需要养家糊口。当时觉得没有希望,包括东莞、张家港都有文化单位要我过去的,说年薪多少,但是后来李更生局长说,你在这里,因为这块土地你熟悉了,你应该留下来,当然我们一定尽力帮助你。后来还真是的,当时区里的领导对我还是很重视。

[主持人] 这个对您来讲还真是很重要的,但是可能也很难。

[徐志玉] 如果没有这一步,我可能就不再从事这个行业了。

[主持人] 因为要谋生嘛。

[徐志玉] 对。既然走上这条路,还是把它实实在在地做好。

[主持人] 那么我们刚刚也提到很多机遇的问题,如果说成功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那么现在您正在为您接下来的岁月又有怎样的创作计划,或者说其它的规划呢?

[徐志玉] 我觉得现在我从事的,一个在文化馆要做一个文化的组织者,再一个就是自己从事创作方面那我肯定有些想法。比如在活动这一块,戏剧表导演孵化班已经做了几期了,今年还准备做创作孵化班,想把这个做成一个系列。就是不光培养我们本区的人才,还有把更多外地的人才为我所用。还有我们正在做的普及的事情,包括曲艺传承,各方面的非遗传承啊。比如我们做的快板培训,我们前年做的里下河,去年做的全区性的,今年我们做的更细了,做的校园,明年可能做的企业,这一块我们有计划的往前推进。另外,个人创作这一块,无论从社会责任感来说还是个人来说,我觉得我还是有提升的空间。创作上,最近正在写一个大戏,也是反映我们社会变化的,精神方面出现的矛盾等一些东西;另外,我们准备做一个盐都特色的电视剧。

[主持人] 其实您当初走出来也非常不容易,从一名文化站的普通员工走到现在。在您组织的培训班中一定有跟您当初一样的学员,那么您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内心里面是不是也希望将来在这群人中走出您这样的专业的剧作家呢?

[徐志玉] 是的。我们现在之所以办孵化班啊、培训班啊,实际上从我个人经历来说,觉得很有必要,因为我从当初一步步地走过来的,我也知道人才有时候并不是一下子就能发现的。

[主持人] 其实您现在就给了很多人这样的机会,让他们发现自我,然后再有这样的平台让他们展示自我。

[徐志玉] 包括我们今年又搞了个计划,以前实际上也搞的,但是后来由于多种原因停掉了,就是每年搞一次题材规划会,让一些业余作者提出自己的想法,想写的东西能不能写,帮助他们分析。到了下半年,我们还准备搞一个作品通稿会,作者有时候不知道这个作品到底怎么样,有没有提升的空间,我们请专业的人来看,就是给他们点评、分析,让他们有个提高的空间。

[主持人] 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现在各地都提倡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我觉得我们盐都在地域文化开展方面,特别是群艺方面应该说是做了大量工作的。

[徐志玉] 盐都举办的一些活动,包括一些培训,我们都从好大求洋转到了具体实际操作层面。比如我们举办的江苏省快板大赛,已经举办了两届,每一届社会影响都比较大,最根本的还是促进我们盐都的曲艺人才培养。比如开始做的里下河方言快板培训班,我们当初就想做个影响,在全省产生一些影响就行了,参与的人都是里下河一块的,包括宝应、兴化啊,人数还比较多,当时有一百多个人了。

[主持人] 影响力还比较大。

[徐志玉] 但是第二年再搞的时候,我们觉得这种方式对不对呢,尽管影响出来了,但是我们实际效果有没有?有是有,但是不一定那么大,所以我们把它定位在全区。我们第二年搞了个全区的方言快板培训班,这一次我们真的是实实在在的把培训落在实处,我们规定的每个乡镇必须有两到三个学习快板的、学习曲艺的来参加培训,初步预料最多二三十个人,后来发展到六十多个人,说明区里爱好曲艺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主持人] 队伍还是比较强大的。

[徐志玉] 再后来包括社会上一些团体也参加了,达到了一百多个人,证明我们这个培训班还是有吸引力的。

[主持人] 这对今后普及我们盐都的曲艺文化是有很大帮助的。

[徐志玉] 就包括我们下一步快板进校园、进企业,慢慢把它做下去。

[主持人] 做到点子上、落到实处。这也是您今后希望看到的。

[徐志玉] 对。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徐馆长接受我们此次的访谈。从徐馆长的经历和创作实践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个人只要有了自己的理想和动力,不管他当初的起点有多低,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内在的激情去燃烧自己、充实自己,为了心中的那个目标不断学习、勇于实践,担负起一种责任和使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今天的文化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各位网友的观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更多】